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八章 老马哥的UC体

第八章 老马哥的UC体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这都是什么破事,传出去还不成为一个大八卦,连带着我也要担管理不善的责任。

    被宋樱气得在椅子上坐了半天,这才记起此事还没有最终得到解决。这三角恋再发展下去,鬼知道会出什么妖蛾子。

    定了定神,我拨通马院长的电话,将事情大概同他说了一遍,

    那头,老马哥大为惊讶,说还真没想到院里还出了这种事情,有点麻烦。

    我说,那是当然,毕竟都是六十出头的老人。感情上的事情最容易使人失去理智,今天不就差一点酿成流血事件了。下去之后,说不定还会发生什么,到时候又该如何处理。就算当事人都保持冷静,可老年人因为这种事情郁结于心,伤了身体怎么办?

    “什么伤了什么体,怎么,还同你们小年轻一样茶不思饭不想,要死要活的,没你想得那么严重。”老马哈哈一笑。

    我急了:“马哥,你还笑。”

    马院道:“其实事情很好解决的,不就是三个纠缠不清的鸳鸯吗,拆散就是了。反正我们区不止一家养老院,我跟其他几个院长说一声,把何芳平和范建国安置在另外两家养老院就是了。大家眼不见心不烦,自然就不会发生冲突。”

    我道:“可这也是治标不治本,难保老人们不会私下约会,然后出事。就算事情不发生在我院,咱们也说不清楚。”

    马院:“今天范、王两人不是和何芳平翻脸了吗,怎么可能还在一起。老人也是要面子的,不会在纠缠不清了。”

    我这才安了心:“马哥英明。”

    ……

    马院长今天正好去民政局办事出来,在大门口接到电话的。

    刚收起电话,就见到王局长走了出来,喊:“马远,已经中午了,走,陪我吃饭去。”

    马院长:“局长大人这又是去哪里去吃请,也没忘记我这个老哥们儿,够意思。”

    王局长:“我哪里敢去吃请,中央不是有八项规定吗,那是要犯纪律的。机关食堂的饭菜我吃腻了,想上街吃碗豆花饭,陪我去坐坐。不过,说好了,咱们AA。”

    “真是小气,还局长呢!要不我请吧?”

    “不要你请,犯纪律。”、

    “随便你,真是个老古板。”

    二人寻了家苍蝇馆子,各自叫了一碗豆花,二两蒜泥白肉,又舀了米饭,一人花了二十块钱,一边吃一边聊。

    吃了一碗饭,王局舒了一口气:“好吃,对了,刚才在民政局门口我听你电话里提到顾闯的名字,他怎么了?”

    “怎么,你还想着顾闯,是不是舍不得他。也是,局里确实需要这种手脚麻利能做事有担待的年轻人,想当年,你王某人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也敢和领导拍桌子叫板。小顾有点像你,是不是起了爱才之念,想放到我那里锻炼?不过啊,我那里也缺人,既然人已经到我手,再想要回去就没那么容易了。”

    王局长只笑笑,却不说话。最近几年,国家清退了不少外聘请人员,制度越发地正规化。可每年上头给的招人指标却越发地少,很多岗位都缺人,以往三个人的活儿一个人干。没办法,向乡镇借调吧,那边也在喊人手不足,死活不放。

    单位但凡来一个刚招聘的大学生,各部门都虎视眈眈地盯着。

    马院长大约将今天上午所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王局皱了一下眉头,满面不快:“这都快出人身伤害事件了,怎么不在事发当时就向上级汇报,就自作主张处理了,真是无组织无纪律。老马,知道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吗?一但出事,我的同志哥,咱们局只怕要成新闻网站和自媒体头条了。”

    “上什么头条,题目会是什么呢,我想想。《震惊!S区养老院三角恋爱,相爱相杀,老年人也有春天》。”马院长诙谐地说。

    “你还笑得出来!”王局长重重地将筷子拍在桌上,铁青着脸:“不吃了,气都吃饱了。”

    这顾闯,还真是个恍兮惚兮的人,这样的人是能做事,可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给你摆个大摊子。

    上次因为精准扶贫户跑回家的事情他被大会点名批评,到现在气还没顺过来。

    ……

    这事老马哥估计也是知道任由三角恋黄昏恋发展下去不是个事儿,一反以前来院里晃一圈就走的常态,结结实实地上了三天班。

    很快,何芳平被送去了水源镇养老院,何芳平自知丢了人,也没有什么废话。那里距离桂花镇二十多公里,风景甚好,就算将来三个老人再次纠缠不清,交通也不方便。

    至于范建国,老马也知道这人不好打发,就让他住进了城里火车站福利院。那地方位于闹市区,正符合老头爱热闹的性子,自然也愿意了。

    王进勇则留在了桂花镇福利院。

    很快养老院在老马哥棒打鸳鸯中恢复了平静,接着,这老哥再次消失,将一个大摊子丢给我。

    这天下午黄昏,我刚要去食堂打饭,就接到老马的电话:“小顾,去一躺区人民医院,刘俊才要死了。如果死在医院,咱们就不好交代了。”

    我有点奇怪:“生老病死,自然规律,那是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再说人在医院里,又不是没有给他治疗,即便去世了,追究责任也追究不到我们头上。”

    “有责任的,老人拒绝治疗,是我们工作没做到位。而且,将来只怕他的亲戚不依,找上门来,事情一闹大,就不可收拾了。”

    也是,人性是复杂的。养老院的老人是都无儿无女,可并不代表他们就没有亲戚。在世的时候,亲戚们对老人不管不问。可一旦撒手人寰,死者的兄弟、侄儿侄女就钻出来要抚恤。又说,好好的人交给国家,怎么就死了,不行,你们一定要拿个说法出来。

    于是,就将花圈摆在福利院里,堵了门,请了端公道士日夜不停地做法事。最后,局里为了息事宁人,只得赔钱了事。

    问题是,现在财政拨款卡得很严,一切按照政策办,要想像以前那样话钱买平安是断断不可能的。

    这个叫刘俊才的如果因为拒绝治疗而死,他的亲戚未免不会因为这个理由来找事。

    也对,养老院工作人员确实有说服老人接受正规治疗的责任,肯定脱不了干系。

    “马哥,蝼蚁尚且偷生,老人怎么会拒绝治疗?”我心中又是大奇。

    “你去医院看看就知道了,现在就开车过去。”

    “好的,我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