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九章 一地鸡毛

第九章 一地鸡毛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放下电话,看看天色已经有点晚,如果抓紧处理完这件事,还赶得及回来吃晚饭。

    揣了车钥匙,刚坐进五菱车,就看到王进勇提着一个塑料口袋走过来,怯生生道:“顾闯,你等一下。”

    “老王,你有事吗?”自从三角恋的事之后,王进勇这几天意志消沉。

    这老头是从艰苦岁月过来的人,一辈子老实巴交,估计以前也没谈过恋爱。而爱情这种东西很有杀伤力,尤其是对这种情场新人而言,简直就是沉重打击。

    初恋嘛!

    怕就怕老人想不开,有什么好歹。

    “顾领导,我昨天回了趟老家,挖点了芋头给你带过来了。”老王将塑料口袋塞进驾驶室。

    我:“别别别,老王你没事送我东西做什么?”

    “领导,我是真的感谢你,这几天寻思着送你点东西。我们那里也没有什么特产,想了想,就地里的芋头还不错,一点心意,一点心意。”他不住鞠躬。

    “感谢我……”我抽了一口气,感谢我什么,拆散了他和何芳平,这不是反话吗?这老头性子不好,只怕拿刀砍我的心都有:“老王,你和何芳平的事情,我很遗憾,可感情这种事情,说不清道不明。”

    一说起这事,王进勇就红了脸,连连点头:“顾闯,我之所以不和何芳平在一起,倒不是因为我没有退休金,真离开了养老院生活没有着落。其实,两个人在一起,就算吃糠咽菜,只要心里高兴,喝水都是甜的,我也不怕吃苦,反正一辈子就是这么苦过来了的。可是,人和人之间什么最重要——信任。何芳平和我明明已经在搞对象了,还和范建国在一起,这是背叛,真的让人很难过。我想了几天,终于想明白一个道理。”

    我问:“什么道理?”

    “顾领导你是为我好啊,这种事情强扭的瓜不甜,以我的脾气,如果真弄出事来,那不是害了自己吗,还给大家添麻烦。”

    我松了一口气:“老王,能够这么想最好不过。你们都老了,正是安享晚年的时候,平平静静过日子比什么都好,我走了。”

    “这个芋头……”

    “好好好,我收了,老王你注意身体。”

    我心中突然有点欣慰,能够调解好三个老人的情帐真让人有种成就感。虽然这事发展到最后让人苦笑不得,但结果好就行。

    事情虽小,却也是要价值的,或许这就是我这种基层工作者工作的意义吧!

    将芋头交给食堂之后,我很开心地开车去了区人民医院,路上将音乐开得很大声,又跟着吼了几句。

    大约半个多小时,浑身“咯吱”着响的罪恶战车五菱宏光喘着粗气停进了医院的停车场。

    据马院长的电话里说,李俊才在区人民医院外二,四楼301床。

    到了低头,进得病房,就看到里面正在吵得热闹。

    一个中年医生带着两个实习生正红着脸对着躺在病床上的那个病人道:“你这人怎么回事,让你做手术你不肯,你自己想死,也不要捣蛋啊!护士好好地给你换药,怎么就骂人了?”

    病床上那个病人就开始骂:“我骂人又怎么样,敷了这么久的药,伤口怎么不见好,一定是你们为了多赚钱拖着。这一套,我见得多了,不就是想多拿点提成。你们医生、护士的心黑掉了。是是是,我穷,我活该倒霉。如果我能够给你们塞红包,说不好这伤马上就好了。你们这些杂痞,你们这些骗子,你们比南霸天黄世仁还坏。”

    医生的表情好象要吐血,因为医院有纪律在,他也不便和病人对骂。只得耐下性子解释:“你这腿是生了坏疽,是皮肤病病引起的,因为当初没有引起重视,一拖才拖到现在这种地步,那也是很无奈的事情。”

    “啥蛆,我看你们才是蛆。”病人继续痛骂。在本地话中,疽和蛆同音。

    医生:“我解释你也不听,简单说来,就是你的左腿已经坏死。如果不做手术,坏死的组织会产生毒素随着血液循环,将危急你的生命,可听明白了?”

    “不明白,你们不就是想多赚钱吗,不就是没给你们红包,就想砍了我的腿,你们的心黑成煤炭了。我就是不签字,我只敷药和吊盐水针,其他都不干,随便你。”

    “截肢?”我也吓了一条。

    本人顾闯,男,二十四岁,年轻体壮,干过保险,两个月磨破一双皮鞋,一年到头连感冒发烧都没有得过一次。截肢这种事情似乎离我很远,但没想到就发生在自己身边。

    这间病房就一个病人,如果没有猜错,那人应该就是刘俊才了。

    我咳嗽一声,打断他们:“请问,你是刘俊才吗?”

    “我就是。”病人直起身子。

    这是一个大约七十多岁的小老头,瘦得皮包骨头,看起来是个执拗不太讲道理的人。

    在来医院之前我查过刘俊才的挡案,他是桂花镇高溪村人,老婆在六十年代的时候害水肿病死了,后来就没有再成家,已经在福利院住了不知道多少年。

    我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又劝道:“老刘,身体要紧,你要相信医生的专业知识,积极配合治疗,这也是对你自己负责。这腿该截还得截,命比腿更重要吧!”

    刘俊才眼睛一瞪:“就是不截,死也不截,顾闯,你是不知道这些黑心医生坏成什么样子,他们所说的话一句都不能信。”

    医生被他骂了一气,心中本就窝火,顿时忍不住了:“说谁黑心呢?”

    “说得就是你,你欺负我们这种穷人。”

    “你穷你有理啊?”

    眼见着两人就要斗嘴,我一看情形不对,忙将医生拉住:“大夫,老刘情绪激动,要不咱们出去说。”

    好说歹说将医生拖出病房,我们来到值班室,医生还在忿忿不平:“说我收红包,我收谁的了?一个红包才多少钱,一千两千,为了这点蝇头小利,被人抓到工作还要不要,我是疯了吗?要想高收入,以我当年高考的成绩,就该去读IT,学金融,当年干这行的同学谁不是年薪百万?本硕连读七年,加上几年实习,耗费了多少青年岁月,我是真的喜欢这一行。”

    “是是是,大夫你说得是,我代表福利院向你道歉了。”我连连陪不是,说刘俊才的思想工作院里会做,还请他不要放在心上。

    医生好半天才消了气,说他被病人误解也不是一回两回,都习惯了。不过,刘俊才的腿必须尽快截,不能再拖,一拖,说不好随时都会死。

    “随时都会死?”我吓了一跳,见医生郑重地点了点头,心中咯噔一声。这事如果真的发生,问题就严重了。就算死者亲戚将来不闹,上头也会追究。到时候,我只要也要担上工作疏忽的责任。

    医生点点头:“病人的身体炎症很厉害,这几天都在使用大剂量的抗生素。怕就怕,将来器官衰竭,倒时候换谁来也没有办法。小顾,你们得快点说服病人接受手术。”

    “好,医生,准备手术吧,就今天手术,我保证说服病人。”对于自己的口才,我还是有点信心的。

    医生见我很自信地样子,道:“好吧,我去准备手术,你务必要让病人签字,没有刘俊才签字,我们也不敢动手。另外,你也得签。”

    正说着话,突然听到走廊里响起了拐杖的笃笃声,然后是护士的叫喊:“刘俊才,你怎么跑出来了?”

    我和医生同时吃了一惊,回头看去,却见刘俊才柱着拐杖步履蹒跚地走出来。

    医生顿时就毛了,走上前去喝道:“干什么,回去躺下,不想活了?”

    “我要出院,我要回去,再不走,我的腿就要被黑心医生给砍掉了。”

    “不许走。”医生一把抓住刘俊才:“来人,把病人带回房间去。”

    “救命啊,黑心医生打人了,黑心医生打了人。”突然,刘俊才喊起来。然后,提起拐杖敲到医生的脑袋上。

    那根拐杖的顶端上分成三个分叉,上面装了用以防滑的橡胶垫,分外沉重。

    医生一时不防备,受了这一重击,身体一个趔趄,头又撞在旁边的墙上,顿时流出殷红鲜血。

    我惊得几乎呆住,忙一把抱住刘俊才:“老刘,冷静点,冷静点,医生,你不要紧吧?”

    医生捂着头苦笑:“你说呢?”估计他平日里也不知道经历过多少这类事,早已经修炼得宠辱不惊:“小顾,看来今天这手术也做不成了。”

    刘俊才还在不停挣扎:“我要回去,我要回去,谁敢留我在医院,我马上跳下楼去。”

    我:“医生,我先带病人回福利院,你放心,我能做通老刘的思想工作,你还是先去包扎吧!”

    这里已是乱成一团,再留刘俊才在医院鬼知道他会再弄出什么事来,还是先带回福利院,慢慢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