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十一章 基层不易

第十一章 基层不易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小黄是本地人,家就在镇中心,距离福利院和派出所最多走十分钟。

    真是事少离家近,令人羡慕。

    他大学时读的是警校,毕业后参加公务员考试,因为痛感成绩够戗,所以就考了警察。

    警察这工作强度大收入也不高,本地人兴趣都不是太大。大约是因为值班太多,生活没规律,小黄同学二十三岁年纪,发迹线已经有后退的趋势。我刚走出福利院大门,就看到他亮闪闪的额头。

    小黄今天换了便服,我和他走了一段路就钻进一个买衣服的店。据他介绍,这是他父母开的,自家铺面,生意马马虎虎也就赚点工资。爹妈年纪也大了,将来这里也没人继承,估计过几年就会关门出租。

    他父亲是个很老实的人,话不多,倒是母亲见了面就拉着我说个不停。问多大年纪了,结婚没有,没结婚啊,有女朋友没有,要不要阿姨给你介绍一个,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我有点崩溃的感觉,大妈无处不在,未婚青年无论去哪里都逃不过她们的魔爪。

    小黄见我局促,大感尴尬,拍案而起,对着旁边的父亲喊道:“黄光明,你管不管你婆娘,太吵了?”

    黄光明就是小黄的父亲,他正叼着烟收摊子。慢慢地吐了个烟圈:“知道我喜欢你妈什么吗,就是批话多。”

    我忍不住扑哧一声笑起来。

    本省人民的幽默在全国都是出了名的,小黄在工作上那么认真的一个人,怎么一回家就如此诙谐。

    黄妈妈:“好了好了,我这不是关心小顾吗,不唠叨了。”说完,横了黄爸爸一眼:“你这个哈老耗儿,叫你收个摊子磨蹭到现在,吃饭,吃饭。”

    说着话,就揭门市里杵在蜂窝煤炉子上的一口钢精锅的盖子,却见在汩汩的热气中是一锅红亮的烧菜,浓郁的香气瞬间袭来。

    她笑咪咪地说:“小顾,你运气真好,今天是板栗烧貂梁子,来来来,试试我的手艺。”

    我吓了一跳:“这……是不是保护动物,可不能乱吃的。”所谓貂梁子就是松鼠,也不知道吃这种东西违不违法。

    小黄:“不算是保护动物,可以吃。”

    他大概解释了一下,我这才知道,小黄的一个亲戚是邻县的农民。

    那地方是个大林场,种了许多日本落叶松和杉树,是当地的经济支柱。这几年生态好了,又没有天敌,松鼠大量繁殖,啃食树皮,致使大量林木枯死,农民损失惨重。

    于是,政府不但允许农民捕杀松鼠,还每只给两块钱的奖励。

    今天那亲戚过来赶场,给黄家送了四只尝鲜。

    晚饭很丰盛,除了板栗烧松鼠,还有一盆卤头肉和一盆凉拌侧耳根。摆开了,正要吃,就看到一个穿着皮茄克的中年人提着两瓶酒进来,叫了一声:“好香,老大,我还没吃饭呢。一闻味道,就知道是嫂子的手艺。想过来蹭饭吧,两手空空的,不太好意思,就卖了两瓶就过来陪老大喝一口。”

    黄妈妈笑骂:“二叔你也别说这样的话,每次提酒过来,最后还不是你一个人喝了的。我一家三口加起来都没你的量。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咱们镇福利院的小顾,顾闯。”

    原来,来的这人是小黄的二叔,现任桂花镇卫生院院长。他家在市区,今天下班晚懒得再赶回去,就过来吃晚饭。

    老头是个和气又健谈的人,不停劝我喝酒。

    我自从看过刘俊才的烂腿之后,心中正烦恶,肉也不肯吃。只一杯接一杯喝酒,麻痹着自己的神经。

    酒过三巡,黄院长就道:“顾闯,别看咱们桂花镇离市区没多远,房子修得啊和省城都连成一片,说不定过得几年,也要被包进大城市里去。看起来,就是个现代化都市,其实,几年前这里也不过是个大乡村,人民的意识和行为方式还停留在小农小市民阶段,简单说来就是素质不太高。我们这些做基层工作的人会遇到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新鲜问题,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尤其是对你这种刚从学校毕业出来没两年的新人,很多事情都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我想起刘俊才所说的“死无全尸”就因为这个理由,他竟然不顾生命即将会发生危险,这就叫人无法理解了。

    黄院长又笑道:“你们民政还好一些,我这里成天和病人打交道,你也知道这些年医患关系紧张,很多事情都叫人哭笑不得。”

    他的已经喝得酒酣耳热,话匣子打开了,说了自己当初到桂花卫生院工作后所遇到的许多奇事。

    在以前,黄院长是一家医院的牙科医生。牙科需要力气,他一来是年纪大体力已衰,二是因为喝酒过多,手有点抖,就转为行政,后来被派到这里做院长。

    “乡镇上的很多人因为文化程度和素质的关系,很多人都不讲道理。比如几年前,一个HIV患者来院里医闹,说我没得这个病,我手上的疮是干活时不小心伤到的。叫你们治了这么多天,不但没好,反更加严重。我去区医院查,如果真是这个病,我跟你没完。”

    “这关我屁事啊,又不是我传染给他的。可人家就是要闹,你又能怎么着,最后还不是院里出于人道主义原则,给了他几千块了事。”

    说到这里,黄院长有点委屈了:“还有,就拿现在的精准扶贫来说吧!我们院负责给贫苦户抽血体检。人家手一伸,十根手指,六根戴着金戒指,这也是精准扶贫户?”

    听他说起精准扶贫的事,我想起自己摆下的张长贵那个烂摊子,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基层工作是不太好做。”

    黄院长:“不过,这两年好多了,就拿我们院来说吧!现在镇里的人生活好了,有钱了,就算是有个伤风感冒也会跑去区医院甚至省医院挂专家号,我那里倒是清净了许多。不过,新的问题又来了,病员不足,卫生院的日子不好过。顾闯,你们福利院不够意思啊,那么多老人。生了病,尽朝区医院送,把我们这个老邻居、兄弟单位给忘记了。”

    旁边,小黄警官笑道:“二叔你醉了,顾闯不是才到福利院没几天吗,工作还没有走上正轨。还是刚才你老人家的那句话,大家都是兄弟单位,自然要互相帮助。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病来如山倒,早一分钟把病人送进医院,说不定就能挽救一条生命。从市区到我们镇,救护车再快也得半个小时,可把老人送欺侮卫生院,只要五分钟。顾哥,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我醒悟过来,原来小黄今天这顿饭是早有安排,是帮他二叔拉生意的。

    桂花镇总体来说有四家吃财政饭的,分别是镇委镇政府人大、派出所、镇卫生院、司法所,大家都是要打一辈子交道的。

    福利院的所有支出都是财政拨款,每年年初核定一个数据,到年底花不完就要退回去。其中,最大一笔支出是老人的医药费。你想啊,院里都是七老八十的老头老太太,人老体衰,几乎每人每年都要去医院走一趟维修一下身体中的零件。

    遇到状况不好的,甚至长期躺在病床上。

    药费加一起,就是一笔天文数字。

    正如黄院长所说,镇里的人日子好过了,对于健保有更高层次的要求,得了病大多去区医院和省医院。如此一来,镇卫生院的日子就不好过了,黄院长面上都愁出了皱纹,便把主意打到我头上来。

    可我只是个小新人:“黄院,这事你还是去问马哥吧,我刚到福利院,可做不了这个主。”

    黄院长哈哈一笑:“问过,他说老人医疗这块顾闯你自己定就可以了,反正是公对公,依法依规。这个老马,年纪大了,社会活动又多,不太爱管事了。”

    听他这么说,我才放心了:“既然马院这么说了,那没问题,以后老人生了病,就送镇卫生院来。”正如小黄警官刚才所说,救人如救火,早一点把病人送进医院却是好事。而且,据我说知,镇卫生院的设备这几年得到了很大提高,医生的医术都很好。前一镇子好象才做了两例子阑尾手术,效果很好。

    黄院长见我答应了此事,又敬了一杯酒,问:“今天你是不是将刘俊才接回福利院来了?

    我:“你也知道刘俊才,难道……”

    黄院长放下筷子,笑眯眯地说:“怎么不知道,他身体本不太好,在养老院住了十多年,以前年事不高的时候,还经常出门在街上走动。前年有一件事闹得厉害,区里的医生都知道他。”

    我好奇地看着他:“什么事?”

    黄院长说,这个刘俊才比较怪,性格孤僻,因为年纪大了,脑子好象也不太灵光,有了事也不肯对人说,一个人闷着。前年的时候,老刘干了一件叫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他有包茎,平时生活不注意,**缠了进去。长时间勒着,竟将那器官给勒坏死了。最后没办法,送去区医院切除半截了事。

    老黄又说:“幸亏发现得早,否则只能整个地挖掉。刘俊才家里还有个侄儿,听到这事不依,找院里闹过。院里为息事宁人,本打算赔钱。没相当,刘俊才突然提起拐杖对着侄儿就是一通打,骂起娘来,说,老子当初说要结个婆娘回家,你死活不答应,不就是想着我将来死了好分我的房子和地。老子现在成了太监,还不是因为你这个龟儿子当年不让我结婚,现在还好意思来要钱?就把他侄儿给打跑了。”

    说罢,他摇了摇头:“这个刘俊才,真是有时拧得叫人想吐血,有的时候又糊涂得叫人哭笑不得。”

    小黄警官听到这里,“噗嗤”一声将口中的酒喷了出去,然后被辣得不住咳嗽。

    黄妈妈拍了他后脑勺一巴掌:“未婚青年不要听。”

    我听得背心一寒,酒就醒了:这东西也能整个挖掉,那又是何等的惨事?

    转念一想,为了救命,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反正刘俊才也用不着。

    咦,怪了,刘俊才切除那东西的时候怎么不说害怕将来死无全尸?

    大约是看出我的疑惑,黄院长说:“和手脚还是不一样的,手脚没了,一眼就能看出。那东西却是藏着的,面子上也不怕过不去。顾闯,刘俊才的情况我听说了,这腿不截怕是活不了几天,到时候你怎么办?”

    我有点丧气:“还能怎么办,拖一天是一天,老头性格古怪黄院长你又不是不知道。”

    黄院长:“要不,等下我派救护车过去把他接进卫生所,先用点消炎药,挂两瓶盐水先把人保住,你们慢慢做老人的思想工作。做通了,就在卫生所做截肢,也不是多大的手术。”

    这院长,这么快就开始拉生意,不去做商人可惜了。

    我正担心老头出院后一断药出了什么好歹,闻言大喜:“多谢黄院,这怎么好意思。谢谢,谢谢!”

    黄院长:“我这就打电话。”

    说好了这事,我心情稍微放松了些。

    也许是因为吃了一天素,痨得厉害,也许是因为心境的关系,我终于朝红烧松鼠下了筷子,感觉味道甚是鲜美。

    我今天上午因为刘俊才的事受到马院批评,和他顶了牛,心情实在不美丽。现在又敞开了吃酒,不觉微醉。

    过了一会儿,福利院那边却有坏消息传来,刘俊才不肯去卫生所,同时也不肯打针吃药。

    而据护工反映,老头开始发烧,体温还不低,看起来像是病情恶化的样子。

    黄院长霍然变色:“糟糕,开始发烧了,刘俊才怕是挺不住了。快,快把人送医院去,就算是绑也得把人绑去,实在不行,就在你们养老院输液。顾闯,如果人死了,上级是要追究你的责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