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十三章 思想工作不好做

第十三章 思想工作不好做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我叫顾闯,顾闯的顾,顾闯的闯,我为自己代言。

    本以为福利院是个清闲的单位,我到这里来是因为得罪了局座而被流放。到了才发现事情真多,这几日真是忙死我了。

    忙好,人一忙起来就不感觉到空虚。

    我也发现自己在做群众工作上有一定的天分,并乐在其中。

    院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第二天老马哥破例地来了个大早。

    看到院子里停的宝马车,想起昨日他在电话里大发雷霆,我心中就打了个突。急忙跑到办公室去,又是泡茶又是打扫卫生。

    马院长正坐在桌后看报表,过了半天,终于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小顾,你消停一点吧,我眼睛都被你晃花了,你是不是怕我骂你?”

    我笑着将一支烟递过去:“领导,你的批评那是对我的关心,怕就怕你不理不睬给我来个冷暴力。”

    “冷暴力可不是乱用的,那是夫妻之间。”老马哥笑着唾了一口,点了烟,道:“也是,你才来没几天,工作还不熟悉,这事也怪不到你头上,要怪就怪我没交代清楚。”

    看他没有责怪的意思,我心中一松:“怪我,怪我。”

    马院长:“昨天晚上你这么处理,挺好的,别开生面。小顾,想不到你脑子还真灵光,这样的麻烦事被你三言两语就解决了。”

    给刘俊才起坟,先把他截下的腿埋进土里是我的得意之作,说不骄傲也是假话。

    按照国家政策,养老院的老人去世之后,一应丧葬开销都由民政支出。老人去世之后送去殡仪馆,然后将骨灰盒葬在公墓中。S区的人多迷信,不太能够接受火葬这种丧葬方式,感觉这是搓骨扬灰,怎么也得要用棺材装了才能入土为安。

    我既然答应让他先起坟,意思就是将来可以土葬,对老人来说可是优厚的待遇,直击他的痛点。

    当然,将来刘俊才去世,采用何种方式入殓,一切按照国家政策来,难不成老刘到时候还能活过来找我的麻烦?

    马院长:“我查了,刘俊才老家高溪村属于土葬区。小顾,想不到你来我们这里没两月,就已经将地方上的事弄清楚了,不错,不错,留心处皆是文章。”

    得到他的夸奖,我高兴的同时又有点羞愧。

    还好高溪镇是土葬区,否则欺骗老人,内心中未免有点羞愧。

    事不亦迟,还是早点落实这件事为好。我就跟老马哥说等下忙完就去高溪村找刘俊才的侄儿商量,还请领导准假。

    “去吧,去吧,多在基层走走也是好的。”

    不一会儿,老马哥又接到一个电话,是区人事局打来的,让他过去开会。

    于是我这个直接领导又向萤火虫一样闪了一下,再次消失。

    看看时间已经不早,我就拿了车钥匙下楼准备出发。

    但今天的罪恶战车五菱宏光却不争气,吼了几声,屁股上喷出一股黑烟就趴窝了。

    可怜我一个文科生,对于机械一无所知,没办法,只得打电话给汽修车让他们过来拖车,然后点了一支烟郁闷地站在那里。

    “刘俊才,你还没有死啊,我以为你挨不过昨晚。”

    “放屁,你死了我还没死呢?我就算是死了,顾领导答应我可以土葬的,你们呢?哈哈,哈哈,好可怜!”

    听到声音,我转过头一看。刘俊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和一群老头老太太坐在走廊里磨牙。今天阳光正好,投射过去,照得一片银发闪闪发亮。

    听到刘俊才的反驳,刚才说他要死的那个老头如受重击,闷哼一声,将头转到一边去。

    其他几个老头老太太目光中且羡且嫉,都感叹:“刘俊才,你还真是走了狗屎运,这一闹就解决了丧葬问题。“

    “是啊,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按闹分配,我们不服。“

    “不服忍着。”刘俊才一脸得意,又道:“也不是闹出来的,谁叫我老刘碰到一个好领导呢?”

    这个时候,一个老太太发现了我,叫道:“顾闯,能不能帮我跟上头说一声,我也要土葬。”

    “是啊,我也要,顾领导你帮个忙吧!”

    我有点抵挡不住,忙道:“一切按照国家政策来,我也做不了主。人家老刘老家是土葬区,你们也不要羡慕。对了,老刘,你感觉怎么样?”

    刘俊才:“昨晚上输了液,烧退了,等下卫生院的医生就过来接我过去住院。”说完话,他挥舞着拐杖朝其他人瞪着眼:“不要闹了,没看到顾闯正忙着吗?再闹,老子要打人了。”

    我:“老刘,大家都是一把年纪,小心摔着,好好看病。”

    正说着话,汽修厂的皮卡车来了。

    汽修厂就在镇里,从接到电话到现在,先后不过十分钟。

    工人检查了一下,说是电喷器坏了,需要更换。

    看样子今天是没车可开,我只得出了门,准备乘公共汽车去高溪镇。

    “嘀”一声,一辆警车停到我身边,小黄警官从驾驶室探出头来,露出坦荡的发迹线:“顾哥,去哪里呢?”

    听我说了去高溪镇找刘俊才侄儿的事情之后,小黄将头一偏:“我正好去高溪镇,要不捎你一段。”

    “那感情好。”

    同车的还有个协警,姓郝。

    大家都是年轻人,又是邻居,倒谈得来,一路也不寂寞。只是大家抽烟太狠,吉利SUV的内部空间也小,直熏得人睁不开眼。没办法,只能开了窗,任冰凉的秋风翩翩吹我衣。

    再定睛看去,汽车的内装饰早已经变成了黄色。警察工作辛苦,夜班、出勤,需要用浓茶香烟提神,不少人都有慢性病,这也是无奈的事情。

    正如前面说过,S区的地形地貌比较独特,境内一大半都是山地,属于平原和高原的过度地带。在不到六十公里的距离中,海拔从三百直冲到一千五。

    高溪村位于一个山凹里,有一条小河横贯其中。

    正值秋初,山林中已有依稀黄叶,风景甚美。

    另外,这里有一条国道,属于交通动脉之一,有货运许多大车在这里来来往往。当地村民就在路边自家屋里开饭馆、给汽车加气补胎加水,收入不错。于是,很多人都没有像其他地方的人一样出门打工,而是留在家里做生意。

    刘俊才的侄儿叫刘军,家里开了个给汽车加水的加水站。我出发的时候特意给村两委打过电话,在确定了这一点之后才过来的。

    小黄警官今天要处理的是有两个饭馆因为争客源打架的事情,到了地头,他问我那边事情耽搁的时间长不长,如果不长,可以在村两委等我。

    我说花不了多少时间,也就两句话的事,黄警官你不会是想把我扔着山上吧,没义气。

    事实出乎我的预料。

    “划一快自留地给刘俊才起坟,那我一家老小吃什么喝什么,你们养老院给负责吗?”刘俊才的侄儿刘军态度非常不客气,他正将一根橡胶管子插进货车驾驶室背后的水箱里。因为来来往往都是呼啸而过的重型货车,说话必须要用吼。

    我耐心地说:“刘军,起一个坟也就两平方米,占不了多少地。至于费用你不用担心,老人将来去世,国家还有丧葬费,不用你负担的。”

    “两平方,两平方还小了?”刘军气愤地指了指背后的一块地,口中的唾沫几乎喷到我脸上:“你看看我家自留地又有几平方,起了坟,还剩多少?我一家三口可都指望这这快地种粮食吃饭,将来饿死了你负责啊?”

    他光着胳膊,显示出结实的肌肉。

    顺着他的手看过去,却看到山脚下有一方小小的菜地,里面种了油菜,也就半亩地的样子,周围都被石灰岩石包围。一个中年妇女正背着一个背篼在地理施肥,想来是刘军的老婆。

    高溪镇的情况我来之前多少了解一些,这地方是山区,七山二水一分田。在几十年前,山民生活极为困苦,只能在石头缝里种点玉米。

    后来,因为出产优质的石灰石,当地办了许多小石灰窑和水泥厂,倒也活跃了一方经济。问题是这里距离省城实在太近,污染太大,这些乡镇小厂后来都关闭了。

    自然条件可圈可点,农业从来都是不赚钱的行当。

    刘家的自留地确实不大。

    大老远来一趟不容易,见他态度如此蛮横,我心中生气:“刘军,你这块自留地每年收两季能收多少,加一起超不过两千块钱的粮食。你这个加水站一个月怎么也得六七千块,又算得了什么?毕竟是你的叔叔,血缘至亲。老人百年之后先要叶落归根,难道你这个做晚辈的就不能满足他这个心愿?”

    我不说还好,一说,刘军就红了眼:“两千块的收入又怎么了,天上不落,地下不长。你算什么东西,关你屁事。我跟那老东西早就没有关系了,反正人送到你们养老院,是死是活就不管了,少来找我,走走走!”

    说罢就伸出过来不住推我。

    “不要动手,刘军,你干什么。”听到这边闹起来,地里的那个中年妇女急忙跑过来,拉开丈夫,不住向我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老公脾气不好。”

    “你这婆娘给我滚开,男人的事情你少管!”刘军红了眼将妻子扯到一边,对我挥舞着胳膊。

    我心中顿时起了邪火,正要继续和他理论。可看到刘军老婆一脸哀求的样子,心中一软:“真是不可理喻,我找你们村支书说去。”

    “别说村支书,就算是找镇长、区长也没用,老子一家三口就靠自留地吃饭,不怕死的就来。”刘军将一只旧塑料桶扔过来,在地上摔成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