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十九章 你讲不讲道理

第十九章 你讲不讲道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这个老罗,老子气不过,得投诉他,必须投诉。”走在大街上,米家成气愤难平。

    刚送走萧萧和她姑妈之后,小米就气呼呼地进了派出所,对着老罗就拍了桌子。

    我脑袋正痛,又醉得厉害,只想早点回家睡觉,哪里有心情看他们吵嘴,就拖了小米出来。

    “小米,算了,一场误会,梁山好汉不打不相识,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也就是到此一游,也算是一场有趣的经历。”

    米家成;“顾闯,你倒是好脾气,果然是干民政的。我不是气他抓了你,这是他们的责任所在,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但他们要不按制度乱来,那就不可以,必须向上级反映情况。”

    我说:“不至于吧,怎么就成了违反纪律了?”

    米家成:“顾闯,你大概还不知道我那工作的性质”

    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街上好多人,我们一边在人群中穿梭,一边聊起来。

    前头说过,小米的工作就是防控疫病,重点是防止HIV在吸毒人群中传播。他每天都提着一大包一次性注射器走街串巷免费发放,并做烂仔们的宣传教育工作。

    这活儿干得久了,这一街区的吸毒人员名单都装在他心里。

    我们区最近禁毒工作正在轰轰烈烈展开,各派出所目标任务很重。于是,派出所老罗就把主意打到小米头上,想从他口中问出吸毒人员的名字,按图索骥,一网打尽。

    为此,还想过请小米吃饭,打一打感情牌。

    米家成同志是久经考验的革命干部,如何肯上这个当。是的,禁毒工作重要,可我防控疫病的工作也同样重要。如果我把名单交给你,失去了信用,以后烂仔们还敢过来领一次性注射器并听我劝去戒毒所,疫情扩散开去算谁的?

    小米又说,当初他负责这个工作之后,上级就交代过这是一个独立部门,只需要对计卫局负责,其他都别管,干好手头的活儿就可以。

    两个部门谁对谁错,我也说不清楚,只能劝了几句,说大家都不容易,都是为社会服务,算了算了。

    好半天,才平息了小米心头的怨气。

    小米说刚才折腾了半天,酒没有喝爽,要不咱们继续。

    我说不了,有点醉。

    米家成:“好吧,你的酒量实在不行,回家去睡觉吧!”

    我摸出手机,正要叫网约车,突然背心生出一层鸡皮疙瘩,心中一阵翻腾,忙跑到垃圾桶边上,“哇”一声就把晚饭吐了出来。

    小米笑着拍了拍我的背心:“我说你不行吧,咱们区西部是高寒地区,不能喝酒可干不好工作。”

    “你这是混帐道理,酗酒还是为工作了?”我吐得满眼睛都是泪花,心中又是奇怪,按说我不是这个酒量,今天怎么反应这么大,难道是上午去高溪村的时候吹感冒了。

    刚这么一想,脑袋里疼得厉害,忙道:“小米,我估计够戗了,能不能送我去医院看看。”

    到了社区医院,一测体温,有点发烧,我就回到了出租屋,准备睡一觉再说。

    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也就是感冒初期症状,吃点药,睡一觉就好。

    又是感冒,又是醉酒,走楼梯真令人痛苦。当真是跌跌撞撞,气喘吁吁。

    抖瑟着手拿了钥匙,好半天才伸进钥匙孔里,一扭,门开了,里面有尖叫声传来。

    “别打我,别打我,呜呜!”

    “你胆儿肥了,卖花,卖花,不听话不听话!”

    竹条抽在人身上的声音,小孩子的哭泣声,大人的叫骂声瞬间震得屋内回音不绝。

    我心中一惊:走错房子了,醉了,醉了……不对,我是怎么打开门的,没走错吧……“

    定睛看去,客厅还是那座客厅,电视还是那台电视,陈旧的布艺沙发还放在靠墙的地方,这就是我的租住的房子。

    这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三间屋分别位于东、西、北三个方位。

    其中,北屋带一个阳台,可以放晒衣服,面积最大,租金最贵。每月一千二百块,我工资不高,自然是不能超前消费的;西面的房间第二大,却当夕晒,一到夏天晚上就热得叫人心中烦躁,因此价格最便宜,但我却选了东屋。

    东屋最小,只能放一张床。住这个房间最大的好处是不怕睡懒觉睡过头,因为一到早晨八点,太阳光照例会从窗户外投射到你脸上,想不醒都难,正适合我这种瞌睡多的年轻人。

    却见北屋的灯光亮的,哭喊声正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我瘫坐到沙发上,用拳头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禁不住喃喃道:“我这记性,还真忘记了,刘姐说今天有新房客要搬来。”

    大约是我进门的声音惊动了北屋的住户,里面的人不闹了,一个人走了出来。

    一看到人,不但是她,连我也楞住了,同时道:“是你?”

    原来,这人正是邢云,她竟然是刘姐的新租客。

    “你说……”我们又同时开口。

    邢云:“还是你先说吧,顾先生,你是怎么进来的?”她面上带着警惕。

    我扬了扬手中的钥匙:“我已经在这里住了一个多月了,听刘姐说今天要来新租客,没想到是你,这不是巧了吗?”

    “原来是你,我先前听刘姐说过你的名字,刚才在派出所的时候听到你的名字,还有点耳熟,一时没朝那方面去想。”邢云又朝我不住鞠躬:“孩子给你添麻烦了,对不起,对不起。”

    “哇,大哥哥,是你,想不到你要和我们住在一起。”一声欢喜的大叫,一条小小的身影从北屋冲了出来,喜滋滋地挽着我的手不住摇着,又差一点把我摇吐了。

    不用问,来的正是邢萧萧。

    “放开顾叔叔,跪下!”邢云突然冷着脸厉声喝道。

    “姑妈我……”邢萧萧嘴巴一瘪,眼泪又落下来了:“我我我……”

    “怎么,当着外人的面你不好意思了,在夜市卖花的时候你怎么那么厚的脸皮,你跪不跪,跪不跪?”邢云手中抓过一根老头乐就使劲朝邢萧萧腿上抽去。

    这把老头乐是我上次去旅游时买的纪念品,有一尺多长,楠竹制成,又硬又韧,抽在人身上极痛。

    萧萧现在只穿了一条牛仔短裤,只几记就看到她粉嫩的腿上出现了几惊心动魄的血痕。

    可怜邢萧萧疼得不住跳着,尖叫到:“姑妈不要,姑妈不要啊,我错了,我错了!”

    我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幕惊得几乎呆住,忙站起身来,一把抓住邢云的手:“多大点孩子,就下这样的死手。不就是勤工俭学吗,没那么严重,教育下一下就算了。”

    邢云怒道:“什么勤工俭学,你当我不知道在夜市卖花是怎么回事,丢死人了。放开,我们家的事情不要外人管!”

    她力气好大,一甩手竟把我甩开了。

    我又是醉酒又是感冒,正身子发软,顿时被摔倒在沙发上。

    耳边全是劈啪的声音,萧萧终于扛不住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姑妈,我跪,我跪,别打了!”

    邢云:“真是个不争气的东西,不好好读书,偷偷去卖花,知道卖花的都是什么人吗,是骗子是没廉耻的东西,你出息了。我们虽然穷,可穷得有志气,有骨气。就算你没有志气没有骨气,可也得做个好人。”

    说到激奋处,她手中的老头乐又要抽下去。

    看她打孩子实在太凶,我提起力气一把枪过老头乐:“这东西是我的,不经过别人允许可不能乱动人家的东西。孩子不懂得,是该教育,可也不能这么打。”

    “什么虐待儿童,黄荆条子出好人,我打自己孩子关你什么事?”看不出邢云在派出所是那么温柔又通情理的一个人,怎么回到家就变了。

    她头发有点散乱,状若母狮:“一边去!”

    我刚才被她摔了一交,心中早已经腾起熊熊怒火,喝道:“住手,你这是虐待儿童,我是民政局工作人员,负责未成年儿童保护中心,我绝对不允许这事发生。”

    邢云横了我一眼:“怎么,你要告我虐待儿童吗,有本事去告我把我拘留了?要不,你剥夺我对孩子的抚养权,把孩子送孤儿院去,我倒是省心了。”

    萧萧听姑妈说要把自己送孤儿院,哭得更厉害,一把抱住邢云的腿:“姑妈,别赶我走,别赶我走,我就你这个亲人了,我不当孤儿。你要打我就打吧,我真的错了。”说着她又用哀求的目光看我:“大哥哥,你把竹条给姑妈吧,我愿意让她打我。”

    邢云:“跪一个小时,自己抽十下耳光,说我要听话。”

    “是,姑妈。”萧萧哭着一记记抽着自己的耳光:“我要听话,我要听话,我要听话。”

    我气得嘴唇哆嗦,指着邢云:“你你你,你讲不讲道理……懒得跟你废话。”

    一转身回到自己房间,摔上了门。

    外面萧萧还哭:“我要听话,我要听话……”惊心动魄,让我心中隐隐发痛。

    孩子做了错事,是该教育,可要使用适当的方式啊!

    邢云同志,你教育孩子简单粗暴,我对你有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