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二十一章 失踪儿童案

第二十一章 失踪儿童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好,小顾你好,怎么好麻烦你?”

    我一边帮她搬着东西,一边套着近乎:“嫂子,看样子你是在帮人搬家,有亲戚住这里?”

    刘军的老婆姓蔡,她回答说:“是我住这里的,和儿子一起,刚租了三楼的房子……”

    原来,刘军的儿子今年十三,刚考上了初中,成绩只能说是勉强,甚至有点差。

    本来,按照国家的教育制度,他应该在桂花镇中学读书的。不过从他们老家高溪村到桂花镇坐车要一个多小时,进市区也要一个多小时,反正就是不方便。区里中学的教学质量比镇中学要强上不少,所以,刘军的儿子索性就到第四中学就读。

    据我所知,桂花镇的孩子们大多也都同样跑区城所在地城关镇来读书,这是个大趋势。毕竟,现在人们的生活好了,加上交通便利,对于子女的教育必然也跟着消费升级。

    我心中奇怪,问:“蔡大嫂,你儿子的户口在桂花镇吧,怎么进城关镇来念书?”

    蔡大嫂回答说,为了让儿子进城读书,她特意到市区找了个工作,在保洁公司做保洁。按照国家政策,孩子可以就近上学。

    我这才明白过来,区里确实有这么一个为农民工子女解决读书问题的的政策。

    说话间,我们就到了三楼,我一边帮蔡大嫂放着东西,一边和她攀谈,又问:“孩子不是可以住校吗,你怎么还花钱租个房子。”

    不问还好,一问蔡大嫂一脸忧愁:“我家孩子别的都好,就是太皮,喜欢惹事生非,不盯着不行。反正家里的那个加水站有老刘看着,我就搬进城来一边打工一边陪读。”

    我叹了一口气,说:“你和老刘这不是两地分居吗,为了孩子,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可怜天下父母心。”

    有心做蔡大嫂的思想工作,我一口气跑了好几趟,和她一起帮东西都搬上楼,又道:“嫂子,我住五楼501,平时都在桂花镇福利院,周末的时候会回来住两天,如果有事招呼一声,大家都是邻居,也算有缘。”

    忙了半天,我脑袋上出了一层汗,蔡大嫂很是感动,连声道谢,又递了一杯子水给我,愧疚地说:“小顾,我家叔叔刘俊才的事情我实在帮不上忙,你也知道我家那人性子倔,谁的话都不听。”

    我咳一声:“大嫂,这事我会继续做刘大哥工作的,不用为难。”

    蔡大嫂又连声道歉,说看得出来小顾你是单身,天天吃食堂天天在外面吃能有什么营养,晚上到我这里来吃好了。

    我说不用了,晚上还和人约了的,以后有机会一定来品尝嫂子的手艺。

    劳动了半天,肚子饿得前胸贴后背,从蔡大嫂那里告辞出来,下楼找了家馆子点了一份粉肠粉。

    刘姐的这处房产房子是旧,也没有环境和物业可言,但有一桩好处——生活极其方便——出门就能打麻将,下楼就是麻辣烫,很受刚搬进城的农民工喜欢,这才是灯红酒绿的大都市生活啊!

    一碗粉还没有吃完,小黄警官的电话就打进来了:“顾哥,你在哪里,怎么没见上班?急死我了。”

    “什么事?我有点感冒,在家里休息。”

    “感冒了,好点没有……对了,忙我个帮,我们镇出了个案子,大案子。”

    “大案子,怎么了?”

    “失踪案。”小黄的声音兴奋得在颤抖:“是个十三岁的孩子,已经失踪十个小时了,他妈妈哭得都昏过去两回。”

    “怎么,出了案子你好象很激动的样子?”

    “呜……我这是担心孩子,也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责任。”

    我心中小小的鄙夷了他一下,桂花镇毕竟是乡镇,怎么说也比不上市区热闹,因此,年轻人都不肯过去上班。和福利院只老马哥和我两个公务员一样,派出所除了所长、副所长、指导员三人外,年轻人当中只小黄有编制,其他都是辅警。

    小黄青春年少,自然是想做一番事业的。可乡镇能有什么案子,每天接触的都是鸡毛蒜皮的琐碎,现在突然出了个失踪大案,能不让他有种失业的人突然找到工作的兴奋吗?

    事情是这样,前头说过,最近几年大家日子好过了,交通也便利,大家都愿意把孩子送到城里来读书,桂花镇也不例外。

    而且,桂花镇有个便利,离城也只二十来公里,可以直接通公交车。

    于是,镇里的孩子每天一大早就就会坐车进城念书,下午放学的时候再乘车回家。

    可是,就在昨天下午,镇里有个孩子却没有回家。

    家里人等到晚上九点,发现事情不对,联系了学校,那边也说不知道,反正孩子一放学就走了。于是,大家这才慌了,开着车满城网吧找人,可还是一无所获。

    本来,家长还幻想着孩子这是和同学裹在一起到哪里过夜玩耍了。可今天上午,孩子还是没有去学校,事情这复杂了,这才慌了,报了警。

    我问:“小黄,这案子会不会是绑架?还有,孩子是哪所学校的?”

    “不是绑架,这孩子家里经济条件一般,父母就是普通市民,在镇上的一家工厂上班。他在区第四中学读书,初一六班。”

    我心中奇怪:“四中的学生啊,四中可不在你们桂花镇派出所的辖区,你这手也伸得太长了?”

    “什么叫手伸的长,人家长是镇里的人,孩子没回家到镇派出所报警不很正常吗,难道我们还能把群众朝外推?”

    “也是啊,对了,你调监控没有?”

    “看过监控,可从四中出来到公交站有一个盲区。”

    “孩子上车没上车?”

    “这谁知道,或许没上,或许上了半路下了车。”

    “没同学和他一路?”

    “没有,孩子是班里最后一个离开的,没和同学同行。”

    “你办案就办案,打电话给我说了老半天做什么,我又不是你们公安系统的。”

    小黄警官说:“顾哥,这案子我看吧,有两种可能。一,孩子是被人绑架了,不过,现在没有证据,也没接到勒索电话,不能定性;二,孩子或许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失踪。失踪儿童就归你们管了,我想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到你们民政的未成年保护中心查了一查,看看最近一天,区各级还是省城各级未成年保护中心有没有收容那孩子。顾哥,帮帮忙,到时候请你吃饭。”

    我忙道:“小黄,你放心好了,我马上进系统查一查。对了,你把那失踪孩子的资料发一份给我。”

    不片刻,小黄就用微信发了一份资料过来。

    失踪孩子姓廖,名睿,区第四中学学生,家住桂花镇白果林街,和小黄家挨着。

    另外,微信里还附了一张廖睿的照片。

    一看这孩子的照片,我就皱了一下眉头,其中好象有不对之处。

    可具体什么地方不对,我也说不上来,就是一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