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二十二章 祸闯大了

第二十二章 祸闯大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既然小黄请求帮忙,再加上人是桂花镇的,属于我的职责范围,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市区离桂花镇太远,又没有车,加上今天休假,我也懒得再回去,索性就去了火车站福利院。

    在以前,火车站本是郊区,这几年随着城市逐渐扩容,已经是个闹市。是一片古典园林式的建筑,触目都是明晃晃的琉璃瓦,周围被一圈高楼大厦包围。

    进得院里,就看到老熟人范建国正捧着一杯泡枸杞坐在桂花树下聊天,一个老太太正在剥着橘子,每剥一瓣就塞一瓣进他嘴里。

    惊得我眼珠子都快要掉地上,这个老花花公子,真是到什么地方都能发光。忍不住道:“老范,这么快就找到第二春了。”范建国有点不好意思:“顾闯你来了,可是来看我的?”

    “我看你做什么,又有什么好看的,你们游院长在不在?”

    “在啦,办公室里的,你快去,等会儿他就要走了。”

    游院长姓游名涛,今年四十八岁,是个乐呵呵的中年人。身为福利院院长,每天都接触鸡毛蒜皮的活,碰到老人不讲道理时窝心得很,没个好脾气这工作也干不下去。

    他老人家显然就是这么一个随和的人,也因此被大家取了个“油条”的外号。

    老游和我在工作中接触过,听明我的来意,笑着让我随意,让我坐在他的办公桌后面,又让一个工作人员协助,就夹了包匆匆而去。

    接下来的事情也简单,不外是打电话或者使用内网和区里各为成年保护中心联系,问他们收容过一个叫廖瑞的十三岁的孩子没有,又把照片和资料传过去。

    那边很快就有了回音,说没收容过这么一个孩子。

    我想了想,也对,我们区的方言比较独特,虽然距离省城也就一二十公里,现在城区也连成了一片,可说话的口音却迥然不同,一听就能分辨。如果有本地孩子被未成年保护中心接受,福利院应该会第一时间联系公安机关。

    那么,省城那边呢?

    我翻开又和省城那边联系了半天,最后,连省城下辖的几个区县也联络了,但还是一无所获。

    这事说起来简单,其实非常花时间,转眼,天色暗淡,一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半,快下班了,秋季的天黑得早。

    “看来那孩子没有被省城地区的民政地区收容……那么……外市呢?”我喃喃地说,又想去联络另外几个地区市,但想了想,觉得孩子不可能跑那边去。

    据小黄反馈的信息,孩子家庭条件一般,上学坐车用的是月卡,家里人也不会给他太多零花钱。失踪那天,他身上只有二十块钱,这点钱只够他在市区逛逛。

    既然孩子没有去网吧,那么,会去哪里呢?

    我想不通。

    时间已经不早,我很无奈地大电话给小黄说了声抱歉,然后离开火车站福利院回了家。

    我打算继续去吃肥肠粉,等填饱肚子之后回自己房间打上一夜王者荣耀,明天一大早回桂花镇上班,合租的房客邢云实在不好对付,再加上早晨那事实在尴尬,大家相见争如不见。

    刚到楼下,就看到那里围了好多人,正吵得热闹。

    只见,老熟人刘军正叉着腰立在楼下对着邢云开喷:“好个臭不要脸的闺娼,年轻轻还拖着个孩子,家里也没个男人,还说是你侄女,什么侄女,我看就是你的私生子,别以为可以骗得了人,不要脸。”

    我心中奇怪,刘军怎么来了?

    也对,他老婆要进城陪读,今天搬家,做为家中的男人,一家之主,自然要过来看看。

    这才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世界说大很大,说小也小,这么多熟人今天竟然聚在一块儿了。

    闺娼这个名词在本地骂人的话中比较恶毒,和MMP一样,真说出口,那就只能用暴力解决了。

    刘军身高体壮,挥舞着结实的胳膊不住叫骂。在旁边围观的群众怕伤到自己,连连后退。

    邢云气得身子微微颤抖,却说不出话来:“你你你……”

    刘军见邢云被自己用气势成功地震住,更是来劲:“赔钱,赔钱,三千块拿出来,不然今天老子把你家翻个地朝天。”

    “我我我……你讲不讲道理……”

    “没钱是吧,看你长得也不错,这年头,长得好看的人还怕没钱?”

    “过分了,过分了。”众人听他说得越发不象话,都低声说。

    刘军老婆蔡大嫂听不下去,拉了丈夫一把:“老刘,话不能这么说的。”

    刘军哼了一声:“男人说话女人别插嘴,MLGBD,老子辛辛苦苦赚钱容易吗?为了你在城里方便,买了个手机,才两天就给我摔了,这事不能这么算了。赔钱,不然大家都别想好!”

    三千块已经是一个月工资了,邢云又气又急,回手拧了藏在身后的萧萧一把:“你这个不懂事的娃娃,你尽给我摆摊子。”

    “姑妈……我,是刘小南太讨厌了,我气不过。”萧萧气愤地对着刘军和蔡大嫂身后的一个胖大孩子踢了一脚。

    不用问,这孩子自然是刘军的儿子。

    那孩子敏捷地朝后一跳,做了个鬼脸,说:“玩不起手机就别玩,穷逼!”

    “你说什么,找打!”萧萧欲要扑上去,却被邢云一把抓回来。

    “萧萧,你这个不争气的,还不快向人家道歉。”

    “姑妈!”萧萧仰着脸:“我不,我就是不。”

    我走上去:“怎么了?别闹了,要不,报警吧!”

    “是你。”刘军看到我一愣,接着道:“报什么警,事情明摆着,弄坏人东西就得赔钱,天经地义,谁来也不好使。对了,你不是政府里公家的人吗,要不你来解决。”

    我:“我就是福利院的普通工作人员,民事纠纷还是你们自己协商吧,协商不了再走法律途径。”对于刘军和邢云我都没有好感,他们自己要掐,关我屁事。

    我饿得很,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刘军却一把抓住我:“你别走,必须把事情给我解决了,要不你赔这三千块。”

    这不是神经病吗:“怎么让我来赔钱,我没听错吧?”

    “有困难找政府,找你就对了。”

    “你讲不讲道理?”

    “我们农村人就是不讲道理,怎么了?”

    我非常气愤,知道和这种蛮不讲理的人说废话毫无意义,就要去摸电话打110。

    这个时候,萧萧依靠在我身边,哀求道:“大哥哥,帮帮我们,帮帮我们。”

    听到他的哀求,我心中一软,柔声问:“萧萧,究竟出了什么事,你跟大哥哥说。”

    刘军的儿子刘小南插嘴嚷嚷:“她抢我手机,摔坏了,得赔钱。”

    “对,得赔。”刘军将一只手机递给我:“你看看,你看看,刚买一天就摔成这样,换你你气不气。”

    我一看,是一只新款的OPPO,市场价好象正是三千块。

    手机的屏幕已经摔得龟裂,后盖板也变了型,确实是不能用了。

    我问萧萧:“萧萧,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告诉大哥哥好不好?”

    “恩。”萧萧点了点头。

    事情是这样,刘军的老婆蔡大嫂不是搬进城来一边打工一边陪读吗,日常也需要和丈夫联络。另外,她在外面做家政,也全靠电话接活儿。公欲善其事,先必利其器。于是,刘军很大方地给妻子买了部新手机。

    最近一年来,王者荣耀这个游戏风靡一时,不但大人喜欢玩,也受到小孩子狂热的追捧,原因很简单。这游戏设计得很精彩,平衡性极佳,而且不用花钱。并不是说你花的钱越多,就越牛,人民币玩家就可以碾压一切。

    最近,四中的学生都在玩这个游戏。同学之间也相互攀比等级段位,你说你是钻石,牛十三啊!我说我是星耀,那可就不得了啦,必然会收获一大堆崇拜的目光。

    蔡大嫂的手机刚一买回来,刘小南第一时间就下载了这个游戏,偷偷跑到外面的楼梯口处打了一盘。

    恰好,萧萧也喜欢玩王者。在上楼的时候,听到“敌军还有三秒钟到达战场,请做好准备,全军出击!”顿时如同猫儿挠心,忍不住跑过去围观。

    两人本是同班同学,有共同爱好,就一边打一边讨论起来。

    这一局刘小南用的是射手后羿,和他对线的是程咬金。

    程咬金回血极快,怎么也打不死,后羿操作不当,白白送了两个人头。

    萧萧在旁边看得着急,就道:“刘小南你是不是笨蛋,出制裁啊!没脑子,真是蠢到家了!”

    “射手出制裁,攻击力怎么保证,等我出装出完了,自然能够杀程咬金。你说谁蠢,我再蠢英语也能拿二十多分,不像某些人,直接吃鸭蛋。”

    这两个人,一个是校篮球女队的队员,班级里的大姐头,一个是胖墩,男生中的讨厌鬼。两人谁也不服谁,只几句话就动了真火。

    萧萧:“笨蛋,不会玩别玩,给我,今天让你看看什么是一阵操作猛如虎。”

    “我的手机凭什么给你?”

    “给我,你给不给。”

    “不给!”

    于是,两个孩子就抓扯起来,混乱中,手机从二楼掉下去,摔得一塌糊涂。

    这个祸闯大了,两个孩子傻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