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二十七章 达成协议

第二十七章 达成协议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原来不是鸿门宴。

    我恍然大悟,说到底刘军还是害怕廖睿家长找上门来,要赔钱破财。

    正如先前说过,现在这个世界,遇到任何事都要赔钱,且数额不低。

    严重的后果不得不让刘军主动来找我商量。

    其实就我看来,事情尚走不到到这一步。小孩子之间起了冲突,打打闹闹也是常事,做大人的谁当年不是这样熊过来的。娃娃们打架,只要不出人身伤害事件,家长大多一笑了之。

    而且,廖睿的家长好不容易寻到孩子,欢喜和教育还来不及,怎么还有精神节外生枝。就算将来知道事发原因,这个工作也不是不能做。

    廖睿家是小黄的邻居,两家关系不错。且又感激黄警官帮了这么大一个忙,如果让小黄去劝劝,这事估计也就算了。

    看刘军态度不错,我心中的怒气已消,正要安慰他。突然,心中一动,这不是解决刘俊才入院手术的好机会吗?

    当即就严肃地说:“刘军,事情只怕不好办。没错,刚才那个小黄警官是我的朋友不假,请他帮忙说说情调解一下也是可以的。但估计你也不知道,小黄和廖睿的父母是邻居,这关系就不好处了。一边是朋友,一边是街坊,他身为执法人员,能帮谁?只能不偏不依,秉公执法了。老刘,要想解决这件事,你只能好好向人家道歉,争取取得对方谅解。”

    听我这么说,刘军也是没办法,叹息一声:“哎,只能这样了,做错了事,挨打只能站着。顾闯,你说赔人家多少钱好呢?”

    他心中烦恼,低头喝起了闷酒。

    这情形正在预料之内,我抽了一口烟,想了想,说:“好好的一个娃就被刘小南欺负得不敢回家不敢上学,这医药费、精神抚慰金,怎么也得两万吧!”

    “什么,两万!”刘军失惊,杯子掉到了地上。

    他以前是穷过的,自然知道生活的艰难。

    这两年,加水站的生意还算可以。但毕竟是小本生意,竞争也激烈,一个月也就五六千块。两万,他要看上三个月了。

    接着又腾一声站起来,气道:“刘小南,你这个龟儿,尽给老子摆摊子,看老子不打死你!”

    说罢,就要挽起袖子回家给儿子来一顿笋子炒肉,就是用竹条暴打。

    我如何肯让他走,否则,刚才的口水不就白费了。

    一把拉住他,笑道:“刘大哥你别急着走,我可是答应过小南,让你别打他的,说话就得算话。还有,这只是我的猜测,说不定廖睿父母还要多要些赔偿。”

    刘军大惊,愤怒地嚷嚷:“这都两万了,还不满足,还想多要?”

    这叫喊声惊得其他食客同时回头看来,谭婆婆的儿媳妇以为刘军和我因为私人恩怨一言不合要开打,忙跑过来,赠送了一瓶二两装的药酒做和事姥。

    酒里泡了一条蝎子,看得人头皮一麻。

    我又悠悠道:“或许,廖睿的父母一分钱不要呢?”

    刘军听我话中有话,赔笑着又敬了我一杯酒:“顾闯,哥子,你就别卖关子了,有话直说,急死我了。”

    我才道:“刘大哥,其实这事说大很大,说小也小。小黄那边我可以帮你说说,由他出面劝和。另外,我也可以帮忙说说情。毕竟,孩子是我和小黄找到的,廖睿家欠我一个人情。再说,大家又是一个地方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多少要给点面子,也就是几句话的事情。”

    是的,这事就这么简单,中国毕竟是人情的世界。而且,就这件事只要不提刘小南他们欺负廖睿这件事,估计也没有人知道。

    案子已经得到圆满解决,无论是小黄还是学校,都不会没事找事。孩子都还小,有矛盾冲突很简单,教育好就是,真要走法律途径,对他们未必就好。

    刘军这才松了一口气,“谢谢哥子,谢谢哥子,你吃菜,吃菜。”又不住给我夹菜。

    我说:“你叔叔刘俊才的事情再考虑一下,毕竟是血缘至亲。老人百年之后想要落叶归根也可以理解,若你执意不肯,难保会被其他人戳脊梁骨,说你没人情味。刘大哥,听我一句劝,毕竟是七十多快八十的老人了,以前的种种恩怨再提也没意思。”

    刘军叹息:“我叔叔当年干的事实在太龌龊,我现在想起来心中还有火。不过,确实是大半截入土的人,再提也没多大意思。”

    我见火候已到,说:“反正你家的自留地每年也没多少收入,起个坟也影响不了什么。起个坟也就几千块钱,不算什么。将来老人走了,政府还有一笔丧葬费,估计有好几万,过两天我们可以去福利院起个协议,这笔钱将来就由你继承,算是补贴起坟的开销,你看这样好不好?”

    刘军也知道这是我的的条件,就算他心中不愿意,也不能不答应。再说,细算起来,自己将来也能赚些,就很干脆地说:“就这么办,明天我要回高溪村去继续守我那个摊子,上午的时候我去镇福利院,咱们把手续办了。我叔叔的腿确实是不能拖下去,毕竟是一条人命,该手术就手术。”

    “这就对了,来来来,咱们兄弟再碰一杯。”见圆满地解决了刘俊才的事情,我心中大喜欢,感觉这瓶药酒喝起来分外甘醇。

    “对了,手机的事情?”这台酒结束的时候,我拉住要走的刘军。

    刘军一拍额头:“咳,还忘记,我被家里的小兔崽子给气糊涂了。卵子大点事,摔了就摔了呗,明天我让我那婆娘自己去修,修完该多少钱叫邢云赔就是。如果她手头紧,先欠着。玛德,老子一想起家里的龟儿子就气,不行我压不住这火。”

    我:“打孩子是不对的,以说服教育为主。刘大哥你别忘记了,我可是未成年保护中心的,你打孩子我得管哟!”

    刘军:“哥子,我算是看明白了,你是个好人,以前多有得罪,不要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