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二十九章 驻村

第二十九章 驻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刘俊才做完手术之后,身上的炎症得到控制,身体也一天好于一天,等病好了就可以回福利院,此事算是告一段落。

    在桂花镇又呆了一周,这一日,老马哥叫上我说是要去局里开会,他刚才颈椎病犯了,脑袋有点晕,让我帮他开车。

    “这么严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没用,就是吹了风凉了,不用治过两天自己好。”

    “马哥,你还是少打点麻将吧!其实,麻将这种东西挺无聊的。一场牌局下来怎么也得四个小时,坐这么长时间,反正我是受不了的。”我笑了笑:“嫂子就该把钱管严点。”

    我省人民最喜麻将,省城尤其如此。有一句玩笑话是这么说的,坐在飞机上,听到下面麻将牌哗啦响,就知道到地头了。

    马院长今年五十多岁,生活富足,又临近退休年龄,对所有事情都是无欲去求,惟独喜欢在麻将桌上摸上两把。倒不是为了赢钱,按照他的话来说“我这把年纪了,家里的日子还算过得去,就算给我一百万两百万,对于生活也没有任何改变。去打牌,不外是图个有人和你说话,图个热闹。”

    老马哥有个结了婚的儿子,没有和他们老俩口一起住。老婆又忙着家里的大药房,早出晚归,他也寂寞得很,去打牌一次输个三五百也就是花钱买个“三陪”陪玩、陪聊、打完牌还陪他吃一顿麻辣烫消夜。

    马院长一个月也就几千块钱,可经不住这么输。没钱怎么办,从老婆那里偷呀!

    妻子因为做生意,家里常备有几万块的现金,锁在抽屉里。

    抽屉的缝隙比较大,马哥就弄了个长镊子,每次出去打牌就偷偷镊上几张。

    一次两次倒不现眼,天天来一回,这个窟窿就大了。最多一个月竟然被他夹走了五千多快,这下纸就包不住火了。

    老马哥被老婆发动儿子儿媳妇和孙子开家庭会议批斗了两个小时,在民政局宿舍传为美谈。

    听到我的调侃,马院长唾了一口:“小顾,你究竟去不去,如果不去,那就把507房的老杜送回家去安置好了。”

    老杜是福利院里的五保户,癌症拖了三年,已经拖不下去了,现在正处于弥留。老头的个人愿望是想要死在家里的堂屋里,这个自然是要满足的。

    我虽然阳气旺盛,可一想到要开车带老人最后回老家去一趟,然后等他去世再拖去殡仪馆,虽然他那边有侄儿侄女接待,心中还是有点怵。忙叫道:“马哥,我不就是跟你开一句玩笑吗,打击报复也不是你这样打击报复的,我开车,我开车还不成吗?”

    说罢就抢过老马哥的车钥匙,麻利地发动他的宝马车,又故意问:“马哥,开空调吗,油费嫂子报销不?”

    “用加油卡的,你嫂子每月都会在里面充两千块钱。”马院长突然明白是我在调侃他,气道:“小顾,你这是要气死我啊!对了,今天你还真得去局里。刘俊才的事干得漂亮,领导们都知道了,都说想不到你一个小年轻,还真有办事能力,走,咱们去显摆一下。”

    到了民政局,我自然是钻去财会室和刘姐他们聊天。

    ……

    “今后我局公共场所禁烟,都把烟头掐了啊!”在四楼大会议室里,王局皱着眉头把窗户打开,冷风灌进来,让大家都把脖子缩了缩。

    老王素有威信,他老人家又不抽烟,每次开会都要忍受一两个小时的烟熏火燎确实有点为难他。大家都笑了笑,把烟收了起来。

    今天的会议是元旦、春节期间维稳工作方案。

    王局说,现在是十月底,虽然距离元旦、春节还有两个月,但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两节是敏感日,必须预先做出方案,云云。

    今天,局下面各大单位的负责人都到了。

    于是开始安排工作,先是区各大中、小学信访维稳方案。上回廖睿同学失踪事件经过电视台一报道之后,引起了区领导的注意,为加强学校安全和维稳工作的领导,让各校成立维稳工作领导小组。

    各校校长任组长、副校长为副组长,成员是各教研组组长和班主任。

    民政局派专人联络,主要任务是建立健全应对校园安全事故和涉稳事件、维护校园稳定的运行机制;加强学校安全和维稳工作的领导,规范和指导应急处理工作,有效预防、积极应对、及时控制各种突发事件,防止发生校舍安全、交通安全、饮食安全、活动安全、网络安全、心理安全等方面的事故。

    于是,局里就将各大学校划成片区,让下属单位一把手负责。

    说完这事,王局长又说,除了学校维稳工作是重中之重之外,另外还要讨论通过工作队维稳工作实施方案。

    民政局以前派出过组村工作组,这事没什么好说的,反正以前怎么做,现在就怎么做,大家外甥打灯笼——照旧。

    说完这事,王局道:“马远,桂花镇城南村有驻村干部没有?”

    一听到他问,马院长感觉到一丝不妙:“没有。”

    王局长:“桂花镇城南村最近要棚户区改造并建一个商业广场,涉及到居民拆迁问题,群访事件不断。镇委镇政府希望咱们民政能够协助一下,你们福利院不就在桂花镇吗,派个驻村干部过去。你院领导负责,严格落实二十四小时值班和领导带班制度。结合民政工作,严格落实工作责任制,集中开展矛盾纠纷排查调处活动,全力化解社会矛盾,有力地维护了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和社会稳定。”

    一听到拆迁二字,众人都将同情的目光落到老马脸上。

    马远苦着脸:“驻村当然没问题,可是……”城南村位市区南面,说是村,其实就是城中村,已经个市区连在一起,繁华得很。在那里驻村,其实就是进城,也算是美差。

    只是因为那里都是棚户区,属于改造范围,涉及到拆迁和大笔补偿,事情多,矛盾多,冲突激烈,让桂花镇镇委和政府很是头疼。

    王局不悦:“可是什么?”

    马院长:“可是,可是一不小心只怕就会被人用煤气罐给炸了。”

    王局长:“老马,你是不是说陈力,每次有人过去做他思想工作,他就开了天然气要以死相逼。你好歹在桂花镇工作了多年,既然镇委镇政府希望民政能够从旁协助,怎么好意思推脱。还有,陈力你是认识的,你去劝,多少也会给你点面子。”

    马院长顿时叫起苦来:“要不得,要不得,陈力倒是好说,问题在他老婆那里,我和那老娘们的仇可是化解不开的。王局,你饶了我吧!我若真去,陈力和我仇人相见,说不定还真把煤气罐给点了。”

    王局:“你们究竟有什么矛盾?”

    一个科长悠悠道:“老马和陈力老婆是初中、高中同学。”

    王局长:“同学啊,那不更好做思想工作。”

    那科长继续道:“问题是,人家不和老马耍朋友啊,嫌马院胖,长得不好看。最后选了陈力,为这事,两人还打过一架。每次同学会,为了怕搞成暗七对,陈力必随行,防的就是老马哥趁虚而入。这次让老马驻村,怕是要激化干群矛盾。”

    “扑哧!”众人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马远满面通红:“各位,严肃点,别叫我老婆晓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