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三十章 味道不对

第三十章 味道不对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老马哥在楼上会议室开会,我捧着一个纸杯和财会室的刘姐有一搭无一搭地聊天。

    “小顾,刘俊才的事情姐听人说了。”刘姐笑眯眯地说:“你去桂花镇福利院才几天,就处理了两件大事,干净利落。像你这种二十来岁的新人就有这样的工作能力,在咱们局可是头一份儿的。你也知道,咱们局的各科室还有下属单位都缺人,大家都说马院你这个能做事的下属还真是运气,工作上少费许多神。已经有人向领导打听你,说不好是问他要人了。”

    我是个年轻人,年轻人喜欢热闹。说句实在话,桂花镇福利院关起门来成一统,日子过得也爽,可终归是有些寂寞。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谁不向往大都市的繁华生活。

    “刘姐,谁在问领导要我,我什么时候能够调回区局?”

    “你这个人啊,才去乡镇没几天就想回市区。枉老马那么看重你,你也不怕他多心。”

    我:“别别别,这话你可别告诉老马哥,我就随便一问。”

    刘姐咯咯一笑:“你们年轻人就喜欢乱说话,有事不知道藏在心里,等吃了亏才会成熟。咯咯,放心,老马是个好人,心胸开阔得很,他就是个逍遥派,就算你指着他鼻子骂娘也不会放心上的。你调回局里的事情应该会很快的,毕竟你的工作能力摆在那里的。”

    能够被大家承认自己的工作能力,我心中得意,口头谦虚了几句。

    转念一想,如果能够调回局里,岂不是又要和邢云共处一室,那可不妙得很。

    就问刘姐还有没有其他的空房,能不能换个地方。

    刘姐说倒是没有,你也知道最近城南村要棚户区改造,房子都要拆。市区一下子多了几百户人要租房,房源紧张得很,可谓是一房难求。

    她笑道:“怎么,你对邢云不满意,有矛盾了?人家可是个大美女啊!刘姐我也是考虑到你还独身,这才特意安排的。可没想到你太让人失望了,不但没有和邢云擦出爱的火花,反想着要搬走。”

    我大为尴尬:“刘姐,我和她才认识几天,可能吗?摩擦倒是有,可惜没有火花。”

    刘姐突然严肃地说:“没可能就好,这事上你也要冷静。邢云的事情我大概了解一点,她家庭条件很差,高中毕业,现在一家商场打工,日子过得艰难,还带着一个孩子。你顾闯是什么人,大学生,公务员,又有工作能力,将来什么样的姑娘娶不到。”

    “还有,你们两人的文化层次,生活环境,思想观念根本就不一样,即便强扭在一起,将来也长不了。还是老祖宗的话说得对,一对男女要想成为一家人,总得讲究个门当户对。”

    我很是尴尬,道:“真不可能,刘姐你放心好了,没有的事,我现在都不回城里住了。你的那套房子,我也就是进城办事的时候应个急。”

    正说着话,老马进来了,道:“什么不回城里住?小顾,从今天开始你得桂花镇、市区两头跑,以后就住城里吧!咳,我倒是忘记了,你租了刘会计的房子,这样也方便。”

    我有些不解:“马哥,怎么了?”

    老马:“刚才会上,局领导指示,局下属单位的员工宿舍都要清退,不能私用。”

    从民政局出来之后,马院长一边端着保温杯喝泡枸杞,一边大概把刚才的会议精神传达给我听。

    会议有三个议题:一,局领导对福利院前段时间的工作,对范建国三角恋爱,刘俊才截肢手术两件事是认可的,对福利院处置得当提出表扬;二,清退所有的公房、宿舍;三,桂花镇城南村动迁,镇委镇政府街道和民政要成立一个工作组,桂花镇福利院要派人代表民政系统参加。

    桂花镇福利院就老马和我两个公务员,老马要主持院里工作,那么进工作组的事情就舍我其谁了。

    我是个活泼好动的人,自然愿意。

    不过,仔细一琢磨,局里虽然对我的工作提出表扬,好象并不是那么回事。

    味道有点不对。

    就说今天的维稳会议吧,区个中小学成立维稳工作队,显然就是因为前几天廖睿失踪案。据说,廖睿的家长跑到学校控告学校疏于管理,以至孩子放学回没回家都不知道,搞得学校很狼狈。

    同时,因为此事经过电视台一播,这几天,本地晚报、网络和自媒体都在讨论学生的安全问题,并提出一个尖锐的问题:学生离校之后,难道学校就不管了?

    社会反响极其强烈。

    学校经受不住这个压力,就实行班主任负责制。将班级同一趟公交线的学生编成一个小组,让其中一个学生做组长。另外,班主任还要将同学一一送上汽车,学校老师怨声载道。

    四中现在对民政局非常不满,说这本就是一件小事,人找到了就好,你们偏偏要把事情闹大,这也是哗众取宠了。

    四中的校长见到王局之后,直接开喷,双方都闹得很不愉快。

    这事局里难免会怪到我头上,这才有清退宿舍一事,这才让我去驻村。

    驻村,说是进城的美差,仔细一想,拆迁从来都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有苦劳没功劳。出了事,还得问责。

    我顿时头疼起来,就虚心地向老马哥问起城南村拆迁的始末和注意事项。

    其实这事说起来也简单,不就是为拆迁赔偿,归根结底为钱。

    政府也知道城南村改造一开始实施必然要出许多妖蛾子,因为事先封锁了消息,又冻结了户口。可是,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壁。

    城南村是S区最富裕的村组之一,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村民就开始做生意,一个个精明得很。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为了多得赔偿,大家纷纷私搭乱建。平房变楼房,家里是楼房的则开始加盖子向头顶要空间,两层楼房的变三层,三层的变四层。

    城管局和住建局的人也去清理过几次违建,但成果寥寥,即便将挖掘机和铲车开过去也没有任何用处,因为往日宽阔的街道两边都已经搭了小棚,建了砖房,工程机械根本开不进去。

    各级部门、机关、街道成立的征地、动迁工作组组织村民开过几次大会,毫无用处。

    眼见着时间一天天拖下去,棚户区改造进行不下去,村民的围建的房屋也越修越高,矛盾也越积越深。

    俗话说得好,鸟无头不飞。任何一起群体时间总有个带头人,而这个带头大哥就是陈力。

    说起陈力,这人在城南村就是个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