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三十二章 邢云

第三十二章 邢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突突突突。”摩托车停在出租屋楼下,青烟弥漫,呛得谭婆婆不住咳嗽。

    老太太咳得上气不接下气:“顾闯,你从哪里弄来的油蚱蜢,臭死了!”

    本地人称这种小摩托为油蚱蜢,这玩意儿一开起来声音响、烟大,跑不快不说,一上公路就朝前蹦蹦跳跳,如同不安分的小昆虫。

    谭婆婆的儿媳妇姓林,她从麻辣烫门市里出来;“顾闯,有些日子没回来了吧,晚上下来喝酒。”小林生意做得不错,原因很简单,她非常能喝。但凡有食客过来,她都会上去敬上几杯聊上几句,一来二去,朋友就多起来。

    我上次和刘军在这里吃饭的时候,她就开了一瓶半斤的枸杞酒过来。最后,那瓶酒她自己喝了三两,当然,酒钱要算到刘军头上。

    “我这几天加班呢,今天总算干完手头的活儿休息了,回家来看看。这几天吃得太好,想来点清淡的,麻辣烫就免了。摩托车能不能放你门市里,对了,你早上几点开门?”一想起她的酒量,我心中就害怕,连连摇头。

    城中村治安情况复杂,得小心这摩托被人偷了去。

    “可以,可以,随便放。放心好了,我妈每天早上六点就要开门把当天要用的菜买齐。等到回来,你正好骑车去上班。”小林咯咯一笑:“也是,你们公务员,早九晚五,早上喝酒,晚上跳舞,身体如何遭得住?吃点清淡的也好,等以后想喝酒了,姐姐随时奉陪。”

    正在这个时候,只听得一声欢喜的叫喊,就有条人影跳到我的摩托车上,几乎把车都掀翻了:“大哥哥你回来了,可想死我了!好漂亮的车,我要坐我要坐。”

    回头一看,正是邢萧萧。

    我忙稳住摩托把手,叫道:“萧萧,别皮,你姑妈呢?”

    “姑妈在家。”

    “在家啊……”好让人失望,她为什么在家呢,我喊了一声:“坐稳了!”一拧油门,摩托车就冲进门市里去。

    “大哥哥好象不想回来的样子,放心好了,姑妈虽然凶,其实她是刀子嘴豆腐心。今天还念叨你,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走了,走了,回家去吧!”我从摩托车尾箱里拿了私人用品和萧萧一边聊一边朝楼上走去。被邢云念叨可不是什么好事,我宁可在她那里是隐形人。

    我又问萧萧最近廖睿的情况如何,还被刘小南欺负吗?

    萧萧说:“他哪里还敢欺负同学,上次惹了这么大祸,下来之后被他爸爸捆着打了一顿,老实得很,到现在,他腿上被抽出的伤还没有退呢!”

    我摇了摇晃头,刘军也真是,孩子不听话就知道武力专政,这种教育方法是不好的。

    看到萧萧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我笑了笑:“你不也被姑妈打,还笑话别人。”

    萧萧气道:“姑妈实在太霸道了,完全不讲道理。我看啊,她是缺少男人躁狂综合症,需要有个男朋友治他一治。不过啊……”

    我:“不过什么?”

    萧萧:“就算姑妈有男朋友,以她的性格,估计男友也会被吓跑。大哥哥,你也算是比较凶的人,就连你也拿姑妈没办法,换其他人估计也是不成的。”

    “我凶吗?”我哈哈大笑,敲了她一个暴栗:“背后说姑妈的坏话,小心她收拾你。”

    搬回来住也好,有这小丫头陪着说话倒也不寂寞。

    “不怕,有大哥哥保护我啊!”萧萧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其实,她之所以这么讨厌还不是因为上班管人管习惯了,分不清工作和生活。”

    我心中突然有点好奇:“萧萧你姑妈在商场是做什么的?”

    “就是化妆品店做店长啦,手下有六七个店员。”

    “不错啊!”我有点意外,心中也是奇怪,按说她的工作也干得不错,怎么个人财务如此困难。

    “什么不错,生意不行的。那化妆品的品牌也没听说过,好象叫什么小黄瓜,都没人买,说不好什么时候就倒闭了。里面的店长店员一个月才拿两三千块底薪,就是混日子的。而且,这日子也混不了多久了。”萧萧委屈地说:“姑妈心头不爽,干吗要把气撒我头上,不讲道理啊!她分不清生活和工作的界限,说穿了还是没有谈过恋爱,需要有个男人来拯救她。要不,大哥哥你追求我姑妈吧!你去上班一个星期,姑妈还问过你几时回来呢!”

    说完,萧萧朝我眨了眨眼睛。

    我吓了一大跳,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肉身布施那是高僧大德的慈悲心,对不起,我就是个凡人,还达不到这种境界:“小姑奶奶,你饶过我吧!”

    “不啊,大哥哥你就发个善心收了她吧!救人一命如造七级浮屠,无量阿弥陀佛天尊。姑妈一旦心情不好,要想调节也方便‘组团刷我家顾哥哥去了’你就是她的药引子啊!”

    满楼梯都回荡着她促狭的笑声。

    我脸红了,额上沁出汗水,现在的孩子都学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门没有关,萧萧蓬一脚踢开,叫道:“姑妈,大哥哥回来了,好高兴啊!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左手右手慢动作重播。这首歌给你快乐,你有没有爱上他。”

    我也懒得理这个疯丫头,自己去收拾房间。

    正当我在卫生间,将牙膏牙刷放进杯子里的时候。

    身后有一个声音威严地传来:“你的牙刷和杯子不能放这里,带回自己房间里去,不要和我们混一起。”

    不用回头,从镜子里就能看到邢云抱着膀子站在卫生间门口,一脸怒容地看着我。

    “怎么了,怎么就不能放卫生间?”我心中不解。

    邢云一脸嫌弃:“上次你刷牙的时候,牙刷上的泡沫都没有冲干净,都抹到我的牙刷上了,恶心死了。还有,你的毛巾也别跟我们混挂在一起,谁知道上面有没有螨虫。”

    这简直就是侮辱啊,我大怒:“卫生间又不是你一个人的,我也交房租的。好好好,我一个大男人不跟你一般见识,不放这里好了。邢云,现在我要解手,请你出去!”

    “解手的时候记得关门,不许穿着裤衩乱跑!”

    “这么冷的天,你穿个裤衩试试,出去!”

    在卫生间里生了半天闷气,想起邢云工作不顺,经济困难,我的气消了些,觉得也实在没必要和她一般见识。就走了出来。

    外面,邢云已经做好了晚饭:“顾闯,各人的生活习惯不同,希望你能理解。我这人有点洁癖,脾气也不是太好,刚才的事你不要放在心上。你可以在我这里搭伙,放心不会收你高价的。早晚两顿,一天二十块,你看怎么样?”

    我想了想,这个价钱倒是公道,天天在外面吃馆子身体也受不了。而且,邢云不是心情不好吗,可以理解。既然她已经道歉,往事不用再提。

    “没事的,没事的。”我坐了下去,用微信把这个月的伙食费转给她,然后提起筷子从炖藕汤里夹了一快排骨,吃了一口,竟是十分味美。

    这一吃,竟收不住,转眼我面前的碟子里就堆满了骨头。

    真没想到,邢云做菜的手艺竟然这么好,这六百块伙食费值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邢云却一沉脸:“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你怎么用嘬过的筷子去夹菜,别人不是要吃你的洗碗水?还国家干部呢,素质实在是低。”

    我气得将筷子一拍:“什么毛病,你这是在侮辱我吗?不吃了,还钱!”

    “难道我说错了吗?”

    “哎呀,别吵了,大哥哥,我说句公道话,这事是你不对。”萧萧忙拿起公筷给我夹了片藕:“各人都少说一句,咱们出来混江湖的,以和为贵。”

    晚饭吃得我好生痛苦,夹菜的时候用公筷,吃饭的时候用自己的筷子,如此反复,都把人弄糊涂了。没弄错一次,都要迎接邢云那张漆黑的脸。

    这不过是痛苦的开始,吃完饭。邢云更过分的是竟然将我们三人的碗筷分开洗,用消毒柜消毒后分外收纳,完全是把我当传染病人对待。

    吃完饭,我习惯泡一杯茶点一支烟看一个小时芒果台的综艺节目,比如《向往的生活》《亲爱的客栈》。

    邢云和萧萧也喜欢,首先抢占了沙发。

    每当我抽一口烟,邢云就皱一下眉头,都快皱出鱼尾纹了。

    等到烟缸里的烟头积上三支,她就会站起来拿去倒倒掉,用一把旧牙刷刷了,用毛巾擦干。

    如此往返,晃得我眼花,这烟抽起来,也不是滋味。

    不得不承认,邢云很美,有这么一个美人陪着看电视对任何一个单身狗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好事,可我只觉得痛苦。

    原本以为邢云只不过是性格暴躁,想不到还有洁癖,未来只怕不是那么好相处。

    躺在床上,玩着手机,我心中告诉自己:男子汉大丈夫,要豁达,要心胸开阔,不能和姑娘一般见识,得,大不了以后早出晚归,大不了以后一回家就躲房间里玩手机不看电视就是。

    第二日起来,吃过早饭,我就出门去城南村。早饭还好,一人一碗面条,不用使公筷。

    出门的时候,邢云严肃地叫住我:“顾闯,你能不能把你的被子、床单都洗一下,尽快吧!”

    “怎么了?”

    “都臭了,不好闻。还有,你的鞋子别放客厅,提回自己房间去。”

    “你什么鼻子,关了门也能嗅到,我爱洗不洗,你多什么事?”我终于爆发了:“和你住在一起,非得疯了不可?”

    “救命啊,闹死了!你们不怕迟到吗?老顾,老邢,走了,走了!”萧萧伸出手来拍了拍我和邢云的肩膀,一副小大人模样。

    我和邢云同时冷哼一声转过脸,又同时下了楼,劳燕分飞,不欢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