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三十九章 有约不至

第三十九章 有约不至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油蚱蜢“突突”嘶吼,扯出长长的黑烟朝世豪广场的地下停车场钻去。

    一个交警看到摩托车,眼睛一瞪,想要把我拦下来,看了看车牌上的“老年骑游队”五个大字,就算俅了。

    老年骑游队是个民间组织,成员通常都是退休老干部,大多都是正处、正科,老马哥是正科级。

    老干部一怒,谁受得了。就算是普通老头,和你闹起来,也是一件麻烦事。

    于是,警察同志决定不理睬我这个看起来显年轻的老干部。

    世豪广场是我区最大的一家商场,实际上,这家商业广场有两个部分组成,左半边是世豪广场,右半边是伊藤洋华堂。地下有三层,是停车场,二楼超市,三四五楼商场,六楼饭馆。七楼则是是电影院、游乐场,规模颇大。

    正是晚饭时间,商场里人不少,特别是一楼超市更是挤得厉害,仿佛整个S区的人都到这里来了。

    道理很简单,S区是省城的卫星城。这几年省城房价高得离谱,加上实在太拥挤,没办法改造。于是,地产商就在我区开发了许多大楼盘,不少在省城上班的白领就把房子买在这里。反正现在交通也方便,大件路、绕城高速,开车进城也就是半个小时的事情。

    到了六楼,只见,整层楼开了二三十家饭店,有粤菜、火锅、串串、牛排、烤鸭、泰餐、希腊菜……但凡你能想到的都能在这里找着。

    既然是相亲,就得找安静和环境不错的餐厅。选的地方不对,吃着吃着,氛围就有点诡异了。打个比方,本地人都喜欢吃串串啃麻辣兔头。你一个美少女,满手油腻,拿着一个兔儿脑壳大吃特吃,兔兔那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兔?

    还被辣得满头是汗,餐巾纸一张接一张擤鼻涕,象话吗,说好的形象呢?

    想了想,确实吃粤菜比较文雅。

    就是贵,一不小心六七百块没了,我严重怀疑洪燕是想吃我的大户。

    洪燕已经到了,已经在预定的位置上悠悠喝茶,但那位姑娘却不在。

    我走进去:“洪燕,不好意思我来得有点迟,冷死我了,人呢?”

    洪燕笑了笑:“急什么呀,人家是姑娘,姑娘总是会迟到的。”

    我:“理解,理解。”反正也没把这次相亲当回事,就到同事聚在一起吃顿饭改善伙食,顺便认识一个新朋友。

    洪燕:“趁表妹人没到,我先说说她的个人情况,你也好做到心里有数。”

    我一笑:“还别说,现在人家姓甚名谁,做什么的我还一无所知,洪燕,你还真是马虎啊,就这么叫我过来了。”

    “倒是忘记了。”洪燕说:“你以前不是一直说不谈恋爱吗,管她呢,反正人美就行。”

    我们喝着茶,洪燕就将她表妹的情况大概同我说了。

    洪燕的表妹姓陈,单名一个佳字,北国有佳人的佳。

    她是本地土族,今年二十三岁,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大学是在本省省会念的,二本。现在在省城一家公司上班,做文员。家里经济条件还成,在省城有一套三室,一百平方,算是她的陪嫁。

    因为在外地上班,父母不放心,准备过了年让她辞职,回老家重新找个工作。

    我心中一乐,省城现在已经和我区连成一片,在那里上班和回家上班有区别吗,这做父母的还不放心?

    同时,我心中又是奇怪。省城三室的房子小两百万了,这姑娘又长得美,怎么可能看上我这么个无房无车的吊丝?

    洪燕道:“顾闯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你好歹也是大学剩公务员,能够考上公务员的也算是精英。而且,以我看来,你工作能力出色,将来还能差了,对自己要有信心啊!”

    我苦笑,我就是个上班族,什么时候就换成精英了,对不起,没这个心理准备。

    正聊着,突然看到餐厅落地玻璃外面有个提着纸盒的小女孩子朝我不住招手,不是萧萧又是谁。

    “你这孩子,怎么跑世豪广场来了?”我们的座位靠着大门,我就站起身来对外面喊:“快进来,吃饭没有,今天大哥哥请客。”

    “没呢,好啊,吃大餐了!”萧萧欢呼一声跑进来,一屁股坐在我身边,然后挥了挥手中的纸盒子:“姑妈答应给我买鞋的,她今天下班迟,给了钱让我自己过来选。这位姐姐是谁,好漂亮啊?老顾,不会是你相亲的对象吧?”

    洪燕咯咯地笑起来:“我可不是,姐姐已经结婚了,别乱说,我家那位脾气不好又爱吃醋,会打人的。”

    我笑着对萧萧说:“你这丫头,我相亲对象的照片你又不是没有看过。买新鞋了啊,好事好事。”又对洪燕说:“她叫邢萧萧是我合租室友的侄女,皮得很!”

    萧萧吐了吐舌头:“人家才不皮呢!”

    洪燕:“好可爱的小姑娘。”

    萧萧:“哪位小姐姐什么时候来,我快饿死了,要不先点点东西吃?”

    我:“人都没到齐,吃什么吃,不礼貌。”

    “真的好饿。”

    “忍着。”

    我懒得理她,和洪燕聊了几句就觉得没话说。毕竟,大家在一个单位呆了一个月,见天照面,该说的话已经说完。

    我也她也没有那么多客套,彼此都掏出手机各自玩起来。

    萧萧是个闲不下来的,一会儿偷看我在微信上的聊天,一会儿又换上新鞋在餐厅里走起猫步,顾盼自雄,得意洋洋。

    她长得实在乖巧,旁边的食客也不觉得烦,都微笑地看着她。

    小孩子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也许是因为一顿好吃的饭菜,也许是一双新鞋子。

    “饿死了,人什么时候倒啊,我都快饿成低血糖了。”萧萧哀号一声趴在桌子上。

    我气道:“你小小年纪怎么就低血糖了,别捣乱,安静点。”再看看手机,时间已经到了七点:这个叫什么陈佳的也太傲了,姗姗来迟啊!

    一不留神,我们已经在这里坐了快一个小时。期间,洪燕出去打电话问过,回来说,陈佳说她父亲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过去看了看,估计要迟一些才能到,请大家谅解。

    我心中昨天到今天就没正经吃过饭,天气又冷,早饿得不成,茶水一杯接一杯的喝,更是痨得厉害,心中不觉大为不满。

    有约不来至黄昏,闲喝茶水说心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