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四十一章 会议费

第四十一章 会议费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第二日正是城南村村民大会的日子,早在昨天村两委就早早地包下了朴园宾馆二楼的大餐厅做为会场。

    因为朴园宾馆是城南村集体的产业,服务员多是村里的小姑娘小伙子。在这里上班的时间长了,年轻人日久生情,成了一家人的事情也不鲜见。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直接在大餐厅举行婚礼,送入洞房。城南村的村民在这里设宴,都会打个八折。

    今天这个全体村民大会的主要议题是宣布国家对于这次差遣的补偿政策,解释拆迁征地中的法律法规,严肃纪律。说穿了,就是针对村民的私搭滥建。

    现在是年底,天气冷,再过得两个月就要过年。据说,明年一开春,商业广场和棚户区改造就要全面铺开。现在城南村一栋房子都没有能拆下去,不但如此,连村民住房的平方也没能丈量完毕,镇领导估计也承受了不小的压力。

    今天来整个工作组的人都要来,先到的时候维持秩序的派出所小黄,还有区电视台的同志。

    电视台的人一到就开始架机位,弄设备。

    说来也巧,女主播就是上次报道廖睿失踪案的那个小姑娘。

    她拿着话筒“喂喂”试音:“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经是隆冬季节,但我区城南村却一派热火朝天……给这个冬天平添了一分亮丽的风景……”

    大约是灯光打得太强,大餐厅又陆续来了许多村民,温度太高,她的鼻翼已经微微出汗。剪影中能够清晰地看到她面上细小的汗毛,俏丽、青春,这才是真正亮丽的风景啊!

    我和小黄站在角落里抽烟聊天,聊着聊着,黄警官就不说话了,只拿眼珠子定定地看着那个美好的姑娘。

    就连烟头烧到手指,也没有发觉。

    我心中好笑:“小黄,喜欢吗,喜欢就大胆去追求啊!”

    “我,你说什么呀,才不是你想的那样。”小黄突然害羞地红了脸,面上的红潮直接弥漫到发迹线。

    “心口不一,虚伪啊!你也不要把自己看轻了,咱们的黄警官也是个帅哥,就是胆儿有点小。罢了,还得哥哥替你出面。”我朝着那个女主播吼了一声:“尹菲菲,黄警官有事找你,能不能停一下。”

    尹菲菲放下话筒朝我们走过来。

    小黄一刹那慌了神,骂道:“顾哥,你这是在干什么。”

    “机会给你了,自己把握。”

    “可是……可是,我说什么呢?”小黄惊得满面通红。

    “能说什么呢,直接要电话号码加微信好友啊……哎,随便找个理由搭讪好了。”说到这里,看了看会场,我突然灵机一动说:“这会场上摆了好多鲜花,似有些不妥当,拍下来晚上在电视上一播,像什么话,你让电视台在做后期剪辑的时候把有花儿的画面给剪了。”

    “好主意。”小黄眼睛一亮,接着又吞了一口唾沫:“顾哥,可我心里还是发慌,你陪我吧?”

    “我先下楼去看看领导们来没有,拜拜了你呗!”

    “顾哥别走,你不能这么不讲义气啊!”

    我才懒得理睬他,大步流星出了餐厅,在门口把烟吸完,丢进旁边垃圾筒之后定睛看过去,小黄已经和尹菲菲谈笑风生了。

    这才是,只要胆子大,世界上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哎,我也就是替别人操心上劲,可一碰到刘佳就束手无策,人家只低头玩手机,根本就不理你,又能怎么样呢?

    这个时候,村民来得更多,好几百人,将大餐厅坐得满满当当。

    我下了楼到了宾馆大厅,就看到几辆车陆续开过来。车很不怎么样,就是一辆日产轩颐和一辆估计比我年轻不了几岁的普桑,还有一辆长丰猎豹。

    就看到桂花镇书记辛书记从轩颐里走下来,我忙带着村两委的成员上去将工作组迎上二楼。

    工作组的人我大多认识,但辛书记却是第一天见着,今天来的人实在太多,也没时间做自我介绍。一行人就到了会场,就看到小黄正带着村民正在把早先摆好的鲜花一篮一篮朝外搬。

    辛书记一楞,问:“小黄,这是怎么回事?”

    小黄:“辛书记,我觉得这开会就开会吧,摆这么多花儿做什么,不妥当。”

    辛书记点点头,回头对我道:“你们两委怎么回事,尽弄些虚头八脑的东西,摆鲜花不要钱吗?我们今天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游山玩水,不是文人雅集。”

    村两委所有人包括小黄都是面面相觑,我心中好委屈,这让把鲜花都撤下去的事明明我提议的,最后反倒落了批评,偏偏无从解释,冤枉啊!

    最近区里正在落实党风廉政建设,虽然鲜花是唐志龙他们摆的,可一旦在电视上播出,未免有糜费公帑的嫌疑。要知道,花儿可不便宜,一个花篮怎么也得好几百块,这么多篮几千块出去了。

    很快,工作组和村两位就坐,唐志龙开始点名。

    城南村有两百多户一千多人,以每家出一人计算,今天应到两百七十六,实到两百二十九。也就是说,有四十多户人没到。

    辛书记问村两委:“陈力没来吗?”

    我回答:“没到。”

    辛书记面带不快:“你们村两委没做工作吗,这么多人没到,都占六分之一了,这会你说怎么开?”

    道理是这个道理,特别是陈力在村里威望实在太高。他如果不来,等下大会如果产生了决议,要想推行下去没有他的配合,必然产生不小的阻力。

    我也知道问题的严重,小心回答:“辛书记,是我们工作没做到位,要不这样,等到会议结束,我城南村村两委挨家挨户宣讲会议精神。”

    话这么说,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好象说错了话,心中却一阵叫苦。

    这算是立了军令状,拍胸脯表态做通陈力等人的思想工作,这活儿不是那么简单的。其实,我就是个驻村的,也是拆迁工作组成员,却不是直接责任人。

    辛书记点点头,才问:“对了,你是城南村的书记?这么年轻,几年党龄?”

    “辛书,我叫顾闯,城南村第一书记,今年二十五岁,六年党龄,大学时入的党。”正要解释说自己是驻村干部。

    正在这个时候,唐志龙插嘴:“辛书记,陈力不来就算了。其他人我有办法弄过来,不过是发钱而已,他们如果嫌少,就多发点。”

    农村工作不易,年轻人在外面打工的打工,做生意的做生意,村里平日间只剩老人和孩子。要想召集齐人开会,谈何容易。就算通知了,人家也都以工作忙来不了推了。

    没办法,但凡遇到开会,村两委都会发钱,来的人人人有红包。

    “发钱,发多少?”辛书记皱起了眉头。

    唐志龙:“一般一户人给五十,今天干脆一家一百,实在不行两百,我就不信他们还不肯来?”

    辛书记:“你们城南村和有钱吗,就为开个村民大会,五六万出去了?”

    我感觉到不好,正要制止。

    唐志龙却得意洋洋地说:“这点钱也就是村集体门市几天的租金,我们还是拿得出来的。”

    我忙喝道:“老唐,少说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