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四十七章 你这个朋友我结交不起

第四十七章 你这个朋友我结交不起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怕父亲受凉,陈佳给陈力的头上裹着一张浴巾。恰好这张浴巾色着鲜红,使得这位老刘同志看起来像是印度来的红头阿三。

    能够明显地感觉到陈力的身体痛得不住颤抖,他整个人也处于混沌状态。口中喃喃说:“我又看到了,我是个老师,正站在讲台上……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这上面的夜的天空,奇怪而高,我生平没有见过这样的奇怪而高的天空,他仿佛要离开人间而去……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芳菲,芳菲,你在哪里,你还是那么年轻……”

    陈佳低低的哭起来:“爸爸,爸爸,你坚持一下,妈妈马上就到了。”

    陈力的病情我大概听城南村里的村民说过,这老头二十多年前就有这个毛病。他以前头受过伤,估计脑子受损,一遇到阴雨天或者天气变化就会发作。这么多年以来他看过无数医生,大夫都是束手无策,说这是慢性病,只能自己养。

    既然是慢性病,那就死不了人。今天的天冷得实在太早,老头估计也顶不住,头疾发作得特别猛。

    我故意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既是安慰陈佳也是宽陈力的心,笑道:“老刘,你这是老年病,死不了的。嘿嘿,想不到你连迅哥儿的文章都看过。”

    陈佳气愤地尖叫一声:“顾闯,有你这么说话的吗?爸爸不会死的,不会死的。”

    “嘿嘿,嘿嘿,你别乱动,又是雨又是雪的,真摔了,老刘没死,我先死在前头,那不是英年早逝吗?说好了,我如果真死了,那可是因公殉职,你得为我给组织上做证。”

    陈佳却是大奇:“怎么就成了因公殉职?”

    “你想啊,老刘不是拆迁户吗,我今天过来是为做他思想动员。你作为当事人虽然是我的恋人,可不是没结婚吗,也可以做证的。”

    “谁是你对象了,不要脸!”陈佳大怒,拧了陈力一记。

    陈力低哼一声:“疼,谁在掐我……”

    我哈哈大笑起来,咳,这个贫嘴的毛病我是改不了啦!

    “不是我不是我。”陈佳更怒,又拧了父亲一下。

    老刘还是喃喃地说着胡话:“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

    我忍不住一声喝彩:“老刘,好记性。”

    等车骑到区人民医院,自然是一通忙碌,送进急诊。

    今天也是运气,上次被刘俊才打的那位医生正好在急症室值班。我和他是不打不相识,难免惺惺相惜。

    后来在结算刘俊才药肥住院费的时候,我们聊得很投机,这才知道他和桂花镇卫生院的大侠是师兄弟,两人年轻时还在医院的同一间宿舍住了一年。

    大侠性如烈火,这位医生姓丁,外号一丁,遇事一向忍辱负重,二人以前在工作上互相配合,相得益彰。

    这一聊,我们成了朋友。

    朋友既然求到门上来,一丁自然要小小地行了个方便,挤出来一个床位。

    不一会儿,唐芳菲就到了,两母女自然又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两个女人温柔软弱,手足无措,没办法,所有的一切都由我负责。

    等到病人的头疼止住,已经是夜里十一点,该回家了。

    我又跑到急症室向一丁表示感谢,约他有时间去桂花镇和我还有大侠聚一聚吃顿豆花饭,又问病人的病情严重吗?

    一丁:“不严重啊,他以前摔过,伤了脑子,里面有旧伤。这天气冷,血管收缩……”然后劈劈啪啪解释了一通,最后道:“吃点宽张血管的药就不痛了,其实院都不用住。不过,既然是你未来的老丈人,还是留院观察几天,什么CT、脑电图、核磁共振做个全套安心。顾闯,不是我要赚这点药费,哥哥这是在帮你。”

    “帮我,听不懂你在所什么?”

    “小姑娘长得不错哟,正是你在未来老丈人老丈母面前表现的机会。小哥,你说说,准备让老爷子住几天。三天够不够,三天不够就七天。放心,只要你一句话,有我在这里,他就别想跨住医院一步。”一丁眨着眼睛开起了我的玩笑。

    “你误会了,只是工作关系。”

    一丁只是荡漾地笑而不语。

    我气道:“明天,明天你把人给我弄走……算了,等检查完再说,多住几天也好。”

    一丁面上一副“口头虽然不承认,身体却很老实”的表情。

    从急症室出来,我正要去停车场骑我的油蚱蜢回家,明天一大早还得去福利院跑一趟,得早点睡觉。

    却听到后面有急促的脚步声声追上来:“顾……那个顾闯,请你等一等。”

    我回头一看,是陈佳,停下来:“什么事,唐阿姨呢?”

    “妈妈在照顾爸爸。”

    “那就好,刚才我问过丁医生了,说没事,不外是用点药,明天就可以出院。当然,为了放心,还是得多住几天,做个全面检查。”

    陈佳朝我鞠了鞠躬:“顾闯,刚才谢谢你了。”

    我忙道:“不用客气,我现在正是你们城南村的驻村干部,任第一书记。村民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应该的。再说,我和老刘可是一起喝过酒的,他老人家还拍着我的肩膀喊小老弟。”

    “顾闯,我很感激你帮了我爸爸,但有一句话我必须同你说清楚。”

    我道:“什么话,你说。”

    陈佳突然脸一红:“你是个好人,可是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我不是你的对象。这种事情是勉强不来的,希望你能理解。”

    我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怨气,忍不住道:“陈佳,你觉得我是那种挟恩图报,并道德绑架你的的人吗,你也太小看我顾闯了。刚才这话,我可以理解成一种侮辱吗?对不起,你这个朋友我结交不起,再见!”

    说罢,就丢下一脸错愕的陈佳转身离开。

    身后传来陈佳愤怒的叫声:“你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

    我的胸口都要被气爆了,回到家之后也懒得把鞋提回自己房间,倒在床上就呼呼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