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五十章 城南村村民(一)

第五十章 城南村村民(一)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这事不好弄,顾哥你知道中国有多少人吗,每年又有多少失踪人口,最后找到了多少?”小黄不住摇头。

    落了几天雪,天气放晴,眼前全是明晃晃的阳光。地上融化的雪水被太阳一晒,腾起氤氲水气,暖和的温度让人的心情也跟着舒爽起来。

    和陈力达成协议之后,事不宜迟,我找到了派出所小黄,请他帮忙。

    桂花镇派出所有编制的警官就区区几人,小黄作为年轻人,工作繁杂,压力也大。所里的户籍民警一直缺员,就由他兼任。

    他现在有被充实进拆迁工作组,这地方群众情绪不稳,弄得他非常紧张,每日都会过来呆上半天,恰好和我碰上。

    “我知道我知道,这都是二十多年的事了。那个时候户籍管理不严格,也没有天眼监控,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我这也还是为工作,没办法才求到你头上,千万不要推脱,就帮兄弟一回,谢谢,谢谢!”我不住朝他抱拳。

    我可是在陈力那里夸下海口的,如果事情弄不成,以后还怎么面对他?年前城南村就要拆迁,我也是被逼得没有办法。

    小黄:“大哥,你也知道这是二十年前的事情,这不是给我出难题吗?那么多年过去了,很多事情未必是我们所预想的那样。我给你说个例子吧,咱们桂花镇袁岳找到了。”

    “哪个袁岳?”这个名字很陌生,我问。

    小黄:“就是靠着国道106线边上那快空地,以前是一家机械厂的。”

    我恍然大悟:“你说的是袁小雅的爸爸啊,他二十年前不是和女会计私奔了吗,怎么,混不下去回家了?”

    袁小雅是镇政府工作人员,好象是文化站的,主要工作是弄广播,宣讲国家政策什么的。前一段时间跑过福利院架大喇叭,每天一到饭点,大喇叭就开始播放他们文化站自办的节目“滴滴答,滴滴答,桂花镇广播站开始广播了……快使用双截棍,西西哈西……”老人们喜静不喜动,听得心浮气躁,一怒之下拿了竹竿把这聒噪玩意儿给捅了。

    这位姐姐家中有地,后来虽然厂子垮了,人也跑了,但地还在,经济条件不错,嗜好麻将。经过喇叭事件之后,和福利院的洪燕成为麻友,经常打牌打到半夜,搞得洪燕家中那一位起了疑心,还跟踪过我们洪大姐。

    话说袁小雅的父亲袁岳当年也算是桂花镇的一号人物,买了十亩地,办了一家机械加工厂,生意做得红火,还做过一任当时的县人大代表。可惜,九七年的时候这位先生老夫聊发少年狂和会计书勾搭在一起,最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二人开车私奔了。

    这一走就是二十年,音讯全无。

    “死了。”小黄说。

    “啊,死了,怎么回事?”

    小黄:“今年秋天咱们这里不是旱得厉害,省城自来水供应短缺,就开始抽邻县团结水库的水。这一抽,就把水库的水给抽得精光,就看到水库下面一辆普桑,两具白骨。水库管理处的就报了警,一查,从那两具尸骨里找到了死者的身份证。你猜,这两人是谁?”

    我心中一沉:“不会是袁岳和他的女秘书吧?”

    “你还真猜对了,就是他们。下来之后,当地公安一查,还原了事实真相。”小黄说,二十年前的那天,袁岳和女秘书去当地一家厂子谈生意。当时,机械厂欠人家三十多万货款还不上。老袁就和人家说了许多好话,还陪着喝了许多酒。在回来的路上,车辆失控掉进水库里去了。

    老袁失踪之后,那厂子的人以为他是卷款潜逃了,而家里人则以为他和女财务私奔。

    小黄:“袁小雅母女以前一提起老袁的时候就恨得牙关痒痒,现在真相大白了,她们哭得那叫一个惨啊!”

    我也是心中恻然,一声长叹。

    是啊,二十年前的事情真的不好查,毕竟时间过去这么久了。

    “不管怎么说,小黄你得帮我这个忙啊!”

    小黄:“我肯定会尽力帮忙的,不过你那边也不要闲着,要不把老陈的资料放在寻人网站上看看。”

    我道:“已经放了好几个网站,别人在网上找人都是找自己失踪的儿女,老陈可好要找回自己。”说到这里,我苦笑着摇了摇头。

    小黄突然来了一句很具哲学思维地话:“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其实,我们又何尝找到过真正的自己。”

    我用手肘拐了他一下,笑道:“是不是追求女主播的事情不顺,我们的小黄可是有为青年,她还有什么看不上的?”

    “别的还好,我们也谈得来,就是嫌我的头发有点少。”说到这里,小黄的发际线更亮了。

    “聪明的脑袋不长毛,热闹的马路不长草。”我哈哈大笑起来。

    小黄大怒:“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说着话,我们走进旁边一家村民开的超市,准备买些日常用品。

    刚进去,就听到有人喊:“小顾书记,你这是微服私访亲自买东西?”

    “什么微服私访,咱们就是个干苦力的普通公务员,不亲自买东西还能怎么着?下一句你是不是该问,领导,你亲自来解手啊?”我回头一看,是个叫蒋富贵的老头。

    这老头大老爷们儿一个,却有个坏毛病。喜欢在茶馆和人磨牙,传播小道消息,为人八卦得紧。

    前天和另外一个老头一言语不合,起了冲突,闹到村两委来。当时村干部都不在,还是我给他们调解的。

    我一边挑着自己要的东西,一边和他唠嗑:“老爷子你什么时候过来签拆迁协议啊,国家给你的补充可不低啊!”

    这蒋富贵也是那四十户钉子户之一,加上喜欢说怪话,最是难缠。

    蒋老头:“小顾书记,你也知道我家中老大和老二都在省城打工,虽然隔得近,可一月也就回来一次,每次打电话去问这事。两小子都说让我去问陈力,陈力说怎么办就怎么办。等会儿我就到陈力家去看看,看他是什么意思。”

    我一楞:“陈力出院了吗?”

    “哎哟,老陈出院你竟然不知道,我说你这半个儿是怎么当的,不合格,不合格。”

    一个妇女插嘴,然后是一阵低低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