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五十六章 所谓跑站

第五十六章 所谓跑站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洪燕:“顾闯,这事你打算如何解决?”

    我道:“还能怎么样,过得几天,买张车票,我亲自送他去火车站,盯着火车离站就是了。”

    在洪燕这里发泄了心中的怨气,我心情好了些,感觉这也不算是什么事。

    洪燕问:“如果这个韩清贫中途下车了呢?你又不可能跟他去H省。最麻烦的,送人之前我们要通知当地民政部门的人接站,到时候人家扑空,以后大家再联系就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无奈地说:“这种接站扑空的事情还少吗,尤其是跑站严重的地区,每年不都有好几起。不就是怕韩清贫中途下车吗,这事也简单,买一张特快票。我查了一下,特快票从我们这里发车,下一个停靠站是M市,离我们区六十公里。他在那里下车,难道还能回头跑我们这里来?就让M市民政的同道去头疼吧,我们也算是干脱身。”

    洪燕咯咯笑起来:“顾闯,想不到你这么老实的一个人,骨子里蔫坏。怕就怕韩清贫不肯上车,难不成你能绑了他送去车站?”

    我无所谓道:“他不肯去车站,怎么可能不肯。对对对,韩清贫是跑站的,利用咱们民政系统的政策漏洞公款旅游,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刚才不是说要到附近的几个景区游玩吗,等他玩够了自然就会走。所谓,天下无有不散的宴席,送君千里终……啊呸,刚才和韩清贫文绉绉说了半天胡话,都被他给传染得不说人话了。”

    洪燕:“顾闯,你才来福利院没两月,不是太熟悉工作,还是把事情想得简单了,知道老马为什么不管这事,让你全权处置吗?”

    我问:“为什么?”

    洪燕:“你难道还没看明白,韩清贫表面上是钻政策空子免费旅游,其实就是想赚钱。不然你想呢,他身上的名牌衣服手中的电脑从哪里来的?他是不是问你要钱了?”

    我心中一沉:“刚才他问我要三千,我只给四十。”

    洪燕:“这种人,就是靠跑站生活的,跑上几年买房买车的人也不少见。”说到这里,又要说到跑站这个在民政系统如雷贯耳,让人闻风色变的名词。

    她说,按照国家的《救助管理办法》规定,对属于就救助对象的求助人员,应当及时提供救助不得拒绝。只要人民群众有难,民政就该及时伸出援手。

    在救助的过程中不能因为被救助对象身份区别,经济条件不同而分别对待。打个比方,如果对方是不名一文的乞丐,没啥说的,该帮;可如果前来求助的是千万富翁,只要他符合条件,也不能拒之门外。道理很简单,打个比方,如果一个一线城市的老百姓来我们区遇事,钱包和手机被扒,你总不可能说他名下有价值几百万的房产就见死不救吧?

    最早的跑站出现在十多年前,当时民政救助刚开始正规化制度化。当时,贫困地区的农民年收入才几千块,可一旦被救助,不但包吃包住,还有路费可拿,可比在家里务农爽多了。于是,就有人发现这其中的利益,地也不种了,工也不打了,一年到头全国各地浪。跑上一年,竟积下了一笔不菲的救助款。

    一人肇始,一带二,二带四,四带百。通常是一个村一个村的人干这事,跑站便成了一个职业。

    这几年,国家发现其中的问题,开始重视这一弊端。一二线城市管理开始严格,于是,跑站就下沉到区县,并有逐步蔓延泛滥的趋势。

    随着人民的收入的进一步提高,物价上涨,跑站者已不在满足于在救助站混个三饱一倒,直接开始要钱,且一开口就是几千。

    你不给钱,好说,我就给你捣乱。他们惯用的方式就是撒泼,到站里要不到钱要不到票,不是踢门就是趁人不注意砸玻璃,搅得整个救助站不得安宁。更有甚者,直接向上级投诉救助站。

    救助中心的人没有办法,为消息事宁人,只得申请救济款把他们打发了事。

    就在去年,老马就遇到过一个跑站人士开价五千。

    这不是狮子大张口吗,马院长自然不肯。来者立即翻了脸,提了一把刀要行凶。

    听洪燕说到这里,我吓了一跳:“还行凶了,这也简单,旁边就是派出所,抓了,提起刑事起诉。证据确凿,判上几年就是。”

    洪燕:“事情哪里有这么简单,人家不是砍老马,而是自残。提着菜刀对着自己的腿就不停砍,那家伙……真是血肉模糊,鲜血四溅。”大约是那日的情形实在太可怕,虽然事隔一年,提起来,她还是一脸煞白。哆嗦着嘴唇说:“得,这下好了。老马被通报批评不说,还自掏腰包赔了五万块钱。另外院里负责医好那人,送上火车才算了事。老马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昨天碰到韩清贫,知道惹不起,溜了。”

    我听得瞠目结舌:“这不是碰瓷吗,那人,真是疯起来连自己都砍。”

    洪燕:“那可是五万块钱啊,换我也砍。砍自己还算好的,去年咱们市N县救助站的一个站长都被跑站者给砍了,送进医院缝十针。轻微伤构不成刑事伤害,只能自己忍了。”

    她又说,现在的跑站者已经集团化规模话正规化信息化,他们彼此之间利用网络沟通联系,又绘制出一张详细的全国救助战联络图。细化到每个站好不好拿钱,负责人是谁是什么性格,救助站的厨师做菜手艺如何擅长什么菜系,站里的床单被褥多长时间换一次是否消毒。

    最后,洪燕道:“顾闯,搞不好你的名字也记录在册了。”

    我气愤地说:“还有公理,还有法律吗?”

    洪燕说了一句很有哲学意味的话来:“难道我们因为碗里有几粒沙子就把一碗饭给倒掉?”

    我叹息一声,是啊,以我们福利院来看,每年都要救助十几个有困难的群众。难道就因为出了韩清贫这么一个混帐东西就不去救助那些遇到事情等待救援的人?

    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完美无缺的东西。

    “老马哥也是,他跑什么呀,实在是太没担待了。”我心中突然生起了怨气:“依我看,韩清贫这人虽然神搓搓的,却也是个讲道理的人,倒不至于提刀砍人。”

    洪燕:“跑站者分为两种,一种就是捣乱的,一言不合就扰乱救助站秩序。另外一种则是老赖,你们不给钱是吧,那我就赖着不走,反正饿了有饭吃,累了有房睡,病了你们还得给我看病。”

    显然,韩清贫就是后者。

    我道:“钱我是不会给韩清贫的,他要耍赖也不管他,看谁熬得过谁。”

    ……

    “唰唰!”韩清贫使劲地刷着洁白的牙齿,上下下下,左左右右,里里外外。

    然后喝了一口水,咕咚半天,吐掉。

    茶水已经泡好,细瓷杯里冒着白气,屋中有淡淡的香味。

    竟是上好的信阳毛锋,这混帐东西跑站还带着杯子和茶叶,太讲究了。

    “韩清贫,在国外有一种说话,你看一个人是穷是富,有三个标准。”从洪燕那里出来,我还是沉不住气跑到救助站去看韩清贫,想最后争取一下。

    韩清贫朝我一伸手,露出白皙细长的手指:“顾兄请坐,还请教。”

    我到:“西方人的审美和我们中国人有很大的区别,比如我们以白为美,皮肤白皙说明这个人生活优渥没有从事体力劳动。可在欧美,白人则以黑为美,以瘦为美丽,这样才说明你这个人有钱有闲去海边晒太阳度假。所以,你出国之后看到白胖子,就可以肯定这是一个吊丝。另外,看一个人的经济条件好不好,看一眼牙齿就知道了。国外的看牙非常贵,尤其是箍牙,两三年下来,光帐单就得好几万美圆。你想啊,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那可得好几十万。整天带着价值几十万的牙齿满街走,牛气得很。”

    韩清贫:“长见识了,说起来,我还没去过国外呢?”

    “可惜国外没有救助站,否则韩兄现在说不定已经在那边浪了。”我微笑地看他。

    “是啊,是啊!”韩清贫深有同感,一脸遗憾。又道:“其实我国牙科也不便宜,就拿补牙来说吧,怎么也得两三千块钱。真是没有发达国家的命,却犯了发达国家的病。”

    我眯缝着眼睛:“韩兄的牙齿整过的吧,我看你的上下四颗尖牙都取了,应该是做个正颌。按照现在的物价,怎么也得一万起步。看来,你的收入不错,你觉得来我们这里请求救助合适吗?”

    “合适啊,反正我现在没钱。”韩清贫拿起折扇缓缓扇着,宠辱不惊:“喝茶,喝茶。”

    我道:“是啊,你没钱。可没钱可以去赚啊,要不我帮你介绍一个包吃包住的工作。恰好我们民政局正在负责一个精准扶贫项目。”

    韩清贫:“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我身患隐疾,一工作就会犯病,就不给政府添麻烦了。”

    我气道:“你是赖上我了?”

    “顾兄,你我是好朋友,说这种话就不友好了。”

    我指着他的笔记本电脑:“实在没钱你可以把电脑卖了啊,我帮你挂闲鱼上。实在不行,你开个价,我买。”

    韩清贫微笑摇头,突然神秘地说:“顾兄,实话告诉你吧,我是个诗人,这电脑是我的创作工具,就好象是战士手里的武器,怎么能够卖掉换钱,那是对艺术的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