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六十一章 烦恼事不少

第六十一章 烦恼事不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和陈力商量还是必须要商量的,可一谈到拆迁,陈力就顾左右而言他。

    反教育起我来,说拆迁机会难得,正是多拿补偿款的时候。你不要有顾虑,反正你现在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什么都别管,让我去闹好了。

    “要不,你申请离开工作组,不干这个驻村干部,不在是非之地,就不做是非人。”

    我没好气地说,我倒是想走,福利院自由自在不比在这里上级还有村民这里两头受气。可工作是这么安排的,你又能怎么样?

    是啊,你可是给辛书记打了包票的。虽然镇里也管不到民政局,可我听到一个小道消息,和你有关,陈力神秘地说。

    我道,小道消息之所以是小道消息,就说明不靠谱,你老人家还是别传谣散谣吧!

    陈力说,这个消息是这样的,有传闻辛书记在负责城南村拆迁安置和这个商业广场建设项目之后要调回市里任职。

    我说早就听人说过,他要去一个大局任局长,因为是桂花镇的女婿熟悉情况,这才过来干一年,干完自然要走。

    陈力呵呵一笑,说:“你知道什么,还大局呢,他不会当什么劳什子局长的,听说上面已经开始考察他了。明年要到区政府做副区长,分管农业、人力资源、社保、民政。那可是你的直接领导的直接领导。你说,你还不快点离开这里还等什么?”

    我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这事的,要让人相信啊?”陈力一个村霸,区里的人事变动能让你知道?

    陈力悠悠道:“你也太小看我了,九十年代下海潮的时候,县人事局办公室,我跟局长跑过两年。老局长现在虽然退休,可场面上的事情却一清二楚,他说辛书记会做副区长,还能有假。顾闯,你还是想办法离开这里吧,老这么耗下去,让未来的大领导怎么看你,你以后还能有什么前程?”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中发沉。没错,我可是在辛书记那里立下军令状的,陈力这里的工作明显是不可能做的。到时候,岂不给未来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一个夸夸其谈,吹牛皮一流,却没有任何工作能力的印象?

    我还年轻,还不到混吃等死的年龄,我想做事,我有自己的事业追求。

    辛书记,不,未来负责民政这一块的辛副书记一旦对我有了成见,以后我也就断了独当一面做实事的可能。

    “老陈,谢谢你的提醒,可是,要想离开呈南村,没有正当理由可能吗?”一刹那,我突然起了打退堂鼓的念头。

    陈力:“简单得很。”

    我提了精神:“还请教。”

    陈力:“不是有个亲友回避原则吗,是的,现在你我没有任何关系,想要以这个理由离开城南村是不可能的。不过,只要你娶了佳佳,你要拆的是老丈人家的房子,自然不太方便,组织上可能会考虑的。顾闯,要不去向佳佳求婚吧,到时候领了证,咱们村也热闹热闹。”

    说到这里,陈力哈哈大笑。

    就连唐芳菲也目光炯炯地看着我,目光中有掩饰不住的喜色,哎地一声:“这如果要结婚,没有婚房可怎么办佳佳的房子在省城,咱们的在环球中心的房子又不通车,花车进不去啊!”

    陈力喝道:“说你没见识果然没见识,花车进不去有怎么样?咱们弄个中式婚礼,用花轿把女儿抬进去!”

    “这个主意好!”老两口笑得欣慰,笑得开心。

    我瞠目结舌,好好地怎么说到结婚了?

    “老陈,唐阿姨,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可是,你们大概是对我和佳佳之间有什么误会,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关系。那天在医院的时候,她已经和我说清楚了,以后就当普通朋友处。从那天起,到现在,我们就没联系过。你们如果不相信,可以去问问陈佳。”

    说到这里我心中突然有点虚,陈力死活怀疑我和他女儿之间发生过什么。这事情又没办法自证清白,一到我否认和陈佳是恋爱关系,老陈就是满面凶相,似是面对着杀父仇人。

    不,这仇只怕比杀父还深。

    果然,陈力眼睛就是一鼓。

    唐芳菲突然一笑:“小顾书记,你是不是和佳佳之间有什么矛盾,你们年轻人啊就是欢喜冤家。佳佳这孩子别看平时温温柔柔的,可有的时候却犟,必要的时候你也得向她服软,说上几句好话也没什么呀!”

    “唐阿姨,我们之间真没什么。”

    唐芳菲却笑起来,伸出拳头打了陈力一记:“这丫头是我身上落下来的肉,她有什么心思我还能看不出来。她眼睛里有你,那天在医院的时候我能看出来。”

    陈力:“说女儿你打我做什么?”

    唐芳菲:“你女儿和你一样,心里喜欢一个人啊,却偏偏不知道该怎么说,偏偏要去惹别个生气。当年你追求我的时候,不就是这样。我后来一想,不能这么下去,再这样你我就要闹成仇人了。得,我答应你就是,你也别折腾了。”

    两老会心地笑起来,我经受不住:“再说吧,再说吧,我还有点事,先去忙了。老陈,那日在医院里你的承诺还有效吗?就是我查到你的真实身份,你就拆家里的违建。”

    “当然。”陈力摸了摸下巴处并不存在的胡须,学着《三国演义》中关羽的台词,唱道:“季布一诺,重如千金。”

    其实在陈力那里去做思想工作,我也知道没有任何效果,只不过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万一这老头突然头疾发作,转了性子呢?

    事实证明,世界上的事情那里有侥幸的道理。

    结果,不但碰了一鼻子灰色,反被陈力逼婚。得,我还是去查他的真实身份吧!

    但这事谈何容易,小黄联系了许多警校毕业的后来做了警察的同学,把陈力的资料传过去,让他们帮忙。结果,自然是没有任何回音。

    我和小黄又将陈力的资料挂在寻人网站上,别人上网是寻找失散多年的亲戚或者儿女,他却好,要寻自己。

    他是挂到网上去了,可短期内要想有什么收获我不是太乐观。

    城南村这边的事情先不说,桂花镇福利院那边。且道,那韩清贫果然是个人物,在救助中心混了一周,竟和所有人都混熟了。不但和老头老太太们打成一片,就连食堂的厨师还有护工们都和他称兄道弟,就好象他是在院里居住了一二十年的五保户一样。

    那天我韩清贫谈话的时候,说,要想让我们给他钱是不可能的,你爱住多久就住多久。

    韩清贫回答说不急,他先住下,等把周围的名胜古迹游遍了,什么时候住厌了什么时候再走。

    不过,我省是旅游大省,省会周围的名胜古迹实在有点多,看样子,韩清贫半年之内是不能把这些景点耍完的。

    这不,韩盲流最近几天就开始出门看风景了。但这里有个问题,他不名一文,路上车费,门票怎么办?

    这事倒是难不到他,韩清贫每次出门都会约几个老头老太太一道。老人们在福利院呆厌烦了,有韩清贫这个能说会到的年轻人陪着,倒也快活。至于路费和门票,他们给凑了。

    就这样,韩同志在这个寒冷的动日游山玩水,饮山泉,品香茗,观红叶,看雪山,和道观仙长谈玄论道,与同伴吃火锅喝跟斗儿酒。

    眼酣耳热之际,韩清贫诗兴大发,朗声吟道:“云海翻腾起风雷,九州共庆生光辉。攀山克难登青城,西南古国真是美。”

    韩清贫最近白了胖了,看架势短时间也没有离开福利院大算。S区,一个来了就不想走的地方。

    工作上的麻烦是一方面,在生活上家里更是多了万老太太这个大麻烦。

    老太太年轻时抛弃了丈夫和儿女和人私奔,临到老了混不下去,过来投靠女儿。

    按说,一般人以前犯了这么多大错,没有尽过一天做母亲的责任,心中必然愧疚。这次回来,自然回想方设法取得女儿的谅解。

    可老太太却不,家务事一概不理,每天在沙发上睡到十一点才会起床,将就冰箱里的剩饭剩菜胡乱对付一点,然后就跑楼下去和老头老太太磨牙,跑尹婆婆那里去打麻将。

    她没钱怎么办,向尹婆婆借啊,赢了算自己的,输了就让邢云去还。

    这一段时间下来,竟欠了人家上千。

    另外,老太太贪吃,每天必须要看到水果,看到肉。另外,还得抽一包二十块钱的烟,喝二两白酒。

    若邢云不答应,就是满口脏话地乱骂,骂到激动的时候,还要动手打人。

    一喝了酒,万老太太就躺在沙发上睡觉,鼾声惊天动地

    邢云就算性子再急,可万老太毕竟是自己的母亲,又能怎么样呢?

    可怜她一个月才三千多块工资,如何经得起母亲这般折腾,手头明显地紧了,面上满是阴郁。

    家中的气氛并得很压抑,虽然同情邢云,但我毕竟是外人也不好说什么,尽量早出晚归。回家吃完饭之后,就躲回自己房间,戴上耳机听音乐上网,来个充耳不闻。

    生活变得让人郁闷,所有的事情都压在一起,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