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六十四章 你给我滚

第六十四章 你给我滚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其实,向刘姐买房的事我们完成可以自己完成交易,也免得被宋樱的中介公司赚去一笔中介费。

    不过刘姐和宋樱是闺蜜,两人已经打了许多年交道,加上刘大姐又是个富婆,还没有把区区那点中介费看在眼里,又怕麻烦,直接把所有的手续都交给小高去办。

    接下来我和小高跑了几天,总算把手续办完。

    当我刷卡的时候,手都在抖。作为一个月才四千多块可支配收入的普通公务员,这卡中的钱是父母一辈子的血汗,就这么唰一声不见了,说不触及灵魂也是假话。

    这一套房子经过刘姐的优惠之后,全款购入,倒不用像单位其他年轻同事每月还按揭款那么苦逼。不过,还是透支了我未来十多年的消费能力。

    不动产权证八个工作日就办下来了,拿着那红色房本,我心脏跳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从现在此刻,那套房子的主人已经是我顾闯了。

    俺也是有产阶级了。

    骑着摩托车行了大约一公里,我突然想抽烟。便停下车,套出烟盒一看,里面却是空的。就对路边的烟摊喊了一声:“老板,来一包软云……算了,还是五块的天下秀吧!”

    从现在开始,我要节约开支,存一点钱。这次买房父母倾其所有,二老的年纪一天天老下去,未来的医疗保健都需要钱。

    五块的烟抽进嘴里异常辛辣,直呛得我眼泪长流。

    接着,我又放声大笑,到今天咱才算是在这座城彻底扎下根来,多么地让人快活,得庆祝一下,对,找个馆子大吃一顿,喝点酒。

    当即,我便用电话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小米、大侠、小黄还有一丁这几个仅有的朋友,约他们火锅。

    一吨饭吃到夜里九点才散,我也记不得自己究竟喝了多少酒,其他几个朋友也都脚步趔趄。惟独保持清醒的是滴酒不沾的小黄,他是人民警察,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如果喝了酒,遇到任务开不了车,那不是误事吗?

    得,合该黄警官倒霉,开着他的车挨个把醉鬼们送回家去。

    我用是这样被他送到楼下的。

    用抖瑟的手掏出钥匙,老半天也插不进钥匙孔里去。

    没办法,只得伸手拍着门:“萧萧,快开门,是我呀!皇军托我给你带一句话……呃……咯咯……”

    门开了,邢云眼睛红红地,小声问:“你喝了酒?不能喝就少喝一点。”

    我脑袋里一团糨糊,继续笑道:“你是小萧萧,不可能,不可能,萧萧怎么这么大了,这不是我的家,不是。”

    说罢,就要朝楼上爬去。

    邢云一把抓住我:“行了,别去吵到邻居,这里就是你的家。”

    “哦,我的家嗦,不对,这不是,我的家不可能在这里,我的家在E县。”我也知道我现在好象个二货,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感觉自己心中的高兴的情绪再也遏制不住,扯起嗓子唱道:“从E县到S区,咿呀咿嘿呀,风风火火闯九州。我叫顾闯,我为自己代言……”

    邢云终于怒了,厉声喝道:“还有完没有完,回去,老实点!”

    “哦,对对对,我认出你了,你是邢云,我怕你了,我老实老实。”我如同被打了一拳,情绪突然低落。跌跌撞撞进了客厅,啪一声就把自己摔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

    客厅中,万老太和萧萧都在。

    老太婆手中抱着床单和被子,大声咒骂着:“邢云,你这逼花花儿,二十七年前如果不是老娘东躲西藏,你能活到现在?老娘老胳膊老腿,天气又这么冷,不想睡沙发又怎么了。早知道这样,当年就该去卫生所把你给刮下来,反正也就是一陀肉,老娘也不差你这那四五斤。”

    邢云的眼睛还红着,神色悲伤:“妈,咱们就租了北屋,西屋可没交钱,你不能住进去。”

    “你说什么,住进去有怎么样,反正也没人看到。”

    “可是,做人不能这样,这可偷又有什么区别?”

    此话一出,万老太火冒三丈:“什么叫偷,别说得怎么难听,你如果有孝心,把房租出了不就结了?或者,你和萧萧搬出来睡沙发让老娘住北屋。”

    邢云说:“妈,你讲不讲道理。刚才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我毕竟是个姑娘,屋中又住了其他男的,谁沙发像什么话?还有,沙发就这么大点,我和萧萧又怎么挤得下。我一个月才多少工资,可是租不起另外一个房间的。”

    我总算是听明白了,这讨厌的老太婆又开始做妖了,她想睡床,还想霸占西屋。

    我醉得厉害,只感觉眼皮重得快抬不起来,可没有精神去管此事。

    “没钱,没钱你说什么屁话,还跟老娘讲起道理来?”老太太开始骂起来:“看你这闺娼妇长得也和老娘年轻时一样,可老娘的本事你一分一毫都没学老。想当初,老娘可一分钱不带就能走南闯北有吃有喝,真不知道怎么生了你这个废物,我也是命苦,一点福都享不了。”

    邢云被她这么一说,气道:“我学你,我学你?你回家去听听大家是怎么说你的,你自己不要脸,我们还要脸呢!”

    “你说谁不要脸?”万老太一记耳光抽到女儿脸上,骂道:“反正老娘已经住进来了,要单独住一屋。你嫌沙发挤,滚出去住宾馆啊,有本事让有钱男人给你出钱啊!少在这里戳眼睛。”

    这一记耳光抽下去,邢云满面都是屈辱,眼泪终于落下来了。

    萧萧尖叫一声,大哭:“奶奶,不要打姑妈,不要打姑妈!”

    我顿时怒不可遏,腾一声坐起来,指着房门对万老太太骂道:“滚,你给老子滚蛋!”

    是的,她是个老人,我应该尊重老人。可是,眼前这个混蛋东西显然不值得人尊敬。佛也有三分火,岂容她在此猖狂,打搅我休息?

    万老太太一向有点畏惧和讨好我,不过今天我已经彻底爆发了。

    这老太婆也是个混不吝的人,立即冷笑:“顾闯,你是国家干部,阿姨敬你三分,可你也不能说话这么难听。你算什么,这是我女儿租的房子,老娘想住就住,你凭什么赶我走?”

    我哈哈大笑起来:“就凭我是这房的主人,我不想让你住这里,可以吗?实话告诉你,这套房子我买了。你马上麻溜儿地收拾东西,滚蛋!”

    万老太太冷笑:“你这个醉鬼少说大话,你以为我不知道,这房子可值一百多万,你一个月才四千来块,凭什么买?哟哟,前几天还在老太婆这里夸口说要买房,买车,吹吧你!”

    我一阵狂怒:“你不信是吧,好,给你看。”说着就打开包,将不动产权证书摔在茶几上,骂道:“自己看,这房子是谁的?”

    “啊!”邢云和萧萧都同时低呼一声。

    老太婆拿着证书仔细端详,面色阴晴不定。

    我继续大喝:“邢云,现在开始,我是你的房东了,老子不想看到你带不相干的人进来住,马上让这人走,不然我报警了。另外,从下个月开始,你不用交房租了。应交的租金合计入伙食费,麻辣隔壁的,你看看这段时间我们吃的是啥,猪食,纯粹是猪食!还有,萧萧,西屋归你住了。”

    “啊,老顾,我可给不起租金。”

    我骂道:“八百一个月而已也拿不出来,真不知道你姑妈怎么混的?不要你钱,从明天开始,老子想抽烟就抽烟,想乱扔垃圾就乱扔垃圾,袜子臭也不许骂人,这八百就当卫生费。”

    “谢谢老顾,我早就想有一个单独的房间了,就不喜欢和姑妈挤。老顾,你是个好人,么么哒!”小姑娘喜极而狂,伸出嘴来在我脸上盖了一下:“姑妈,姑妈,快给我收拾房间!”

    万老太太捧着房产证的手在微微颤抖,邢云则呆呆地站在那里,眼泪还在不住地流。

    这种彻底掌控局势的感觉真好,我哈哈大笑着站起来:“邢云,以后你如果再敢骂我,对不起,涨房租,骂一句涨十块。哈哈,咱们老百姓今儿个真高兴……明天别那么早叫我,不用早起的……从此君王不早朝呀……”

    我也不知道怎么究竟是怎么回到自己房间,然后脱衣上床,一觉睡到天亮的。

    第二天起床一看时间,已经是上午九点。

    今天我要去城南村处理一点事务,也不用到福利院。不过,睡懒觉睡了这么长时间,还是有点过分了。

    我刚一动身子,就感觉脑袋疼得像要是爆炸了。

    这才想起昨天晚上喝醉了,大约是因为感觉到了经济压力,啤酒是不可能叫大伙儿可劲的造,就换了白酒。天知道那家火锅店的泡酒是不是假酒,人醉得特别快。

    等下得给小米打个电话,问他无恙否?如果也头疼得厉害,倒是得让计卫局的人去取样化验。卫生安全无小事,火锅店的假酒真把人的身体喝出问题来,那是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