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六十五章 你中六合彩了

第六十五章 你中六合彩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萧萧读书去了,邢云自去上班,至于万老太也不见踪影。

    早饭自然是没有的,我头还疼得厉害,好半天才想起昨天晚上醉酒时的情形,心中暗道:难道那该死的老太婆滚蛋了,太好了,耳根子清净了。

    今天白天的工作不忙,作为城南村的第一书记,最近在搞环评,拆迁的事情先放一放。否则,这棚户区一改造,尘土飞扬,被投诉了,大伙儿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我现在主要的工作是组织人手搞卫生,搞绿化。

    这事说难也难,关键是没有个标准,因为你不知道什么地方会在检查范围,什么地方又可一忽略不管。不然,拉网式每个犄角旮旯都照顾到,那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说简单也简单,不外是人和财两个部分。

    人就是你需要找工作来搞卫生,人来了你总得给工钱吧?

    人不缺,村里有的是老头老太太,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让他们出来赶点极轻体力劳动,有工资又能活动筋骨,老有所用,何乐而不为。

    至于钱,也简单,让村里出就是。

    唐志龙他们一听搞卫生,这是好事啊,就我一起召集了二十多个老人干活。

    安排好一切,下午的时候我去了桂花镇找到辛书记汇报工作。

    辛书记却皱了皱眉头,好象有所顾虑的样子。

    我忙道:“辛书记你放心,这笔开支在帐目上没有问题。村里的各商家每月都要给村两委缴纳卫生费和治安费。这笔钱收拢之后,村里用来雇环卫工人、垃圾处理,还有请安保公司联勤联保。这次的费用都从这里面开支,符合规定。”

    辛书记说:“小顾,据你刚才反映,这次搞环保绿化都是本村老人,如果磕着碰着,又或者有人头疼感冒,谁负得起这个责任,为什么不请专业的清洁工和园林绿化工人?”

    看得出来,他对我有些不满。

    我心中腹诽,村里能动用的卫生费和治安费就这点。请专业清洁工和园林绿化工,得有钱啊!

    这二十个老人,每人每天五十块工钱,已经是变相的义工,这个价钱你在外面找得到吗?

    我解释说:“辛书记你多虑了,那些老头老太太跳起广场舞身手比我还矫捷,扛一两百斤的担子气都不带喘的。干这点活,出不了什么事的。而且,村两委请来干活的老人都是五十五到六十五之间,年纪再大的,可不敢叫。”

    “好吧,这件事先不要提,你必须保证老人不会出事。”

    我心中有些郁闷,我只是个暂代第一书记,驻村干部,怎么到成了责任人,这不是把麻烦朝自己头上扣吗?

    说起来,我是个喜欢做事的人,倒不怕麻烦。

    心中想了想,这些老头老太在本村干活,熟悉环境,也出不了什么纰漏,就给辛书记下了保证书,最后又提到拆迁的事情:“书记,这次环保工作组要在我省半月。你说的年前完成拆迁的事情是不是缓一缓,毕竟时间来不及了。”

    辛书记却道:“环保固然要搞,难道经济就不发展了。我知道你是担心建筑垃圾和扬尘,这事拆迁工作组正打算讨论。其实也容易,不外是在拆迁的过程中给房屋装上遮阳网防尘。另外,土方车在运输垃圾的时候要盖棚布,实行喷淋。”

    他面上的神色更是不快,显然是以为我在耍小聪明,在讨价还价:“小顾,你在做群众这方面很强,陈力那里你得抓紧了,不要因此延误了工期。”

    我心中大苦,陈力的工作能够做通还说什么呢?他暴力抗拆的时候,你辛书记又不是没拘留过他,最后怎么样,人家还是不肯合作。

    就那我来说吧,每次去找陈来历,这老头就顾左右而言他,反不这痕迹地问我这几天约陈佳没有,求婚没有?问到后来,我都怀疑陈佳是不是身患隐疾,不然他为什么急着要把女儿嫁出去。对了,老陈肯定是以为我把陈佳怎么了,生怕年轻人弄出什么事来,天大冤枉啊!

    我很尴尬,不住解释说自己和陈佳没有关系,私人交情归私人交情,公事归公事,老陈你这钉子户当下去也没什么意义,见好就收吧!

    陈力这才正色道,要我拆可以,还是以前在医院里那句话,你什么时候查到二十多年从什么地方来,为什么来,以前又是做什么的,我自己动手拆屋,否则谁来都不好使。

    我的承诺永远有效。

    事情又绕回寻找陈力本来身份上面去,我这段时间对这事也是热心,可无论我和小黄怎么想辙,基本都是做了无用功。

    中国有十三亿人口,每年的失踪失联的人口高达千万。是的,你没看错,上千万。

    当然比不说说这上千万人口都神秘消失了,或者死亡了。而是指这些人和家人失去联络,或者蛰居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不再出现在社会生活当中。

    以如今的科技手段和信息传播速度,尚有这么多人袅无音讯,更别说去找二十多年前的一个人了。

    这就是个不能完成任务,我已经后悔当初答应了陈力,如今却被他逼到死胡同里了。

    难道真要娶陈佳,然后根据亲友回避制度,脱离城南村这片苦海?

    想到这里,我心中大动,说句实在话,陈佳长得挺美的,性格温柔贤淑,符合任何一个男生对“妻子”这个名词的想象。只是,我现在已经和她互相拉黑,再无联系。现在回过头去追求,实在太尴尬,而且人家根本就不会理睬你。

    我苦笑一声,心道:这也就是一个幻想罢了。

    正烦恼间,电话铃响了,是宋樱的,倒把我吓了一跳。

    这位女士当初大闹福利院给我留下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虽然误会已经解除,弄得我此刻还心有余悸。

    “喂,你好,我是顾闯。”

    “顾闯,刘姐要刀具我已经凑齐了,你什么时候过来拿。”宋樱显得有点不耐烦:“大家的事情都多,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在厂子里等你。”

    我实在有点怕见道她:“宋樱,要不你把刀具放厂子里门卫那里,我有时间过去拿就是,快递也可以的。”是啊,我实在有点奇怪,直接快递不可以吗,还让我跑过去一趟,那么麻烦。

    “不行,我要亲手交给你,懒得找快递。你现在有空没有,正好我在厂子里,要不你过来?”

    “没空!”我很干脆的回答。

    那边怒哼了一声,直接挂了电话。

    这人有毒,死活要和我见面,难道想再吵上一架,报当初的一箭之仇?我想了想,还是决定等到周末再去她那里走一趟。

    回到家后,万老太还没有回来,萧萧在自己房间里做作业。邢云在做饭,我小心地脱下鞋子正要提回房间,她喊了一声:“顾闯,能不能和你说两句话?”

    我走过去,抽了抽鼻子:“好香,今天的晚饭很丰盛嘛!”

    自从昨天晚上我免了她和萧萧的租金,合并进伙食费之后,今天的晚饭非常丰盛。炖了一只气锅鸡,烧了一条鱼。

    邢云神色有点抑郁:“顾闯,我母亲就是那样的人,你不要放在心上。毕竟是一把年纪了,你如果赶她走,难道让她睡大街上去?”

    我这才想起昨天晚上醉酒之后说要赶万老太太走的话,叹息一声:“邢云,你母亲以前是怎么对你,现在又是怎么对你和萧萧难道你心中没数?是是是,我们是该孝道。可是,也不能没有原则吧!你要多想想你自己,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我自己,我怎么了?”邢云疑惑地问。

    我是做惯了群众思想工作的人,凡事都喜欢直指人心,揭开问题的本质。有的时候甚至显得很俗气,可你和一大群村里的大爷大娘说话,不俗成吗:“邢云,你现在已经二十七岁了吧,再拖上几年就三十岁了,一个女人的青春也就那么几年。你现在带着一个孩子,现在又带着一个老娘,没自己的房子,没有资产,负担实在太重,还怎么谈恋爱?说句不客气的话,你母亲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就算遇到自己喜欢的人,人家一看,有这么一个丈母娘,吓都吓跑了,还怎么敢和你结婚?”

    我露出了政委般慈祥的神情。

    “我的事情不要你管?”邢云大怒,正要回嘴,口一张,眼圈却红了。

    看到她神色凄楚,我自知失言,只得道:“算了,你自己的家事我一个外人也不方便过问,我不赶她走就是。不过,我这人喜欢安静,让她不要再闹了。”

    “好的,好的,我会跟我妈说的,给你添麻烦了。”邢云一脸愧疚。

    我再不好说下去,吃完饭就躲回自己房间刷抖音。

    万老太是八点钟的时候回来的,一到家就和邢云在屋里吵架。

    我也听不清楚他们在吵什么,只有邢云的哭声隐约传来。

    不知道怎么的,我心中突然一痛。这老太太真是太讨厌了,正要出去制止,就听到有人轻轻地敲门,然后是万老太太小心而讨好的声音:“顾闯,我能进来吗,阿姨有一句话想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