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六十六章 令人窒息的操作

第六十六章 令人窒息的操作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万老太说着话要朝我房间里走来。

    我可不想让这讨厌的东西进来,堵着门,道:“万阿姨,有什么事咱们在客厅说吧!”

    万老太讨好地笑道:“顾闯你又不是不知道邢云喜欢干净,咱们俩都是烟酒不分家的人。说事情的时候怎么也得叼一支烟,等下可懒得看她那张臭脸。”

    我想了想,也对,邢云有洁癖,我以前抽烟的时候都是躲到自己房间里的。只是万老太住进来之后,这个规矩才坏了。但看得出来邢云的表情非常不满,只是不好出声呵斥罢了。

    就让开身子:“进来吧!”

    我的房间里的陈设很简单,就一张床,一张小桌子和一把椅子。进屋之后,老太婆一屁股坐在我的床上,虽然心中非常不满,我口头还是不好说什么,就坐到椅子上,掏出香烟递了一支过去。

    老太婆看了看,却不接,嘲笑道:“小顾,你这么大一个老板才抽几块一包的烟啊,抽我的,抽我的。”说完就摸了一包软云弹了一棵递过来。

    这人习惯了高品质生活,消费一降级就分外难熬。我这几天被劣质烟草折磨得够戗,也不拒绝,抽了一口,感觉心情美好了许多,看万老太也顺眼了许多,道:“什么大老板,我就是个苦哈哈的公务员。”

    万老太太:“你可是官儿啊!”

    “什么官,我算什么官,怎么也得等到了正处才算是官。处级以下,按照咱们国家古代的说法都是吏,是普通政府机关工作人。我现在不是刚买了房子吗,家里的钱都花光了,得节约开支,存得钱给父母将来养老。说穿了,我就是价格敏感型消费者。”

    “啥叫价格敏感型消费者?”万老太太好奇地问。

    我道:“简而言之就是穷人。”

    万老太太扑哧一笑:“小顾你说话真风趣,其实,你这套房子都一百多万了,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家庭能够眼睛都不眨一下掏出这么多现金,你不是老板谁是老板?”

    我不想和她闲扯:“万阿姨你究竟有什么事?”

    万老太太:“顾闯,你这房子卖不买,要不卖给我吧,每平方多给你两千。”

    我眼珠子都要掉地上了:“阿姨,你是不是中六合彩?”

    今天一天没有看到万老太,难道她领奖去了?

    听到我问,万老太太将腰杆一挺,得意地说:“小顾,大家都是江湖儿女,咱也不跟你玩虚的,你阿姨我在外面闯荡了一辈子还是有点积蓄的,买一套房子算什么?”

    原来这老太婆有老窖,隐藏得够深的。我心中暗道:既然你两买房的钱都有,那不好意思,我也不用怕把你赶出去让你露宿街头,也不用受到良心的熬煎了。

    我笑了笑,斜着眼睛看着她,说:“万阿姨,这房子是我父母买给我成家立业的的。这不动产权证刚到手,你就让我转卖给你,那不是多此一举吗?是是是,你给的价格是比较优惠,我也有赚头,问题是我即不是炒客目前也没有换大房子的想法。再说了,这房子也不是什么稀缺的东西,有钱还怕买不到房子,又为什么一定要盯着我这套房?对了,我认识一家中介,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下?”

    “不是,不是,你听我把说完在做决定好吗?”万老太太将一口浓烟吐出来,道:“我们家的事情小顾你大概也听说过一些,当年家里实在太穷,我熬不下去了抛弃了丈夫和儿女跟人跑了,那是我的不对,可当时也是没办法。现在我真的想补偿邢云,这些年遇到了那么多人和事,我算是看透了,还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和你贴心。”

    我语带讽刺地说:“万阿姨你现在总算知道自己错了,临到老了,现在知道叶落归根,想要儿女赡养了,早些年干什么去了?”

    万老太婆老脸一红,低下头来。

    半晌,她才道:“小顾,我问你一句话,你要告诉我实话。”

    这不是询问吗,我心中不快,皱着眉头:“你问吧。”

    万老太太:“你喜欢邢云吗,想没想过和她结婚?”

    “啊……你说什么呀?”我面红耳赤。

    万老太太偷偷瞄了我一眼:“那就是喜欢了,你放心,邢云也是喜欢你的。我是女人,姑娘的心思我比你更清楚,况且她还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难道你没发现,那小妮子看你的眼睛可看常人不一样。”

    我心中剧震,喝道:“你别乱说,根本就不是你所说的那样,这话传出去像什么话?”

    万老太太:“是是是,每次邢云看到你的时候都很凶,可等你一转过身,人家就定定地看着你的背影,那眼睛里全是秋天的菠菜,荡漾得很。全屋的人都看出来了,只你一个人蒙在鼓里。”

    这话说得不堪,我怒道:“你别说这种话。”

    万老太太一把抓住我的手,诚挚地说:“小顾,你不是在问我为什么一定要买你房子吗?道理就在这里,我在外面混了一辈子,这次是诚心要和女儿搞好关系。可是,光在嘴巴里说说又有什么用,关键是要有行动。我想把这房子买下来给邢云做结婚礼物,到时候,房子不还是你们的。这丫头,从小到大就没有一个家,现在有房子有妈有老公,还有侄女,一家人住在一起和和美美,算是我对她的一种补偿。你也知道邢云的脾气,我直接给她钱肯定是不会要的。现在买了你的房子,将来你们结婚之后就赠给你。只要你接收了,她一个做老婆的就没办法拒绝了。这样一来,你和邢云也不用另外去买房子那么麻烦,一举动数得,是大大的好事。”

    这话都把我绕晕了,不对啊,你万老太太要和女儿搞好关系,送一套房子给她做将来的结婚礼物,干嘛一定要买我的房子,这事情和我有什么相干,人家和邢云只是房东和租客,普通朋友与普通朋友的关系。

    我被她又肥又湿又冷的手抓住,感觉很不舒服。

    大约是成功地被万老太太的话术给忽悠得晕了头,下意识地问:“对了,万阿姨,你买我的房子这是一次性付清吗?”

    这可是涉及到上百万的交易,一般人还真拿不出那么多钱需要去银行贷款。

    估计她也不像是有这么现金的人,多半是出个六七成首付,然后让邢云每月付按揭款。

    “不是啊,我哪里有那么多钱,先付一部分吧!”万老太太:“剩下部分打个欠条,让邢云每月还你。反正你们以后是一家人,真到了那一天,这钱就不用换了是不是?”她轻轻地笑起来。

    我心中也乐了,这老太太还真是,都不问我愿意不愿意卖房,愿意不愿意和邢云结婚,就安排得妥妥当当。

    我自然不会卖房子的,我和邢云也只是普通朋友。房子到手才几天,现在就要转卖,还拿不到全款,怎么跟父母交代。

    心中顿时起了逗她的念头:“万阿姨,你首付多少,六成还是三成。对了,这应该是你的一套房,就付三成吧,我算算是多少。哦,四十万。”

    万老太太摇头:“我哪里有那么多钱?”

    “你首付多少?”

    万老太太想了想:“一万。”

    我极为震惊:“一万你就想买房,你还不如直接帮邢云把这一年多的房租给交了,人家还念你一份亲情。”荒谬,实在是太荒谬了。这死老太婆没喝酒吧,怎么跟我说起了醉话?

    万老太太继续说:“我先给你一万,剩下的都打欠条,每月让邢云还你一千,直到你们结婚,我将房子过户给你为止。”

    我抽了一口冷气,再说不出话来。

    万老太太又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将一口绿色的老痰吐在地板上,正色道:“如果你同意,咱们约个时间去办理房屋过户手续。虽说咱们是一家人了,可有的话却要说到前头。过户之后,这房子就是属于老太婆我的了,你以后住这里,还得付房租,不是我想要这点钱,反正我的财产将来都是你们的,但规矩就是规矩亲兄弟还得明算帐呢!小顾,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我被万老太婆这令人窒息的操作气得差点吐血,我去你的,你用一万块钱就想买我一百多万的房子,这操作真是666。吃这么大一个亏不说,我还得交租,合着我这房子是给你老人家买的?

    当我是傻啊?

    我可去你X的,草!

    “不行,这房子我可没想过要卖,你这么付款可不行。”我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着万老太太:“你要想补偿邢云的心意我理解,要不这样,你去办贷款买我的房子怎么样?”

    万老太太:“我一把年纪了,银行可不会贷款给我。否则,我买新房不可以吗,还买你二手的?”神色中竟然带着鄙夷。

    我再也忍不住了,站起来指着房门:“滚,滚出去!”

    万老太太也怒了:“你说什么,你就是这么同我这个老人说话的吗?苍天啊,我是造了什么孽,女儿不孝,未来女婿也是头畜生,畜生啊!”骂着骂着,她竟然一头栽倒在我的床上哭号着打起滚来。

    我厉声喝道:“邢云,邢云,马上过来把你妈弄走!让她今天就卷铺盖走人,不要让我看到她。”

    老太婆听到这话,腾一声站起来跑到客厅,又倒在沙发上哭号:“凭什么赶我走,我不在你房间里哭就是了。房子可是我女儿租的,咱们可是签了合同的,租期不满,谁也别想赶我们走,要不你陪钱也可以。五倍赔偿,给五万,我们立马搬家。”

    “真是不要脸啊!”我太阳穴突突跳动,脑袋都要气爆炸了,对她我是毫无办法了。

    心中实在恼火,我感觉有点透不过气来,就下楼到谭婆婆媳妇开的麻辣烫坐下吃饭,并点了两瓶啤酒借酒浇愁。

    正吃着,一条人影坐到我面前。

    来的正是邢云,她眼圈还红着,显然是哭了很长时间。

    邢云给自己倒了满满三大杯啤酒,和我碰了碰,道:“刚才我妈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不要放在心上。她这人就是这样,心地不好。第一杯酒,我代表她给你赔罪了。”

    说完就昂头喝了一杯。

    我摇头:“她是老糊涂了,我不生气。”

    邢云又端了第二杯酒和我碰了:“这第二杯,是想说明一下,顾闯你是个善良的人,你我之间只是普通朋友,我现在这情况你也知道,根本就没有成家的打算,如果有什么地方让你误会了,都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

    我点点头:“了解,其实我也很高兴认识你这个朋友。”

    一口气喝了两玻璃杯啤酒,邢云的脸已经有点红了,她又端起第三杯酒:“这第三杯%”

    我:“这第三杯又有什么说道?”

    邢云神色凄然,泪水却落下来了:“我想求求你,顾闯,你也知道我不是一个轻易求人的人,希望你能答应。”

    “如果是因为房子的事情,你也不用提,太伤感情了。”我停杯不饮:“这是我父母辛苦一辈子的血汗钱,我不能这么干。”

    “顾闯,你误会了,我说的是另外的事情。”邢云的声音已经抽噎起来了:“你是大学生公务员,有知识有见识,懂得东西比我多。我想求求你,能不能想个办法让我母亲离开这里。我不想再看到她,不想看到……”

    她干了那杯酒,满面都是泪水。

    我默然无语,扯了一张餐巾纸递过去:“本来你们的家事我是不想管的,不过,这事既然涉及到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你让我想想,看能不能想出个办法。”

    邢云眼睛里带着一丝欢喜:“顾闯,谢谢,谢谢你!”

    因为天气实在太冷,时间也早,店里的生意分外冷清,只有我这一桌客人。

    如果是往日,谭阿姨和她媳妇早挨过来和我摆龙们阵了。今天却怪,婆媳二人远远地坐在吧台那边看着我们。

    雪终于落下来了,像柳絮一样在空中漂浮,在灯光下闪闪发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