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六十七章 霸道总裁

第六十七章 霸道总裁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我需要一句道歉。”宋樱坐在办公桌后面,目光犀利地看着我。

    就在这天下午没事,早早地下了班,我终于接到她的电话让我过去拿刘姐那套刀具。

    我也不是太明白刘姐为什么要我亲自过去,而宋樱也不采用快递的方式,这纯粹是多此一举嘛!

    宋樱铁器社的办公室布置得挺简单,但透露出不寻常的地方。却见屋中有一个架子,上面放着各式手工打造的菜刀。这些刀具样式各异大小不等,最大的一把一尺长宽,一指厚的平头砍刀,看分量至少有两斤,如果没有想错,这是用来砍骨头的;最小的一把也就比水果刀大一点,想来是在食材上雕花的。我因为对这东西是外行,也看不明白。

    倒是挂在墙上的一些东西引起了我的兴趣,那是仿古工艺品刀剑,从唐刀到清朝的马尾刀,从斩马刀到宋朝的朴刀,简直就是一座兵器库。

    当然,这些刀具都没有开刃,否则就是不合法。

    坐在汗光闪闪的办公室里,我感觉到一丝杀气。

    听到她这咄咄逼人的质问,我终于明白宋樱之所以一意要让我亲自过来取东西,那是要寻我的晦气。

    这人还真是记仇啊,女人得罪不起。

    我心中顿时生气,可转念一想,她当初不去民政局投诉我也算是够意思了,况且看到刘姐的面子上,咱忍了不成吗?不然,一个大老爷们儿和一个女孩子撕,成何体统?

    “宋樱,那日你叔叔的事情难道你还不清楚吗?”我耐心地说:“你指责我们福利院于管理,至于闹出那么大的事情来。我需要说明两点,希望我在解释的时候你不要打断我。”

    宋樱:“你说。”

    我道:“首先,当时我去福利院上班才几天,说穿了就是个职场新人,里面的事情两眼一抹黑。以前管理上的问题,你也怪不到我头上。”

    这话未免有指责老马哥管理不善的意思,但看宋樱满面杀气模样,说不好人家一言不合就要同我翻脸,为了自保说不得只能让马院来背这个锅了。

    宋樱一想,是这个道理,面色稍微缓和:“这么说还有点道理,第二点呢?”

    我说:“宋樱你想啊,福利院是什么地方,是国家赈济抚养五保户孤寡老人的机构,可不是监狱。老人住在养老院里,有衣穿,有房住,有饭吃,病了国家出钱给治。进出自由,只要符合条件。简单说,你是个五保户,到了年龄,只要符合条件,提出申请就可以住进来。但如果你住烦了,想要出去,也没人能够拦住你。所谓来去自由,又不是关监。你叔叔要和人谈恋爱,只要不扰乱院里秩序,那是他的人权,没有人能说三道四。你说,他和陈方萍搞对象,谁管得了。”

    宋樱好象被我说服的样子,道:“确实是,养老院又不是监狱,如果真那样管理,谁敢把自己家老人送进去,那不是把人朝火坑里推吗?”

    “对啊,是这个道理!”我见气氛有所缓和,一拍大腿,逗趣道:“要说起我们福利院,最近出了点事,气得我都快吐血,还真不知道怎么跟上级交代。”

    宋樱好奇地问:“什么事?”

    我故意看了她半天,久久不语。

    宋樱被我看得不自在,神色不快:“你看什么?”

    我道:“这事还真不能让你知道,否则就被你抓到把柄了,如果真去投诉,我不是死得很难看?”

    宋樱哼了一声:“你我之前不过是一点小误会,我叔叔现在安置得也不错。刘姐也算是我的好朋友,看到她的面子上,你我之间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我道:“最近我们福利院里吧,来了个奇人。不,应该说是个诗人。”

    说罢,我就把韩清贫的事情同她说了一遍,且大声朗诵起了韩诗人老干体诗来。当听到冬至吃羊羔“死了它白死”一句之后,宋樱笑得花枝乱颤:“咯咯,这人还真是有意思。不过,人家赖在你那里白吃白住,你确实不好向上级交代。”

    我故意苦着脸:“宋樱这事你可不能跟人说,不然我就要倒霉了。”

    “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宋樱抹了抹笑出的眼泪,找出一个木盒子,说这是为刘姐准备的一套刀具。

    我接过去,入手很沉。

    在我们说话中,车间那边不断有丁丁冬冬的打铁的声音传来,是工人正在干活。

    看看时间还早,告辞欲走。

    宋樱道:“顾闯,时间已经晚了,要不我请你吃饭,算是向你赔罪。”

    我道:“不了,好意心领,我还是回家去吧!”

    “怎么,瞧不起人?”宋樱故意板着脸开玩笑:“如果你不给面子,我就向你的上级投诉韩诗人的事情。”

    “别,我吃请还不行吗?我先骑摩托回家,你说个时间地点,等下过来与你汇合。”

    “不用了,那么麻烦。”宋樱朝外面喊了一声:“小牛,帮顾闯把车骑回他家去。”

    我没有办法,就上了宋樱的奔驰车,依旧到了世豪广场。

    据我所知,宋樱的生意做得挺大,名下有一家做菜刀的铁器社,一家房地产中介,一家卖电脑的连锁专卖店,还有十几套房子,财产数目正在朝亿万富翁的不归路蒙眼狂奔。

    本以为这么大的老板请吃饭,怎么也得去米其林一行。可到了了地头,这为宋女士却带我进了KFC,点了一个双人汉堡套餐。

    我这人吃什么都无所谓,但还是开玩笑地说:“宋樱,这就是你诚意吗,太简单了点吧?”

    宋樱:“这KFC我是加盟商,请客吃饭自然要照顾自己的生意。”

    我吃了一惊:“了不起,女强人啊!”

    宋樱:“你觉得女强人是好话吗?”

    “难道不是?”

    “女孩子太强势未必是好事。”宋樱。

    经过差不多一下午的接触,我对她的恶感尽去。

    加上我本就是一个活泼开朗,能言善道之人,一边啃着汉堡,一边喝着美式咖啡和她神侃起来。只片刻,就把宋樱侃得笑个不停。

    “之所以请你吃汉堡,还有个原因,时间来不及了,等下我们去买衣服,估计会话点时间。”

    “哦,这样啊!”我有点头疼,女孩子都墨迹,陪她们逛街买衣服那不是要命啊!

    吃过饭,我们出了世豪广场,就在附近的一条街逛了起来。旁边这条街是我区刚建成的奢侈品一条街,很多诸如LV、爱马仕之类的国际大品牌入主。我对这些东西一无所知,也不太感兴趣。

    进了一家店,才发现是男装,宋樱命人拿来衣服鞋子让我穿上给她看。

    我突然明白:“是给你叔叔范建国买衣服,让我当模特儿啊!”我和范建国身材仿佛,本人长得也还成。

    换了一身新,我在穿衣镜前顾盼自雄,笑道:“宋樱,怎么样,帅吧?”

    说来也奇怪,我看到宋樱的眼睛一亮,她叹道:“果然是佛要金装,人要衣装,帅。都要了,结帐!”

    然后照例拿起手机就拍了一气。

    最后,她从卡包里拿出一张金卡去柜台那里刷了卡。

    在结帐的时候,我看了看标牌上的数字,顿时大吃一惊,一件衣服就一万多,一件衬衣五千,一双鞋又是破万,这不是交智商税吗?社会的贫富差距实在太大了,肯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宋樱拿了一把剪刀过来,嚓嚓地标准牌都剪了。

    一个形象顾问,也就是卖衣服的小妹过来,指着我放在更衣间里的衣服问宋樱:“小姐,这些衣服都需要装包里吗?”

    宋樱一挥手:“不要了,都扔掉。”

    我吓了一跳:“宋樱你别乱来,都扔了你让我光着屁股在街上走啊?丢不起这个人不说,冷也得冷死了。”

    宋樱笑得前伏后仰:“谁叫你光屁股在外面走了,这些衣服都是我送你的。”

    我大骇:“太贵重了,当不起。”

    宋樱:“说你当得起就当得起,怎么,不给面子。”说罢,她突然大发脾气,抱着我的旧衣服就扔进店外的垃圾筒里,喝道:“给你你就穿着,怎么,要做有骨气的人,那你就光着屁股呀!”

    我追了出去:“宋樱,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实在不明白。”

    宋樱回头看着我,大长腿在看得人触目惊心:“顾闯你什么都不知道吗?刘姐把你介绍给我了,我对你很满意,给自己的男朋友买衣服难道不对?”

    我一个趔趄几乎摔到在地:“神经病,神经病啊,谁答应你了。宋小姐,对不起,我可不同意。我会把衣服钱还给你的,不过,得宽限我两个月。”

    我手头所有的钱都用来买房子了,最近日子过得有点清贫。这话一说出口,顿时沮丧。

    宋樱也火了:“要当硬气汉吗,谁要你还钱了,我自己想送东西给你,你管得着吗;我自己要喜欢你,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如果实在不喜欢,回去之后你脱了帮我扔了就是。下次我还送你东西,你不喜欢自己拿去扔。”

    我们两人眼见着已经修复的关系再次破裂,不欢而散。

    我心中气愤,这人有毒,那里有如此强势要和我谈恋爱的道理,也不问问人家的感受,霸道总裁也不是这种套路啊!

    当下就拨通了刘姐的电话,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埋怨道:“刘姐,你让我好被动。现在好了,那些衣服好贵,我一年的工资都赔进去了。”

    说到这里,顿时感到心中一痛,好象在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