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六十九章 水落

第六十九章 水落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没错,用户头像正是陈力。

    那张照片上的他只有二十来岁,可面容却显得异常儒雅,带着一副宽宽的黑边框眼睛,就好象是一个学者。不过,和一般年轻人的稚嫩相比,他的气质却显得咄咄逼人,一看就不是个简单人物。

    他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的西装,系着一条白底蓝斜纹领带,领带上还别着不伦不类的金色领带夹,一看就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标准的成功人世打扮,和老年那粗豪的如同如同土匪一般的陈力判若两人。

    “会不会是弄错了?”我有点不敢肯定。

    “这人挺帅的嘛!”宋樱反在一边欣赏起来:“弄错什么了?”

    “此人和陈力气质上不太像。”废话,陈力年轻时肯定帅气,不然怎么可能生出陈佳这样的女儿。

    宋樱:“管他呢,打电话过去问问不就清楚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打电话过去问。

    事到关键每怕真,电话通了,我心脏也蓬蓬地跳起来。

    电话响了半天,那边才传来一个睡得迷糊的声音:“喂,你好,哪位?”

    我突然语塞,难道说,“你好,请问你是陈小姐吗?”不对,陈力以前肯定不姓陈,至于姓什么,鬼知道。我再在电话里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很容易被人当成骗子。

    想到这里,我忙道:“你好,我是S省S区民政局的顾闯,请问如何称呼?”

    那人明显地不高兴:“你打我电话连我名字都不知道吗,大清早的,打搅人休息。我不买房,不贷款,不买保险,再见!”

    我知道事情要糟,说不定就要被人拉见黑名单了,忙道:“小姐别忙挂电话,请问你父亲二十四年前是不是失踪了。我们救助中心刚救助了一位老人,应该符合你的情况。”

    那边顿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父亲二十四年前失踪了?”

    我和宋樱同时眼睛一亮,互相对视了一眼。

    “小姐,事情是这样,我一个朋友是XX刀具厂的,你两年前是不是在她这里买过一把菜刀,从你的头像来看,我们收入的这个老人和他很像,这才来打搅你了。要不这样,我们加个微信,我把他的照片发给你。”

    “什么?你等等,我马上起床,反正也该起来了。”

    我好奇地问:“现在才十点,你就要起床了?”

    那边:“我在慕尼黑旅游,有时差的。”

    加了好友之后,我把陈力的照片发了过去。

    那边久久没有回音。

    时间又一点一点过去,我有点沉不住气,正要继续打电话。

    一支香烟塞在我口中,宋樱用打火机温柔地给我点燃:“沉住气,遇大事要有静气。”

    “好的,好的。”我吸了一口气。

    正在这个时候,手机惊心动魄地响了,正是那人打过来的,我开了免提:“你好,小姐……”

    突然,里面传来一阵压抑的哭声:“是爸爸,是爸爸,就是她。”

    我:“小姐,你冷静点,有事你慢慢讲,我们政府会帮你的。”

    好半天,那边的抽噎声才停下来:“顾先生,我正和妈妈在德国度假。刚才收到你发过来的照片我问妈妈是不是。妈妈说,是爸爸,她认得出来他左边脖子上有一点小胎记。”

    我一想:“对啊,老陈的脖子上是有一点朱砂,一喝酒就红得厉害,那么就是他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你妈妈呢,能不能让我跟她通话?”

    “我叫关荇,我爸爸叫关飞越,妈妈看到爸爸的照片,情绪不稳没办法和顾先生你通话。她说,二十四年了,二十四年了,本以为人已经没了,想不到现在人还活着……呜呜……顾先生,爸爸还好吧?”

    我心中大震,道:“你爸爸……如果真是你爸爸的话,他的情况有点不妥,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你们自己过来看看就知道了。”

    “好的,好的,这里雪大得很,机场已经关闭了,要等具备通航条件才能飞回国。谢谢你,顾先生,谢谢。”

    “让你母亲好好保重,等着你们过来。”

    关上手机,我兴奋地大叫一声:“陈力,你他妈原来就关飞越,哈哈,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隐藏得够深的。”

    我一时忘形,一手搂住宋樱的腰,一手牵着她的手,来了一个华尔兹转身:“谢谢谢谢,宋樱你可给我解决了一个大难题了。算了,你以前得罪我的地方,咱们就不计较了。”

    宋樱脸一红,真好看。她唾了一口:“你还不计较了,我这气还没消呢,也不问我同意不同意。”

    我放开她,挥舞着双手就朝楼下跑去:“太高兴了,太高兴了,糟糕今天晚上要失眠。”

    背后传来宋樱气恼的声音:“你就这么感谢我,不请我吃消夜吗?”

    “家境贫寒,告辞!”

    再回家的路上,我又和关荇聊了半天,这才知道那个关飞越究竟是怎么回事。

    还别说,这人又是一桩传奇。

    关飞越八十毕业于帝都京师大学堂,是有名的才子。

    在那个年代,大学生毕业后,国家包分配,就分配到J省某县中学中语文老师并成了家。

    九十年代下海潮的时候,关老师觉得家里实在太穷,这么下去看不到希望,就把牙一咬,开了个滑冰场,接着又开公司倒卖钢材。因为精明能干,只几年工夫就发了家。国营企业转制的时候,他又收购了一家大型煤矿的矿山,在那个时候已经身家过亿。

    如今,这家煤炭联合企业已是当地的纳税大户。

    可是,干了几年,关飞越在一次出差的途中却出了车祸,司机撞死了,而他也就此失踪,怎么也找不着人。

    如今,这家集团公司由他太太掌管。

    他太太一直没有再婚,现在年纪大了,已经有意识地培养关荇做将来的接班人。

    听到这里,想起陈力头顶那快伤疤,我这才恍然大悟。如果没猜错,老陈应该是在车祸中失忆了。想不到电影电视里的情节却出现在现实生活中,真叫人唏嘘。

    难怪陈力时常梦见自己站在讲台上,说起话来也是引经据典知乎者也,原来这家伙是个知识分子啊。

    我在微信上将陈力的大概情况说了一遍,道:“关荇,你父亲,如果陈力真是你的父亲的话(关荇在那头肯定说,他就是我爸爸)现在的情况比较特殊,我想你应该能理解,希望你和你母亲有个心理准备。”

    关荇抽噎道:“先看到人再说。”

    现在看来,陈力就是那个煤炭大亨关飞越的可能性在百分之八十。但最后究竟是真是假,谁说得清楚呢?

    水落下去了,却没有看到石头。

    第二天,我去了城南村,刚到,陈力就打电话过来说有一个朋友刚送了半斤吓煞人香,不敢专美,请我过去聊天唠嗑。

    这老头自从怀疑我把他闺女祸害了之后,时不时和我套近乎。

    别人是老丈人看女婿越看越冒火,他却好,越看越喜欢。

    我是个烟酒茶都沾的三开青年,久闻吓煞人香的大名,顾不得那边是龙潭虎穴,欣然前往。

    一进陈家,唐芳菲就问我最近和陈佳约着出去玩没有。

    我自从上次和她互删联系方式之后,已经有段时间没见着人了,这个陈佳看起来也不太爱回家看她的药罐子老爹。

    就回答说,最近我们工作都很忙,依旧很久没联系了。

    陈力:“怎么可以不联系,你们年轻人工作学习重要,但还应该有自己的私人生活。工作和生活都要衡量好,不能偏废。”

    “是是是,老陈你说得是。”我也懒得和他废话。

    一席茶喝了半天,无论我如何旁敲侧击试图说服他配合我的拆迁工作,陈力总是把话题扯到一边。

    最后我也放弃了,心中思索着是不是把关荇母女过两天就要过来认亲的事情告诉陈力。可一看到唐芳菲,心中就生起了可怕的念头:如果陈力不是关飞越也就罢了,如果真的话,这老陈不是有两个老婆,这是重婚罪,这下麻烦可大了!

    嘿,这也是很有意思啊!

    我又看了看陈力,心中不禁想:这老头原来家里有矿啊,还是一座大矿。

    昨天晚上我因为失眠,在网上查了查那家企业。如今,关家的集团公司市制已达二十多亿。

    陈力将手一挥:“陈力,既然你今天来了,咱们爷俩就和两杯。你唐阿姨刚买了一条野生河鱼,怕糟蹋上好食材,我亲自下厨。”

    “上班时间,不好喝酒的。”

    “那就喝饮料。”说完话,他脱掉身上的羽绒服,换上一件破衣服忙碌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关荇的微信又进来了,说机场还是大雪,今天还是回不来。

    我说不急,不急,反正人又飞不了早看迟看都是看。心中顿时一动:“想不想视频看看真人,我现在正在那个疑似你父亲的人家里。”

    那边,关荇大为惊喜:“要的,要的,谢谢谢谢!”

    我:“但是说好了,等下你得保密,不要乱说话。老人身体有病,时不时犯头疼病,你不要刺激他。还有,先瞒住你母亲。”

    关荇:“是是是,我不会让母亲知道的,她老人家身体也不好,怕要失态。”

    我开了视频,跑去厨房,开始拍摄。

    陈力:“顾闯你这是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