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七十章 好消息还是有的

第七十章 好消息还是有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我回答说:“老陈,我有一个朋友也喜欢厨艺,最近正在学水煮鱼,苦于没有好的师傅。今天既然你正在做这道菜,机会难得,我就来个全程直播让她学习学习。”

    说罢,我就对那边的关荇喊了一声:“关荇,这是陈叔,来,打声招呼。”

    陈力是个喜欢出风头的,见视频里的那姑娘虽然相貌普通,可不知道怎么的却感觉分外亲切,就朝那边扬了扬铲子:“是小关啊,你好你好,我就胡乱做的,没什么章法,你看了别见笑啊!”

    “陈叔叔你好。”关荇看到陈力已经肯定这就是自己的父亲,只不过比起家里照片上那人,却苍老了许多,她艰难地笑了笑。

    陈力有心炫耀,一边做菜,一边解说,这一道菜当真是做得花团锦簇。

    关荇见陈力头上已经有了白发,眼角全是皱纹,身上穿得破旧,身上系着围裙,简直就是一个潦倒的糟老头,完全没有当年照片上那般意气风发。

    他究竟是遭遇了什么,才变成今天这样?

    关荇心中一酸,眼睛红了,泪水不觉得流了下来,哽咽:“陈叔……你的菜做得真好看……我……”

    我见势不妙,急忙说道:“菜已做好,本次直播到此为止。”就急忙结束这次视频通话。

    陈力心中奇怪:“这丫头怎么还哭了?”

    “感动的。”

    “感动?”

    我道:“老陈,你这道水煮鱼已经不是简单的一道菜,而是艺术。知道什么是艺术吗,艺术就具备打动人心的魅力。这菜已经不是单纯的食物,而是文化,是情感,是我们对人生的感悟。感动啊,实在是太感动了,别说是敏感的小关,就连我也想哭。”

    “过了,过了,达不到这样的高度。”陈力欢喜若狂,感觉整个人都膨胀了,午饭竟一口气喝了半斤酒。

    吃过午饭,稍事休息,我去了村两委,老骆突然说起一事,村集体的幼儿园都是老屋,教室四面透风,孩子们在里面上课比较遭罪。还有,幼儿园食堂天棚上的石膏扣板都掉下来落饭锅里去了,需要拨些钱过去维修。

    我心中一惊,说这不是钱的问题,关键是看还有什么安全隐患。

    因为这一片都属于拆迁范围,反正几个月以后这幼儿园就不存在了,因此大家都不太重视。可是,事故可是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于是,村两委的人就一道去了幼儿园实地考察,找了几个需要维修的安全隐患

    办完这件事,已经是下班时间。

    邢云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问我回家吃饭不,什么时候能够到家。

    我心中奇怪,最近因为万老太太的事情,我又答应她想办法把这老太婆劝走。因此,我和邢云的关系和谐了许多,从租客上升为朋友。

    她可从来不会主动打电话给我,今天就是问什么时候回家吃饭,倒是奇怪了。

    我道:“刚下班,正准备回家呢,半个小时到。”

    旁边,唐日龙和老骆开玩笑问:“小顾书记,是你老婆在催你回家吃饭吗?哈哈,这么快就脱单了?”

    我:“不是不是,我的租客,在她那里搭伙的。”

    邢云:“楼里有一户人家安燃气热水器的时候不小心把管子接反了,水管接到气管上去。整条街道的断气了,今天的晚饭怕是弄不成,要不你在外面吃吧,今天的伙食费我会退你的。”

    我道:“退什么退,又没几个钱,下一顿多加一个菜就是了。好的,我在外面吃。对了,你和萧萧怎么办?”

    “我们等等,说不定等一下就来气了呢?”

    “如果不通气怎么办,萧萧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饿不得。实在不行你们也在外面吃吧,或许叫外卖。”

    “我还是等等吧。”邢云说。

    “邢云同志,你不能把钱看得这么重,一切都为了孩子。”

    “好吧……我们去外面吃……”邢云犹豫了半天才答应。

    得,又得吃馆子了。

    作为一个单身汉,点外卖,吃馆子是常态。

    城但凡有点名气的饭店我都点杀过一轮,不过,正因为这样,正要确定今天晚上去吃什么,倒有点选择性困难了。

    将大众点评看了半天,我最后决定也不要再选了,索性去世豪广场吃大食代。到时候看哪家顺眼就吃哪家,一切随缘。

    等到了大食代,我心血来潮,正要去吃冒菜,突然,就看到萧萧在远处一家韩国烤肉店朝我不住招手。

    “咦,想不到在这里碰到你们,早知道这样,咱们就约在这里吃饭了。”我走过去,发现座位上还有邢云和正在抽烟的万老太太。

    萧萧撅着嘴说:“姑妈本来是不打算出来吃的,要在家里等通气,可饿死我了。奶奶就开始骂,说她来这里这么久,姑妈这个做女儿的还没请她下过馆子,是忤逆不孝。没办法,咱们就出来吃烤肉了。”

    万老太太将一支烟递过来:“小顾,抽烟,抽烟,别客气,今天这顿我们请。”然后就拿起菜单提了笔画了一气,尽按着贵的点。

    我也来过这家店,知道价格挺高的,看老太太这一通点下来,估计没有三五百下不来台。我和邢云最近都穷得厉害,这死老太婆怎么这么能吃,完全都不知道心疼人。

    再看看邢云,脸色都变了,显然是非常生气。

    我摇了摇头站起身来,万老太太问:“小顾你这是去哪里?”

    “我去买单。”

    邢云:“顾闯,你刚买房子,最近也困难。”

    我看了看一脸感激的邢云:“没关系的,反正过不几天就要发工资,我单身汉一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不象你负担重。”

    邢云还要再说,万老太太打断她:“小顾要请客,咱们怎么也得给个面子。服务员,再开一瓶红酒,对对对,就是那种一百多的长城。”

    遇到这种人,还能说什么呢,我也很无奈。

    正要走,一个人走过来,将银行卡递给服务生:“我请,刷我的卡。”

    餐厅申请了小额支付免密,不用亲自去柜台输的。

    那人说完话,就一屁股坐到我身边:“顾兄,有几天没见到你了,兄弟可想你得紧。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四天不见,那就是一甲子了。”

    我一看这人,就乐了,不是韩清贫韩诗人又是谁。这个老赖最近开始在了他在本地区的游历,每天一起床吃过饭就出去游戏山水,要到晚上才回福利院睡觉。

    他这么呆着不走,民政局里的人大光其火,听到这事,王局还在老马哥面前发了火。

    老马有压力,这压力自然就传导到我头上,让我倍觉恼火。

    我讥讽道:“想不到你还有银行卡,里面有多少余额啊?当初进我们福利院的时候,你还说不名一文,今天可叫我逮着了,怎么说?”

    “我好心请顾兄吃饭,你却恩将仇报要赶我走,这不是做人的道理啊!”韩清贫抽出扇子扇了扇:“罢,你不仁,我也不能不义。顾兄不待见我,我自然知道。我这几日也游累了,休整一天,明日出发,就此做别。”

    “你要走。”我一呆。

    韩清贫:“对,要走了,今天这顿饭酸我还顾兄收留之恩。”

    我呆呆问:“怎么说走就要走了呢?”

    韩清贫:“顾兄舍不得我?感动感动,太感动了。既然你要留我,那我就继续住下去?”

    我大惊:“不不不,韩兄,所谓读万卷书还得走万里路,你是个大诗人,大艺术家,得到处走走看看,看看祖国的名山大川,这样下笔的时候才胸有沟壑,才如有神助。为了祖国的艺术事业,在下是不敢留你的。”

    韩清贫哈哈大笑:“说得好,只有走万里路才能胸有沟壑,所谓搜尽奇峰打草稿。大哉斯言,此刻我欲赋诗一首,请君为我侧耳听。”

    看他的意思是明天离开福利院的计划不变,终于可以把这个瘟神送走了,我心中大为惊喜。这两日,先是陈力原来的身份查出来了,现在韩清贫又要走,当真是好事一件接一件的来。

    忙摆手:“韩兄的诗歌字字珠玑,无奈曲高和寡。此地烟火市井气十足,若是念出来,怕是不要让一震古烁今的佳举染了俗味,却是不美。”开玩笑,你老人家当着这么多食客诗朗诵,我们非被人当成神经病不可,这个人我顾闯可丢不起。

    韩清贫:“顾兄说得对,在这里念诗,真是不雅得很,喝酒,喝酒。”

    还别说,这人要走了,我竟有些舍不得。其实转念一想,韩清贫这人还是很有趣的,也不讨厌,人品也不坏。

    喝了一杯红酒,我好奇地问:“韩兄你怎么想着要走了?”

    韩清贫:“天下无有不散的宴席,我在这里吧,也有一段时间了。该玩的名胜古迹也都玩遍了。这天实在太冷,我打算去南方过冬了。对了,顾兄,你说我是去广东好呢,还是去海南。”

    “自然要去海南,到祖国的最南方去。”你老人家还是滚去天涯海角呆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