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七十二章 亮星

第七十二章 亮星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咳,你这个娃娃开起老娘的玩笑起来,不象话。”电话那头,万老太太气道:“这么跟你说吧,我跟韩清贫搭档去跑站了。”

    “啊!”我这才明白自己是误会了,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不是老少配。不然,那是要上今日头条的。

    只瞬间我就想明白老太太为什么要这么做了,昨天我们和韩清贫一起吃饭之后,老太太估计是听到他说跑站一年有二三十万的收入动了心。觉得再在邢云这里呆下去也不是办法,今日一大早就跑去福利院找到韩清贫要联手云游天下,谋她的发财大计。

    “万阿姨,这可是犯法的,你可不能干,还是快回来吧,别叫邢云和萧萧担心。”我急忙劝阻。

    邢云也在喊:“妈,妈,你快回来,你一把年纪了,还这么胡闹。”

    那边,万老太太大怒:“什么胡闹,谁胡闹了,我回来做什么?你一个月才赚多少,能给我多少零花钱,三千五千?老娘过了一辈子好日子,临到老了却要吃这种苦,还不如死了?回来,回来,回来做什么,靠你这个废物,靠得住吗?”

    “我……妈,你……”

    “少给我说这些没用的,也别说违法。顾闯,你吓唬得了谁?如果是犯法,你怎么不把韩清贫抓起来,怎么还好吃好喝供着,当我是傻子啊?”

    我一时语塞:“让韩清贫听电话。”

    万老太太:“他听着呢,我开免提。”

    免提一开,就有无数说话的声音和轰隆的火车声袭来,显然两人正在火车的上。

    韩清贫:“顾兄有何吩咐?”

    我道:“韩清贫,你快吧老太太带回来,她这么大年纪了,出了事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韩清贫:“顾兄你不要恐吓我啊,我又不是拐带妇女,也没有用五花大绑捆着老太太。脚生在人家身上,她要去哪里我管得着吗?”

    我知道无法说服韩清贫,就耐心劝道:“韩清贫,老太太年纪大了,她以前也没跑过站,跟你一起也派不上用场。对,就算你们跑站能够讹到钱,可多一个人,你就少一半收入,不划算啊!”

    韩清贫:“派不上用场?嘿,顾兄你还真小看万阿姨了,人家的用处可大了。顾兄,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清楚,作为一个读书人,又是一个文学家艺术家,有的时候太好面子了,抹不下脸跟救助站的人闹。你想,我当初来你们站的时候,如果也学别人一通耍泼,依你和马院长那温和的性格,估计也拿我没辙,说不好就出钱把我打发了。可是我真的下不了那个手,实在是太有辱斯文了。现在有老太太和我搭档,许多事情都好办了,我们这是强强联手,一加一大于二。你也不要劝我,没用。”

    我气急了,正要骂娘,电话那头又传来老太太的骂声:“顾闯,你是我什么人,老娘的事情你凭什么管,少自做多情了,我还没有把女儿嫁给你。”

    我顿时说不出话来。

    万老太太又喊:“邢云,你这个忤逆不孝的东西,不养老娘,老娘就饿死了?看老娘出去混几年,赚他个一百万,到时候你哭着喊着求我,老娘也不给你一分钱。”

    “妈,妈,你快回来吧!”邢云被她骂哭了。

    万老太太:“好了,不想和你们这些人说废话,时间就是金钱,韩清贫,拉黑顾闯。”

    韩清贫:“不妥当吧,我和顾兄一见如……”

    “嘟嘟嘟……”那头传来忙音。

    我没办法,只得朝邢云一摊手。

    邢云还在低头抹泪,萧萧却突然欢呼一声,跳起来抱着她就叫:“走了,走了,奶奶终于走了,太好了!”

    邢云气道:“奶奶走了,你就这么高兴?”

    我突然哈哈一笑:“邢云,你不是让我想办法让你母亲离开吗,现在她主动走了,你还不高兴?放心好了,老太太可不是盏省油的灯,只有她骗人的,没人骗得了她,不会有事的。”

    “倒也是……”邢云神色明显一松。

    我懒洋洋伸了个懒腰:“明天不是要去西面山滑雪吗,我已经联系好大侠的老婆了,咱们按原计划进行,出去玩一天,庆贺庆贺!邢云,你和萧萧还去吗?”

    庆贺讨厌的万老太太终于滚蛋了,话虽然不厚道,却是这个道理。

    萧萧又尖叫起来:“太好了,可以出去玩了。”

    邢云面上终于露出笑容,点了点头。

    第二日一大早,我们收拾好东西,乘了公交车,在路上行行驶了四十分钟,就到了西面山风景区。

    大侠的老婆很够意思,早早就打了电话过来,让我去游客中心开了免票,让我们先去滑雪,滑完就去她的员工食堂吃饭,吃完饭休息一会儿再回城不迟。

    滑雪的过程没有什么好说的,我们三人都是初哥,在滑雪板上站都站不稳。通常是滑上几步就摔个大马趴,把一身都摔酸疼了。

    不过,萧萧和邢云却非常开心,从头到尾都笑个不停。

    吃过饭,萧萧大概是玩累了,就和邢云一起钻到大侠老婆的宿舍睡午觉,等睡醒再乘车回家。

    我没有睡午觉的习惯,呆坐在咖啡馆里也是无趣,索性走到栈道上观赏着白茫茫的雪景。

    今天说来也怪,景区竟然没有几个游客,让人担心再这么下去要关张倒闭。

    人之所以这么少,估计和下雪有关系。今天的天冷得早,在高海拔地区雪也下得特别大。只见鹅毛大的雪纷纷洋洋落下来,在空中漂浮、回旋,在天光里晶莹闪烁。看得久了,感觉你整个人包括身体和灵魂在内,也随着这雪花凭虚御风,飘飘乎而不知其所止。

    这个时候,我看到了邢云。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宿舍出来,没有穿羽绒服,只一件红色毛衣,抬头微笑地痴痴地看着风雪。

    雪花片片落到她的长发上,她的身体显得纤细柔弱,可玲珑的曲线却显得兼任倔强。

    她就是开放在雪中的红梅,看似娇嫩,可这种娇嫩却是霜雪铸造的。

    多么美好的画面,我心中涌动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

    “邢云,你怎么不穿外套,会冻感冒的。”我在后面喊。

    她没有搭理我,还是抬头看着阴霾的天空。

    隐隐轰鸣,阴霾天气,但盼风雪来,能留你在此。

    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从后面伸出手去,抱住了她的腰。

    邢云身体一颤,然后瞬间柔软下去。

    她闭上眼睛,将头发靠在我的胸膛上。

    我将头低下去,感觉到那嘴唇上湿润的冰凉。

    隐隐轰鸣,阴霾天气,即便天无雪,我亦留此处。

    ……

    “姑妈,姑妈,你去哪里了?”传来萧萧的喊声。

    我们飞快分开。

    ……

    我和邢云还有萧萧站在公交车站牌下,等着班车把我们载回城去。

    雪还在下,但没有人说话,耳边竟能听到雪花落到草叶上的声音。

    路边的树叶绿得发亮,就好象是邢云的眼睛。

    她虽然再没有说话,可目光一刻都舍不得离开我。

    “噶!”汽车终于来了,我们上了车,找位置坐下。

    突然,我站起身来,跳下车去。

    邢云:“你要干什么,快上来。”

    我朝她挥挥手:“不坐了,我要走回去。”

    邢云:“啊,走回去,那么远,还在下雪?”

    我:“我就是想走路,你们先回家吧,别管我。”又拍了拍车门对司机喊:“师傅,发车吧!”

    车冲了出去,邢云将头探出,怒喝:“顾闯,你神经病吗?”

    “我很高兴,我实在太高兴了,我想走路!”我哈哈大笑着朝不停挥手。

    是的,我心中充盈着快乐,这种快乐前所未有,好奇怪。

    我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只想做些什么将这份快乐发泄出去。

    是的,这就是所谓的爱情吧,爱一个人,然后被爱,真好!

    我一个人就这么大步走着,忽尔长啸,忽尔大声唱歌。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暗淡下去。

    等到看到S区城区的楼房,就看到漆黑的夜空中有无数星星在闪烁。

    亮星,你是在为我而闪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