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是都市医剑仙 > 第14章 我动一指可破天

第14章 我动一指可破天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是都市医剑仙最新章节!

    “嗯,好一些了,你应该也感觉到了,这天地灵气复苏,百年灵气枯竭终于过去。”陈老爷子微微点头,动作虽然很轻微,但对于一个躺在这里几十年的人来说,这么一个小小的点头动作,意义却无比重大。

    “嗯,嗯,嗯……”陈风拼命的点着头,这一刻的他就像是一个孩子一般的激动。

    因为从他记事开始,爷爷就一直躺在这里一动不能动,柳山上的一切早就超出外边世界普通人的认知,所以陈风出去之后,就算偶尔会有好奇、新奇的,但却真的能淡然、平静的看待一切。

    此时此刻,陈风比自己打开剑穴更加激动、比自己孕育出剑气飞剑更加开心,如果不是爷爷当初一定要他离开柳山出去历练,他是不会离开的。

    而此刻,虽然爷爷没立刻回答他刚刚的问题,但也正因为如此,反倒是让他越发安心了起来。

    虽然接到消息他就猜到,柳叶身上应该有自保的能力,不会出大问题,但毕竟不确定,如今回来爷爷的态度顿时让他放心,而爷爷头部能动,则让他欣喜若狂。

    陈风激动的蹲下身体,手指已经按在爷爷脉搏上,同时看向爷爷身体其他地方,尤其手指。

    按在爷爷脉搏上,陈风的心又沉了下去,他根本感受不到任何生命气息波动,他所学的一切在爷爷这都不好使。为此事,他曾经对于跟随爷爷学医方面一度很抵制,认为完全没有用处,只是后来爷爷告诉他,那是他水平还未到。

    也正因为此事,一直激励陈风不断学习。

    虽然依旧如此,甚至陈风暗中透过商阳穴中将生命元气输入爷爷体内来查探他都试过,带着一丝丝剑气的生命元气,依旧毫无反应。

    有些沮丧,但却也习惯了,从小到大打击多了,也磨练出来了,随后习惯性的看向爷爷左手食指。如果说他努力学医是想治好爷爷,无数次要放弃都是爷爷鼓励、刺激。

    那三岁那年那个突然出现,笼罩柳山的那一幕却让他坚定跟爷爷学剑,如同虔诚信仰一般植入陈风心中、脑海。

    那一夜乌云盖天,怪风席卷,天空那个存在在爷爷跟姥姥警告下依旧带走自己,还自称他就是天,身在天空嚣张至极。

    那时的陈风还只有三岁,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永远难以忘记。

    那嚣张至极的存在,对于爷爷最后的威胁根本置之不理,并且看到爷爷有一根食指能动时根本不屑一顾,但随着爷爷抬指的瞬间,一道剑光划破天际。

    “我动一指可破天。”

    伴随的还有爷爷的一句话,后来爷爷虽然不愿意提起,对于陈风询问那些事情也不怎么回答,但陈风却也猜出大概。

    当时姥姥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让爷爷一根食指能动,但对方根本不受威胁,只是能动一根手指的废物,还敢威胁他。

    对方的话陈风记得不清楚了,但最终那一幕却记得清晰。

    那一剑真的将那团诡异的存在轰穿,随着惨叫陈风也掉落下来,并且受到了重创。但他却依旧看到,爷爷那一剑的恐怖威力。

    但最后时刻陈风却也遭受重创,而柳叶也是为了救他,自己差点被生命元气珠吸干生命元气,在姥姥保护下彻底陷入沉睡。

    看着陈风的目光,陈老爷子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忙咳嗽一声,虽然陈风问过许多次,长大后不怎么问了,但有些不能说,有些不方便说,有些说不出口,所以他干脆不说。

    “咳……”陈老爷子咳嗽一声,拉回陈风注意力道:“小子,还是不行吧,你还差得远呢。好了,你别在这耽搁了,柳叶虽然自己有一根本命柳枝,还有姥姥临走时给她的一枝,自己也有些小手段,但她毕竟还是个孩子。”

    呃!

    听到她毕竟还是个孩子,陈风不由得想起三岁前,爷爷一说自己时,柳叶就会说,他只是个孩子的话,现在过了十几年,却一下子调转过来了。

    虽然刚刚有些激动,再次想起爷爷的事情,但陈风却也知道,爷爷不想说,自己就算再问他一次也没什么用。

    “有大概方向吗?”陈风立刻起身,准备去找柳叶。

    “她偷偷跑出去的……”提起这个,陈老爷子也是一脑门子黑线。

    “那好,我先去找,不行的话我出去想办法动用一些其他力量去找……”陈风说着,就准备离开。虽然说耽搁了这么多天,但能抓紧还是要尽快抓紧。

    就在陈风说着迈步离开时,枯大柳树上那剩下的唯一一支柳枝突然摆动,那轨迹浑然天成,一瞬间就停在那里,然后陈风的手臂正好撞在上边。

    “嗡!”陈风手臂处其实一直缠着一根柳枝,平时在衣服里别人也看不到,这也是姥姥在陈风下山时送他的。陈风知道,姥姥这些年来新柳枝一共也才三支,所以也特别在意。

    在他修炼百脉剑有成之后,更是发现,他还不能外放,只能透过指尖的剑气,竟然可以借助柳枝如臂使指一般战斗。

    这一发现直接让陈风从赤手空拳提升到有武器的地步,而且剑气威力还远超一般武器,不说神兵利器,却也威力惊人。

    就在刚刚姥姥柳枝正点在那条柳枝上,陈风能感受那柳枝的震动,虽然只是一根柳枝,但陈风却隐约感觉到,这根柳枝竟然在凭空吸收周围天地灵气。

    “还愣什么啊,这还不明白吗?姥姥帮了你一下,这下借助柳枝释放的剑气比你手指上能强一倍,还有,这柳枝会在接近柳叶那丫头柳枝时有所感应,这个应该能帮助你尽快找到那丫头。”用以前陈老爷子的话说,以前他也是暴脾气、急脾气,只是这几十年被磨平了许多,此刻看陈风愣神,立刻赶他走。

    说是赶他走,象征性的似要训诫一下,但关爱之情却难以掩饰。而且还特意提醒陈风,姥姥刚刚那轻轻一点带来的莫大好处。

    “谢谢姥姥,范围有多大?”陈风立刻感谢姥姥,随后看向陈老爷子询问。

    “我哪知道,快去吧,哪来那么多问题。”陈老爷子再次赶人。

    再次听到爷爷赶人,陈风却丝毫不以为意,爷爷的性格他太熟悉了,所以挑眉看向屋内挂着的那把剑。

    “滚蛋,别惦记他,你现在根本驾驭不了,快走、快走……”

    陈风笑着冲爷爷摆手,再次冲姥姥拜谢,随后闪身向后山冲去。

    爷爷脾气急他自然知道,但爷爷这些年来一直想学得风卷云舒、看天地变更不为外物所动。事实上,这还是三岁前听柳叶说的,那个时候柳叶能知道姥姥的意思,经常说脾气急躁的爷爷,让他该如何如何,不该如何如何。

    只是一晃十几年,爷爷平和、淡然一般维持不了多久就会急躁起来,尤其接连有问题时更是如此。

    …………………………………………

    医院大礼堂之中,下班后除少数值班医生之外,几乎所有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的医护人员全部到齐。

    首先就是对于医院最近出现多起特殊病患事情进行交代,同时隐约间医院上边提出,最近或许还会有这种情况,医院会针对此专门抽调一些人成立一个科室,具体随后通知。

    上边公开提到这件事情,下边议论声不断,因为最近不只是医院,网络上也出现了许多稀奇古怪的事情,甚至有人录下了突然冒火的人,又或者在水面奔跑,然后突然消失水中的人。

    虽然视频很快被删除,但以如今的通讯发达程度,私下的交流更多,有人说发现十几米高的巨兽出现,也有人说发现小偷扛着汽车跑。

    虽然以前也有外星人、变异人等等传说,但从来没像最近一段时间这么多,虽然这些都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但各种被拍下的视频却私下流传。

    事实上除了这些特殊情况外,科学理念灌输下,许多有异常的人最先想到的是去医院看病,当不少医院接诊这类特殊病例之后,这方面也引起了重视,所以才有了这次大会。

    “大家听好了,任何人,接触到这类特殊情况,必须第一时间跟直管汪院长联系,这是政治任务,不得懈怠。好了,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大家记住,越是这种关键时刻越是考验你们的时候,我们坚决不能在关键时候掉链子,谁也不许请假,更加不许无故不到。我今天放话在这里,谁要是敢在这种时候无故不到,我会直接向院领导申请将其开除。”

    当会以重点布置完成、思想统一之后,黄石轩作为这次会议主持人,做最后的总结。

    只是他这话听在下方急诊科胡晓艺他们耳中,却是别有一番滋味。最近这些天黄石轩没少因为陈风无故消失的事情发火,他也一度说要开除陈风,只是接连打报告上去,上边没有任何回复跟说法。

    这让黄石轩感觉面上无光,天天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但最近几天他一下子又活跃起来。

    “他说这话啥意思啊,这不就是要针对陈医生么?”

    “小陈也真是的,怎么消失了呢?”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这么多天也联系不上。”

    “你看咱哪黄主任嘚瑟的,不过他在这种时候这么说,小陈有麻烦了……”

    “不会吧,陈医生不会真的被开除吧?”

    ………………

    其他科室的人或许还不明其话里话外含义,但急诊科的人怎么可能不明白,纷纷议论其他。其他医生跟陈风接触不多,甚至有些根本不熟,因为陈风只是值夜班,但众多小护士都跟陈风一起值班过,纷纷为陈风打抱不平。

    “吵什么吵,有没有点纪律性。好了,散会,请汪院长跟其他院领导先走,你们先不许动,不能乱……”听到下方乱哄哄的,黄石轩立刻喝止。

    只是大的声音没有了,私下各种不满更多。

    “你看他那样,这汪副院长只是新来的副院长而已……”

    “听说好像跟黄主任有关系,而且这汪副院长主抓全市医院这方面事情,听说在好多医院挂副院长……”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突然活跃起来,还敢针对陈医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