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是都市医剑仙 > 第30章 跳啊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是都市医剑仙最新章节!

    整整一天一夜,陈风在他第一次拥有的两万生命元气支持下,重新稳固了十处剑穴,也重新凝聚了一百二十道剑气。

    之所以耗费如此长时间,是陈风尽量少的耗损生命元气情况下去完成这一切。

    经历了刚刚那种心惊胆战,如站悬崖边,随时可能掉落,剑穴枯萎崩塌后,陈风不得不开始琢磨留后手了。

    那种感觉,不经历的人不会体会,就跟不经历饥荒的人,永远不知道真正挨饿是什么感受,不经历贫穷,永远不知道金钱的真正价值一样。

    让剑穴逐渐稳固,剑气慢慢凝聚,趁着这个过程,陈风也全力催动吸收天地灵气,不敢像以前那般随意使用生命元气了。

    最终一天一夜下来,稳固剑穴、凝聚剑气,一切都稳定之后,陈风发现生命元气珠内还剩下接近六千多一些的生命元气。

    这要是以前,如此多的生命元气,陈风肯定全力催动去淬炼剑气,加速剑气孕养剑胎的过程,现在他却不敢如此了。

    现在陈风算是真正明白,爷爷说的那句,家有余粮,心里不慌的话了。

    当然,陈风也明白,自己这点余粮根本不够消耗的,现在就算不耗损剑气情况下,基本维持十处剑穴运转,维持剑气凝聚不变,陈风每天就得依靠几百生命元气补充才行。

    这还是在他不去淬炼剑气的情况下,毕竟一下子一百二十道剑气,十处剑穴,想想都头疼。

    自己必须尽快想办法提升实力,同时也要想办法多吸收生命元气,多积攒家底,多留点余粮……

    总之,要多路并进,否则迟早还会回到悬崖边,现在自己也不过后退了几步。

    哎,力量看似提升了,但轻易也不敢爆发使用,否则就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了。想想,陈风自己都不知是福是祸,他自己压制了那么久,不急不缓修炼,如今却不得不面对实力暴涨后的危局。

    “哗啦啦……哒哒哒……”不管怎样,总算是暂时稳定住局面,当陈风心思回归,突然发现周围雪花飘舞,毒雾已经基本消散。但不知是之前地炎白果出现,还是因为蟒王死去散发的热量,又或者其他原因,在漫山大雪飘飞时,它们几百米范围内的雪花下来就会变成雨滴。

    哗啦啦雨滴落下之后很快凝结成冰,在陈风周围竟然已经有一层冰,但却都是在陈风身体外,在陈风头顶有几个巨大的树叶,他四周还有十几根巨大树枝,树枝跟上方树叶构成了一个临时建议的树屋,让陈风不至于被这冬天的雪雨浇到。

    冰天雪地、漫山大雪,独有这么一处莫名的下着雨,此情此景,只能用诡异、神奇来形容……

    “乌拉,那边再弄点树枝,之前不是跟你讲过了么,你要像是筑巢一样啊,那边……”柳叶就在陈风身旁,亦如昨天一般一动没动,但她却在不断指挥着乌拉在干活。

    别看乌拉现在变得很小,但随意拖动千斤树木都跟玩一样,只是这家伙显然很不情愿,不时的发出抱怨之声。

    “不用弄了,能淋淋雨洗一下也挺好的……嘭……”陈风说话间站起,抬手一拳向上轰去。虽然不能轻易动用剑气,但毕竟是有所突破,已经跨过人级巅峰迈入地级,仅仅是虚空挥拳,拳头上产生的风压就形成至少百斤以上的巨大冲击力,直接轰击在上方树枝树叶之上。

    嘭的一声,上方树枝树叶直接被轰碎,瞬间上空雨水哗啦啦落下。

    冰天雪地之中,陈风直接淋雨,这要是普通人被这冰雨淋上一场,不死也会大病一场,但对陈风来说,就真的只是清洗一下身上的污垢了。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还好没事、还好没事……”看到陈风突然站起,一拳将上方轰开,随后站立雨中,柳叶愣神了一下,随着冰雨落下,她突然长出一口气,使劲的拍着胸口。

    之前她担心陈风,但又不知该怎么办,只能守护在一旁,不断的指挥着乌拉弄一些东西,实际上是非常紧张,如今看陈风没事,她这才如释重负。

    走到柳叶身前,陈风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因为此刻柳叶在他面前只能到胸口处,距离近了他必须低头看向柳叶。

    这一刻,长出一口气拍着胸口后的柳叶抬头,正看着陈风,两人瞬间都凝固住一般。

    十几年前,在柳叶最后昏迷前,柳叶也曾经用同样的方式看着陈风,只不过那个时候低头的是柳叶,仰头看的是陈风,如今却已经颠倒过来。

    这一幕让两人仿佛跨越十几年的时间长河,都不由自主的想起曾经同样的一幕,一切尽在不言中。

    如诗如画、如时间长河中重叠,让记忆回放一般的场景,却在一声极其难听的愤怒的叫声中被打断。

    “嘎……嘭嘭……”刚刚拽着几跟大片树叶回来的乌拉突然发现上方被轰开,此刻它无比愤怒的踢向一旁的柱子,别看此刻它个头不大,但那一根插在地上足有成人大腿粗一根柱子直接被它踢断。

    乌拉这个气啊,它辛苦忙活了这么久,虽然开始很不情愿,但弄好了后多少有些成就感,结果直接就被毁掉了,怎么不怒。

    只是从小生活在柳山的柳叶可从来不惯这一套,尤其这么美好的回忆被打断,上去一把抓住乌拉一顿收拾。

    力量恢复,兽王战力的乌拉在柳叶手中根本反抗不了,直接被一顿收拾。

    看得陈风都感觉好笑,随后看看这里诡异的一幕,想想,陈风看了一眼地上蟒王尸体,本来兽王的皮跟肉加之都很大,但内脏跟皮基本被陈风绞碎,没有太大整块的了。

    陈风找了一下,发现蛇胆还完好,更有蛇头跟蛇芯都没毁,陈风将蛇芯取出,又将牙齿跟蛇头内最毒的一些东西简单收拾一下。

    这山中发生这样事情,尤其看着白熊王、蟒王、金鼠王等争斗夺宝,陈风也不敢久留,叫上柳叶尽快离开。

    “小风风……”

    “呃,柳叶,咱换个叫法行吗?”

    “小陈陈?”

    “咳……我是说,不用加那个小字。”

    “为什么?”

    “我长大了。”

    “不行。爷爷说过,孩子再大也是孩子,我抱着你回来的,我要对你负责。”

    “咳…”面对着柳叶非常果断毫不犹豫的拒绝,还有她要负责的话,陈风也无语了。

    “外边好玩吗?”

    “还行,越来越好玩了。”

    “有人欺负你吗?”

    “没有,都是我欺负别人。”

    “嘿,对了,你脱了裤子让我看看吧。”

    “咱能不提这个吗?”

    “你没找咬你的人,小时候你说找到一定要咬回来的。”

    “咳……没有。”

    “嗯,咱们一起找,找到一起咬回来。”

    “咬什么咬,我没说过吧?”

    “说过。”

    “没有吧?”

    “有”

    ……

    此处发生如此多事情,不是久待之地,陈风带着柳叶往雪城赶去,一路上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在柳山上,只有两个人的世界。

    当然,乌拉偶尔听他们谈得有意思,想插嘴,只是刚刚开口就被柳叶一脚踹飞出去。

    ……………………………………

    一架军用大型运输机上,没有普通客机上的座椅,二十几人有男有女就围坐在那里,听着轰隆隆的声音。

    这些人都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伤势还没完全好的高冰也坐在那里,以她的经验,敏锐的发现了在场这二十几人的一些共同特点。

    其中有三人是她认识的,都是警察系统的,虽然不算很熟,但也是附近几个市的警察。其他的应该也都是警察或者军人,其中以军人数量更多一些,有两人直接就是武警衣服还没换下,军人中穿着军服的也很多,其中军衔最高的竟然还有两个中校。

    就在高冰细心观察每一个人,猜测着这次突然而至的形成的变化,突然从里边走出一名少校。

    随着这名少校走出,在他们后方军用大型运输机后方缓缓打开,瞬间大风席卷。

    “啊……”

    “怎么回事……”

    …………

    虽然多数都很镇定,但也有慌乱的,毕竟在高空之中,即便不是万丈,但却也足以让人看着头发晕,脚发软了。

    毕竟不是谁都能入电影之中的人一般,站在打开的军用运输机后机舱打开处望着下边不发抖的。

    “现在所有人听我命令,你们本身就是军人,就是警察,就肩负着保家卫国的艰巨任务。天地灵气复苏,你们都是比较早被发觉有特殊的,最少也是修炼潜质惊人,又或者直接觉醒之人。鉴于你们本身是警察或军人,华夏特别开放,直接给予你们特训机会,现在听我命令,全部跳机。”那少校虽不像冷军一般,但却也没有任何废话。

    只是他这话一出,瞬间二十几人都懵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开什么玩笑,就算是有降落伞,没经过特别训练的人都非常危险,死的机会比生的机会大,何况现在的情况时,他们什么都没有。

    “你开什么玩笑,我不会跳伞啊!”

    “就算跳伞,你也给我降落伞啊!”

    “对啊,这怎么跳啊!”

    …………

    这少校本身就不是他们的直属上司,就算那些军人,来之前也都没明白怎么回事。

    虽然这少校说得正义凌然,但和平年代之中,如果说真的为了对付歹徒,他们之中绝大多数都有勇气生死相搏,可现在这是自杀行为。

    高冰却是看向那少校,又看向下方,感觉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她可是清楚,后来为了救她动员了多少力量。

    虽然那些人也都说过,如果没有当初那个救自己的人,现在他们怎样都没用,但就算如此,当时动用的资源也超乎想象。废了那么大力气,高冰不相信他们就是要让自己跳飞机自杀……

    当然,如她此刻这般还能冷静的毕竟是不多,此刻所有人表情各异,其中好几个都像是看怪物一般的看向那个少校。

    要不是因为,他们坐的是军机,他们都是被特别部门正式带走,此刻它们或许会认为对方这是要杀人了。

    “少校……”此时,其中一个中校开口,开口同时是让少校注意一下他们的存在。

    “还有三十秒钟,三十秒之内你们跳下去,将会直接被接送去特别地方进行训练,三十秒后你们将彻底失去这次机会,还有二十七秒。”那少校根本没去理会对方,直接抬手看时间。

    就在此时,一个年级看起来只有十七八黑瘦的士兵,刚刚所有人似乎都不知他的存在,突然间他人直接冲出,跳了下去。

    “啊!”

    有人惊呼,也有几个士兵看了看军机,随后以赴死心态也跟着跳了下去。

    高冰不是最早跳下去的,她又观察了一下之后,在那少校报出还剩下十五秒时跳了下去。

    “为了正义。”跳下去时,她握紧拳头,向着自己胸前挥舞了一下,那是在失去感觉之前,她还能记住那个人说的唯一两个字,正义。

    当然,后来仔细想来,高冰认为,对方的话应该是为了正义才对。

    “嗯?”就连那名少校都是一愣,什么意思,正义?

    他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些人中,最先那人明显是特殊部队,杀过人的,剩下跳下去的士兵也都是一种执行命令,相信组织才跳下去的,为了正义是什么意思?

    虽然少校话里话外说得不算含蓄,基本都能明白,不会有生命危险,会有接应,但高空就这么跳下去,对于他们来说真的太难、太难……

    “不,我不跳,我才不跳呢……”

    “别开玩笑了好吗?”

    “九”

    “八”

    …………

    就在有些人还想跟少校沟通时,他已经开始倒数,十秒钟时间很快就已经到了。

    即便都知道觉醒事情甚至好多已经觉醒、知道他们是特殊部门,知道下去可以去修炼,知道这是一场考验,但最终还是有九人没有跳下去。

    “撕拉,你不配。”其他人倒也罢了,当看到刚刚那名要说话的中校竟然还在,少校上去直接撕下他的军衔。

    那中校想说什么,却在少校一个眼神下,发现自己的嘴巴根本张不开,想动弹一下都做不到。

    “啊,快看!”不知是谁惊呼一声,剩下九人同时看向下方,就见刚刚跳下去的那些人,隐约间在半空白云中突然被托起,随后瞬间冲入某一片白色山峰附近,眨眼间消失其中。

    这一刻,有人再想询问少校能不能现在跳的时候,看向那少校,却感觉一阵眩晕如坠深渊梦境,随后就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