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是都市医剑仙 > 第34章 先天毒体

第34章 先天毒体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是都市医剑仙最新章节!

    虽然是冬天,围墙外不再是繁花似锦、草木茂盛,但却也绝对不会像墙内这般,因为这里光秃秃的一片,什么都没有。事实上学校之中,虽然在这周围没太高建筑物,但今时不同往日,有好事的从远处用望远镜也看过,发现这里依旧光秃秃的没人打理。

    久而久之,人们都认为那里已经完全荒废,但却未曾注意到,荒废之地应该是杂草丛生才对,怎么可能寸草不生呢。

    只是时间太久,这里又是在大学之中,早已没人注意。

    要是夏天,过去还需要坐小船,冬天就比较简单了,陈风拉着柳叶直接走在冰面上,走向湖心岛。

    “阿嚏…阿嚏……阿嚏……”刚刚走了没几步,柳叶就开始打喷嚏,刚开始陈风也并没在意,但随着越是接近湖心小岛,柳叶的喷嚏越严重。

    陈风可不认为柳叶这是感冒或者鼻炎,所以忍不住停下看向柳叶。

    “嘎…啊…嘎……嘿……阿嚏……”不看还好,只见柳叶肩膀上的乌拉正想学柳叶打喷嚏,感觉很好玩的样子,而柳叶自己也打得很开心,见到乌拉学不会她打喷嚏还忍不住偷笑,然后再次打着喷嚏。

    “咳!”陈风咳嗽一声提醒这一人一鸟,然后问道:“没事吧?是不是感受到周围不对劲,不行将嘴里药丸咬碎吞下……”

    “啊…”一听陈风这么说,柳叶猛的转头四下寻找,刚刚打喷嚏将药丸不知打打去了。

    乌拉则直接往柳叶肩膀一趴,闭上眼睛,继续装起黑炭来。

    “阿嚏…呃……”柳叶食指不由自主的按在下巴上,眼睛转了转突然发现什么一般,指着前方道:“啊,那有人。”

    几乎在这同时,她身体外层已经出现一层淡绿色光,隐隐笼罩全身,这光不像当初在蟒王毒气下那般明显,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

    柳叶感觉到了,进入那围墙之后逐渐就有微弱毒气,而且变化不定。这种程度的毒她倒不在意,反倒是玩得很开心,但被陈风询问,她忍不住有些心虚,所以想引开陈风注意,催动力量隔离毒气就不至于再打喷嚏了。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发现陈风根本没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却是在笑看着她。

    呃,这就尴尬了!

    似乎做了坏事,被发现一般,柳叶心思单纯,但越是如此越感觉有些囧!

    虽然她依旧坚持认为,陈风是弟弟,她是姐姐,但现在她却总感觉像是小孩子被大人盯上的感觉。

    看她的样子,陈风心中已经忍不住在笑,突然有一种报复这小丫头让自己尴尬时的感觉。

    “哦,那就是我要找的周老,跟咱柳山有些关系,让他看到倒也无妨,走吧。”虽然心中暗笑,但陈风却也没太让小丫头尴尬,微微停顿后才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随口说着,带着柳叶向湖心岛侧面走去。

    在湖心岛侧面冰面之上,一老者正坐在一个小木凳上,在他面前的冰面上有一个冰洞,老者手持鱼竿正在钓鱼。在其身旁,还有一个被小木架架起来的炭火炉,炉子上边有一砂锅。

    如有懂行的,看这砂锅就知其不凡,乃是几百年的古董。

    砂锅内的水沸腾着,砂锅傍边则有一小壶酒,靠近火炉在这冬天之中也热得散发热气。在火炉周围有十几个瓶瓶罐罐的,有的里边有一些整齐切好的蔬菜,有的则是几片羊肉、牛肉,更有一碟花生米。

    这些瓶瓶罐罐放在冰面上,但却无比精致,并没冰冻,也没有寒气,因为是特制两层的现代仿古装备,即便在这冰面寒冬之中依旧能长时间加温保持内部温度。

    老者极其整洁,鹤发童颜似正为形容他,只是人似微醺,一手持鱼竿,一手端着刚刚喝完的酒杯,眼睛微闭,半梦半醒之间。

    砂锅内的香气,让柳叶忍不住直咽口水,侧头看向陈风。一看她那样陈风就知她在想什么,陈风也不是普通世俗之人,从山里出来一年多的他在别人眼中还是有些特立独行,但这次他却摇头,很肯定的告诉柳叶不行。

    柳叶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向陈风,她能感受出来,这老者也跟陈风关系不一般,他的东西应该可以吃吧。

    “周老的东西真的不能吃,等一会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去。”看她那样,陈风心说,就这还要当姐姐呢,这小丫头啊。

    “好,为什么不能吃呢?”对陈风的话无条件的信任,让柳叶立刻将重心转移到研究这个问题上,同时手里抓着乌拉想放到砂锅看看会怎样。

    “嘎!”乌拉发出怪叫,挣脱出去跑到远处冲着柳叶怪叫着。

    “嗯,谁……”此时,半睡半醒间的老者睁开双眼,最先看到追逐乌拉的柳叶就是脸色一变,随即又看到陈风神情这才为之一松,但却也急忙站起身来,恭恭敬敬施礼。

    “百岁拜见师叔!”

    见周百岁如此,陈风也很无奈。这周百岁今年已经九十九岁,当年他患有奇症,甚至被认为是天煞孤星,因为其父母都早亡,临死给其改名希望其长命百岁。

    而随后帮助他的邻居跟亲戚也先后死去,后来没人敢理会甚至不敢让他在本地待下去。

    再后来幸亏周百岁在外游历的爷爷回来,他爷爷中医名家,本身也是民国时期一代高手,带着孙子周百岁离开。周百岁爷爷隐约发现周百岁问题,他身体竟然不断散发毒性,所以在他身边的人或其他一切,时间长了都会渐渐中毒。

    而且这种毒性非常惊人,随着时间越长越恐怖。周百岁爷爷想尽办法,最后就连他也因此中毒,最终在晚年时却因带着周百岁入山采药,无意间闯入柳山。

    只是从周百岁后来所说,当时的柳山情况跟陈风所居住的完全不同,他们似乎被一场大战席卷,如坠万丈悬崖,最终进入一处奇异之处。九十年前的周百岁才九岁,他只记得当时陈老爷子说了句可惜了,又跟周百岁爷爷聊了一天之后,周百岁最后记得的就是他在离开时陈老爷子点在他丹田的一指。

    从那之后,周百岁的生活恢复了正常,并且跟随爷爷学习医术,成为一代中医国手。但他爷爷因为早年受到周百岁身体毒性影响,很早去世,却告诉周百岁,此生最可惜的是不能真正拜入陈老爷子门下踏入那条路,但却也要周百岁谨记,其医术之点拨,也需终身以师门奉之。

    陈风也早已习惯,并没去阻止周百岁这发自内心的礼数。

    “有一段时间没来陪您老喝酒了,最近好像……严重了?”只是走近周百岁,看着他身体外隐隐的如同修炼者修炼时吞吐灵气一般,自然而然快速凝聚灵气,陈风也不由心惊。

    怪不得他刚刚感觉,周围毒气越发浓重。先天毒体,果然非同小可,周百岁不懂修炼之法,身体竟然自然而然的开始吸收灵气。

    这对于修炼者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事情,但对周百岁来说,却是催命符一般,只会让他毒体越来越强大,最终不受控制。

    “我已经跟和平说了,这里我也不能再待下去了,再待下去又会害了其他人。”周百岁点了点头,随后似乎又想起很久之前的事情。没想到百年轮回,老了、老了,竟然又如同当年那般开始伤害身边的亲朋好友。

    看着周百岁,陈风并没有去劝解什么,他知道周百岁早已经想开。他不是为了自己怎样,甚至在过去一年中陈风跟周百岁一起研究他的身体情况,周百岁最近几十年来为了怕伤害到其他人,就自己一个人生活在此,由此可知他的人品跟心性。

    “其实办法倒不是没有……”陈风知道,周百岁碰过的东西毒性都很大,所以来这也就不用客气让座一类的,俩人随意站在那。

    “师叔您是说老爷子?”周百岁虽然不惧生死,活了近百年经历无数磨难,早已经看开,但他却知道就算自己死了,如果不处理好都是一大隐患。而且这百年来他虽号称中医国手,却一直耿耿于怀对于自己先天毒体了解有限。

    一听这个小师叔陈风说有办法,周百岁最先想起的就是陈老爷子,那位他小时候见过一面,如神如仙的老人家。只是陈老爷子并没认他们这一脉,他虽称陈风为师叔,却只能恭敬的称陈老爷子为老爷子。

    “爷爷肯定能行,其实我也有一些思路了,只是爷爷当年一道剑气封禁,却没想到天地灵气复苏反倒让先天毒体产生变化。如今我的思路跟想法倒是有一些,但没有足够的实力或足够材料也是徒劳……”

    跟周百岁陈风也没有任何客套,甚至谈及其生死攸关之事也直言不讳。

    当然,他没说的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他能否熬过这一关。

    “这是一头异变妖兽,已经成了兽王的蛇胆,还有我从其头上取的一些毒物。”陈风说这,将杀死蟒王弄到的剧毒之物都交给周百岁。

    周百岁看了顿时眼前一亮,如今他的状况及其特殊,剧毒之物对他有莫大吸引力。这源于最初他想以毒攻毒,结果渐渐的却发现他身体能不断吸收各种毒物,甚至到后来他连一些现代合成剧毒都尝试过。

    当然,吞噬其他剧毒短时间内会压制他身体毒性向外扩散,可却也在不断壮大他的先天毒体,这完全是在饮鸩止渴。

    “我已经这样,就别再浪费宝贝了,也别再给你们添麻烦了,否则我生让人不安、死也难瞑目了……”看着陈风从蟒王身上取来的剧毒之物,周百岁身体都在被其吸引,恨不得立刻得到。他费了好大力气才控制住,甚至面色涨红,最后坚决摇头。

    他不知自己身体继续变化下去,死后会怎样就算现在他的状况,都不是火化、掩埋就能解决得了的了。

    也许会让千里之地寸草不生、也许会让数万人甚至更多人丧命,又或者被人利用做其他事情,总之,他连死都很难死安生了。

    “活着就有机会,就像是九十多年前你遇到爷爷一样,谁又能想到天地灵气复苏之后会怎样。再说了,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想办法将你送入太空安葬,反正那几位首长都欠着你的人情,你救了那么多大人物,这也不算啥事的。”陈风却笑了,直接将东西塞给周百岁。

    周百岁顿时一僵,好吧,看着这位小师叔,他突然感觉自己还是老了,思想僵化,没有这般天马行空的想法跟思路了。这可是他最担心的,别死了还害了更多人,如果真进入太空,那还怕什么,至于说是小师叔有这本领,还是动用国家力量,对他来说都不是问题。

    可随后,他又想到,这东西太珍贵了……

    “好了,现在你的问题暂时解决了,说一下我的麻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