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是都市医剑仙 > 第55章 滚回来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是都市医剑仙最新章节!

    “……”庞军脚步猛的停住,不敢置信的看着陈风,他的病症都被陈风说对了。最、最关键的是,不知道是不是陈风这么一说,还是真如他所说,庞军感觉高血压的劲又上来了,他手都在颤抖,很想立刻拿药去吃,可被陈风刚这么一说,他却不想当众去吃药,死死在那停着,脸色涨红。

    “庞所,别听他胡扯,装神弄鬼的,年纪不大就爱干这种事情,你真以为你是医生吗?高血压你也能看出,你以为你是谁?要是这样的话,还要医院,设备干什么?”看到庞军不动,情况诡异,黄石轩急忙催促庞军快动手。

    同时陈风一开口说话,他就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想再让他多说。

    陈风转头,看向黄石轩:“黄主任有过哮喘,最好别太激动,还有你纵欲过度,平时是不是借助药物才能行,不过恐怕以后借助药物也不行了……”

    黄石轩有哮喘病史,这点在医院中不算什么太大秘密,可后边那个却是他自己的秘密了,被陈风一语道破,这让他感觉自己呼吸也似乎加速,有一种哮喘病要发作的感觉。

    “跟按照规矩做事的人在规矩内玩,对于这些想搞事,想借势借力下黑手的,那就先要强力打回去才行。你比他们更强,更不讲理,他们就老实了,这一点你的魄力不足,今天我不用我的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你打电话给你父亲,跟他说这里情况,看他如何处理这里情况。”陈风几句话说得庞军跟黄石轩都停下,这才对周和平开口。

    本来刚刚陈风开口,打算用他自己的办法,那庞军的血压自然不可能恰好此时高到那种程度,陈风刚刚早就暗中动了一点手脚。黄石轩的也是,就算周和平不来,陈风也有办法轻松让他们乖乖听话。

    这还是不暴露力量情况下,什么叫做阎王不敢惹,这是以前江湖中的话,真正医术通神的人,救人命容易,要人命更容易。

    可以说,陈风可以让它们的病发,严重到没有自己出手根本连等救护车来的机会都没有,或者说,救护车来了也没办法。

    一般如同之前普通受伤在普通医院就能解决,而陈风出手让其发病的情况下,普通医生绝对治不了,除非有超级强者又或者跟他同级别医术之人出手才行。

    但既然周和平来了,陈风看他的态度,就决定真的教教他。

    “怎么回事?这家伙说得听玄的,看庞所那样子怎么像是发病了?”

    “这小子不会真是周院长的长辈吧,怎么一副教导晚辈的架势?”

    “好像还真是,难道辈份大,也说不定。”

    “别的先不说,这小子还真挺能装逼的,就是不知道折腾这么久了,他怎么收场。”

    ………………

    以前抓人,闹起来的、打起来的都见过,但今天这般的围观的这些人还真没见过。虽然没打闹,只是你一言我一语的,可一波三折,也让众人看得激动不已。

    此刻陈风突然接连开口,众人都啧啧称奇,纷纷小声议论着。

    就在众人议论中,看到陈风示意自己给父亲打电话,周和平犹豫了一下,看着站在那里脸红脖子粗,手中拿着手铐却不敢动弹的庞军,又看看已经拿出哮喘药不断喷着的黄石轩,周和平终于还是拿出手机按照陈风所说给陈老爷子打电话,并且最快速度将情况说给他。

    “挡住他们,无论怎样都不能让他们从你那过去,除非他们能踏着你的尸体过去。”周百岁听完周和平说完后只留下一句话,电话就已经挂断。

    周百岁的话莫名的让周和平感觉血在燃烧,热血上涌,本来他早就感觉自己已是老年人,从来不认为还会有热血上涌那一刻,但父亲这话却让他再度有了那种感觉。

    一句话,瞬间让他想到陈风刚刚对他的评语,想到陈风让他询问父亲如何解决,他不知道父亲会如何解决,但父亲语气中那种不容置疑、决绝却是他刚刚所没有的。

    周百岁挂断电话后,完全像变了一个人,只是随后他就气势一泄。因为他已经发现,不用他不顾一切去拦阻,庞军跟黄石轩两个人一个比一个古怪,站在那神情变化不断,庞军更是大汗淋漓、身体颤抖、脸色涨红。

    至于黄石轩则喷完哮喘药后,似稍微好转,却也一时没办法再去嚣张叫嚣。

    这一幕看得周和平心惊不已,别说是他对陈风有那么一点点了解,就算旁观的人也都能猜到,事情绝对不那么简单。

    只是也都感觉心惊,因为他们并没看到陈风接触这两人,而且这两人都是自身病症发作,所以不少人想到那种可能,都有一种脊背发凉、不寒而栗之感。

    “庞所……”小刘看情况不对,想过去问问,同时眼睛警戒的看向陈风,甚至心中已经做好打算,稍有不对就立刻动手控制住陈风。他心中也在打鼓,感觉今天这事情太过诡异,尤其陈风只是那么询问几句,怎么庞所跟这位黄主任就这样了。

    只是他刚要过去,一旁的老郑就拉住了他,微微摇头,隐约可以看到,他额头有汗水缓缓流下,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他显然不希望小刘这个愣头青冒头。

    “陈……陈风…你对我做了什么?”黄石轩稍微缓过一些,但却依旧感觉身体极度不舒服,他双眼充满恨意的看着陈风,认为此事肯定跟陈风有关。

    陈风摊手:“这么多人都看着呢,我能做什么,我不过是出于好意提醒一下你们注意自己病情,当然,想治病的话可以去我家那找我,地点庞副所长去过的,正好我最近缺钱准备开这个私人诊所。”

    陈风说的话绝对没有假,这也是他一路上考虑的问题,他从来没担心自己被抓来会怎样,主要是在考虑怎么还钱,还有以后怎么赚钱养活柳叶那丫头的问题。想来想去,还是得开家诊所,毕竟看病他还是很在行的。

    “你……你……”黄石轩还想说点什么,气喘吁吁却已经上气不接下气。

    庞军此刻也恶狠狠的看向陈风,那种在执法部门养成的狠劲也上来了,正如黄石轩所说,他也不信这是偶然。

    自己虽然有高血压,有其他一些毛病,但也没这么严重。最重要的是,怎么可能这小子一说就发作,而且这么严重,他想张口让人将陈风带进去,好好审问收拾一下,看是不是他弄的手脚,可他此刻却连张口说话都困难,嘴巴张合了几次都说不出来。

    原本被父亲一番话说得热血沸腾,要不惜一切拦阻的周和平,突然有种挥拳打在空气上的感觉,无处下手、无处用力。

    而内心的震撼则是无以复加,尤其想到父亲说的医者另外一个高度,还有自己这位小师叔祖刚刚说的那句,定生定死一念间的话,怎么跟眼前这一幕印证,总有一种让人恐惧之感。

    难道真如父亲所言,医者真可以达到那种高度?

    很显然,这种场面就算自己不来,小师叔祖也一样能搞定。

    周和平虽然不如周百岁,但也是精通中西医的,哪里看不出来,如果这真是小师叔祖一言而定造成的,恐怕进了医院都未必能解决。就跟医院对于许多疑难杂症是没办法一样,如果再严重,危及生命甚至不能人道的程度,恐怕就不是小师叔祖求他们了,那就得是他们求小师叔祖了。

    此时院子中的气氛突然变得无比诡异起来,所有人的心中都是惊涛骇浪,想什么的都有,有的怀疑陈风有可能是觉醒者,有特殊能力,有的则有些不信邪,也有些在琢磨陈风刚刚的那些话。

    总之,内心惊涛骇浪,院子中却出奇的平静。一辆黄色的送外卖的电动车突然在门口停下,外卖小哥取出一碗麻辣粉就想快点跑进去,毕竟他已经有些晚了,那个胖胖的户籍女孩又该说他了,可到了院子门口,他一下子僵在那里。

    眼睛四处去看,什么情况,都怎么了?

    所有人都不出声,有两个人好像还发病了一般,什……什么情况啊!

    外卖小哥站在那里,进退不是,完全懵了,这怎么了?

    “庞军、我现在通知你,市局命令,从即刻起你被停职,不得再以警察身份做任何事情…是、是,明白,您放心………”诡异的院子中时间如同停止了一般,这情况让随后进出的人都停下来,许多不明所以的人更是惊恐莫名。就在此时,突然一声大喊从楼上传来,楼上所长办公室,庞军顶头上司推开窗户怒吼着,手中还拿着电话。

    这边喊完之后,那边连声答应着,随后就能听到楼梯中传来快跑下来的声音。

    就在此时,黄石轩的电话也响起,原本连说话都没力气的黄石轩,突然间感觉恢复了一些,拿起电话一看是汪局长的,急忙接听。

    “你到底在干什么,现在立刻滚回局里来,省局纪检部门的负责人正在赶来……”电话里传来愤怒的咆哮声音。

    “汪…汪局长,我……”黄石轩恢复一些力气,也呆住了,怎么惊动了省局的人,而且汪局长怎么会如此动怒,这件事情的主意还是他给自己出的。

    “闭嘴,立刻滚回来,否则就不只是你自己坐牢,我让你全家都不得好,啪!”汪局长说完,直接已经挂断电话。

    黄石轩整个人救像是掉入万年寒潭,冰凉彻骨,他哪里还能不明白汪局长的意思,坐牢,自己竟然要坐牢,而且话已经很明白了,如果自己不听话……

    黄石轩也不知自己怎么离开的,钻入车中,车子接连剐蹭了几辆车后开走,他甚至都不敢去多看陈风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