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是都市医剑仙 > 第75章 迟早要还

第75章 迟早要还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是都市医剑仙最新章节!

    陈风也发现了方恒看自己的怪异目光,正从刚刚带着不服、不忿,有意设置障碍挑战,想看陈风笑话状态,正在转变成诧异、不解。

    事实上,陈风也的确在跟王清泉传音,本来他可以有更隐蔽的方法,但这种事情,本就无需隐蔽。方恒不服被自己握个手,几句话就逼得不得不退让,再度设置小障碍,那自己解决掉就行了。

    此时,随着陈风不断通过传音跟王清泉沟通,刚刚还在不断喊着王思燕,甚至语带恳求的王清泉突然停下。

    不时的微微点头,稍后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陈风这边,看到陈风很肯定的冲着他微微点头,他这才下定决心。

    “王思燕……”猛的,王清泉突然声音一沉,完全是暴怒的家长怒喝道:“现在给你一分钟,立刻给我下来跟我回家,你胡闹够了吧。之前一直没说你,就是我对你太惯着了,如果你这次不跟我回去,一会我回去将家里你的东西全部烧掉。”

    “包括咱们在非洲、美国等家中你所有的东西,都不留,还有,以后也不允许你去看妈妈了………”

    王清泉愤怒之下,那威势也还是相当惊人的,就像是被孩子激怒要揍人、要暴走的狂暴家长一般。

    王清泉突然转变,让不少人感到诧异,尤其他身边的管家,还有那些保镖。他们可是清楚,老爷对小姐那绝对是捧在手上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

    小姐得病之后更是如此,不管小姐惹出多大的祸来,他都不会怪小姐一句,只是怪自己没能治好小姐的病。

    怎么突然间,就如此动怒,而且还说这么狠的话。那管家都有些听不下去,想去劝解王清泉,以为他真的暴怒。要知道,王思燕虽然得病之后闹得凶,但大部分时间还是被王清泉控制在一定区域,虽然也顺着她,想要什么给什么,这方面花的钱都数以亿计,如今竟然说都要毁掉。

    “啊,不要、不要啊……”王清泉刚说完,刚刚躲起来的王思燕立刻冲了出来,眼中含着泪,委屈得不行。

    乞求的看着王清泉,以前她只要一如此,王清泉什么都答应她。可这次,王清泉却是脸色铁青,甚至还去看时间。

    “你下不下来,你要再不下来,我…我……”王清泉眼中放亮,也看出这招好使,可再度威胁一下子不知该怎么说。

    晕了,这还真是个好老爸,连吓唬孩子的话都不会说。

    陈风很是无语,再度传音道:“这有什么的,不跟你回去你就揍她屁股,撕烂她所有的衣服,再不行,就说不认她了……”

    王清泉听得握紧拳头,这种话他真不想对女儿说出口,但看到王思燕还不下来,他一狠心。

    “你下不下来,你再不下来,下次我就用…用戒尺打你手板,我…我就回家将你所有衣服,玩偶,你城堡里所有朋友全部都毁掉,还有,以后你也不要认我这个父亲了……”

    “不要啊,哇……”没等王思泉说完,王思燕哇的一声哭了,随后身体一跃,就从上边跳下来,足有五六米高,但她的身体轻盈得不行,这一手比之刚刚生死拼杀的老胡子他们都厉害许多。

    陈风也是眼前一亮,这王思燕竟然也是修炼者,这身体素质不是一般的好啊。

    此时,陈风从方恒眼中,也看到了贪婪、占有的欲望。

    “哼!”方恒一转头,看到陈风也看着他,想到自己的小算计被他轻易破解,忍不住冷哼一声。

    “别哭了、到爸这来……”一看王思燕哭成泪人、可怜得不行,王清泉自己都泪水忍不住掉落,瞬间刚刚暴怒家长的形象就要毁掉。

    “哎哎哎…停住啊,坚持住啊王总,你现在崩掉人设,你女儿知道你只是吓唬她,先不说以后你都不可能吓住她了,光是今天想带走她都难了,坚持住,别崩人设。你现在就是一个暴力、暴怒的家长,继续,将她带走也要给她留下你这一面,有时候完全的温柔娇纵不是好事。”

    陈风一看要坏事,急忙提醒,开什么玩笑,这小丫头哭得是挺惨,但下来后就在偷偷观察着王清泉,而且目光也在看向自己,似乎也察觉到了跟自己有关系。

    必须趁着她没反应过来完成这一切,否则就麻烦了,陈风开始认为是这王思燕有多重人格或者人格分裂,但刚刚看到她的面容跟情况,感觉事情好像不是那么简单。

    当然,具体病症还得具体检查,但现在绝对不能让王清泉崩掉。

    已经心疼得不行不行,上前都快陪着王思燕一起哭,就差说只要姑娘你回来,爸什么都行的王清泉猛的进行。他立刻明白陈风用意,也控制住自己。

    “哭什么哭,跟我回家,以前就是太惯着你了,走,回家!”

    “老爷,小姐都哭成这样了……”管家毕竟经验老道,立刻明白王清泉用意,同时王清泉狠下心来再次训斥,转身要走时给他使了个眼色,他立刻上前安抚。

    “滚一边去,嘭……”王清泉虽然不是修炼者的,但身体保养的非常好。灵气复苏之后,他凭借手上的资源,没少得到好东西,此刻发怒一脚下去,直接将管家踹到一旁,撞到车上。

    当然,这也是多年主仆配合的好,但这却更让王思燕害怕了。

    事实上,也就王思燕害怕,老胡子,王秀珍等人都看傻眼了,那些保镖跟那些混混更是看得清楚,这不配合着吓唬孩子么。

    这…这又飞剑、又是枪支,又是轰穿楼板,又是生死大战的,怎么最后就这样吓唬一下孩子就完了?

    “解决,方少就不用客气了,太热情了。”看着王思燕跟着王清泉上车,陈风笑着再度重重握了握方恒的手,松开转身向下走去。

    “等一下,我的手……吼……”陈风潇洒转身就走,方恒却要叫住他,因为刚刚陈风封住了他一个穴道同时也制住了他的照门,可刚一抬手想拦阻,手臂之上气劲完全贯通,瞬间虎啸龙吟之声不断。

    手臂之上的力量再无阻隔,显然陈风在松开手的时候,已经将刚刚施展在他手上的禁制撤掉。

    方恒吃惊的是,他竟然毫无感觉,从被制住,到撤掉都是如此。这让他的心中很是不舒服,但他却也有自信,不管对方多厉害,他不信真的一战他会如此毫无还手之力。一来是他有一个连自己之前都不知道的照门,二来是陈风的手法太高明,可如果真的一战的话,他不信自己会如此。

    “等等,留下个姓名吧,我方恒至少知道,我长这么大第一次栽得这么惨,是栽在谁的手里了。来日也好找你,到时候,咱们不玩这种小把戏……”

    王清泉他们上车,车队迅速已经开动离开,方恒余光虽然不甘的看向王思燕,但他却不至于说现在反悔,更何况他相信以后还可以。此时,他主要则是盯着陈风,正如他自己所说,这些年来他方恒还真的没吃过这种哑巴亏,这是真真正正的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陈氏医馆、陈风,小把戏么,我是医生,希望到时候你来了不是要我给你看病。”陈风没有回头,却并没有遮掩,说完已经上车。

    上车后陈风还冲方恒他们摆摆手告别,就在方恒跟他手下一干人注视下,在那些富二代们一脸懵逼中离开。

    “陈风、陈氏医馆、医生?”方恒喃喃自语后,想到陈风后边的话,他眼中寒光一闪。

    “胡子,去给我查查这个陈风跟陈氏医馆,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乱来。还有,让人跟王思燕继续用之前的方式保持联系,给我准备飞机,我要去龙虎山。”

    ……………………………………

    独眼阎王闫松仅剩的独眼泛着血红,这几天就没休息过的他显得无比疲倦,一般人早就支持不住了,也就是他这种人还能挺住。从一栋大楼出来,他迅速进入车中,本来靠在车上刚想迷瞪一会,电话已经再度响起。

    “是、是…好,我这就过去。”闫松恭敬的答应着,但手却使劲捏着手机,如果他有那个力量,恐怕这手机都会让他捏碎。

    “出来混的,迟早都是要还的……”车中,闫松喃喃自语着,他靠张家崛起,张家原本除了利润其他的没要求过太多,这些年闫松的日子也算过得逍遥自在。可现在,张家真正出面,随便一个下边的子弟对他都是呼来喝去的。

    只是不管怎样,张广恒交代的事情,他必须办好,冷静了一会后闫松迅速联系,把他被带进去问话这段时间的情况都掌握一下。

    很快,闫松就在一个原本是他自己秘密据点的超大复式楼中,看到了张广恒,此刻张家子弟大多已经悄悄离开,只有张广恒等几人没有离开。

    “怎么说的?”张广恒坐在巨大落地窗前,目光凝望窗外,随后问着。

    闫松恭敬道:“我的人被抓进去了三十多人,其中有几人被翻出旧账来,另外一些人我让它们都暂时躲起来了。虽然没直接证据,但他们也警告我,特殊时期敢乱动者绝不姑息,我咬定是手下因为小矛盾想收拾一个人,别的我不清楚……”

    国内不比国外,就算闫松这样的人,在高压之下也不敢乱来。这不,他只是召集人手折腾了一下,就让人叫去问话。

    “嗯,不是“华夏”的人就好,说明他们并没将你与我张家联系到一起,但你还是要在我带人离开后迅速避一段时间。”张广恒还算满意,普通的警务部门他并不在意。

    闫松低头,不敢露出丝毫情绪,连连答应。

    “另外那件事情呢?”

    “哦,这件事情我一直让人跟进,虽然没直接找到小姐要找的那个人,但在将周围大量视频结合之后,我们发现在卫生局附近不久出现的一个人穿着跟小姐所说之人一样。只是样貌等有区别,我们调查过,那人叫陈风,他妹妹刚刚打了人……”

    闫松迅速将能掌握到的消息,都跟张广恒说了一番,最后道:“我感觉这陈风不是普通人,面容上的改变也许真有可能,只是此人最近不在学校也不在医院。还好,我们经过调查,发现前一段时间袁家那小子曾经让人大面积寻找过这小子,后来查到袁家那小子跟陈风是一个班级一个寝室的。”

    “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