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是都市医剑仙 > 第80章 我都求饶了

第80章 我都求饶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是都市医剑仙最新章节!

    越说乔山峰越得意,之前的郁闷一扫而空,当然,这种情形他也很小心,手中已经捏着几张符文。这是专门克制这些邪祟之物,有镇压之效用,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如此得意。

    “啊,思燕,大师,大师你有办法么,请您赶快想想办法救救思燕,乔大师,你要多少钱都行,快救救思燕……”此时,刚刚被惊吓到的王清泉也被乔大师得意笑声惊醒。一听他这话,再看陈风一动不动站在那里,看着王思燕此刻那恐怖状态,王清泉急忙向乔山峰求助。

    对王清泉来说,其他的都不重要,女儿的安危高于一切。

    “这个么……”听到王清泉的话,乔山峰小眼睛中有光芒闪动,但随后却是叹气摇头,一副无比为难的样子。

    “吼……小姐,嘭嘭……吼……”此时,管家跟几个保镖看到情形不对想上前,却突然被一股阴风吹飞,身体砸到周围,同时在王思燕身体周围那无数恐怖的阴邪力量,似在凝聚,形成一张巨口,要将一切吞食一般。

    而陈风,此刻却依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双目死死的盯着王思燕双目。此时的王思燕不只是双眼,浑身都是血色光芒笼罩,面部表情变得无比恐怖,似受到极大刺激,体内某种强大存在要冲出来一般。

    “陈…陈医生…小心……”看这等情形,王秀琴也傻眼了,没想到事情急转直下,竟然变成这样。看到陈风就站在那一动不动,他们这么远都受不了,不得不连连后退,心中的恐惧更超以往。

    因为不了解,所以恐惧,这种恐惧甚至远超看到兽王的恐惧,因为人们心中对于鬼物、阴邪之物,总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乔大师,求求你,无论如何一定要救救思燕……”这等情形更是吓坏王清泉,连连冲着乔山峰拱手施礼,此刻他已经慌乱不知所措了。

    “哎!”乔山峰叹息一声道:“王总,不是我说你,什么叫做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你看没看到。刚刚这小子多嚣张,你再看看现在,惹祸了吧,不知道怎么收场了吧。我刚刚不就说过么,别看刚刚他不知搞了什么玄虚,甚至我猜测的不错的话,这小子多半跟那个方恒那小子联手演戏,我也是一时布察才会上当。所谓祸福本无门,为人自召取……”

    此时,乔山峰大师灵魂再度附体,完全没有刚刚那失态的架势,叹息之间有不忍、有叹息,更有惆怅,那是为王清泉自己找来陈风这样的毛头小子而惆怅。

    王清泉此刻哪有空考虑那么多,乔山峰说什么就是什么,顺着他的话连连自责,说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只求乔山峰赶快出手。

    因为现在这种场面,已经完全不是他们普通人可以靠近,可以管的事了。

    “也罢、也罢……”这一刻,四十五度角仰天感慨后的乔山峰轻轻一甩衣袖,悲天悯人道:“也是本大师心慈、感念上天有好生之德,也感念你王老板多积福积德,今日既然碰到此事就不能不管。此子本该陷入阿鼻地狱、受那无尽苦难,但本大师不与其计较,也算他沾染了你王老板跟王小姐的福德,今日也顺便救他一命吧。”

    “谢谢、谢谢大师,还请大师出手,请大师救救思燕,大师你快救救思燕吧……”王清泉都快急死了,看着王思燕的状态越来越不对,他越来越恐惧。

    如果可以的话,他早他妈开骂了,你他妈说那么多屁话干什么,救人啊,你倒是救人啊!

    当然,此刻的乔山峰就是最后一棵救命稻草,而且高人行事,他心中就算有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此刻也不敢说出口,只能不断哀求着。

    “罢了、罢了……”乔山峰也看时候差不多了,他之所以敢如此,是因为此时此刻的情形,跟他之前炼制镇魂符、驱邪符上所说的差不多。此刻摆足威风、架势,从新找回刚刚损失的颜面、大师风范,将高人威势完全展现之后,乔山峰再度挥挥衣袖,一副拯救天下苍生之重任,不得不去的一抬手。

    “真火御符、驱邪镇魔,去……咻……”乔山峰嘴中念念有词,抬手间手中符文瞬间燃烧,周围天地灵气不断涌入,其中立有金甲神人,直扑王思燕所在。

    同时另外一道符文,散发光芒,符文之中一道道金色丝线散发,穿透那层层阴邪鬼魅一般的存在,产生一种镇压,压制之力。

    “滋滋滋……啊啊啊……嗷嗷嗷……”火焰、金甲神人所致,王思燕周围那些阴邪存在发出滋滋滋之声,随后则是不断惨叫,似被灼烧,不断发出痛苦哀嚎。

    王清泉在一旁看着,顿时眼中露出喜色,这,这不就是镇压邪物才有的景象么,电视剧、电影,小说里不都这么演的么。

    这一刻,王清泉都开始有些自责了,毕竟刚刚他也在心中开始轻视乔大师了,现在看来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这乔大师真是有能耐的人啊。

    人家那真是世外高人,只是术业有专攻,战斗可能真的不擅长。

    此刻,别说是王清泉了,周围那些保镖,还有刚刚被震飞出去的老管家等人也都看傻眼了,因为他们也从来未曾见过这一幕。

    事实上,如果不是他们跟随王清泉当年在非洲经历过无数生死战斗,加上如今灵气复苏的年代,什么样的事情都有了,否则连他们都会被吓到。

    “哼,本大师一出手,一切邪物无所遁形,必将灰飞烟灭……”乔山峰再度挥挥衣袖,负手而立,得意的看着这一切。

    “轰……”而此时,在王思燕精神意志识海之中,本来拼命压制,想尽办法,甚至暗中从内部刺激王思燕几处头部穴道,想稳定住王思燕情绪,寻找这变化源泉的陈风顿时大惊。

    因为本来已经稳定的情况,突然间变得极度糟糕,那些他有意逼迫出去,借着刚刚小思燕引发的血色怨念,这一刻有不少竟然钻了回来。而这些钻回来的血色怨念痛苦的哀嚎,顿时引发了王思燕精神意志识海内那团恐怖血色光芒,瞬间爆开。

    如果说刚刚还只是因为小思燕去动王思燕,引发漩涡吸引小思燕,有不忿怨念冲出,那么此刻,则如同山呼海啸一般。

    “该死的,搞什么搞,这不他妈找死呢么。”这股怨念太恐怖,太惊人,陈风刚刚都不敢轻易碰触,本想借助小思燕放出王思燕都惹来麻烦,这次倒好,那些怨念不想办法让其散开,竟然将其想压制。

    这种感觉就跟一个弹药库有一些火烧起来,本来隔离、灭火是最好的,你拼命的想将火压回弹药库,那结果就是彻底引爆。

    火山喷发也是释放能量,释放了反倒好了,要强行压制回去……

    此刻就是如此,陈风察觉不对,立刻做自保。

    刚刚那看似凶猛的怨念形成的种种现象,他根本不在意,根本靠不近他的身,但现在不同了,他必须全力以赴。瞬间百脉剑运转,甚至将十五处已经开辟的剑穴打开,剑穴凝聚剑气之下,就算不释放剑气,也能产生一定的威力。

    最重要的是,陈风从生命元气珠之中调取生命元气,护住身体重要部位。别人称为阴邪之物,对于陈风来说,那不过是一些怨念,但怨念足够多,足够强大一样恐怖,会吞噬生机,让人产生各种幻象,甚至会在这些幻象之中活活将自己杀死。

    陈风精神意志强大,剑穴打开维护自身,百脉剑功法运转全身,剑气随时蓄势而发,生命元气滋养身体保持最旺盛状态。

    此时,看着那些逐渐被燃烧、还有许多回归王思燕身体的阴邪之物,乔山峰眉毛微微挑动,瞥了一眼同样喜形于色的王清泉。

    “天地有正气、本大师秉承天意,一切邪祟之物又岂能作祟。说真的,王总,你这经商头脑不错,但你对我们修炼界是完全不了解,以后看人一定要多长长眼…………”看到自己的符箓效果明显,一切就要解决,乔山峰再度以指点江山的角度来教王清泉。

    王清泉也很是无奈,嘴角抽动了一下,看了看王秀琴,却也不知说什么好。

    因为刚刚如果没有陈风相助,他甚至带不回女儿,但这陈风刚刚来了就惹了这么大麻烦,哎,他此刻也暗自叹息,看来真是术业有专攻,这陈风看来战力比较强。

    虽然他也说是有证的医生,但女儿的情况根本不是普通医生能解决的。看来,一会给这陈风一笔丰厚的答谢也就是了,虽然他很清楚,乔山峰这些话都是有意的,但心中却已经有了一些衡量跟想法。

    “轰……嘭嘭嘭……轰……”就在王清泉心中念头闪过,乔山峰话音未落,还要继续说的时候,突然间刚刚被压迫回去的怨念百倍的扩散。

    轰然间如同火山喷发一般,恐怖的力量瞬间冲出,乔山峰的符文在这力量之下,嘭嘭的碎裂,巨大的冲击力,瞬间让周围那足以承受子弹打击的玻璃罩纷纷炸裂。

    “不好,嗡……”乔山峰反应倒是很快,他距离的很近,刚刚随着符文压缩怨念他还特意过去,一副等彻底平息邪物后,要好好看看陈风出糗、尴尬时的样子。此刻可就倒霉了,不过这家伙倒也真是胆小怕死,瞬间十几道防御符文出现,将他跟身旁的王清泉笼罩。

    只是这力量太过惊人,冲击之下,他的防御符文完全碎裂。

    “嗡……”下一刻,乔山峰身上的衣服散发光芒,竟然是一件接近法器存在的防御小衫在身上,但即便如此,在那恐怖爆发的力量下,他也如同一叶孤舟面对大海巨浪一般,根本不堪一击。

    而且因为就他这里有了抵抗力量,爆发的怨念更多击中冲击向他这里。

    “不、不要,我不能死,别过来,都他妈别过来,嗡嗡嗡……嘭嘭嘭……”瞬间,刚刚高大的大师形象全无,恐惧在乔大师小眼睛中闪烁,惊恐的不断的催动符文,他身上竟然足有上百道防御符文。

    这还不算,他身体之中,竟然还有一些没炼制成完成,但也接近下品法器的各种防御法器,不断闪烁光芒。

    拼命叫喊之中,不断爆开,不断抵抗着恐怖怨念形成的爆炸式的冲击。

    “快退出去,不好,藏住……”

    “啊……我的手……”

    “快跑……”

    …………

    此时,大院之中已经乱成一团,不少人被砸伤,无数人纷纷后退。

    “该死的,你们怎么总盯着我,别啊,求求你们了……”

    “不要这样,我都求饶了……”

    “扑……你们…求求你们了……”

    …………

    此时的乔山峰已经是哭腔了,因为他积蓄的好东西都用了,但结果却是大部分爆开的怨念都向他这汇聚,在所有人眼中,似一支大军在向他冲锋一般。

    此刻的乔山峰,都快崩溃了,声音也跟之前不同了,竟然带着一些稚嫩跟恐惧,不断叫喊着。

    “啊!”刚刚的变化,将王清泉吓到了,但更让他不敢置信的是乔山峰的反应。

    当然,他随即则看向王思燕,女儿那到底出什么事了,怎么会这样?

    “太好了,就是现在,剑出……”而陈风这边,本来也被这意外弄得措手不及,但因为乔山峰这么一拖延,让他在保护住自身的同时,也有了喘息做准备的时间。争取到了一丝丝时间的陈风,终于有了出手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