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极品妖孽归来 > 第28章 可怜女人

第28章 可怜女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极品妖孽归来最新章节!

    看到台下记者们的反应,陈建华压了压手,示意大家安静,紧接着,他肃然道:“根据这段录音,我们认为受害人最后拒绝了徐青的要求,导致徐青恼羞成怒,凶性大发,这才造成了惨剧的发生。另外,徐青在知道自己无法逃脱法律制裁的情况下,主动交代了他在任职期间贪污受贿和滥用私权的行为。”

    “作为警队的副局,我感到很惭愧,徐青身为公务人员,非但不为人民服务,反而成为体制内的一条蛀虫,只顾自身利益,而将人民的利益搁置一旁,视而不见,实在是令人愤怒。今天,当着大家的面说这些,主要是想表明警队的态度,同时请大家多多监督。从今往后,对于这种腐败行为,警队将打击到底,绝不姑息。另外,对猖獗的地方恶势力,警方和政府一向都是零容忍,我们将从严,从重,从快的将他们铲除,维护人民的安全和利益。”

    伴随陈建华的话音落下,场上立刻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随着警方的发布会结束,秦清从电视上收回目光,似笑非笑的看着江来,问道:“那录音带是怎么回事?”

    “昨晚碰巧听到了,就顺手录了下来。你应该感谢我,要不是我多此一举,你哪有这么顺利被放出来。”

    “难怪你信心十足,原来早有准备。”

    江来夹起一块红烧肉塞进嘴里,问道:“你跟刘浩云有什么恩怨?”

    听他提到刘浩云,秦清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了,她放下筷子,扭头看着窗外来往的车流,整个人好像陷入了沉默中,半天没有开口。

    见状,江来耸了耸肩,也不打扰,自顾自的吃着。过了好一会,只听秦清缓缓道:“事情要从我爸说起,其实我爸的底子也不干净,年轻时经常跟着一群弟兄在外面鬼混,后来还吃了几年牢饭。对于他们那种人,坐牢就跟镀金一样,出狱后,大家对他很敬重,趁着这个机会,我爸招揽了一批兄弟,在QZ市占下一块地盘。”

    “随着事业渐渐有了起色,我爸为了以后着想,决心把自己漂白,于是,他把那些灰色生意都交给其他人打理,自己开了家公司,经营着一个港口,专做贸易出口。可是,好景不长,有一天刘浩云突然跑去公司找我爸,说是有要事相商。当时,我跟我妹妹也在场,我爸让秘书把我们带走后,我们就听到办公室中传来我爸和刘浩云的争吵声,也不知道为了什么事,他们吵得很厉害。后来,刘浩云怒气冲冲的离开了,临走前,他威胁我爸说,如果他不肯合作,以后一定会让他后悔。”

    “不过,我爸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根本不在乎他的恐吓。几天后,我跟几个同学约好出去旅游,结果才过了一天,我就接到警方打来的电话,说是我一家人不幸遇害,当我赶回去的时候……”说到这,秦清的眼眶已经红了,晶莹的泪珠顺着白皙的脸颊滑落下来。

    “给。”江来抽出两张纸巾递了过去。

    “谢谢!”

    “不好意思,是我多嘴了,如果你不想说的话,我不会勉强。”

    秦清摇了摇头,低声抽泣道:“没事,这几年来,我一直将痛苦和仇恨都憋在自己心里,很少向别人倾诉,现在说出来,感觉轻松了许多。”

    擦拭完眼泪,她平复了一下情绪,接着说道:“当我赶回去的时候,看到我父母还有我妹妹的尸体躺在床上,身上被捅了几十刀。不仅如此,我妈和我妹在死前还遭到了凌辱,都不成人样了,那一刻,我感觉天塌了一般,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我的悲痛。因为我爸的背景不干净,所以警方认定,这是地方黑势力间的仇杀,查了几年也没进展,最后不了了之了。对了!我没记错的话,当时负责这个案子的好像就是徐青。”

    “徐青一直利用职务之便包庇那些人,所以,他不是没线索,而是压根不想查。”江来说道。

    他挺同情秦清的遭遇,不过,有句话说得好,出来混,迟早有一天要还的。就好像他自己,当他选择这条路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无论多坏的结果,他都能坦然接受。

    “现在你该知道我为什么要杀刘浩云了。”秦清说道:“自从我家人被杀后,我就离开了QZ市,因为我怕刘浩云会斩草除根。幸好我爸早有准备,多年前就给我和我妹妹在海外开了一个账户,里面的钱足够我一辈子的花销了。所以,这几年来,我一直呆在国外,花了大价钱请来几个海军陆战队的退伍兵,让他们来训练我,然后等待机会报仇。”

    江来笑着道:“有人说,经历过挫折的人才会迅速成长,但我认为仇恨才是。”话落,他端起茶杯,“来,祝贺你报仇成功。”

    “谢谢!”

    茶足饭饱后,秦清透过缭绕的烟雾,看着江来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开口道:“你今天特地跑来这等我,该不是单纯的为了请我吃饭吧?既然我们已经认识了,不妨说说你的目的。”

    江来慢悠悠道:“先不着急谈这个,我想知道的是,刘浩云已经死了,你大仇得报,那你下一步有什么计划?”

    “当年跟随我爸出生入死的那些兄弟,在我爸出事后,非但没一个人替他报仇,反而把他的资产都瓜分了,还跟刘浩云做起了生意。另外,刘浩云只是一条听命行事的狗,在他背后还有人。”

    “我明白了。”江来点点头道:“看来我们的目的都差不多。既然如此,那我不妨说说我的计划。”说着,他做了个手势,示意秦清将头靠过来。

    耳语了几句后,也不知道江来说了些什么,秦清一脸震惊道:“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

    “秦小姐,我做事从来不开玩笑。”

    好一会儿,秦清的脸色慢慢恢复平静,摇头道:“抱歉!你刚说的事情,在我看来就是一个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