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极品妖孽归来 > 第30章 住到你家去

第30章 住到你家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极品妖孽归来最新章节!

    此时,在宏明大楼的三十七层,烟尘弥漫,火势熊熊,忽然间,一道模糊的身影从滚滚的浓烟中慢慢走了出来。

    如果索兰特在这,一定会惊讶的发现,这人竟然是刚在爆炸中‘丧生’的江来!

    看着周围狼藉的环境,江来掏了掏被炸弹炸得嗡嗡作响的耳朵,然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像个没事人一样,大步朝着电梯走去。幸好,爆炸范围只局限于天台,并没有对电梯井造成破坏。

    当他离开大楼,只见几辆消防车正迅速往工地赶来,与此同时,一辆面包车缓缓驶来,停在他的旁边。

    上了车,坐在驾驶座的柳寞看了眼后视镜中的江来,开口道:“没事吧?”

    “小场面而已。”江来淡淡的回了一句,“幸亏我有准备,不然的话,还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

    他很了解索兰特的性格,也知道对方最擅长的本事,如果索兰特要对他不利,必然会提前布置好炸弹。因此,在他赴约之前,就对宏明大楼的建筑图做过研究。当他前往天台的时候,曾在三十八楼逗留过几分钟,其实是在安装柳寞替他准备的炸弹。

    在索兰特引爆炸弹前,第一次发生的爆炸就是他控制的。那次爆炸的威力不算很大,只是将天台和下面两层楼之间的石板炸开,好让他能顺利的从天台逃离下去。

    一切正如计划的那样,索兰特并未起疑。恐怕连他都想不到,江来会利用炸弹逃生。

    “少爷,既然索兰特不肯配合,那你有什么打算?”

    江来看着窗外忙碌的消防队员,沉吟了片刻,缓缓说道:“虽然索兰特不是什么大麻烦,但他算是一个潜在的威胁,我跟海流沙的父亲承诺过,一定会保护她的安全。如果失信的话,那我别想得到卿曼容的线索。”

    顿了顿,他话锋一转,“这件事情你不用操心了,我会想办法处理好。对了!齐斌那边的进展怎么样了?”

    “他跟东红巷的岳坤联系上了,不过,对方很谨慎,加之东红巷的精英骨干刘浩云被杀,他最近变得更加小心,谢绝了一切往来,要想跟他正面接触,恐怕要过些日子。”

    江来点点头,“主要我们能打开东红巷这条缺口,以后就能在QZ市立足下来,所以你要多费点心思。另外,军方那几个老头子已经注意到我们了,你最好低调点,千万别被他们抓到什么把柄。”

    “明白!”

    ……

    次日。

    一觉醒来的江来吃过早餐,然后收拾了一下,背着包就往南月集团赶去。

    因为是刚上班,身为董事长的海流沙并未接待访客,而是一个人呆在办公室中翻阅着公司的最新计划书。

    看到江来门都不敲的从外面走进来,海流沙微蹙着柳眉,精致白皙的脸颊上写满了不悦,“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居然也会准时准点的来公司上班了。”

    江来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根香烟,笑道:“海小姐,我知道你不待见我,但也没必要揶揄我,那样会显得你小心眼。你好歹是南月集团的董事长,还是大度一点比较好。”

    “你……”海流沙一时气急,懒得跟他犟嘴。看了眼江来随身带来的背包,里面鼓鼓的,也不知道装了什么,“说吧,你来找我干什么,别告诉我你突然良心发现,想要老老实实的当个遵纪守规的员工。”

    “还是海小姐了解我。”江来弹了弹烟灰,道:“麻烦你打个电话回去,让保姆替我准备一间房。从今天开始,我就住你家了。”

    “什么?”海流沙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大叫道:“不可能!你想都别想。”

    “海小姐,别这么不情不愿的,你以为我愿意吗?”江来耸耸肩道:“要不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我才懒得搬家。另外,这事你反对也没用,我已经跟你爸打过招呼了,他让我转告你,如果你有什么意见的话,直接去找他。”

    海流沙深吸了一口气,平复着内心激动的情绪,尽量放平语调,一字一顿道:“江来,你到底想干什么?”

    “当然是保护你的安全,昨晚宏明大楼发生的事情想必你已经听说了,实不相瞒,那是索兰特干的,我本来想跟他见个面,好好商量一下,让他放你一马,可惜没谈成。索兰特是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只要你没死,他随时都会采取行动。所以,只有我在你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说到这,江来扫了眼面无表情的海流沙,“我知道你心里很抗拒,但你用不着这样,如果不是因为我跟你爸的协议,我绝不会自降身份来保护你。而且,我是个有原则的人,不然的话,我完全可以用你的安危来要挟你爸,逼他说出卿曼容的下落。我没这么做,是因为我不屑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把你怎么样。”

    “你以为单凭你的一面之词我就会相信你?”

    “信不信是你的事情,我不关心,我只关心你是否活着。”话落,江来掐灭烟头,背着包往办公室外走去,“待会我让阮小姐帮我在隔壁找个房间,以后你上班的时候我就在那呆着,有事的话可以直接找我。”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海流沙忍不住将手中的笔摔在办公桌上,灿若星辰般的美眸中透着一丝愤然。她发现,每次见到江来的时候,自己总是处于劣势,好像主导权都被对方牢牢把握住了,自己除了听从,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这时,阮香从门口探头道:“董事长,江来说……”

    海流沙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按他说的去做,以后你给我盯着他,没事别让他来烦我。”

    “是,董事长!”

    犹豫了片刻,海流沙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不一会儿,电话接通,一个温和的声音传了过来:“流沙,找我有事吗?”

    “爸,你有空吗,我想跟你聊聊我姐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