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极品妖孽归来 > 第49章 流氓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极品妖孽归来最新章节!

    当绒毯掀开的一瞬间,江来微微一愣,发现躺在海流沙旁边的并不是卿曼容,而是一只一米多长的卡通人偶。此时,熟睡中的海流沙抱着卡通人偶,似乎感觉有些凉意,两条修长白嫩的美腿轻轻摩挲,身体蜷缩的更紧了。

    看着还未醒来的海流沙,江来不自觉的感到鼻腔一热,似乎有液体上涌。

    虽然在商场的试衣间内,他曾看过海流沙的美丽胴体,但是,半遮半掩的美女才更具诱惑力。

    粉色的公主床上,海流沙穿着一身黑色蕾丝吊带睡裙,裙摆只到大腿根,白花花的美腿毫无遮掩

    江来深吸了一口气

    这女人……不愧跟她姐姐一样,都是诱人犯罪的妖精!

    思忖间,或许是因为身上的绒毯被掀开,被凉意侵犯的海流沙迷迷糊糊苏醒过来,看着天花板亮起的顶灯,她微微一怔,目光下移,一双惺忪朦胧的睡眼最后落在江来身上。

    “讨厌的男人,怎么老是梦到他。”她喃喃自语,还以为自己身在梦中,倒头又睡了下去。

    然而,仅仅过了几秒钟,她猛地坐起身,美眸凝视着站在床尾的青年,然后又扫了眼被掀落的绒毯,终于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

    “你……你想干什么?”看到江来眼中隐现的欲望之色,她心头咯噔一响,这才察觉到自己外泄的春光。

    因为刚才起身时的动作幅度太大,以至于左肩的吊带滑落到手臂

    见对方还在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她只觉内心羞愤无比,大喊一声‘流氓’,急忙往床头缩了缩,嫩藕般光滑洁白的手臂死死抱着卡通人偶,将身上的春光全部遮挡起来,满脸惊怒,“来人!快来人!”

    这女人……自己又没打算对她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用得着这么大反应吗?

    江来无奈,正准备张嘴解释两句,但这时,一阵细微的声响突然从隔壁房间传来。

    他心头一动,暗道一声糟糕,三步并作两步冲出房间,一脚踹开隔壁卧室的房门。定睛看去,只见窗户大开,阳台的窗帘随风飘动。

    当江来快步赶到阳台的时候,哪还有卿曼容的身影,周围一片寂静,只有习习的晚风吹拂而过。

    “卿曼容,今晚算你运气好,下次别再让我遇到你。”

    此刻,在房间中,海流沙抱着膝盖,身上披着一件厚厚的外套,精致的脸蛋稍显苍白,似乎被吓得不轻。阮香穿着睡袍站在旁边,轻轻拍打着她的粉背,不时安慰几句。

    看到江来从门外走来,阮香面色一冷,连忙挡在海流沙身前,娇喝道:“你站住,不许你靠近董事长,我警告你,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很快就会赶到。”顿了顿,她还是觉得不解气,“哼!董事长好心让你住在这,没想到你是个人面兽心的大色狼,竟然敢打董事长的主意。早知道你是这种人,我绝不会把董事长的安全交给你。”

    江来瞥了瞥眼眶泛红的海流沙,懒得解释,一言不发的走进屋。在阮香警惕的目光下,他四处搜了一遍,却没有什么收获。

    “喂!你干什么?”阮香对他的举动有些不解,忍不住喝道。

    “刚才有人闯了进来,你们最好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失窃。”

    听到这话,阮香不屑一笑,一脸嘲弄的说道:“江来,你用不着找借口替自己脱罪,有什么话你都留着去跟警察说吧。”

    江来摇摇头,对她的话恍若未闻,兀自沉思起来。今早他还跟卿曼容通过电话,没想到她晚上就跑来了。由此可见,她早已经回国,说不定一直潜伏在QZ市。

    另外,对方受了伤,很可能是有人在追杀她。如果她只是为了找一个安全的藏身之处填饱肚子,完全没必要跑到这里来,这么做无疑会让自己的家人陷入危险境地。

    这么一想,他可以断定卿曼容来此的目的不是为了跟自己的亲妹妹相认。

    心念电转间,他脑海中灵光一闪,转头问道:“卿曼容寄来的那个电脑储存盘还在不在?”

    海流沙微微一怔,下意识的将目光投向床头柜的抽屉。见状,江来快步走了过去,将抽屉拉开,却见里面空荡荡的,哪有什么储存盘。

    “咦?”海流沙奇怪道:“我睡觉前明明放在这里的,怎么不见了?”

    “果然!”江来微皱着眉头,喃喃道:“看来我们都被她骗了。”

    他认真检查过那个电脑储存盘,什么资料都没有,当时他以为是卿曼容故意用那东西来转移敌人的注意力,但现在看来,情况并非如此。

    那个电脑储存盘不是没有用处,而是他们没找到破解的方法而已。

    二战期间,曾有间谍为了将秘密讯息带回国,将所有资料藏在一种用化学原料侵泡过的底片中。那种底片看似透明,只有特殊的光源才能让上面的内容显形。

    他依稀记得,在那个电脑储存盘的正反面,分别贴有一张薄膜,当时他没怎么在意,现在想来,所有秘密应该都藏在那上面。

    “卿曼容,好手段!”

    江来眯了眯眼,想不到对方会用这种过时的保密方式。不得不承认,方法虽然过时,但效果却没过时。

    “难道真有人闯进来了?”阮香拍着鼓鼓的胸脯,一脸后怕。

    “阮香,你去给柳警官打个电话,就说……就说没事了,不用麻烦她跑一趟。”

    听到董事长发话,阮香应了一声,忙不迭的跑出去打电话了。

    看着还在沉思中的江来,海流沙犹豫了一下,问道:“偷走储存盘的人跟那天袭击我们的人是不是一伙的?”

    “不是!是你姐姐,卿曼容。”

    “她?”海流沙吃了一惊,“她为什么……”

    江来打断她的话头,道:“你不用问我,我也不清楚原因。不过,既然她来了QZ市,很可能会找机会单独见你。”说完,他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等等!”

    “还有事?”

    “如果……如果你再碰到她,你真的会……杀了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