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极品妖孽归来 > 第64章 卖唱的女孩

第64章 卖唱的女孩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极品妖孽归来最新章节!

    这是一家很普通的大众饭馆,对于吃,江来一向不是个挑剔的人,只要能填饱肚子,哪都一样。

    在大厅占了张桌子,江来随便点了几道菜,然后打开两瓶啤酒,一人一瓶,慢慢地喝着。

    坐在对面的秦清端着酒杯,一双美眸凝视着江来那张桀骜不驯的脸庞,唇角泛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都看了这么久,还没看腻?”

    “我只是想看透你。”秦清笑盈盈的说道:“我一直在想,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无论钱亮还是骆松,都拥有雄厚的背景,在整个QZ市,没几个人敢对他们动手,而你却坐在这里悠闲地喝着啤酒,好像不怕被他们报复。”

    “为什么要怕?”江来神色淡淡,“曾经沧海难为水,当你到了一定的高度后就会知道,那些人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

    “先生,您要不要点首歌?”

    这时,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江来转头看去,目光立刻落在一个女孩身上。

    那女孩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穿着一身快要洗褪色的校服,稚气未脱的脸上,清纯靓丽,给人一种惊艳绝伦的感觉,年纪虽然不大,却出落得亭亭玉立,娇小玲珑的身材凹凸有致,再过一两年绝对是个祸国殃民的大美女。

    此刻,女孩抱着一把廉价的木吉他,挨桌挨个的询问顾客,有没有人愿意点歌,十块钱一首。

    看到女孩熟悉的轮廓,江来全身大震,目不转睛的盯着对方,墨澈般的黑眸中仿佛有泪光闪烁。

    “江少,江少!”

    秦清连喊了好几声,江来这才回过神,不情不愿的将目光挪回来,但眼角余光还是忍不住瞥向对方。

    注意到他的小动作,秦清觉得有趣,忍不住‘扑哧’一笑,“原来江少喜欢这种清纯的类型,早知如此,我今天就不该穿这身打扮了,下次见面,我换身学生装,怎么样?”

    “你别误会,我只是觉得她很像我的一位朋友。”江来端起酒杯,将整杯啤酒一饮而尽。

    见他脸上露出一丝沉重之色,还有不经意间表现出来的痛苦,秦清意识到他不像是在开玩笑,慢慢收敛了笑容,问道:“你那位朋友呢?”

    “死了!”

    江来淡淡的丢出两个字,看似随意,但无人能理解他内心的悲痛。

    苏菲亚!

    他的初恋情人,那个被毒品害死的女孩,虽然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但他还是无法释怀。对他来说,那是他第一份纯真的爱情,直到后来遇见卿曼容。

    可是,卿曼容的背叛让他伤心欲绝,更加怀念跟苏菲亚在一起的日子,单纯无邪,恐怕只有那样的女孩,才能让他充满杀戮的内心享受片刻的宁静。

    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在这里遇到一个跟苏菲亚极为相似的女孩。

    看着沉浸在回忆中的江来,秦清美眸一转,朝着不远处的女孩招了招手,后者连忙抱着木吉他跑了过来,彬彬有礼的问道:“美女姐姐,您需要点歌吗?”

    秦清笑着点点头,拿出一张百元大钞放在桌上,“随便唱两首听听。”

    女孩轻轻应了一声,十指撩拨着琴弦,清脆明亮的琴声在喧闹的环境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是,女孩却非常认真,丝毫不受影响,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上。

    当清甜的声音响起,犹如一缕和煦的清风,轻抚着江来起伏的心绪。慢慢的,在她动人的歌声中,江来的内心渐渐感受到一种许久未曾有过的宁静,所有的烦忧,在这一刻都被抛之脑后,眼里只有女孩甜美而熟悉的笑容。

    不仅如此,就连喧嚣的大厅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女孩身上,认真聆听着。

    当一曲结束,整个大厅沉默了几秒钟,随即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听到众人的鼓掌,女孩俏脸微红,嘴角带着甜甜而羞涩的笑容,轻声说了句谢谢。

    “你叫什么?”

    听到江来突兀的询问,女孩微微一怔,随即笑道:“我叫林诗语。”

    “你……”

    江来还想再问,但这时,几个年轻人在不远处叫道:“美女,点歌了。”

    “来了!”林诗语不好意思的看了眼江来和秦清,然后抱着吉他快步走向邻桌。看着女孩离去的背影,江来有些移不开眼,如果可以,他希望对方能留下来。

    “江少,是不是对她有想法?”秦清朝着江来挤了挤眼睛,“要不我帮帮你?”

    江来摇摇头,默然不语。没有人能理解他对苏菲亚的特殊感情,对他来说,苏菲亚就是他的港湾和感情依附,只有在她身边,他仅有的一丝纯真才不会被湮灭。

    “几位先生,请你们放尊重点。”

    突然间,略带薄怒的声音从邻桌传入耳中,江来和秦清定睛看去,只见林诗语面带薄霜,奋力挣脱着一名青年的手。

    “小妹妹,反正闲着没事,不如陪我们兄弟一起吃个饭。放心,哥几个不会亏待你。”说着,一名青年掏出几张百元大钞,塞到林诗语手上,然后强行拽着她入座。

    “喂!你们几个干什么?”有几个客人看不下去,忍不住开口道:“人家一个小女孩,别为难她。”

    “就是,几个大男子欺负一个小女孩,也不害臊。”

    听到周围众人七嘴八舌的帮腔,一名青年面色一沉,猛地站了起来,冷冷笑道:“想管闲事是吧?行!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跟我们东红巷作对,你最好先给自己准备一副棺材。”

    “东红巷?”

    用餐的客人们吸了口凉气,几个还想强出头的人全都缩了回去,一个个噤若寒蝉,似乎对东红巷很是畏惧。

    “居然是东红巷的人,那女孩恐怕要糟了。”大家深表同情的看了眼林诗语,暗自轻叹。

    见众人缄口不言,青年似乎很满意这样的效果,得意一笑,慢慢的坐了回去,将一杯刚刚倒满的啤酒递到林诗语面前。

    “小妹妹,来,陪哥喝一杯。”

    “我……我不会喝酒。”林诗语轻咬着薄唇,小脸苍白,清澈的眼眸中泪光泛滥,楚楚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