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极品妖孽归来 > 第75章 姐妹相见

第75章 姐妹相见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极品妖孽归来最新章节!

    “对不起?”

    当这三个字说出口,除了江来以外,其他三人都有些出乎意料。她们以为林诗语会接受江来的请求,谁想到她竟会拒绝。

    面对楚岚和沈月诧异和不解的目光,傅莹却是暗自点头,对这个女孩高看了一眼。

    不攀附权贵,在现代社会,这种品质已经很难得了。

    江来并不觉得失望,反而笑着问道:“为什么?”

    “对不起,我知道你是好人,但是……”林诗语很努力地解释道:“我觉得不踏实,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平平淡淡的生活,简简单单的快乐,对我来说就很满足了,我不奢望别的。虽然我的家境很困难,但我相信,凭我自己的努力,一切都会好起来。”

    江来缓缓道:“生活应该充满了希望和目标,如果一步达成,就失去了追求的乐趣和艰辛,那样便无法体会人生的五味杂陈了,是吗?”

    “你也这么觉得?”林诗语美眸一亮,似乎有些小小的兴奋,就像是遇到了同道中人。

    江来默然点头,当年的苏菲亚也跟他说过类似的话,他记得清清楚楚。

    “我明白了。”他慢慢站起身,面带微笑,“谢谢你今晚的招待,时间不早了,你们也早点回去吧,免得家里人担心。”

    看到江来转身离去,不知为何,林诗语突然感觉他的背影很孤独,好像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心里不由有些不忍,一路小跑着追了上去。

    “你……你没生气吧?”

    江来失笑,“我像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吗?别想多了,我没生气,只是觉得老天对我还算厚道,虽然你不愿意做我的妹妹,但我的心里至少有了一份牵挂。这份牵挂,独属于你!”

    “独属于我?”

    当林诗语回过神来的时候,江来已经走远了,她默默注视着那道孤寂的背影,内心没来由的泛起一丝酸楚。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在别人眼里,江来是个很厉害很可怕的人,但在她看来,对方更像一个可怜人,心里的苦无人能知,也无处倾诉。

    “江少。”

    此时,江来已经回到那辆黑色奥迪轿车旁,正准备上车,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傅莹的声音。

    他停下脚步,回过头,问道:“还有事?”

    “没什么,只是想跟江少交个朋友,另外,我并不是代表萧家,而是代表我自己。”说着,傅莹从皮甲里取出一张名片,郑重的递了过去,“江少,我知道你的本事,不过,未来的路还很长,总会遇到一些不方便亲自处理的小麻烦。如果以后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打电话给我。”

    顿了顿,她饶有深意的一笑,“请江少放心,萧家能做到的事情,我都能做到。萧家做不到的事情,我也能做到。”

    “我果然没看错你。”江来很坦然的接下了名片。

    当初第一眼看到傅莹的时候,他就察觉到这女人不简单,无论是言谈举止还是处世之道,都比那位萧家大小家强太多。萧家充其量只是一个盘踞地方的小家族,而傅莹……恐怕来自真正的大家族。

    看到他的举动,傅莹脸上的笑容更浓厚了,“难道江少猜到什么了?”

    “有些事情心知肚明就好,何必说出来,今晚的人情我记下了。”说完,江来挥挥手,坐进了奥迪车内。

    ……

    夜色宁静。

    昏黄的灯光下,海流沙站在窗台前,看着夜空悬挂的一轮残月,凉风习习,透过窗户缝呼呼作响,撩起她额前的几缕刘海。

    虽然已经过去几天了,但她的心情一直很沉重,总感觉心底像压着一块大石头,喘不过气来,每每闭上眼睛,脑海中总是不自觉的想起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

    “吱呀!”

    这时,书房的门被人推开。

    海流沙头也不回的说道:“阮香,你先去休息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她已经睡了。”

    陌生的声音传来,让海流沙大吃一惊,连忙转头看向来人。当那道熟悉的倩影出现在视线中,她不由一愣,呆呆的站在原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看着眼前的女人,就好像在照镜子一般,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除了二人的穿着打扮不同,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你……你是……”

    “我亲爱的妹妹,二十多年了,我们姐妹总算能正式见一面了。”卿曼容微微一笑,“抱歉,其实我早就想跟你相认了,只是姐姐有太多的顾忌,不想连累到你,所以才拖延了这么久,希望你能原谅我。”

    “姐……姐姐!”海流沙唇齿微张,有些生涩的喊出这个称呼。

    卿曼容款步走上前,拉着她微微发凉的小手,展颜笑道:“怎么,难道你不欢迎我的到来?”

    “不,不是的,我只是……”海流沙忧心忡忡道:“我只是不想你受到伤害。”

    “你是指江来?”

    “姐姐,你还是赶紧走吧,永远离开QZ市,不要再回来了,我不希望你出事。”

    “傻丫头。”卿曼容轻叹了一声,唇角的笑容略显苦涩,“你对他太不了解了,就算我躲到天涯海角,他也不会放弃,我和他之间必须做个了断。更何况,这本来就是我亏欠他的,即使付出生命,我也心甘情愿。”

    “姐姐!”海流沙急了,“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要不……要不我们求求他,说不定他会……”

    “你想得太天真了。”卿曼容摇了摇头,“我欠他的不仅是血债,还有情债。我可以用自己的命来偿还血债,但情债……谁来偿还?”

    说到这,她无奈一笑,“我欠他的,恐怕这辈子都还不清了。流沙,我知道你跟他闹了些不愉快,但我希望你不要对他抱有怨恨,其实他也是个可怜人,如果不是因为我,他也不会落魄到这种地步。”

    “我听爸爸说,他只给了一个星期的期限。”

    卿曼容微微颔首,“我这次是特地赶回来赴约的,无论结果如何,答应我,不要找他报仇。”

    “可是……”

    “没有可是。”卿曼容的语气很坚定,不容置疑,“流沙,姐姐从来没有求过你,这是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不要拒绝我,好吗?”

    “我……”看着对方那双近乎哀求的双眸,海流沙的心里虽然有千万个不愿意,但最终还是应了下来。

    “有个妹妹,真好。”卿曼容伸手抚摸着海流沙的脸庞,粲然笑道:“好好照顾爸爸,然后找个好男人嫁了,只要你过得好,无论姐姐在哪里,都会替你感到高兴。”

    话音落下,她身上突然响起一阵‘嘀嘀嘀’的声音,犹如警报,脸色紧跟着一变,“我该走了,自己多保重。”说完,她打开窗户,纵身跳下阳台,转眼便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不见踪影。

    抬起头,凝望着如墨的夜空,海流沙的美眸中渐渐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亮色,好像下定了决心一般,转身走出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