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极品妖孽归来 > 第93章 张家家主

第93章 张家家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极品妖孽归来最新章节!

    离开帐篷,在陈雄和郑松的簇拥下,江来径直往停车场走去。

    走到半路,江来突然停下脚步,看着身边欲言又止的陈雄,道:“陈总,有什么话就直说,憋着不辛苦吗?”

    见被对方识破,陈雄顿时有些尴尬,讪讪的笑了笑,“江先生,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您是否能答应。”

    “说来听听。”

    “希望江先生能给我一个机会,我以后必定全力以赴,决不让您失望。”

    听到这话,江来不由一笑,饶有深意的看着对方,“陈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是萧家的人,难道你不怕得罪萧家?”

    “江先生,您误会了,虽然我身在萧家阵营中,但我跟萧家只是合作关系。”说到这,陈雄无奈的叹了口气,“您也知道,这几年来,QZ市的局势越来越复杂,像我这种一无靠山,二无背景的人,随时都可能遭受其他势力的打压,所以我只能做出选择。江先生,说句自私的话,我不关心萧家的未来如何,我只在乎上港集团。”

    “三十年前,我独身一人跑来QZ市,白手起家,不知耗费多少心血才有了这份家业,我不希望出事。”话落,见江来无动于衷,陈雄咬了咬牙,鼓起勇气道:“我知道,以您的本事肯定看不上我这种俗人,但我是真心想追随您。”

    刚才见识到江来的恐怖后,他就暗下决心,与其寻求萧家的庇护,还不如跟随江来。跟江来一比,萧家的萧丞根本不算什么,区区内劲巅峰高手又岂能跟神乎其神的道门神通相比。

    更何况,江来本身就是一名内劲巅峰高手,他才二十多岁,未来不知道会成长到什么地步。

    江来沉吟了片刻,缓缓道:“陈总,有些事情不能仅靠嘴巴说说,还要有实际行动,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说完,留下兀自愣神的陈雄,他和郑松径自远去。

    ……

    钱家庄园。

    身为钱家家主的钱朝青跪在地上,低着头,面色苍白,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在他身前,端坐着一个老人和一名中年男子。

    那老人七十多岁,鬓眉皆白,面容清癯,浑身古铜色,手背青筋凸起,腰板硬朗,一双老眼炯炯有神。身旁那名中年男子跟钱朝青的年纪相差无多,四方大脸,身材魁梧,浑身透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眼中精芒流转。

    “钱朝青,我对你可是寄予了厚望,将青州的事情全部交由你打理,足见我对你的信任。可是,你却连我儿子的命都保不住,我要你何用?”中年男子咬牙切齿,寒意森然。

    “张先生,是我保护不周,导致二少身亡,还请先生责罚。”

    眼前这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张家家主,张全忠。昨晚得知张皓的死讯后,他连夜从江州赶到QZ市,就是为了查明真相。

    “哼!就算杀了你,也不足以换回我儿子的性命。”

    “家主,你也别怪他了。”一旁的老人接腔道:“前段时间我跟他提过,二少约了朋友在QZ市聚会,让他好好款待。不过,据我所知,二少到了QZ市后,并没有联系钱家,所以钱总并不知情。”

    张全忠冷冷道:“我知道!要不是这样,你觉得我会让他活着?”

    说话间,一名神情冷峻的青年快步从门外走来,“爸,我查到了,这几天来,负责接待二弟的人叫杨斌,我刚在医院找到了他,他伤得很重,全身骨头都断了。”

    “我不关心这些,我只想知道是谁杀了我儿子。”

    “昨晚在帝豪娱乐会所,杨斌看到一个年轻人出现在二弟的房间,可惜他没看清正脸就被对方击昏了,所以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他告诉我,二弟在会所约了一个叫赵川的人见面,恰巧那个赵川也在医院养伤,据他所说,出手的人名叫江来。”

    “江来?”张全忠眉头微皱,“这个名字听起来好像有点耳熟。”

    钱朝青忙道:“张先生,江来就是打断钱亮双腿,坏我们大计的那个人,我上次在电话中跟您提过。”

    “原来是他!”张全忠猛地站起身,一张脸铁青无比,“上次那笔账我还没找他算清楚,现在竟敢杀我儿子,此仇不报,我张家哪还有颜面坐镇江州。张齐,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那江来给我找出来碎尸万段。”

    “我知道。”青年应了一声,眼神阴翳,“敢杀我二弟,我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二位,你们先别急着报仇。”这时,老人端起一杯茶,缓缓开腔,“张齐,你刚才说,提供消息的那个人叫赵川?”

    “是。”

    “家主,不知道你对赵川这个名字是否有印象?”

    “赵川?”张全忠沉思了片刻,“好像在哪听过。”

    “赵川是海州赵家的人。”

    听到老人的提醒,张全忠的脸色勃然一变,“海州赵家?不可能!海州赵家可是整个华东地区有头有脸的大家族,皓儿怎么会跟赵家有交往?”

    “这我就不知道了。”老人若有所思,“QZ市的局面已经很复杂了,如果再有赵家介入,情况恐怕会变得更麻烦。家主,以我之见,青州的事情不能再拖延了,必须尽快做个了结,拖得越久,我担心会生变故。”

    钱朝青接腔道:“可是,钟老去寻找炼制蛊虫的材料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张全忠沉思了片刻,正准备开口,但这时,他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着来电显示的陌生号码,他犹豫了一下,然后接通电话,喂了一声,“哪位?”

    也不知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张全忠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额头上冷汗涔涔,嘴里不停地应道:“是……是,我知道……您放心……”

    几分钟后,他收起手机,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一扫之前的愁容,整个人异常兴奋,甚至忘了自己儿子身亡的悲痛,笑容在他的嘴角慢慢荡漾开。

    老人和钱朝青看得心头疑惑,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突然情绪失控。

    (喜欢请收藏推荐,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