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娇妻嫁到:慕少别傲娇 > 【傲娇205】哈哈,慕臻,好痒(二更)

【傲娇205】哈哈,慕臻,好痒(二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娇妻嫁到:慕少别傲娇最新章节!

    窗户没关,清晨的风,吹进窗户,带了点初秋的凉意。

    苏子衿醒来时,看着窗外大亮的天光,有些意外。

    通常,她在做了个荒诞的、诡异的梦境后,晚上往往很难再入睡。

    苏子衿环顾病房,没有在病房里看见慕臻的身影。

    苏子衿掀开被子,刚要下床,就看见了躺在医院专门给夜里陪护的家属准备的行军床上的慕臻。

    是担心在熟睡当中的他又会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将她踹下床,所以才一个人睡在行军床上吗?

    行军床太小,慕臻的身高又太高,小腿肚部分都是露在床的外面。

    身上,连一件薄毯都没有盖。

    苏子衿拿了床上的被子,轻手轻脚地下了床。

    苏子衿将被子,轻轻地盖在他的身上。

    倏地,一只手,扣住了她的手腕。

    原本还在熟睡的男人,已然睁开了眼。

    那双眼里,没有平日里的风流潋滟,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肃杀,宛若一把出鞘的利剑。

    慕臻的力道很大,是那种会生生将人腕骨给掰断的那种力道。

    即便是对疼痛并不敏感的苏子衿也感觉到了疼。

    苏子衿甚至觉得,要是下一秒听见腕骨被掰断的声音她也不会感到意外。

    然而,这样的事情,终究没有发生。

    在对上她澄澈的眸子时,男人眼底的肃杀瞬间褪去。

    慕臻一瞬不瞬地,盯着眼前的苏子衿,就连握着她的手都忘了松开。

    昨天晚上的事情,小玫瑰到底还记得多少。

    “慕臻?”

    慕臻的眼神太过专注,苏子衿的眼底染上一抹疑虑。

    慕臻试探性地开口,“小玫瑰,昨天晚上……”

    提起昨天晚上,苏子衿眉心微蹙,“昨天晚上我是不是睡太太深了?你怎么不叫醒我?我可以自己的病房睡的。”

    这样,慕臻也不用挤在这间小小的行军床上。

    慕臻眼底掠过一抹惊讶。

    看来,小玫瑰是彻底把昨晚的事情给忘了。

    慕臻庆幸,自己方才没有冒然的开口提及昨天晚上小玫瑰变身的事情,否则冒然提及,小玫瑰自己怕是不能接受。

    意识到自己还扣着苏子衿的手,慕臻倏地松开。

    到底还是晚了。

    苏子衿白皙的手腕上,已然出现一圈红痕。

    慕臻的目光落在苏子衿手腕处的红痕上,目露心疼。

    他握住她的手,细细地吻过她手腕上淤痕的地方,“抱歉。”

    苏子衿反而安慰他道,“不是很疼。”

    “傻玫瑰。”

    慕臻沿着她手腕的淤痕,一路吻上她的掌心。

    男人下巴冒出的青茬密密地刺着掌心,微痒。

    苏子衿的手忍不住地往后躲,一边躲,一边发出“咯咯”地清脆的笑声,“哈哈,慕臻,痒~”

    ——

    “阿四。如果,真的按照你所说的那样,苏医生也是变异人。我想,你可能需要做好心理准备。变异人……他们的寿命通常都不会太长。毕竟注射变异细胞本身,完全打乱了人类正常的基因排列组合,干预了人类正常的进化。他们的力量确实能够在短时间内得到提升,但这种提升更像是对他们毕生的力量的提前透支。我在这一方面的资料不是很足够,但是据我所知……他们当中活过50岁者寥寥无几……

    当然,苏医生的情况相当特殊。如果她真的是莫如芸跟宋闻均失踪的你那个女儿,那么就意味着她很有可能全S帝国,不,甚至是全世界唯一一个,在自然受孕的情况下诞生的变异人。她是天生就携带变异细胞的变异者,不存在变异细胞对身体原有细胞的破坏跟侵占这一情况。根据变异人的基因优势,或许她反而会比我们任何一个人活的时间都要长,也为未可知。

    如果你不介意,我希望,能够在征得苏小姐的情况下,带她来我的实验室一趟。我需要对她的身体做一个详细的检查,才能够得出具体的结论。”

    “如果她只能活五十年,那我便陪她到五十岁。如果我老了,她依然年轻,那么我就陪她到我生命终结的那一刻。阿哲,对我而言,无论是她血腥玛丽版的小玫瑰也好,青青宝宝版的小玫瑰也好,她都是我心之所系的那一朵小玫瑰。她是我心系之人,是我以军魂起誓,此生要和帝国一起守护的人。”

    她不是一个实验体,一个供人研究,从而得出具体实验数据的实验体。

    全息影像那头的傅哲微微一愣,正色道,“抱歉,阿四。这件事,确实是我欠考虑。这个建议就当我从来没有提过。”

    ……

    “慕臻,哈哈,好痒。你快点放开我……哈哈,慕臻……”

    在苏子衿银铃般的笑声当中,慕臻回过神。

    “痒吗?哪里痒?是这里痒……还是这里痒?”

    慕臻他故意又用胡茬去挠了挠苏子衿的掌心,又用胡茬去次她的脸颊,脖颈。

    “哈哈哈,慕臻,好痒,真的好痒啊,哈哈哈……”

    一只手还被慕臻抓在手里,挣脱不开,只好拼命地闪躲。

    她的眉眼弯弯,眼角还有眼泪渗出。

    慕臻吻去苏子衿眼角晶莹的泪痕,“小玫瑰,我爱你。”

    苏子衿已经笑到脱力,她的身体一软,无力地靠在了慕臻的胸膛上。

    闻言,苏子衿先是愣了愣,还莹着泪光的眸子弯起了清月的弧度,她伸手摸上他青青的胡茬,在他的下巴处亲了亲,不吝啬地回应自己的感情,“我也爱你,慕臻。”

    慕臻一只手揽在苏子衿的腰间,两个人的身体便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潋滟的桃花眼灼灼地望着她,眼底跳曜着两簇炙热的焰火,他的手掌在她的腰窝处摩挲着,哄她再开口说一次,“小玫瑰,再说一遍,嗯?”

    苏子衿清澈的眼望进慕臻潋滟的眸底,忽然想起在陶夭家里时,无意间翻阅过的剧本里的一句台词,她的双手捧住他的脸庞,认真地道,“每天醒来甚是爱你,慕臻,我爱你。”

    轻易不说情话的人,说起情话来,才更容易令人轻易地就丢盔卸甲。

    慕臻几乎是立即就吻上了苏子衿的唇。

    他的舌尖入她的口中,扫过她的每一处牙龈,吮吸住她的小舌,重重地吮吸,吻得她舌根都有点发麻。

    苏子衿能够感觉出,慕臻的这个吻,要比平时浓烈许多。

    以为是因为自己方才说的情话的缘故,苏子衿的身体小心地避开慕臻受伤的右手,她的双手抵在慕臻的胸膛,柔顺地回应慕臻的亲吻。

    门外,胡双喜站在门口,耳尖发红。

    苏医生昨天晚上竟然是在慕队这里过的夜吗?

    胡双喜忍不住用手拽了抓发烫的耳朵。

    停!

    胡双喜,你到底在脑补些什么!

    胡双喜懊恼地用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然而,里面传出地清脆的小声,暧昧的低语,以及最后咯吱咯吱的床摇晃的声音,都太令胡双喜尴尬了!

    一只手臂,抬起,又落下,落下,又抬起,如此反复……

    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看了看,实在是时间来不及了,胡双喜深呼吸一口气,这才鼓起勇气,敲响眼前这扇门。

    “叩叩叩——”

    “艹!”

    慕臻低骂一声,已然伸进苏子衿衣服下摆的手,不得不拿了出来。

    苏子衿已经推开他,坐了起来,“我去开门。”

    一只手拉住了她。

    “你打算穿成这样去开门?”

    慕臻眯着眼,视线落在苏子衿白皙的锁骨上。

    苏子衿顺着慕臻的目光低头看去,这才发现,经过两人方才的亲热,身上病服上的三颗纽扣早就松开了,露出性感的锁骨,就连连绵的雪山风光都若隐若现。

    耳尖染上一抹姝色,芙颊殷红。

    “乖,去茶水间里玩会儿手机。密码是我手机的后六位数。”

    慕臻亲了亲苏子衿泛红的耳尖,把手上的手机给她递过去。

    茶水间里有个懒人椅,盘腿坐在上面玩手机还是比较舒服的,最重要的是,茶水间有门,把门一关,访客就看不见他的小玫瑰了。

    苏子衿耳尖泛红,从慕臻的手里接过手机,去了茶水间。

    慕臻一直到看着苏子衿进了茶水间,关上茶水间的门,这才慢悠悠地去开门。

    ……

    苏子衿平时也不怎么玩手机,上网大都是搜下医学文献。

    倒是国后,因为陶夭的关系,偶尔会上网搜下娱乐新闻,甚至为此专门下载了一个娱乐新闻APP的客户端。

    慕臻的手机里,当然是没有娱乐新闻的APP的。

    苏子衿在商城下载了一个她手机上的那款娱乐新闻APP的客户端。

    在拒绝还是允许消息推送上,苏子衿习惯性地点了允许。

    点了允许之后,苏子衿这才后知后觉想起,这是慕臻的手机,不是她的,慕臻应该不会喜欢看娱乐八卦新闻。

    苏子衿退出APP界面,去主界面更改设置,“叮咚”,一则消息推送了进来。

    ——

    “从初恋走到婚姻的殿堂!音乐界王子季明礼与知名小提琴家梁知微双双一起现身在M国莫勒托机场!两人形状亲密,疑似挑选结婚场地!才子佳人!天作之合!这是我见过最好的爱情!”

    新闻标题太长,苏子衿只是看见双双一起现身那里。

    点进去,在看见新文标题上“疑似蜜月旅行”六个字时,心里微微一凉。

    这篇新闻推送里,不但配了季明礼跟梁知微双双一起现身在M国莫勒托机场的照片,还有两人一起共同出入酒店,逛超市甚至是女装精品店的照片。

    通稿用词煽情地描述了,季明礼跟梁知微两人相识相爱的经过。

    彼时,他已是音乐界享誉盛名的天才音乐兼作曲家,而她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

    她不过是因为父亲是他启蒙老师的缘故,与他有过几面之缘。

    于她而言,他是天上最遥不可及的一颗星。

    令她无法置信的是,这颗星为她坠落了。

    因为他开始对她展开猛烈的追求。

    她被打动了。

    两人在一起甜蜜地交往了四年。

    然而,他不知道,在跟他交往的那些年,她心底从未停止过自卑。

    为了能够有一天,更加光芒璀璨地站在他的身边,她毅然决然地提出了分手,决定出国深造。

    他主动提出,她可以追求梦想,只要不分手。

    她摇了摇头,表示她不能那么自私。

    两人最终和平分手。

    一别经年。

    终于,她学成归国,如今已经是胡桃唯一的女性指挥家,首席大提琴师。

    从友人口中得知,这些他一直单身,她终于鼓起毕生的勇气,跟他告白。

    于是,他们跨过经年的时光,最终走在了一起。

    为了爱他,她终于实现了凤凰涅槃的蜕变。

    新闻的最后,季明礼跟梁知微在机场拥吻的照片。

    ------题外话------

    可能是这一个月连续万更~

    WORD天!

    腰好像断了一样……

    扶着我的老腰,继续求月票~

    三更在24:00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