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娇妻嫁到:慕少别傲娇 > 【傲娇317】食指点在他的唇瓣(一更)

【傲娇317】食指点在他的唇瓣(一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娇妻嫁到:慕少别傲娇最新章节!

    “郭秘书。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还请不要让我们为难。”

    洛简书跟她的下属蒋名义两人礼貌地听郭绪杰说完那一番陈情,到底还是以公事公办的口吻拒绝了郭绪杰的提出的要求。

    要求立即将季部长带回调查局配合调查,是上面的意思。他们也只是奉命行事,并没有擅作决定的权利。要是他们今天没有把人带回去,就是他们的责任,回头责任便落在了他们的头上。这个责任,无论是她还是蒋名义都担不起。

    郭绪杰眼底跃上怒色。

    现在季部长还在国防一把手这个岗位上待着,调查局的这两名探员就这般不给面子。要是部长真的随他们去了调查局,谁知道在里面会不会吃其它的苦呢?

    “郭秘书,烦您请去将季部长请出来一下,以免我跟我底下的人动手动脚,伤了季部长。如此就大家脸上就都不好看了。”

    郭绪杰心底的内火隐忍着未发。这位洛探员是几个意思?意思是,倘若今天季部长不跟他们走,他们就要强行带季部长走的意思吗?

    然而,眼下为了季部长的身体,他也唯有忍着。

    晓之以理行不通,郭绪杰只能动之以情,“我知道,我也明白两位的难处。二位也是公务在身,如果没有把季部长请回去,不好交代。不是我胡搅蛮缠,只是,我们季部长现在的身体状况想必两位方才也看见了。别说我们季部长现在还在其位,便是部长从这个位置上下来了,他身上有旧疾,万一因为受不了路上颠簸或者环境的艰苦,出了什么事,两位担待得起么?”

    郭绪杰在给季曜川当秘书之前,也是下过部队,打过仗的,没几句,便露出了骨子里的霸道,半是说情半是威胁上了。

    洛简书皱起了眉头,心里头也起了一小簇的火。

    季曜川不是她一个小小调查局队长能够得罪得起的,可这差使是她自己愿意揽下来的么?如果不是季曜川在西南住院,而是去了首都景宁,她哪里需要淌住这样的浑水?

    洛简书给下属蒋名义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要是郭绪杰这个当秘书的执意不肯让开,那他们也就只能硬闯,把人给带走了。至于得罪不得罪人的,左右她都是按公办事,她就不信季家还能真的一手遮天。

    蒋名义跟洛简书都已经是老搭档了,自家老大一个眼神他就能够会意。

    趁着洛简书这会儿把郭绪杰给托住,蒋名义一溜烟地从病房里钻了进去。

    “那位探员,你们不能进去!我们部长需要静养!出来,听见没有?!”

    郭绪杰万万没想到,这两位竟然会硬闯,连忙追着蒋名义进去,他得趁着蒋名义还没有打扰到季曜川之前把人给带回来。

    洛简书担心蒋名义一个人搞不定,打算进去帮忙,一只脚跨进病房,便听见身后响起一道清冷的嗓音,“洛探员。”

    洛简书收回迈出去的那只脚步,转过身。

    苏子衿跟慕臻两人并肩走了过来。

    秋末,快要入冬了。西南军区的树叶都变黄了,簌簌地掉了满地,每天都能见到小战士们一大清早穿着一水儿军绿色的军装,手里拿着扫帚打扫道路两旁的落叶。

    再过一些日子,天气更冷一些,就连树叶都要见不着了,枝丫上只会是光秃秃的一片。

    外面的天气已经很冷。

    洛简书的身上裹着一件黑色羽绒服,脚上穿的是黑色皮靴,妥妥的过冬装备,身上的衣服就只有一个保暖的功能,跟漂亮、时尚,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她也不懂打扮,没时间打扮。

    手机是24小时开机的,经常局里一个电话,哪怕在洗澡都得把身上的泡沫随意地用水一冲,胡乱穿上衣服,冲到楼下停着的她那辆贷款买来的二手车,直冲案发现场。

    她的生命里,只有案子,破案,再没有其它。

    好不容易春心动了一回,对象还是一个木头桩子。噢,这么说对木头桩子并不公平。至少木头桩子火一烧,还能冒烟呢,那个男人,看似温和,却是水泼不进,油滴不穿。

    都说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可饶是洛简书见到苏子衿心底再泛酸,也不得不承认,站在她面前的是个十足十的大美人。

    室外温度虽然很低,医院里面因为有暖气的缘故,温度一直比较高。

    洛简书身上穿了一件厚重的长款羽绒服,苏子衿身上却只穿了一件宽松的驼色羊毛衫,下身是一件针织半裙,露出白皙得惊人的小腿以及脚踝,跟慕臻两人一起并肩走来,画面养眼得像是电影镜头。

    洛简书哪里知道,苏子衿身上的这套衣服,还是慕臻给她选的。

    苏子衿在病房里听见调查局的人要来带走季曜川的事情,拉着慕臻就要出门。她的身上还穿着昨天晚上的睡衣,内衣都没穿。

    最后,还是在慕臻的提醒下,想起来要换衣服的事情。

    慕晴雪准备的周到,不仅是慕臻住院的衣服都给备上了,苏子衿的她也都准备了,都是按照他们两个人的身形添置的,可以说是非常地妥帖、细致了。

    慕晴雪没有女儿,有了苏子衿这个儿媳,总算是过了一回有女儿的瘾。给苏子衿添置的衣服比慕臻还要多。苏子衿身上的这套,就是慕臻随手在柜子里拿了两件给她穿上的。

    慕晴雪眼光好,衣服的尺码不但合身,还非常地称苏子衿的肤色跟气质。宽松的羊毛衫更是恰当好处地遮住了苏子衿微微凸起的孕肚,驼色也称得她的脖颈白皙如玉,气质出尘。

    面对美得跟仙女似的苏子衿,再一看自己身上土得不能再土的黑色羽绒服,洛简书是半点嫉妒的心思都生不出。

    也是,能够被温遇那样的人在心心念念地爱了这么多年的明月光,又岂会是一般的庸脂俗粉能够比得上的?

    如果换成是她,在有过这样一个清绝冷艳的女朋友交往过后,旁的花红柳绿只怕也是再难入得了眼的。

    季姗姗不就是前车之鉴?

    堂堂一个千金小姐,为了这个温遇机关算尽,最后也只换得一纸离婚协议书。

    洛简书在不知晓温遇跟季姗姗婚姻内情时,确实鄙视过温遇,以为对方跟那些凤凰男一样,看见有钱的大小姐就扑棱上去,上赶着献殷勤,想着通过跃龙门,一飞冲天。在温遇配合她调查苏子衿被泼油纵火一事时,还可劲地怼过他。

    她素来瞧不起那些有手有脚,占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盘龙府的人。

    哪想到后来会那般打脸呢?

    之前洛简书想不通,这个温遇身上到底有换什么魅力,一个普普通通的外科医生,竟敢令季姗姗栽得那么彻底。

    因为好奇,所以难免起了观察之心。

    谁知道,后来会连心都赔进去呢?

    可见,这好奇心啊,它要不得,要不得。

    别看洛简书想了这么多,其实时间也不过过了十几秒而已。

    迅速地收起心里头这些有的没的,污七八糟的念头,洛简书冲着苏子衿咧嘴一笑,露出一个帅气中带着干练的笑容,“苏小姐,有什么事吗?”

    “我是想要跟洛探员要个人情的。”

    洛简书眯了眯眼,没听懂。

    她什么时候欠过这位苏小姐的情了?

    “上个月,洛简书因为办案,忽然失踪。温大哥给我发了条信息。”

    洛简书眼皮跳了跳。

    上个月她因为追踪一个罪犯,在抓捕罪犯过程中,遭到了枪袭。抓捕车翻车,她及时跳车,才免除了被子弹射成塞子的命运。是她轻敌,以为对方是一个人,收到线报就带人去抓人了,结果没想到,对方是团伙作案,反过来一伙人狙击了她。

    侥幸捡回一条命,她担心那伙人还蹲守在现场,就没出声,想着等确定那伙人已经离开之后再想办法跟队员们联系。

    那地界前几天下过雨,雨天湿滑,她对地形不熟,就那么失足滚下了山。后来更是阴差阳错地落到了她最开始要抓捕的那个犯人的手中。那时候,她才知道,原来那个犯人是一个贩卖妇女的跨国组织成员。最开始的几天,洛简书还想着卧底那个犯罪组织,收集他们更多的犯罪证据,但是,当她无意间偷听到那帮人要连夜将她们偷渡送出境,交给买家的时候,洛简书也顾不上破案不破案的了,那个时候,保住小命才是要紧。命要是没了,还怎么破案?

    洛简书偷偷地策划了一次逃跑,结果被同一个关押室的女孩告发,那帮人发动了猎犬去抓捕她。

    洛简书藏在灌木丛中,那个时候,她的体力已经因为多天很少进食而几近透支。

    山上又湿又冷,温度低得可怕,就在洛简书以为自己这次一定在劫难逃的时候,山上忽然出现了很多警察。

    洛简书也就那样获救了。

    洛简书一直以为自己能够获救,完全是出于幸运,听苏子衿的语气……难不成,她上次之所以能够获救,跟温遇有关?

    洛简书眼底思索的神情加深,她用眼神示意苏子衿继续。

    “温大哥给我发了条短信,希望我能够帮忙找洛探员的下落。洛探员想必也清楚,我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外科医生,如何有能力帮温大哥寻找一名失踪的警员?所以,我只好求助于我的丈夫。是慕臻动用了季家的资源,才顺利找到了洛探员的下落,洛探员也才能顺利获救。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我们夫妻二人对洛探员也算是有过救命之恩。我们不要求洛探员能够涌泉相报。我们只希望洛探员通融这一次。

    站在医者的角度,大哥现在的身体状况确实经不起长时间的路程颠簸,如同郭秘书所说得那样,若是在这过程当中,大哥的身体出了什么事,这个责任,由谁来付?”

    夫妻?

    苏子衿跟慕臻两人竟然结婚了么?

    洛简书眼底掠过一抹惊讶。

    仔细一想,季曜川如今住院,季封疆跟慕晴雪也在,苏子衿跟慕臻两人出现在这里,不就说明苏子衿已经得到季家的认可了吗?

    就是不知道那个木头桩子要是知道他的明月光已经同她的意中人结婚,该作何感想。

    罗结束在心底啧了一声,她嗤笑出声,眼底也分不清是讽刺还是别的什么意思,“呵。不管是好的,坏的,话都让苏小姐给说尽了。”

    苏子衿像是完全洛简书语气里的嘲讽时,语气平静地道,“不知道洛探员的意思是?”

    洛简书现在的心情很烦躁。

    她根本不知道温遇为了她失踪的事情,还去找过苏子衿。

    她心里很矛盾。

    既有一点因为温遇挂心过自己的安全的小开心,同时又担心自己是自作多情,或许温遇之所以拜托苏小姐找她的消息,不过是因为她帮过他数次而已。

    这么一想,洛简书的心里迅速地冷却了一下。

    也罢。

    既是人情,自是早点还上好。

    至于这个人情是谁欠的,并不重要,总归是因为她。苏子衿今天既然开口跟她要个人情,她就还给她。

    两不相欠。

    “三天,我只给你们三天的时间。三天的时间内,我跟我的下属会再来医院一趟。同时,这三天时间内,也请季部长能够配合地留在医院。”

    “当然。”

    回答洛简书的人是从房间里走出的慕晴雪。

    蒋名义一个人果然没能将季曜川给强行带出来。

    别说是季曜川长居上位,身上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叫人不敢造次,就说季封疆半生戎马,身上散发出来的杀伐决断的气度就不是蒋名义一个小小的探员能够吃得消的。

    蒋名义一脸羞愧地走到门口,眼神分明写着,“对不起啊,队长。我真的尽力了。是那两位大佬气势太吓人了啊!嘤嘤嘤”这样的意思。

    这个结果,在洛简书的意料之中。

    猛兽纵然卧于床,也是猛兽,季封疆跟季曜川身上的气场,别说是名义,即便是她,如果不是有公务在身,而也巴不得离这两位远远的,名义不敢妄动也是人之常情。

    洛简书既然答应了给季曜川三天的养伤时间,就没有打算反悔的意思,她对蒋名义抬了抬下巴,“走吧。”

    “啊?队长,我们这就走了?回云城?不是吧?回头要是头问起来,我们会死得很难看的啊。”

    洛简书赏了个蒋名义一个白眼。

    “谁说我们要回云城了?”

    “啊,啊?”

    蒋名义是一头雾水。

    洛简书朝蒋名义勾了勾手指头。

    蒋名义立即巴巴地跑上去了。

    洛简书抬手就拍了下他的狗头,“就你废话多。走了。蒋小明。”

    “卧槽!老大,你擅自改我的名字,经过我的名字了吗?我告诉你啊,就算我同意,我爸妈也绝对不会同意的!”

    洛简书跟蒋名义两人拌嘴的声音越来远。

    洛简书是个十分干脆的人。

    答应了给苏子衿三天,条件谈妥,便带着下属蒋名义走人,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

    “青青,你跟那位洛探员认识?”

    洛简书跟蒋名义两人走后,慕晴雪把苏子衿跟慕臻两人请进了季曜川的病房。

    季封疆跟季曜川也都地看着苏子衿,想来也是好奇苏子衿一个外科医生,怎么会跟调查局的人认识。

    回答的人是慕臻,“之前姗姗因为嫉妒青青,曾经利用、怂恿她大学的一个同学,对青青泼过油,还用打火机纵火。幸好青青当时恰好手上拿着遇上,挡了一下。因为当时是在地下车库,还引起了好几辆汽车的爆炸。这件事造成的影响比较轰动,调查局的人找到了青青。当时负责青青这起泼油、纵火案子的人就是洛探员。”

    有女性在地下车库被泼油纵火,导致地下车库多辆汽车发生爆炸这么大一件事,季封疆跟慕晴雪当然都看过当时的新闻报道,只是那个时候,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新闻报道里那个受害人竟然会是苏子衿,而幕后指使人竟然是姗姗!

    两人俱是露出震惊的表情。

    “我之前就跟老三说过,他跟三弟妹对姗姗那个孩子太宠了。那么宠下去,迟早,迟早会出事。咳咳咳咳……老三,老三跟三弟妹,总不听……咳咳咳。指使人泼油……咳咳咳泼油纵火,这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能够干得出来的事情么?畜,畜生!”

    季曜川方才因为气血攻心晕了过去,现在虽然人已经醒了,只要情绪一激动,还是咳得厉害。

    慕晴雪给他倒了杯,季封疆接过去,递到他的唇边,“行了。就你现在这副身子,还是少动气的好。老三跟三儿媳是能够听人劝的人么?要说教育的责任,你我身为长辈,都脱不了干系。只是如今姗姗也算不得是我们季家的人了,不然还能把人给叫到青青面前来,让她给青青规规矩矩地磕个头,道个歉。”

    季曜川喝了水,气血稍稍顺了一些,闻言险些呛了水,他惊愕地问道,“算不得是我们季家的人了……父亲您这是……把姗姗给逐出我们季家的门了?”

    季曜川工作地点在景宁,对发生在云城的事情不大清楚。不过这个世界就没有不透风的墙。

    季曜川虽然不八卦,却也陆陆续续听说了一些,尤其是季姗姗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当着全帝国人民的面,在遇上危险时,把自己的亲身母亲推出去挡不明液体这种事情,更是一度成为网络上热议的话题。

    季家家风严明,季姗姗那番举动不孝至极,季曜川想过父亲必然会动怒,对姗姗惩戒一番,却无论如何没想到,父亲竟是直接将人逐出了家门。

    季家男丁旺盛,女生单薄,对于季姗姗这个唯一的侄女,季曜川还是颇为疼爱的,此时误以为季封疆已经将季姗姗逐出家门,自然多少有些痛惜。

    季封疆冷冷一笑,“呵。她能耐着呢,人如今已经攀上了程家。成为程家的大少奶奶了,可不稀罕我们季家。”

    季曜川一惊,难得失态地连音量都扬高了几分,“程家?那个高军火起家,后来又因为牵了军中那根线,在景宁逐渐地扎根,如今已然称霸一方的程家?姗姗,姗姗怎么会与那样的人家扯上关系?等,等等……父亲,我怎么记得,程家的第三代当中,程家老大,是个……是个……”

    “是个傻子,是么?”

    季封疆面无表情地替季曜川接下去把话给说完。

    季曜川无力地靠回到了抱枕上,他近乎喃喃自语地道,“姗姗那孩子,她,真的,真的嫁给了一个,一个……”

    季曜川发现,他现在真的是不懂现在的女孩子在想什么。

    他们季家纵然在综合财力上不及程家,可也算得上是虎将之门。

    姗姗虽然离过婚,怀有身孕,条件相匹配的男孩子或许是不好找,可若是找一个稍微过得去的必然不是问题。

    姗姗怎么会,怎么会去想到要嫁给一个傻子?!

    “孩子?老大啊,姗姗可不是个孩子了。”

    季封疆嘲讽地提醒道。

    季曜川颓然地垂下了头。

    是,是啊。

    姗姗早就不是孩子了。

    她如今已经23岁,结过婚,是一个准妈妈。她早已是能够为自己所作出的选择买单的年纪。

    到底是自己的孙女。

    莫如芸被判入狱,季曜邦因为竞选院长失利,又因为早年滥用职权,制造医疗事故的丑闻被爆出,长期生活在媒体的聚光灯跟踪下,精神出现异常,目前被送进了精神疗养院治疗,又跟丈夫离了婚,这种情况下,季曜川自然不能对季姗姗不管不问。

    季曜川跟慕晴雪也曾想过把季姗姗接到身边来,亲自教导,视其能否改过再决定要如何对待这个孙女,结果季姗姗直接回绝了。

    “小叔是认定苏子衿了吧?苏子衿迟早会进我们家的门的,是不是?爷爷,您跟奶娘一惯不插手晚辈的事情,所以,苏子衿一定当定小叔的妻子了。爷爷,您觉得,让我叫一个害得我家破人亡的女人为小婶,我叫得出口吗?谢谢您跟奶奶的一片好心。你们永远都是我的爷爷奶奶。”

    季姗姗只差直接放狠话,告诉季封疆跟慕晴雪,季家只要是有她就没有苏子衿,有苏子衿就没有她。如果季封疆跟慕晴雪想要她搬过去一起住,必须要反对慕臻跟苏子衿两人在一起的事情,保证不让苏子衿进这个家门,否则她季家她就绝对不会再重新回到季家。

    季封疆还能怎么办?

    自己从小看着一起长大的亲孙女,不可能不疼,可阿四跟青青又做错了什么呢?

    老三家,三儿媳妇儿坐牢,老三进精神疗养院,这些事是青青的错吗?

    说到底,还不是她季姗姗对感情太过执念,为了一个温遇机关算尽,才令如芸也跟着犯糊涂?

    季封疆人老,心却没糊涂。

    如果孙女跟儿子、儿媳必须要舍一边,他只能舍了季姗姗这个孙女。

    不是他重男轻女,也不是他不在乎季姗姗这个孙女,只是他不能无底线地纵容她。

    那是目前为止,季封疆跟季姗姗最后一次通话。

    之后,他们就没有再联系过。

    季封疆彼时还是对季姗姗不放心的,那句他们永远是她的爷爷奶奶还是令他心软了。他没有想过要为了季姗姗就不分青红皂白地干涉慕臻跟苏子衿的婚事,只是想着季姗姗一个人女孩子只身在外,且肚子里又怀着孩子,难免会担心她的安全。

    特意派了两个已经退役的特种作战士兵去保护孙女,这才知道,季姗姗人早就已经不在云城。她去了S帝国的首都景宁市,住进了程家。

    听说了消息之后的季封疆自然是震惊的。

    起初,季封疆还以为季姗姗是受了胁迫,或者是被人哄骗了,还万分着急地想要命人将她带回来,他派去保护季姗姗的那两名退役的特种作战士兵却告诉他,姗姗是心甘情愿留在程家的。不但如此,她马上就要与计价那个傻子长孙举办婚礼。

    程万宝是个傻子,季姗姗又是二婚,婚礼自然也没有大办特办,也就是普通家宴的规格。

    季封疆想到季姗姗跟温遇那个在邮轮上举办的世纪婚礼,再想到程家一顿饭,就娶了季姗姗,不是不替季姗姗委屈跟心疼,可除此之外,他再没有任何的动作。

    黄赌毒,还有军火,都是季家勒令子孙不能碰的。姗姗跟程家的人在一起,便是亲手斩断了跟季家的牵连。

    季姗姗的事情,苏子衿也是第一次听说。

    当听闻季姗姗竟然嫁给了一个傻子时,苏子衿的眼底不可避免地掠过一丝意外,

    她对季姗姗纵然没有好感,但是记忆中,总归是娇蛮任性,目空一切的千金大小姐,怎么会……甘愿嫁给一个傻子?

    “扯远了,扯远了。怎么说起姗姗来了。言归正传。青青啊,这次幸亏是你,替大川争取了三天的时间。三天的时间虽然不算长,不够大川拆个石膏,养个骨头的,不过总好过他今天就被长途跋涉地给带回云城去。何况,三天的事情,也足够调查一些事情的了。”

    “季……爸,您言重了。”

    苏子衿下意识地就要称呼季封疆为“季司令”,到了唇边,改了口。

    季封疆本来因为谈及季姗姗这个孙女的事儿胸口有点堵,听见苏子衿这声爸,又瞬间舒坦了。

    “好孩子。我看啊,这次要是大川有惊无险地度过了这个难关,阿四的身体又将养回来之后,青青,爸、妈就做主,把你跟阿四的婚礼办一办,冲冲喜,怎么样?哎呀,说起来,我们家确实是好久没办喜事儿啦!”

    “好啊!趁着肚子里的小柒宝大起来之前,把婚礼办了。我看挺好。”

    苏子衿尚未表态,就被慕臻给抢了话,他左手揽上苏子衿的腰身,右手轻抚她的小腹,笑眯眯地道。

    “那我迟点就给妈打电话,让她问问殊文大师,近三个月内,可有什么好日子,适宜嫁娶。”

    自从知道苏子衿怀孕之后,慕晴雪就没一天不想替两人把婚礼给办了的。只是阿四工作性质比较特殊,每一次都是事赶事,这一拖就拖到了现在。如今季封疆也提及婚礼的事,慕晴雪自然是万分赞成。

    婚,礼吗?

    苏子衿此前从未想过要跟慕臻举办婚礼。

    在她看来,她跟慕臻已经领了证,他们就已经是合法的夫妻,是不是有那一场形式并不重要。

    听着季封疆跟慕晴雪夫妻二人真心实意地商量他跟慕臻两人婚礼的事宜,苏子衿轻轻地把头靠在慕臻的肩膀上,唇角微勾。

    似乎,举办一场婚礼,也还不错?

    郭秘书看着这商量着要办喜事的这一大家子,想着要不要提醒一下,季部长如今还是戴罪之身,三天之后依然要被调查局的探员们带走闻讯的事,最后,见自家部长都参与讨论了,只好默默地把到了嘴边的提醒给吞了回去。

    季封疆打算等季曜川这次涉嫌杀害两位中将以及一名少将的事件风波过去,就将慕臻跟苏子衿的婚礼给办了,前提当然得是季曜川平顺地度过这次风波。

    当天季封疆就打电话给了关冷,给了他那三位失踪议员的名单,让关冷手调查了那三人的下落。在季曜川这起案件当中,作为直接参与人跟幸存者,那三名议员的供词至关重要。

    关冷是做情报出身的,季曜川因为涉嫌杀害两名少将,一名中将并且即将接受调查局闻讯的这一消息他也听说了。得知调查局那边给了季曜川三天的养伤时间,三天时间一到,就要将人带去调查局审问。等于关冷只有三天的时间,必须要调查处那三名议员的下落,否则情况将会对季曜川相当不利。

    现在,他们只能希望那三名议员还活着。

    然而,关冷这边才展开调查,第三天凌晨夜里,景宁警方忽然接到来自景宁山区的报案。

    报案人员,就是那三名失踪的议员当中的其中两个人!

    警方当天晚上就派人出警,接到了那两位伤痕累累的议员。

    在警方问笔录的过程当中,两名议员一口咬定是季曜川绑架的他们,他们是趁季曜川的人疏于防范,两人结伴跑了出来,并且质控,三天前的那起发生在薛嵩薛将军家的那两名少将以及一名中将的死,也是季曜川命人所为!

    “撒谎!他们……他们撒谎!咳咳咳……”

    季曜川是在第三天看电视新闻时,才得知这两名议员已经被找到,而且在电视上公然指正他为了铲除异己,派人枪杀了那两名少将和一名中将的事情。季曜川情绪激动地险些再一次晕厥过去,郭秘书连忙绕到他的背后给他顺气。

    “现在问题不是他们撒没撒谎。而是,我们如何让他们说实话。”

    也在电视里看见了新闻的季封疆,推门进来,冷静地道。

    他的身后,慕晴雪跟苏子衿还有慕臻也来了。

    苏子衿是在接到陶夭的电话,才知道那两名议员被找到,并且质控季曜川的事情的。她跟慕臻来找季曜川商量对策,跟慕晴雪还是碰巧在走廊上碰上。

    陶夭在打了这通电话之后,是就挂了,半点没有给苏子衿问及其它的问题。

    此地无银。

    苏子衿在心底叹了口气。

    假如幺幺真的像她之前所说的那样,已经放下明礼,又怎么会连明礼的父亲的事情都这般关注?

    明天就是三天期限的最后一天,季曜川预想,他这一趟调查局之行,只怕是非去不可的了。

    他喝了口郭秘书递过来的润喉茶,苦笑了一声,“这个世界上又没有那种一吃进去就能让人吐实话的药丸。他们已经站到了薛嵩那边,又怎么可能愿意为了我而指正薛嵩呢?”

    电视里还在播放着针对那两名议员的采访。

    全息影像视频忽然闪过一道人影,苏子衿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遥控器,按下暂停键。

    季曜川愕然,“青青,你这是在做……”

    “嘘。不要打扰她。”

    慕臻把食指点在他的唇瓣。

    一屋子的人,忽然被按静音键,一下子安静了起来。

    苏子衿并没有注意到周遭瞬间变得静谧的环境。

    她全神贯注地全息影像视频,把暂停的画面放大,再放大最大,在最终定格的画面当中,果然出现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

    ------题外话------

    今天留言区好安静~

    是被施了噤声咒了么?

    嗷~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