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娇妻嫁到:慕少别傲娇 > 【傲娇429】更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二)

【傲娇429】更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二)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娇妻嫁到:慕少别傲娇最新章节!

    陶夭心想,她果然是在做梦。

    因为是在做梦,所以陶夭听见这句话时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梦里面季明礼都主动吻她了,说一句我爱你也没什么稀奇得的,因此陶夭的反应仅仅是极其平静地“噢”了一声。

    迟了近一年之久的告白,终于宣之于口。

    忐忑,不安。

    没有被拒绝,但貌似,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听见陶夭的那一声“噢”字,季明礼心底难掩失落。

    不过很快,季明礼便打起精神来,安慰自己,来日方长,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他持之以恒,假以时日,幺幺一定会重新再接纳他。

    季明礼从来就不是自怨自艾的人。

    很快从告白被拒绝的打击当中恢复过来,季明礼吻了吻陶夭的额头,放开她,“水该凉了,我先给你擦身体吧。”

    “嗯。”

    因为认定了自己是在梦境当中,因此对于季明礼接下来所做的事情,陶夭都极其淡定。

    包括季明礼给她拧了毛巾,擦拭她的身体,陶夭也配合地没有动,想着这待遇清醒时是不可能了,梦里被季明礼伺候一把,也挺过瘾。

    喂母乳极其容易出汗,尤其是新手妈妈,因为掌握不了要领,喂奶便相当吃力,每次吃奶,衣服总是半湿。

    M国人工费极其高昂,陶夭倒不是出不起月嫂钱,只是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以后需要开销的地方多了去了。陶夭没舍得,昨天擦拭身体,都是自己忍着疼,一点一点擦拭的。

    梦里有人伺候,何乐而不为。

    一点也没有觉得自己是被占便宜的那一个,陶夭还挺享受季明礼给自己擦拭身体的,直到,那温软的毛巾,顺着她腹部的腰部往上。

    陶夭还是本能地扣住了季明礼的那只手。

    “没关系的,我们之间更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不是吗?”

    季明礼睫毛轻颤,说这话时,他自己的耳根都是红的。

    陶夭一怔,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季明礼所说的更亲密的事情指的是哪件事。

    陶夭失神的功夫,季明礼已经撩起陶夭的衣摆,把毛巾覆了上去。

    梦里面的季明礼简直太他妈流氓了!

    季明礼是一丝不苟的性子,他给陶夭擦拭腰部、背部时,都是认认真真地完成的,因此这会儿也没有丝毫的怠慢。

    尽管是坚定不移地认定了自己是在做梦,也并不妨碍陶夭因此而起了深深地羞耻感,这梦境不受自己支配已经够憋屈的了,不过是擦个身体,这男人还磨磨蹭蹭,没完没了,陶夭炸毛了,“季明礼,我他妈能不能快一点?!”

    从来没被人吼过的季老师一呆。

    并不认为自己动作慢,然而秉着追求老婆就需要锲而不舍的精神的原则,季明礼还是积极认真地求教,“快多少?”

    “我怎么知道?总之……总之你给我快一点!”

    这样磨磨唧唧地擦下去,谁他妈受得了啊!

    “好。”

    既然心上人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么就只能自我发挥了。

    季明礼拿不住陶夭所说的快一点到底是怎么个快法,在接下来的过程当中,季明礼稍微加快了一点速度。

    所谓的稍微加快点速度仅仅只是速度上快了一些,该清洗的部位一个也没落下,该细致的地方一点也没有马虎。

    这也不是知道自己在梦里,揍了人对方也不会真的感到疼,陶夭早就一拳招呼过去了。

    如果说陶夭一开始有多享受季明礼的“伺候”到了后来,基本上可以说是备受煎熬了!

    仅仅只是擦拭了上身是不够的,被奶水泅湿的衣服必须要换下来。

    病房里就有行李箱,靠墙摆着,一目了然。

    季明礼走过去,打开,果然在里面看见了陶夭的喂奶服,以及哺乳胸罩,内裤等贴身衣物。

    季明礼在给陶夭擦拭身体时,就发现陶夭的胸围涨了不少。

    孕妇跟产妇都会胸涨这个常识,季明礼还是有的。

    季明礼猜测,陶夭或许就是因为产后胸围大涨以及喂奶不方便,所以住院期间才没有穿哺乳胸罩,因此,他仅仅是红着脸,视线在哺乳胸罩上掠过,到底还是只拿了跟陶夭身上穿的差不多款式的喂奶服,以及内裤跟产妇裤。饶是如此,季明礼的耳根也已经是红得不能再红。

    擦身体都能够接受了,换衣服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吗?

    因此,在季明礼给陶夭换衣服时,陶夭表现地比方才还要淡定。

    陶夭的配合,在季明礼看来,无疑是对方接受他对她的追求这一行为的默许,因此除了赧意,心里更多的还是欢喜。

    他并不奢望幺幺马上原谅他,只要她肯给他机会就好。

    季明礼替陶夭换上了清爽、干净的衣服,去洗手间重新倒了一盆水过来。

    “我都擦过身体了,怎么,不要告诉我,你又要来一遍吗?”

    梦境嘛,本来就是一点逻辑都没有。

    陶夭靠在床边,怀疑季明礼是不是又要重复刚才做的事情。

    她发誓,要是季明礼敢再像刚才那样,这样地又给她擦拭一遍身体,不管在梦里揍人是不是白费力气,她都非要把他给揍得鼻青脸肿不可!

    “嗯?”

    季明礼感到陶夭的这个问题有些莫名,不过他还是如实地回答道,“不必。刚才我擦拭得很干净了。”

    啧。

    这一点,陶夭倒是无法反驳。

    事实上,对方就是擦拭得太细致了!

    被季明礼“推倒”,躺回被窝时,陶夭终于长长久久地松了口气。

    妈啊,太好了,这折磨人擦身体的梦境算是过去了。

    不管接下来梦境里的季明礼要做什么,反正不可能比擦身体更要人命了。

    然而,打脸来得太快,就像是龙卷风。

    当忽然感到双腿凉飕飕的,陶夭猛地惊觉,自己的裤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褪下至脚踝时,她如同砧板上的一条鱼,提着自己的产妇裤,陡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季明礼,你想做什么?你疯了吗?我才刚生过孩子!”

    季明礼手上拿着医生开给他的,专门用来清洗恶露的药品跟棉签,满是茫然地望着陶夭,“什么?”

    “我问你,你为什脱我裤子?”

    陶夭凶巴巴地质问。

    这个时候,季明礼发回了他一贯有问必答的优良的温雅风度,并且如实地转述了医生所交代的话,“医生说你刚历经生产,需要每天清洗创口,保持清洁跟卫生。”

    陶夭是自然分娩,但还是历经了侧切,所谓的创口在哪里,自然是不言而喻。

    陶夭看着季明礼手中的药水跟棉签,险些崩溃!

    这踏马到底是什么令人抓狂的梦境!

    经历过刚才擦身体的事情,陶夭已经懒得说什么不用,我自己来了。反正不管她说什么,估计最后的梦境还是季明礼自己拿着棉签跟药水替她清洗了。

    什么羞不羞,臊不臊,她现在只想快一点醒过来!

    这踏马的绝望的狗屁梦境!

    “那你快一点!”

    季明礼自然完全知道陶夭经历了怎样复杂的心路历史,她把陶夭愿意接受他做这种私密的事情完完全全地的当成她愿意重新给他机会的信号。

    “嗯。”

    一点也没有被陶夭凶巴巴的语气击退,季明礼甘心如如怡地重新去拿了一条毛巾过来。

    女性刚历经生产,是有恶露的,气味腥且重。

    浓郁的恶露把脸盆的水都给染红,身为资深洁癖患者的季明礼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他用毛巾细致地替陶夭清洗干净,之后,才用棉签沾上药水,温柔地、仔细地擦拭。

    “奇怪,怎么门锁上了啊?”

    钱多多运气不错,她去得早,不用怎么排队,就轮到陶小宝游泳了。

    钱多多从护士抱陶小宝下水,到上来,一秒钟都没舍得错过,全部都一秒不落地给录下来了。

    迫不及待地推着游泳小王子回来,病房的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上了,用手一推,竟然没能推开,里头上锁了。

    “幺幺姐,房门怎么锁上了?幺幺姐,你在里面干嘛呢?赶紧的,快给我跟你儿砸开门呐!”

    ------题外话------

    二更奉上!

    感谢所有的留言跟打赏!

    么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