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上嫁:蛊妃惑主 > 第四百零二章 这么注重保养?

第四百零二章 这么注重保养?

作者:青旗羽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上嫁:蛊妃惑主最新章节!

    “我父亲与莲歌公主共同出使西兆,可是最后回来的却只有一具冰冷的尸体!我本以为兄弟一场,你会为父亲讨回公道,可是你却一再宽恕厉王夫妇,置我父亲的在天之灵

    于何地?”

    “既然你没有办法为我父亲报仇,那我就自己来。你这个皇位,就一并交给我来坐吧!”

    白翼早已经在司隶的蛊惑下被仇恨冲昏了头脑。

    西兆国君听他说完那一番大逆不道的话,怔怔地看着白翼良久。西兆国君垂眸看了一眼自己脖子上冰冷冷的刀剑,说道:“你可知这皇位你一旦坐上去了,就再也没有回头了。从今往后,你就是大逆不道的弑君者!朕念着你父亲的情义

    在,只要你现在收手,朕可以既往不咎!”白翼冷哼一声,不屑道:“我早就没有回头路了。就算我今夜不反,厉王妃的翻禁之术一旦成功,也一样会查出是我害死了若霖公主。与其因为谋害皇嗣被处死,我倒不如

    放手一搏,还有翻盘的机会!”

    西兆国君一阵错愕:“是你?为什么?”

    白翼说道:“本世子以为皇上就算是不在乎我父亲的死,至少也会在意若霖公主。”

    那时候若霖公主去找姜使君闹了一通,他便计上心头,给若霖公主种蛊,再嫁祸给姜使君。

    反正姜使君来了西兆以后就行踪诡异,她又懂蛊,只要皇上肯稍稍偏私一点,想要将这件事情栽赃到她身上去不难。

    可是事情发生以后,皇上却没有要对付姜使君的意思,姜使君在刑部的那一通大闹,甚至毁了他特意安排去做伪证的蓝珠的计划。白翼看着西兆国君冷笑一声,“没想到你为了所谓的两国邦交,连若霖公主中蛊了也不将厉王妃下狱。本世子气极,才会控制不住生蛇蛊,让蛊爆发,引得若霖公主暴毙。

    是你害死了若霖公主,是你!”

    西兆国君的脸色一阵惨白。

    若霖暴毙以后,他猜测过千万个对若霖下毒手的对象,却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会是他的亲皇侄。

    可是白翼对西兆的国情了解多少?

    他并不知道西兆的国库空虚,入今只能维系表面的风光而已。如若这时西兆与东周交战,西兆只会落得个一败涂地的下场。

    若是西兆正是国之鼎盛时期,谁能忍受这样的屈辱?

    他为了西兆子民不受生灵涂炭,却因此害死了自己最宠爱的公主。

    这个打击对于西兆国君无疑是巨大的,他又开始急喘,随时有背过气的可能。

    白翼看着他艰难呼吸的样子,冷酷无情的说道:“你早就该死了!”

    说完,他一剑刺穿了西兆国君的脖子。

    在杀人的时候,白翼是毫不犹豫的。

    西兆国君在死之前都捂着脖子看着白翼,没法相信白翼竟然真的会对他下手。

    姜使君一愣,鼻尖萦绕的血腥味,忽然让她觉得有点想吐。

    不,也许让她想吐的,是白翼这个人。

    这个人是西兆国君,也是白翼的亲皇叔。可就是面对这样一个人,白翼转身就可以毫不留情地将长剑刺入他的脖子里!

    白翼回头看着姜使君说到:“下一个就是你!”

    姜使君问道:“你就不怕厉王知道你伤了本王妃以后拿你开刀?他可有的是折磨别人的办法!”

    白翼说道:“厉王?他现在可护不了你了!现在司隶已经去替我解决那个烫手山芋了,他活不过今晚!”

    厉王一死,姜使君就再也没有了依傍,他还有什么好害怕的?

    姜使君闻言,眸光冷冽:“司隶背后的那个人……是你!”

    是他帮司隶混进宫中,之后又控制了凌越。

    是他害得燕凛受了伤!

    可算是让她找到这孙子了!

    白翼将长剑的剑尖一转,指着姜使君说道:“今夜,我就先用你的血,来祭奠我父亲的在天之灵!”

    剑尖上还带着西兆国君的血,啪嗒一声地上呈露宫中布满粉尘的地板上。

    姜使君抬手,用衣袖将嘴角的血迹擦的干干净净。

    “想要我的命,那你也得有那个本事才行!”

    姜使君指尖轻弹,夜色中一个难以捕捉的小黑点,就迅速抹了白翼身侧那几个侍卫的脖子。

    鲜血从他们的脖子里喷涌而出,他们还来不及看清发生了什么,身体就软软地倒了下去。

    当小黑点逼近白翼的时候,他条件反射一般往后一闪,躲过了这一次攻击。

    白翼惊诧地看着姜使君,那是什么暗器,竟然还会转弯!

    他清楚的看见那‘暗器’在杀了他几个侍卫以后,又绕回姜使君手上去了!

    ‘暗器’回到姜使君的手上,接着宫灯的亮光,白翼才看清她手上缓缓爬动的小东西,是一只蜂王。

    难以想象,就是这样一只简单的小东西,刚才竟然轻易结果了别人的性命!

    姜使君抬眸冷冷地看着白翼,说道:“我轻易不动手。”

    蛊术危险,若是用了蛊,多半是要人命的。

    她顿了顿,又说道:“但你既然动了我的男人,就怨不得我出手了。”

    白翼一愣,脑海里再一次浮现出司隶对他说过的话。

    不要轻看厉王妃。

    这下他算是领会到了姜使君的厉害。

    白翼咬牙道:“就算你有蜂王又如何,你刚才已经被翻禁反噬,也扛不了多久了!况且你只有一只蜂王,可我们却不只有这几个人!”

    白翼说完,呈露宫外就同时涌进来了一大群禁卫军。

    这些人都是白翼早就安排好的!

    他要厉王妃今晚在劫难逃!

    顺天看着面前这乌泱泱的一群人,眉间都拧出了一个川字:“王妃……”

    现在的情况,对他们太不利了。

    就算他的武功不差,也不能保证带着王妃,在这么多人的包围之下全身而退,

    姜使君却慢悠悠地从锦袋里掏出一小盒药膏,剜出来一点涂到手背上,像是在抹护手霜。

    顺天一愣,这个时候了,王妃还这么注重保养??但是很快,顺天就发现了这个药膏的特别,这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