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百万可能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人类的悲欢此刻相通

第一百一十五章 人类的悲欢此刻相通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百万可能最新章节!

    轰隆隆……

    黑夜中,不知从何处又传来沉闷的声响。

    然而此刻,姜姓官员已经分不出这闷响是雷声,还是地动,大楼被冲垮,直升机飞过,亦或者是车辆的行驶声了。

    他披着一件黑色的雨衣,站在魔都高速出口外面的一个集合点处。

    此刻,卡车的车队已经开始出发。

    沿着尚且还可以行驶的公路向金陵方向驶去。

    车队在黑暗中几乎看不清轮廓,透着一股无法言喻的沉重压力。

    “第一批还有多少人滞留着?”

    他问。

    旁边有人答道:“大概还有二十万人。”

    “二十万……二十万……铁路方面……”

    “已经在紧急抢修了,但是地动毁了很多路段,目前还没有探明,火车难以通行。”

    “河运方面呢?”

    “……台风摧毁了很多船只,现在各个沿海地区都在抢夺船只,

    咱们这边第一批船队已经出发了,第二批大概二十一点能到,

    不过……不过很多人都听说了沉没的海轮那件事,

    所以下面有骚动,很多人坚决不坐船。”

    底下官员犹豫地说道。

    姜姓官员闻言久久不语,随后深深地叹了口气。

    “不坐……不坐……现在他们还有的选,再等两天,怕是他们想走都走不了了!”

    顿了顿,他又说:“之前的地动……情况怎么样?”

    底下官员为难道:“这个……我们还没有拿到数据。”

    忽然。

    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情况不会比我们想的更好了。”

    二司司长大步走来,他没有穿雨衣,但身上却没有被淋湿分毫,强大的灵气波动在他身边颤动,将任何雨滴都隔绝在外。

    一束灯光扫来,照亮了他坚毅而威严的面庞。

    直到此刻,姜姓官员才想起了对方是一位强大的修行者。

    “地动的情况无法统计,而就在刚刚,我们又收到了卫星观测的云图变化,

    新一轮风暴即将到来,那些还坚持不肯撤离的人很快就会放弃,寻求离开,而我们却无法提供足够的运输能力。”

    二司司长中气十足,声音发出,周边的雨滴都随之震颤。

    “你的意思是……”姜姓官员问道。

    “第一批运输队伍已经开始离开,需要有地位足够的人随车,给您安排的车已经准备好了。”

    “你什么意思?想让我去带领那群人撤离?”

    “是。”

    “我走了,那市里这边怎么办?这里至少还滞留着八九百万人!”

    “我留下来,接下来的工作我来做。”二司司长道。

    姜姓官员沉默。

    两人都十分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撤离的路线已经规划好,金陵的临时安置区已经在准备,只需要按部就班用几个小时……

    最多十几个小时就能带人过去,然后剩下的就是原地的安置工作——虽然繁琐,但压力较小。

    而留在魔都,则意味着要面对千万人口的转移压力。

    其中很多人可能都处于重伤,需要治疗。

    风暴即将再临,这种情况下治疗根本不存在,运输能力又无法跟上。

    也就意味着,留守的官员需要面临可能发生的百万人级别的暴动。

    或者……为上百万人的死亡而负责!

    两人对视,沉默着。

    片刻后,姜姓官员淡淡道:“你去带领撤离队伍,我留下。”

    见二司司长要说话,姜姓官员盯着他,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道:

    “虽然你是临时指挥中心负责人,

    但你不要忘了,我才是本市最高执政官!

    必要的时候,你必须服从我的命令!就这么定了!”

    说完,姜姓官员撑着疲倦的躯体,大步离开。

    留下二司司长愕然站在原地。

    天空中轰隆撕开一道闪电。

    雨势骤然加大。

    ……

    “轰隆……”

    “噼里啪啦……”

    程林坐在漆黑的卡车车兜里,清晰地听到了雷声,然后便是骤然加大的雨滴拍打头顶的防雨布的声音。

    这预示着雨势重新变大了。

    坐在对面的青年本来是拿着个塑料袋堵着缺口。

    这一下雨势猛烈,塑料袋被吹掉了,顿时雨布之前积攒的一大滩水砰的一声泄下来。

    把昏昏欲睡的他整个给浇醒了。

    怒骂了几句,他恨恨地又重新堵上,整个人气的不行。

    不过这样一来他也算精神了。

    “唉,老哥,有烟没?”

    他冲旁边一个秃顶中年男人道。

    秃顶男人肩膀上靠着个睡觉的女人,黑发披散着,遮住了大半张脸,他先看了女人一眼,才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压瘪了的烟盒,说:

    “湿透了,点不着了。”

    “……干嚼也行。”

    “……那给你。”

    “谢了。”

    青年把一根香烟扒开,只把烟丝抽出来,放在嘴里咀嚼起来,嚼着嚼着开始聊天。

    先是从家哪个区的,工作是什么开始聊,聊着聊着又不可避免地说起现状,继而谈起前途。

    “咱们这是要去金陵吧?”

    “应该是。”

    “那开车三个点能到吧。”

    “悬,这车开的慢。”

    “那天亮前总能到吧,我晚上都没吃……”

    “应该能到。”

    “老哥,你旁边的是嫂子?”咀嚼着烟丝的青年笑道。

    “是小三。”秃顶中年人平静道。

    “……老哥挺风流哈。”青年一脸羡慕地说。

    “还行。”

    正在这时候,那女人似乎被吵醒了,嘤咛一声,嘟囔:“这到哪了啊?”

    从烟盒里刚刚抽出一根烟正准备扒开的青年听到这声音顿时一怔。

    抬头愕然:“媳妇?”

    ……

    程林默默地看着对面三个人厮打在一起,一时间很是无语。

    好好的沉重氛围都给毁了。

    叹了口气,正准备劝劝架,忽然就只觉得车子一个急停。

    厮打的几人顿时因惯性摔倒。

    “车怎么停了?”

    “到金陵了吗?”

    “这怎么还是荒郊野外?”

    人们纷纷问道。

    不多时,从前方传来消息:

    因地动和暴雨原因,路断了。

    ……

    路的确断了。

    队伍拉的太长,程林所在的位置虽然已经比较靠前,但依然无法得知具体原因。

    不过他也不在意。

    但其他人却很在意。

    天这么黑了,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很多人都感到了饥饿。

    那些出来的时候带了干粮的只有一部分,大部分还在等待官府的救济。

    如果一直坐车,那也还能忍住。

    但一旦停下来,吃饭就成了大问题。

    官府按理会运送食物过来,但是路断了,又要怎么送?

    程林一时觉得气闷,掀开雨布,从车里跳了下来,站在公路边,望着漆黑的远山。

    脑海中忽然出现信息:

    【恭喜您完成任务(5)】

    【你静静看着这浓夜,心中无喜无悲】

    【雨布里的厮打咒骂在持续,雨水不停渗透进去】

    【隔壁车里一个女人高烧昏迷,病的要死,弥留之际喊着孩子和丈夫的名字】

    【地上的水滩,不知道是谁掉的手机,在播放着欢快乐曲】

    【后面的车里有人在笑,笑声中充满苦涩】

    【路旁的山林里有一只野猫无声死去】

    【远处传来枪声,不知发生了什么】

    【一辆火车停在铁轨上,龟般不动】

    【小路上,开着私家车逃难的男人愤怒地锤着喇叭】

    ……

    【人类的悲欢此刻相通,你却依然觉得吵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