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佬退休之后 > 590:拎着四十米大棍子

590:拎着四十米大棍子

作者:油爆香菇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跟袁家作对,绝没有好下场……”

    裴叶冷笑两声,反问这位死到临头还以为能翻盘的老兄。

    “我才不管你是袁家还是猴家。那你爸妈没教你什么叫‘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你们下手之前也不做个调查,看她是谁罩着的?谁给你勇气对我御用厨娘动手?”

    裴叶给这位老兄一个痛快。

    随手将碍事儿挡道的尸体推开。

    那具尸体向后仰倒,砸在地上发出沉闷动静,扬起一层灰尘。

    在她脚边和远处的身后躺着十几具尸体,楼上楼下还有早已毙命的倒霉鬼。

    差不多有百来人了。

    一部分戴着袁家的族徽,一部分戴着艺家的族徽。

    裴叶在网络上查过七大家族的基本资料,自然认得这几个家族的族徽图案。

    不知道该感慨是自由军牛批呢,还是吐槽七大家族听着牛皮哄哄,结果连个草台班子都干不掉。干掉敌人,裴叶蹲下摸尸体,准备顺走一些能用的武器物资……

    这就跟网游打了小怪捡装备一个道理,兴许以后还能派上用场。

    摸着摸着,裴叶发现不对劲。

    她打死的小怪……

    不是,她打赢的战利品居然被其他人摸走了!

    有人跟在她背后捡漏???

    裴叶微眯起了眼,她半蹲躲在柱后,随意用指尖点着废墟,一圈肉眼瞧不见的光以她指尖为中心,叮得一声漾了开来,如水波纹般向四面八方扩散出去,一道道人影在她脑海浮现。

    他们的动作、位置、情绪和生命状态都一清二楚。

    没发现可疑人的踪迹!

    不论是天师术法还是她的精神领域都没发现那个“小偷”。

    这就有意思了。

    裴叶将点着废墟的手指收起,右手单手捏了个法诀,成年女性的体型在微光笼罩中缓慢缩小,最后化为一张纸人轻悠悠飘落在地上。

    她适应了一会儿,蹦跶跳到最高处,暗中观察。

    敛气蹲守许久,原先空无一人的地方浮现出一名青年。

    这名青年长身玉立,眉发皆白,双眸却是非常罕见的宝石红,肌肤白得能发光,一头半长不短的头发束在脑后,用一枚银制骷髅头造型的发冠束着,脸颊右侧的一缕长发编成条小辫子。略显清瘦的身躯包裹在严实的长裤和白衬衫中,外头罩着一件不规则造型的宽大白风衣。

    不说那张将普通人远远甩开的高颜值俊俏面孔,光是这一身装扮丢进人海也非常打眼。

    而这位呢……

    居然干着“小偷”的行当。

    裴叶瞄准角度,一个凌空踢踏冲着青年的脸踢去,出腿速度不算快,再加上小纸人的腿太短——正常体型一腿的事儿,小纸人的腿就不行了——这便给了青年充足反应的时间。

    发现偷袭的一瞬便抬手阻挡。

    手背跟小纸人裴叶的短腿相撞,身躯后退数米。

    孰料裴叶没有停手,反而以小纸人的体型对青年发起了攻击,甚至掏出那根尘封已久的白色长棍。长棍并未缩短,被小纸人拎着就显得格外滑稽,仿佛正常人拎着四十米大长刀。

    青年却笑不出来。

    特别是看到那根白色长棍一棍子将大厦一根承重柱打穿的时候,神情凝重。

    裴叶不给他思索的空间,一顿密集攻击,再长棍一扫将没有始终没还手的青年逼到角落。

    “小崽子,你哪家的?”

    青年用那双如红宝石般的眸子盯着她。

    他反问道:“你又是哪一方的?”

    青年的声音听着有些冷,恰似寒冬腊月飘着的飞雪,让人有种打哆嗦的冲动。

    “我自然是路人甲——而你,你为什么偷我的战利品?”

    青年眉眼浮现三分诧然。

    “你的战利品?”

    裴叶理直气壮:“他们是我杀的,那些武器自然是我的战利品。”

    青年看着小纸人裴叶,略有愕然。

    “你刚才攻击我就是为了这个?”

    “不然呢?”

    青年纯澈的红色眸子透着无辜。

    “如果这么说的话,我搜的都是我的战利品,不信的话,你可以去查查他们的致命伤痕。”

    裴叶:“……”

    她从楼下往上打的时候,周遭已是废墟一片,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好些尸体,有两家的护卫也有来不及逃命被无辜波及、在混战丧生的普通人……裴叶分心用精神领域扫了一眼……

    “这么说……你是自由军的人?”

    青年被裴叶的白色棍子指着也不怕。

    他笑道:“是啊,总要有个人留下来断后,为其他人争取逃生时机,我顺便再扫点研究标本。七大家族不愧是百年大族,掌控着黑塔资源的分配权,武器的确比自由军先进许多……”

    裴叶瞧了一眼青年干净得连灰都没多沾的白风衣。

    谁断后不是悲壮的?

    青年的风衣干净得过分了。

    公园散个步都能沾几根枯草叶子,这人风衣连个褶皱都没有,跟熨斗仔细熨过一样。

    “……能被留下来断后,你在自由军地位也不怎么样嘛……”

    “的确,无名小卒罢了。”

    裴叶继续道:“那我杀了你,也不会被自由军算账喽?”

    青年笑容一僵,强烈的棍风朝着面门而来。

    裴叶好心提醒他。

    “你再不还手,我可真会杀了你!”

    打斗间,棍尖挑开青年衬衫最上面的扣子,衣领在闪躲间松开,露出精致锁骨。

    露出一个眼熟的纹路。

    “你说你是自由军成员?为何锁骨这边会有代表‘黑塔信物’的图腾纹路?”

    左侧锁骨下缘位置有个类似被复杂树枝花卉缠绕的钥匙图案。

    同样的图案,裴叶手上也有一个。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枚信物我就‘笑纳’了。”

    “黑塔信物”要么主动交出来,要么杀了强行取走。

    青年显然不会是前者。

    孰料青年手指抚上锁骨位置的纹路,简单的动作透着几分无声诱惑。

    “你想要它?”

    “要,但你又不会给。”

    “你不问,怎么知道我不会给呢?”

    裴叶:“……”

    青年对她没有丁点儿杀意,正如……

    裴叶也没发现他出现在自己的精神领域。

    先有一个顾琞,再来一个神秘青年。

    什么人都能跑来溜达一圈不触发精神领域的警报?

    “那你给吗?”

    青年抬起一根手指,慢慢将指着他的白色长棍棍尖挪开。

    “我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