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疯狂建村令 > 第九十二章 原来这不是单机(为书友爱这书加更)

第九十二章 原来这不是单机(为书友爱这书加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疯狂建村令最新章节!

    没有规则的狂风夹着泥土的腥气,如刚刚挣脱囚笼的猛兽,在大地上肆意翻卷着。

    天空阴沉,一团团的黑色乌云迅速汇聚,远处已经有电闪雷鸣。

    暴雨将至。

    半人深的荒草中,一条人影正快速奔掠着,偶尔会伏下身体,偶尔又会快速转变方向,在这昏暗的天光里,像是追逐猎物的猎手,又像是躲避猎人的猎物。

    “咔嚓嚓!”

    一道惊雷在天穹上炸响,整个世界瞬间白茫茫一片。

    但就算在这样的雨雾里,那道人影仍旧在快速的前行,仿佛根本不担心迷路。

    当又一道闪电划下,白茫茫的雨幕里,赫然出现一道三米多高的城墙,借着那闪电的光芒,依稀可以看到这是一座规模颇大的镇子,但镇子周围都被城墙围住,哪怕在这样的暴雨天气,城墙上仍旧有穿着蓑衣的守卫在来回巡逻,不敢松懈。

    不过这样严密的守卫,仍旧阻挡不了那道人影的潜入,他仿佛能洞察每个守卫巡逻的间隙和彼此目光的死角一样。

    在短短数秒时间里,那个人影一个助跑越过五米宽的壕沟,然后如灵狐般跃上城墙,无声翻滚之间,就已经来到城墙内部。

    接下来他有如神助,避开一个又一个巡街的守卫,最终翻入一座很普通的小院里。

    雷声隆隆,雨声阵阵,这院落的主人浑不知已经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但这不速之客并未自此久留,只是侧耳倾听了片刻,就再次翻过院墙,寻找下一个目标。

    终于,在翻过第七座院落的时候他停留下来,因为这院落的主人不在家。

    在房檐下很仔细的脱掉已经湿透衣物,鞋子,这不速之客才露出一张略显年轻,神情冷峻的脸,那目光里的沉稳,简直让人以为他是什么积年老匪。

    这不速之客自然就是张扬。

    他无意做贼,之前在山谷中简单淬炼了三十六根破甲锥,他就立刻离开那里,结果他前脚才走,后脚就看到一支队伍沿着小河追到山谷里去。

    队伍中有五个黑甲士兵,余者都是手持棍棒刀枪的普通村民,而这才是让张扬深深警惕的原因。

    因为他知道,但凡一个官府能够最大程度动员乡民,那么就说明了这个官府已经在所有的看似隐蔽的角落里布下了无数的眼线。

    他一个陌生人骤然出现,很可能不一会儿就被注意然后举报。

    所以张扬选择了潜伏,跳入小河里,就在那些追踪者的眼皮子底下躲藏了半个小时,直到一场暴雨救了他的小命,因为那些追踪者真的是难缠,他都用灵魂力场封锁了他的气息,结果还是差点被找到。

    有了这个插曲,张扬立刻就改变计划,他趁着暴雨将至,狂风漫卷,加速狂奔,按照之前看到的官道走向,最终找到了这座在三十里外的镇子。

    接着他借着暴风雨,利用灵魂力场的特点,避开了城墙上的守卫,进入这座规模颇大的小镇,此时他已经是又饿又累,可他不敢放松,寻了一处寻常百姓的小院就跃进去,最终才被他找到了这座主人不在家的临时落脚点。

    房门是上锁的,但这难不住张扬,灵魂力场笼罩上去,这铁锁秒开。

    推门进入,打开窗户,再关门上锁,再从窗户跳入,一切恢复原状。

    房间内的布置早已在张扬的灵魂力场中无所遁形,但他没有任何的翻找,只是解下背上的兽皮包裹,从里面翻出来一套干燥的衣物,先用这衣物擦掉水痕,这才换上。

    没错,这里面一共三套衣服,还有干粮和水囊和一些应该是本世界的铜板碎银。

    这都是他之前在那座被屠戮了的小村里顺手牵羊的。

    喝了一口水,张扬就无声无息的咀嚼那石头一样的干饼,恢复体力是第一要务,至于接下来该怎么办,他还不知道,因为他对这个世界还是了解太少。

    唯一能确定的是,人族和怪物正在对峙,而人族的统治者因为怪物的压力,执行力爆表,普通的民众也迫于怪物的压力万众一心。

    所以他得随机应变。

    费了好大力气把那能砸死人的饼子吃掉,张扬细致的把所有的残渣清理干净,然后就开始仔细打量这房屋的细节,这都是能够提供许多关于这个世界的线索的。

    “这小院坐北朝南,南北长30米,东西长10米,有正房三间,大门处有柴房两间,院子里没有水井,却有莲花缸一座,菜园一垄,花园一处,无论花草蔬菜,均照料良好,门前有晾衣杆,上面并无衣物,房间打扫整洁,正房东卧内有女人梳妆之物,隐有细微女人香。”

    “西卧中有书桌,上有文房四宝,但并无书籍,也无书架,床榻之下,似有暗格,暗格内有金银账本少许,厨房内隐有油腻酒气,米缸有米,面缸有面,另有冷却烤鸡半只,上有纤细牙印,应是作晚做宵夜之物。”

    “以此推之,房屋主人应是一对夫妇,没有侍女,粗通文墨,却未有读书的爱好,家境富裕,经常早出晚归,当是小商贾无疑。”

    张扬默默推算着,他这看似神妙的本领却不是他有这个天赋,而是踏入超凡之后,A-级强度的灵魂,往往一扫,就可以透过现象看本质,否则换作他从前,累死他也推算不出来,因为根本无法像现在这样观察入微。

    换句话说,不管是谁,只要有了这种对细微事物完全掌控的本领,那么也一样能推演出来。

    “天黑之前,我必须得离开这里。”

    自语一声,张扬就蜷曲在房间里最不易被发现的角落,迅速进入梦乡。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他自动醒来,灵魂力量却是意外的恢复如初。

    “奇怪,这个世界有点不太对劲,这恢复得也太快了吧,好像比使用木妖之塔恢复灵魂力量还要快上一线。”

    心念闪过,张扬看向外面,此时暴雨已经停歇,差不多是傍晚五六点钟的样子,天空蔚蓝,斜阳夕照,很是清爽。

    当下他就跳出窗外,故技重施,让门窗内锁,检查着没有留下痕迹,他就沿着院落里的青石小路翻出墙外。

    这个时候,张扬从头到脚的打扮基本算是八分熟的本地人了,为此他甚至把装着破甲锥的兽皮包裹和长刀藏在了花丛之中,因为他料定两天之内,女主人都不会给那些花草浇水的。

    果然,一路走来,张扬学着本地人的样子匆匆的走,匆匆的停,并没有谁认出来,毕竟,这座小镇的人口总得有上万,如今又正是黄昏时分,光线错综变幻,谁会特意注意一个穿着打扮与自己类似的人呢?

    张扬就这么随意的走来走去,同时也快速的记忆着听来的本地话语。

    没错,这小镇里的人说的都是汉语,可不是普通话,而是一种非常绵软饶舌的汉语,乍一听根本听不懂。

    好在张扬现在记忆力非常不错,分析能力更强,才走了两条街,他差不多就学会了十几个日常用语,甚至他还大胆的用本地话在一个买饼子的摊上和摊主说了两句,用铜板买了两个热乎乎的饼子,然后就这么边走边吃,反倒更和谐了。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段宽。

    在一条很宽阔的街道上,一溜排开十二个巨大的铁笼子,笼子里囚着三十几个男子,他们都被用锁链捆得结结实实。

    而段宽就是其中一员,他很惨,脑袋肿的像猪头,死狗一样的瘫在笼子里,如果不是微微起伏的胸膛,张扬差点以为他被打死了。

    看到这一幕,张扬并不意外,纵然段宽不是宋大锤,王木木那样的憨货,也不是刘大力,孙狗蛋那样的蠢货咸鱼,可在这个人人草木皆兵,人人都是探子,官府与百姓的配合程度极高的世界,想轻易的混进来,然后找个理由大展拳脚,吊打土著不服,顺便泡走土著中最美丽的女人,那都是在发癔症呢。

    别的不说,就这口音这一关,差不多就能搞死大多数人。

    张扬没有逗留,甚至都没有多瞧段宽一眼,就继续吃着热乎乎的饼子路过。

    他估计段宽应该不会被判处斩立决,因为那十二个大铁笼子下面都有车轱辘,显然这是要拉到什么地方去的。

    能是什么地方呢?

    考虑到这可是人族与怪物对峙的大背景,那当然是去死士营这样的地方喽,官府只要不傻,都会这么做的,让这帮人渣死在战争的最前线,真是顺应民心,呼应天意啊。

    “娘希匹,老子饿了,这里的土著真尼玛可恶,才半个小时就把我抓到了,哎喂,这该不会是什么主线任务的前奏吧?”

    一串熟悉的话语飘过来,但张扬浑当没听见,晃晃悠悠的夹在人群中走了。

    走过一个街角,他才在心中嘀咕,

    “感情,这超凡试炼任务不是单机游戏啊,居然是网络互联游戏,那么对面的妖魔怪物怕是也有异族的建村令绑定者混在其中吧。”

    “段宽是不用担心了,他一定会随着那些家伙被送到前线去,无需去救,短时间内他不会死掉,倒是我,得好好利用一下我现在掌握的先机,弄到足够多的好处才行,比如,这饼子居然是可以带出去的军粮,饱食度+3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