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试婚365天:霍先生,违规了! > 第868章 你有别人了!

第868章 你有别人了!

作者:淡月新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试婚365天:霍先生,违规了!最新章节!

    容恒想不通,很想不通。

    这次她回来过年,是在计划之外,来容家吃饭,更是在计划之外。

    可是她却早已经悄悄地准备好了给容卓正和许听蓉的礼物,也就是说她一直是有将他们放在心上的,更可恶的是她居然贴心得也给容隽准备了礼物,却没有他的?

    可恶!

    着实可恶!

    容恒对此耿耿于怀,吃饭的时候也哼哼唧唧,一时之间看谁都不顺眼。

    好在餐桌上也没人顾他,许听蓉的注意力在哪里,其他人的注意力就在哪里,因此一顿饭,陆沅成了绝对的主角。

    许听蓉和她聊着国外的生活和工作,容卓正偶尔也会问一两句,虽然不似许听蓉那么平易近人,好歹是不像先前那样冷淡生疏了。

    陆沅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

    容隽倒是一顿饭都没怎么说话,放下碗筷之后,就自己走到了外面去抽烟。

    容卓正在快要吃完饭的时候就接了个工作上的电话,先行离开了餐桌,而许听蓉则时刻关注着厨房里各类点心甜品的动态,一心想要陆沅都尝尝,热情投身进了厨房。

    餐桌上只剩容恒和陆沅两个人,容恒正准备好好跟她理论理论,陆沅却先拍了拍他的手,“我去跟容大哥说两句话。”

    说完,她就起身走向了容隽抽烟的室外。

    容恒:“????”

    实在是太过分了!

    ……

    陆沅走到后门处,一推开门,只觉得寒风侵骨,她连忙退了两步,抓起自己的大衣裹在身上,这才重新走了出去。

    出乎意料的是,容隽坐在后院廊下,却仍旧只是穿着室内那身,外套也没有穿,仿佛丝毫察觉不到冷。

    “容大哥。”陆沅喊了他一声,在他身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容隽仿佛这才回过神来一般,转头看了她一眼,说:“吃好了?”

    “嗯。”陆沅应了一声,随后才道,“抱歉,容大哥,伯母问我工作上的那些事,我只能都告诉她,没想让你不开心的。”

    “嗯?”容隽似乎愣了愣,随后才又笑了起来,道,“你们聊你们的,我有什么好不开心的?你别想太多。”

    陆沅闻言,只得轻轻应了一声。

    虽然容隽否认,但是陆沅清楚得知道,他今天晚上的沉默,就是从聊上她的工作开始的。

    虽然她的工作和乔唯一并没有多少重合,可是站在容隽的角度,他怎么可能不想起那个让他伤心的女人。

    “明天下午我就要飞过去了。”陆沅顿了顿,又道,“如果容大哥你有什么东西想买,或是有什么话想让我帮你转达,随时告诉我啊。”

    容隽抽了口烟,才又低笑了一声,道:“我没事,放心吧。我倒是听说你在那边表现得很好,未来可期哦。”

    陆沅本想尽力开解开解他,没想到三言两语就被他转移了话题,只能顺着他的话题聊下去。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容隽让她进屋,她也就不再多打扰他。

    等到她走进客厅,便看见容恒正坐在沙发里,手机放在面前的茶几上,似乎正在跟人打视频电话。

    “……你爸也有?我不信。”

    “真的!”那头传来一个陆沅再熟悉不过的软萌声音,“我去拿给你看!”

    说着,电话那头的霍祁然就拿着手机一路跑进了霍靳西的书房,随后从霍靳西的抽屉里取出一支精致的签字笔来,展示给容恒,“呐,你看,这支笔,很漂亮吧!沅沅姨妈说等我长大了,也可以送我这样的笔……”

    容恒:“……”

    陆沅:“……”

    骤然听到动静,容恒蓦地回转头来看向她,几乎是咬着牙喊她的名字:“陆沅!”

    所有人都有礼物!所有人!

    不仅是他的家里人,慕浅、霍靳西、霍祁然、悦悦、甚至霍老爷子,都收到了她带回来的礼物!

    只有他,什、么、都、没、有!

    容恒很生气,后果……无所谓。

    陆沅似乎将他的生气视作无理取闹,并没有多说什么,任由他怎么哼唧闹腾耍脾气,她只是乖乖地陪着许听蓉喝茶聊天。

    到两个人离开容家的时候,容恒的脸已经黑得像锅底。

    许听蓉哪能看不出来他这一晚上别别扭扭的,到了这会儿忍不住打了他一下,道:“沅沅明天就要走了,你这儿摆脸色给谁看呢?”

    “您别管!”容恒负气地回了一句,拉着陆沅转头就走。

    许听蓉不由得转头看向容卓正,“你看你儿子!这什么态度!”

    容卓正瞥了她一眼,道:“那难道是我惯的?”

    说完,他就慢悠悠地转身,上楼继续研究自己的棋谱去了。

    ……

    陆沅坐上车,眼见着容恒一路气鼓鼓地开车,身子不由得微微有些紧绷,“你开慢一点啊……”

    容恒瞪了她一眼,她立刻闭口不言。

    等两人回到容恒的家,陆沅怕他发难,匆匆躲进了卫生间。

    容恒衣服也不换,气鼓鼓地躺在床上生闷气。

    这气生着生着,他忽然就看见了陆沅摊开放在地上的行李箱。

    容恒拧了拧眉,忽然就从床上起身来,穿了拖鞋走到了她的行李箱旁边。

    在她的行李箱旁边蹲了一会儿之后,容恒果断下手。

    他就不信了,她能记得所有人的礼物,偏偏会遗漏了他那一份?

    容恒拿出搜证的架势,不甘心地在那不大的行李箱里翻找起来。

    等到陆沅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容恒正从她的行李箱夹层里取出一个红色的方形小盒。

    见到这幅情形,陆沅蓦地大惊,连忙快步走上前来,一把抓住那个盒子试图夺走。

    谁知道容恒也紧抓着那盒子,没让她夺走。

    “你怎么能翻我东西呢?”陆沅说。

    “这什么?”容恒说,“你有什么我不能看的?”

    “不行不行。”陆沅连连道,“你还给我!”

    “不让我看?”容恒说,“那我偏要看!”

    两人争抢着一个不大的盒子,容恒趁陆沅不注意,转身往床上一避,一下子打开了盒子。

    陆沅随后就扑到他身上,却还是已经晚了。

    容恒盯着自己手上的盒子,忽然之间就愣住了。

    陆沅趁机一下子夺回盒子,紧紧攥在了自己手中,背对着他坐在床上。

    容恒蹭地也坐起身来,就在她身后的位置,咬牙开口道:“陆沅!你有别人了!”

    陆沅捂了捂眼睛,没有回答。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容恒气呼呼地开口道,“我说不想你去法国,你非要去,还说要我等你!我像个白痴一样每天熬到早上,就为了跟你打一通电话,结果呢!结果你现在有了别人!你给我说清楚!这玩意儿不是送给我的,到底是送给谁的?”

    陆沅被他哼哼唧唧的声音折磨了一晚上,这会儿只觉得脑子嗡嗡叫,一时之间再不理会别的什么,她打开手里的盒子,取出里面那枚男款戒指,直接套到了容恒的手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