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 > 第401章 相公,我错了

第401章 相公,我错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最新章节!

    第401章 相公,我错了

    冥夜问过牢头大夏刑法的实施细节后,便站起来,话题一转,道,“牢头大哥,说了这么多,确是纸上谈兵,不够具象。本宫问你,若以罪后纳兰氏为例,什么情况下她得加刑?什么情况下她得减刑?”

    牢头想了想,道,“若是罪后纳兰氏能够戴罪立功,得减刑。若是罪后错上加错,就得加刑。”

    “可她在狱中,如何戴罪立功?又如何错上加错?”

    “那就得借外面的手。”牢头道。

    冥夜点头,“本宫明白了。”

    告别牢头,冥夜来到天字号牢房里,远远的站在一根大木柱背后,目光却注视着天字号牢房里的纳兰嫣然。

    寒枝轻声告诉她,“太妃交给纳兰嫣然一包药丸,不过里面还有一个棕色的瓶子,瓶子里面的东西不得而知。奴婢不敢保证里面装的也是药丸。”

    冥夜点点头,若有所悟的望着纳兰嫣然。却见她抱膝躲在墙角,脑袋埋在膝盖上。

    看不清她的脸,自然得不到任何信息。

    冥夜转身又来到了关押常尚书的牢房。常尚书看到冥夜过来,立刻冲到门口,激动非常的向冥夜求情,“皇后娘娘,你来看老夫来了?可是皇上改变了主意?”

    冥夜站在牢门外,摇摇头,叹息道,“常尚书,你是皇上的外祖父,按理说是皇上最信任的臣子。可是不仅不支持他的政见,还拖他的后腿,你让皇上心寒啊。”

    常尚书听闻皇上没有放他的意思,顿时热脸冰冷下来,“哼,他要夺老夫的地,他可曾给我这个外祖父情面?”

    冥夜又道,“你的地一年能种多少粮食?又花费多少人力物力在里面?你可算过收支效益?”

    常尚书冲口而出,“老夫一千五百亩地,那是那么容易算出来的?”

    冥夜笑道,“常尚书,不如我们做个交易。你把地租给我,你没有地,皇上不会寻你的麻烦,而且你每年可以净收一笔丰厚的租子。如何?”

    常尚书惊呆的瞪着瞳子,“每年?”

    冥夜点头,“我们可以签个租地协议,三十年,五十年,都可以。你定。”

    常尚书想了想,一时半会脑子里一团浆糊,愈想愈觉得此事蹊跷。可是,虽然此事蹊跷,却也是他摆脱困境,又能保障自己的土地收益的最佳办法。遂想了想,迟疑的问,“皇后娘娘,此事皇上可知道?”

    冥夜点头,“本宫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服皇上,答应与你签订三十年租地协议。常尚书,这千年难遇的好买卖就放在你的面前了,你是要签,还是不签,一定要慎重考虑。本宫先行回去了,明儿再来听你的答案。”

    语毕,冥夜转身离去。

    离开天牢,寒枝就疑惑不解的问。“娘娘,为何要帮助常尚书脱离困境?”

    冥夜唇角勾出一抹笑意,“他脑子迂腐,总觉得本宫的改革不过是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本宫就和他做一笔买卖,让他看看本宫的实力。这场交易他能得到利益,他心里认定本宫会输得一塌糊涂,可是本宫却要告诉他,什么叫“共赢买卖”?而且本宫收的利益远远大于他的。”

    春情却糊涂的问,“可是娘娘,土地收益都给他了。我们的利益如何保证?”

    冥夜指了指自己的脑子道,“土地是无价之宝,他用土地种的是铜。本宫却要用它种出金元宝来。”

    这下丫头们都明白了。主子的意思是要充分发挥土地的价值,创造出比常府更多的价值出来。

    宫门口,皇上翘首以待多时。看到冥夜过来,却背着手故意踱步而行,仿佛自己在闲庭信步一般。

    “相公,你怎么在这里?”冥夜好奇的问。

    皇上笑道,“朕心情好,出来转转。”

    元宝立刻出卖主子,“皇后娘娘,皇上等你许久了。”

    皇上白了元宝一眼,“多嘴。”

    元宝立刻耷拉着脑袋,缩成鹌鹑一样。

    冥夜眼底溢笑,也不知为何,她和夏爝相处的时间愈长,愈觉得这个暴君有着尘世男子的柔情,还像个孩子一样对她展示出依赖。

    而她,似乎也在温柔的时光中,渐渐放下所有的戒心,在他面前获得前所未有的放松和安全感。

    冥夜牵着皇上的手,两个人便聊开了。

    “那老东西可有对你不敬?”

    冥夜笑,“没有。不过我遇到太妃了。太妃知道我探视常尚书的目的后,送了我四个字:痴人做梦。”

    皇上握着她的手,怜惜道,“冥夜,如果常尚书冥顽不灵,就让为夫出面吧?”

    皇上出面意味着什么,冥夜比谁都清楚。他的铁血手腕,总是带着暴戾气。

    冥夜道,“他终归是你的外祖父,你与母妃的感情因我而生裂痕,我再不想你与其他亲人也走上这样的道路。人其实最脆弱的动物,看起来愈坚强的人,内心最孤独寂寞。夏爝,我希望你老了后能够有很多关心你,爱护你的家人,朋友。”

    皇上鹰瞳里泛起一抹冷光,忽然愤愤然的丢了冥夜的手。“你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忽然爆发的脾气,让元宝和寒枝她们吓得心肝肺皱缩起来。

    皇上这脾气来得太古怪?娘娘的话并没有说错什么,相反在他们听来十分感动。

    皇上在发什么疯?

    皇上的鹰瞳里异常的明亮起来,出口声音嘶哑哽塞,“朕有你便够了。其他人对朕怎样,朕不在乎。”他说。

    冥夜就像做错事的孩子,低垂着头。

    她知道,她的心事被他看出来了。

    她的身体在南疆受到了重创,如今体力大不如前。冥夜心里明白,她如今动辄生病发烧并非一件好事情,在这医疗条件落伍的时代。她没有得到良好的治疗,她怕自己有天会英年早逝。

    留下夏爝,孤苦伶仃的活在世上。

    她甚至都不能给他留个孩子。

    刚才那番话,其实是她对夏爝的叮咛。

    夏爝生气,便是气她有这样的心思罢了!

    她耍赖的再次伸出手紧紧的勾着他的手指头,声如蚊呐,“别生气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冥夜还是第一次如此低声下气的去求饶。这让寒枝她们大跌眼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