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九天 > 第二十五章 当然是天才

第二十五章 当然是天才

作者:黑山老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九天最新章节!

    “见过胆大的,倒没见过这么不怕死的……”

    颜师姐看了一眼四仰八叉倒在地上,额头上撞出了一个大包的方贵,无奈的摇了摇头。

    她如今自然也看出了这少年就是在练剑,而且用的方法无一不是异想天开,胆大包天,若是平时有人前来问她,她估计也会痛斥其非,但如今她亲眼看着方贵从一开始连踏剑都不稳,变成了如今可以在湖面之上灵动飞行犹如鸟雀,进步之快,却让她也不得不佩服了。

    低头看了一眼这个少年,只见他双眼紧闭,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便轻轻蹲下,试了一下他的灵息,倒是微微一怔,居然发现这少年灵息浑厚,远超普通乌山谷弟子,更是加深了自己判断,知道他必是某位仙长之后,否则一定不会有这么好的根基。

    又见他呼吸轻微,放下心来,知道他命大,只是撞昏了过去,却没有一下子摔断了脖子,不过瞧那头上的大包紫中带红,明显也撞得极重。

    本是懒得管闲事的她,连看了这少年练剑七八天,也微生了些恻隐之心,便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瓷瓶,从里面倒出了一滴晶莹的药液,食指沾了,轻轻抹在了他额头大包之上。

    却说方贵确实一下子撞昏了过去,不过他毕竟修炼九灵养息法,灵息远较常人强大,只是晕得一下,便迷迷糊糊,介于清醒与非清醒之间,忽觉得额头之上火辣辣疼的地方,出现了一抹清凉之意,感觉特别舒服,眼睛便也迷迷蒙蒙的睁开了开来,看到了一张面庞。

    那张面庞极美,但却不像红宝和小鲤儿那般稚嫩,下意识便当成了是花寡妇。

    “你们终于回来找我啦?”

    他开心不已,笑眯眯的叫了一声“花姐”,手掌慢慢向后伸了出去。

    其实也没做什么,就像是在村里的时候一样,这一摸,却摸到了一处丰腴绵软的所在。

    手感好像有些不同,但也差不多!

    “唰!”

    正蹲在地上给这小子抹药的颜师姐,却忽然间变了脸色。

    她万万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有这狗胆,趁着自己给他抹药,上来便轻薄自己,满面惊怒之下,豁得站起身来,抬腿就是一脚,方贵顿时怪叫一声整个的飞进了湖里去!

    “哇……谁敢踢……”

    被湖水一激,方贵也猛得清醒了过来,隔着水面,隐隐约约似乎看到了一张面带清怒的面孔,只是一时不防,连在湖里挣扎了半晌,才终于堪堪浮出了水面,正想要破口大骂时,却见刚才蹲在自己身边的“花寡妇”不见了,隔着水面看到的那张清怒面孔,也不见了。

    “难道是幻觉?”

    方贵愣了半天的神,才缓过劲来,暗暗琢磨:“我太想她们了,不知她们去了哪里……”

    过了一会,才爬上了岸来,只觉脑袋上痛的厉害,便没有再立刻去练剑,而是先跑上岸,找了半天,才将自己的鬼灵剑找了回来,看着那一片被自己这来回两趟折腾的像是割过的麦子一般的竹林,自顾自的总结着经验:“看样子还不能立刻就在竹林里练,空间太小了……”

    如此想着,他便揉着额头起了身,踏上鬼灵剑,兴冲冲走了。

    在他走后良久,竹林深处,一脸寒霜的颜师姐才转过了身来,看着方贵消息的方向,恨得牙痒,刚才一时惊怒之下,只是将他踢进了湖里,现在想想,实在感觉踢的太轻了。

    却说方贵,并不知道自己无意中气坏了一个人,他只是一边驾御着鬼灵飞离了镜湖,一边在山间找着,心里还在想着自己练剑的事情。

    经过了这一番苦头,他也意识到,竹林细密,枝叶繁多,在这里御剑是最难的,摔这一跤可是轻的,严重点被碎竹割了喉咙都有可能。

    但他并不觉得自己这个思路是错的,只是想着:“我得去找片松林,松树之间的间隔,能更大一些,我就有了更多的反应时间来趋避各棵大树,或说是杨林,空间间隔更大……”

    “先杨林,再松林,再竹林……”

    “一点一点来,等到我可以在竹林里任意御剑,这御剑也就练成了!”

    “……”

    “……”

    越想越是得意,额头上的血包也没这么疼了,飞身折转,去山间找合适的树林了。

    可怜的太白山,还不知道又有哪处景致会遭殃。

    ……

    ……

    山间岁月清幽,时光转瞬即逝。

    一个月的时间,在这清静的山里,委实弹指即过,留不下半点痕迹。

    不过随着这一个月余的时间过去,清静而枯躁的乌山谷内,也终于显得略略热闹了些,那些平时除了养气打坐,两耳不闻窗外之事的乌山谷弟子们,这时候也都将注意力分了一部分出来,口中说着,念着,讨论着,都是即将在仙门之中召开的十里谷考核之事!

    “唉,同样的乌山谷弟子,在这一次考核之后,便要分个三六九等出来了!”

    “是啊,两年时间过去,咱们练气三层都没达到呢,人家却已经不只达到了练气三层,还修炼了法术,练熟了武道,甚至掌握了法器,即将闯过试炼,提前进入红叶谷了……”

    “真不知这一次,又会有哪些天才浮出水面……”

    “呵呵,数量不会多,一次十里谷考核,能够通过的,最多也不过寥百人,而都是早有根基,又或是天赋奇才的,依我看,住在十里谷东首的张惊、孟留魂、许月儿几个,都是世家出身,差一点就直接进入青溪谷修行的,他们当然都没问题,西首的张志、冯鸾心、铁如会、赵轩等人,也都早有名气,估计也差不多,至于其他的人,就看到时候的运气了!”

    “哈哈,咱们小石桥一带,却是不必想了,本来还有一个梁通打算去碰碰运气,结果被方贵小师弟一拳打的卧床半个月,如今夹着尾巴做人,全没有了之前的凶横霸道了……”

    “也罢,小石桥两头不沾,灵漩最少,真正的天才谁往这里来啊……”

    “……”

    “……”

    也就在小石桥一带的弟子们商议着,到时候随便过去瞧瞧热闹的时候,方贵已经兴冲冲的找到了阿苦师兄,抱着双臂,得意洋洋的道:“我飞剑已经练好啦,去给我报名!”

    阿苦师兄一脸的愁眉苦脸,道:“方贵师弟,你还当真啦?好好呆着吧,真没事了就去帮我割点猪草,这一个月里我都没看到你有几回好好在这里练剑,是不是躲在小楼里偷懒了?唉,我最近也是忙的厉害,没有功夫指点你,但我也想啦,一个月时间,太短了……”

    “哎你这老小子,我不要命般的练剑,你却没当回事?”

    方贵一听就来了气,扯着阿苦师兄的袖子,道:“跟我去竹林里走一趟!”

    阿苦师兄闻言一呆:“你要跟我打架?”

    乌山谷里虽然并不严禁弟子争执私斗,但弟子们禀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私斗之时也不想让师长知道,因此往往都约到山林里面,倒形成了一桩惯例也似……

    “跟我来便是!”

    方贵得意的扯着阿苦,来到了竹林之中,挥手一招,鬼灵剑从剑匣之中飞了出来。

    冲着阿苦师兄嘿嘿一笑,他忽然飞身跳上了飞剑,从竹林里飞了一圈出来,然后重新站到了阿苦师兄面前,跳下飞剑,得意道:“怎么样?”

    阿苦师兄已惊的一对倒八字眉毛都挑了起来,眼神既惊且疑,良久良久不发一言。

    过了很久,才徐徐道:“方贵师弟,你怎么做到的?”

    方贵得意道:“练的!”

    “就这么简单?”

    “嗯!”

    过了很久,阿苦才轻轻开口道:“方贵师弟,你是个天才啊……”

    方贵挠了挠肩膀,之前在竹林里划出来的许多伤口还没有痊愈,刚结了痂,如今正在发痒,但听了阿苦的话,心里却像是吃了人参果一般的舒坦,得意道:“那当然了!”

    “……”

    “……”

    出乎小石桥弟子们的预料,本以为那十里谷试炼,只有一些门中早有名气,或是出身不凡的世家子弟,才有资格去参与,其他人则连试上一试的心都没有,毕竟自己多少水平心里有数,连参加十里谷试炼的最低标准练气三层都达不到,又何必去那凶险里找死?

    惟一个当初生出了参加十里谷试炼之心的梁通,那还是这小石桥一霸呢!

    可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在乌山谷弟子参加十里谷试炼的名单,被阿苦师兄贴了出来时,他们却从里面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名字,顿时一石激起千层浪,不知多少人来看!

    “方贵师弟,居然有方贵师弟……”

    “天啊,他才多大年纪?”

    “阿苦师兄是不是疯了,方贵师弟不懂事,他居然也敢帮他报名?”

    “嘿,你们也别太杞人忧天,当初梁通那么不可一世,不也被方贵师弟一拳打倒了,别看方贵师弟年龄小,但一看就是出身不凡,说不定,这一次也能给我们小石桥挣个脸面!”

    “……”

    “……”

    小石桥周围一时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不过大多数人,当真是有些担心方贵,虽然说之前有打算要参加十里谷试炼的梁通,便是被方贵一拳打的半个月起不来床的,但大家心里都清楚,那是方贵使了诈,可不是真凭一拳一脚的本领赢了梁通的。

    之前看梁通参加试炼,大家还能接受,方贵参加试炼,却看起来有些荒唐,原因很简单,方贵入门又迟,年龄又小,就算是他修为比众人想象中的高,那也只是刚刚达到了标准啊,不懂武法与符篆法器,又怎么可能去闯十里谷,方贵师弟懂这些东西吗?

    好像一个月前有人看到他练习飞剑,但这也才一个月时间啊!

    而在一片议论纷纷里,正有一个异常低调的人冷眼看着那榜单,不是旁人,正是伤愈不久的梁通,他死死的盯着那榜单上最末尾的一个名字,过了良久,缓缓走出了人群!

    过了很久,他才沉沉低喝:“凭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