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九天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青溪弟子

第一百二十九章 青溪弟子

作者:黑山老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九天最新章节!

    “这都哪跟哪啊,我只是想打个招呼而已……”

    那个娃娃脸被方贵一番话说的哭笑不得,自己就是迎面撞见,认出了这小子是魔山时骗过李还真师兄,进入了乱石谷的那人,想要打声招呼罢了,怎么就让他误会成自己在嘲讽他了,话说自己一直觉得自己笑容挺亲切的啊,怎么让这位小师弟误会的这么深?

    好在方贵斩钉截铁的定下了自己嘲讽他的事实之后,倒也没有再说点别的,只是郑而重之的在一个小册子记了几笔,然后便满面笑容的收了起来,正要向前走去时,却见得前方忽然掠来了两道人影,其中一个人还未到,便已笑道:“方贵师弟,可让我们好等……”

    场间众人转身,便见来的两个人里,一个是身穿单衣,四方脸,看着不甚起眼,却一脸傲气的年青男子,另一个却是位身材高大的女子,块头看起来比那年青人都大些,身上穿了一袭粉色的裙子,脸上胡乱擦着胭脂,两个人手里都拎了几个油纸包,脸上带着笑。

    “小赵师弟,小萧师妹,你们来啦?”

    方贵见到了这两个人,却顿时一脸欢喜,热情的打了个招呼。

    来者正是赵太合与萧龙雀,他们都是和方贵一起在此次魔山之行里脱颖而出的天骄人物,同样也是因着这一次在魔山里面建下的功德,得到了提前进入青溪谷的机会。

    听到了方贵那一声亲切的称呼,赵太合与萧龙雀两个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不过看了方贵一眼之后,便觉察出了他肉身虚弱,怕是仙门里的传言不虚,心里起了些同情之意,倒是不好意思再和他争下去了。

    赵太合只是哼了一声,道:“我们两人得知了你要入青溪谷的消息,便决定来迎一迎你,没想到在谷内等了许久,迟迟不见你踪影,这才寻了出来,你在这里啰嗦什么?”

    “还能做什么啊……”

    方贵闻言长叹了一声,道:“你看我已经成这样子啦,虽然仙门开恩,让我进了青溪谷修行,但有几个瞧得上我这废人的呢,来了青溪谷,真传的影子是没见着,更是连个接得人都没有,进来不管是碰到了谁,都在背地里笑我,不仅如此,还有这个……”

    说着向那个还一脸懵着,没来得及离开的娃娃脸一指:“居然当面嘲笑我!”

    赵太合与萧龙雀两个闻言,顿时一脸铁青,冷冷看了那娃娃脸一眼,萧龙雀没有开口说些什么,赵太合却不软不硬的道:“张师兄,方贵师弟如今确实受了些伤,但那也是为了替仙门效力才受得伤,你是青溪谷的前辈,却在他面前说这些,合适么?”

    那娃娃脸都快哭了出来:“我就是想打个招呼,你至于误会这么深吗?”

    心里想着赶紧回洞府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平时笑起来真这么容易惹人误会吗?

    “算啦算啦,我做人很大度的,不会将这些事放在心上!”

    方贵大方的摆了摆手,表示无所谓,临走前还向那张姓娃娃脸客气的笑了笑。

    经得了这一件事,他倒是开了窍,这一路过去,开始不停的在小册上胡写乱写,反正走过去时看了自己的,就是不怀好意,没看自己的,便是目中无人,尤其是经过某个洞府时,他门前的斑斓猛虎居然打了个哈欠,好啊,这实在太过份,自己不出面,却让灵兽来笑我……

    总之走到了自己的洞府时,小册子上已经快记满了。

    “这里就是你的洞府了!”

    那位老执事引得方贵来到了青溪谷边缘,一座稍显破旧的洞府之前,冷淡的交待着,方贵一看这洞府如此之偏,又如何破旧,更是毫不客气的在小册子上记了一笔。

    “入得青溪谷,便与之前不同,这里有仙门玉简,青溪谷弟子该遵守的清规戒律与诸般规矩,都在此简之中,你须得记得熟了,但凡犯了其中教条,都要受门规惩处,另外,青溪谷历来的规矩,新人弟子入了谷,都要尽快去李大真传那里,听其教训……”

    “晓得啦,我有空就去!”

    方贵大方的摆了摆手,连听都不想多听。

    至于去李还真那里听训的事,更是没有放在心上,自己这次入谷,倒是确实没有受到什么打压,但看这洞府,再看青溪谷的态度,便知道李还真的态度还是影响到了青溪谷的,自己这时候跑他跟前去,那不明白了找不自在吗?

    那老执事见他答应的敷衍,也没多说什么,放下了卷轴便自离去了。

    心里多少有些不屑,此前进入了青溪谷的弟子,哪个不是如履薄冰,每次都是拉着他问东问西,生怕触及了某些禁忌,去真传弟子面前听训,更是入谷之后第一件大事,像眼前这个蛮不在乎的倒是少见,不过想想他的情况特殊,估计本来也在这里呆不了几天。

    “哈哈,放下东西,咱们痛饮一场!”

    方贵往榻上一坐,阿苦师兄已经将洞府里的石案搬了过来,几人围着坐下,将赵太合与萧龙雀提过来的油纸包打开,里面却是些肥鸡熏肉,赵太合又从乾坤袋里取出了两坛子美酒,阿苦师兄捧出了十几颗核桃,许月儿把刚摘来的酸枣也摆上了,正是一桌好菜肴。

    “不论如何,入了青溪谷,总是一件大事,该为你贺一贺!”

    萧龙雀倒满了酒,豪气干云,向着方贵致意。

    “哈哈,多谢多谢……”

    方贵也开心了起来,举起酒盏,道:“既然是件大事,你们是不是该给份贺礼?”

    一下子满桌之人都沉默了下来。

    赵太合道:“我与萧师妹,颜师姐也都入了青溪谷,你不给我们贺礼么?那青萝果……”

    方贵呆了一呆,笑道:“哈哈,青萝果全孝敬我后山的师尊啦,我是真没有了,再说,什么贺礼不贺礼的,都是虚的,来来来,咱们一起喝酒!”

    于是,阿苦师兄、颜之清师姐、许月儿、孟留魂、张惊等人尽皆举杯,便在方贵这小小洞府里饮了起来,他们都是仙门弟子,很少会这样聚众饮酒,不过心里担心方贵,有意哄他高兴,这一场酒倒也喝的很是热闹,众人你一言我一句,聊些仙门趣事,不时轰然大笑。

    “方贵师弟,按理说我不该说这话……”

    赵太合几碗酒下肚,脸已是红膛膛的,忍不住端着酒碗道:“你在魔山里受伤的事我听说了,但没想到会这么重,我爹……宗主他们怎么说,有希望医得好么?”

    一听得他开口,颜之清与萧龙雀也都下意识竖起了耳朵来。

    方贵把个鸡腿叼进嘴里,道:“要能医早医好啦!”

    “他大爷的四大仙门……”

    萧龙雀怒上心头,拍了一下桌子,忽然想起赵太合在身边,便又讪讪收回了手,低声细语的道:“唉,这可怎么是好呢,咱们仙门弟子,本来就要一路勇猛精进才是,你本是剑道天才,本领过人,可如今若变得手无缚鸡之力,又怎么去赚功德,斩妖魔?”

    言下之意没有说出来,难道真如传言里那般,准备养老?

    “哪有你们说的这么惨?”

    方贵在外人面前一直没忘了表演,在他们几人面前倒是不屑,呸一口把鸡骨头吐到了一边,得意道:“就算我肉身虚弱,但一身法力还在啊,我可以修炼法术,只要我能将法术修炼的非常厉害,方贵老爷我还是手下无敌,再见面时,一样教训四大仙门的真传!”

    “修炼法术?”

    赵太合与萧龙雀听了,都不由得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如今的方贵,还真是因为多喝了两碗酒,差不多把实话说了出来,但他们听在了耳中,反而更同情方贵了,只当是方贵使不得剑之后,故意说些狠话来给自己鼓气的。

    毕竟,他们见过方贵施展法术,那个水平……

    “好了好了,不要继续说这个了!”

    方贵想起了宗主的叮嘱,也不敢说得太多,摆了摆手,便忿开了话题,手里端着一碗酒,笑眯眯的向着萧龙雀看了过去,赞道:“萧师姐,不得不说,你这粉色裙子挺好看啊……”

    萧龙雀娇羞里带着豪迈,得意道:“还用你说?”

    赵太合在旁边默默的低下了头,将一把酸枣塞进了嘴里。

    ……

    ……

    而在方贵等人痛快饮酒谈笑之时,此时的青溪谷中心,一座装饰精致的洞府之中,太白真传李还真正手捧玉简,悠闲的看着,在他身边,立着一位俏生生的女子,她眼见得时辰已晚,忍不住向洞府外面看了一眼,道:“看样子那小儿今天不会来听训了!”

    李还真不动声色,淡淡道:“反正他听了心里也不服,来不来又有什么区别?”

    那俏生生的女子皱眉道:“青溪谷何时成了这般没规矩的地方?”

    李还真抬头看了她一眼,笑道:“魔山祭即将开启,仙门也已经开始培养那赵太合成为第五位真传,青溪谷以后怎么样,还与我们有何关系呢?当务至急,是考虑如何在秘境之中夺得血晶筑基而已,那份名单,你可拟好了?”

    那女子忙递了一道玉简过来,道:“已选出二十人,无论修为还是资质,都是上上之选!”

    “资质与修为,都是非常重要的!”

    李还真随便扫了两眼,淡淡道:“不过这一次进入秘境,一定会受到四大仙门围攻,仙门已赐了我一颗火元丹,助我功法圆满,所以此次秘境大战,既是我等筑基的机缘,也是我成名之时,我不希望在关键时候有人拖我的后腿,所以选出来的人……”

    他将玉简轻轻放在了身边,抬头看着那女子:“一定要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