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九天 > 第三百二十六章 是谁杀了青云间

第三百二十六章 是谁杀了青云间

作者:黑山老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九天最新章节!

    旁人先前都没有关注到青云间,便是识得青云间的,也根本不知道在如此混乱的场面里,青云间去了哪里,下场又如何,因为青云间与方贵的实力相差实在太远,二人的交手也只是一瞬之间,根本不足以吸引周围人的目光,自然也就不足以引发众人对他们的议论。

    直到这时候,白天道生入场,抱起了青云间的尸骸。

    “此人,名唤青云间,乃是青云家小辈天才,自幼悟性奇佳,修行不缀,小小年纪,便已修为有成,向来被人称作下一代的安州尊府天骄,更重要的是,他向来与人为善,宽以待人,自这方姓北域修士入了尊府之时开始,便一直将他视作挚交好友,平日饮宴游玩,形影不离,修行之中,屡次帮他,不以金银财宝为重,平素事务之中,也多次施以援手,宽厚仁善至极,哪怕是在魔狩之中,青云间亦曾为了这北域小修的前途,前来找我求情……”

    白天道生抱了青云间的尸骸,身在半空之中,冷声开口,声音激荡四野:“我亦曾问他,为何要冒着被我训斥的风险,前来为此北域修士求情,他回答的简单,只言这北域修士,是他真心相交的一位朋友而已,因着他说此话时的坦诚,我才答应了要见这北域修士一面……”

    他缓缓说着,声音渐低,渐厉,目光扫向了方贵:“但却没想到,便是他视作挚交好友的这个人,一言不发,便向他痛下杀手,毫无留情,生性凉薄,实乃平生仅见……”

    “你们北域修士,说什么追求大义,讨还自由,结果……”

    “……追得便是这等凉薄,讨得便是这等寡义?”

    “我尊府血脉,视尔等为友,推心置腹,结果,却是换来尔等北域修士这般冷血回应?”

    “……”

    “……”

    声声厉喝,传遍四野,震荡人心。

    初时白天道生只是在说着青云间的一些事,到了最后时,已变成了对方贵的指责与喝斥,再到了后来,已变成了尊府血脉对北域修士的指责与喝斥,言语如刀,声声刮骨……

    而最关键的是,迎着白天道生的指责,方贵居然一句话也没有反驳。

    他只是坐在了地上,满面流泪,悲哀到了极点。

    青云间果然还是死了。

    自从方贵强行施展魔山,将青云间镇压在了原地之后,他就没有敢再回头看过,因为他不知道青云间是生是死,事实上,青云间的生或者死,也不是他能控制的,从青云间入了这片魔域战场,而且一返常态,定然要与他交手之时,方贵便已经感觉到了这一点……

    他能感觉到青云间心里最后对自己的劝说,以及劝说不成之后的绝决之意,所以方贵在那时候便感觉到了恐慌,他不可能因为青云间,而在这时候改变自己的态度,但他更不可能成全青云间最后的心态,所以他只能镇压了青云间之后,逃也似的离开了那片战场……

    但是在他离开之时,心里就有一种不妙的预感了。

    那一场酒,本来就是永别之酒。

    他无比的想救下青云间,但他又做不了,因为他看懂了青云间的心意。

    正如他的心意没法被青云间改变,青云间的心意,也无法被他改变。

    之前这些,还只是方贵心里的猜测,还没有看到最后的结果,方贵一直没有回头,也就不知道青云间真的是生是死,可是如今,白天道生将青云间抱了出来,便给了方贵一个回答,于是方贵整个人便被一种绝望的情绪笼罩在了里面,他听不清白天道生在说什么……

    这时候的他,只想不顾一切,大哭一场!

    “青云君……”

    魔域战场之外,无数尊府血脉都被白天道生的话所惊动了。

    一片压抑里,忽然有人以手捂嘴,痛哭了出来,是白天家的姐妹。

    这时候的她们,简直如遭晴天霹雳,就在不久之前,青云间还在他们身边,言笑偃偃,后来也只是忽然被白天道生叫了过去问话而已,谁知道这才不过半个时辰,居然发现青云间已经死在了那片魔域战场上呢?尤其是,杀了青云间的,居然是他平日里最佩服的方君?

    “该杀!该杀!亏得青云间如此待你,你竟狠辣至此!”

    又有人愤怒的大叫了起来,是白天默以及玄崖玉等人,皆是目眦欲裂,怒火冲霄!

    “杀了他,杀了那忘恩负义的北域修士……”

    “杀光那些北域修士,让他们知道背叛尊府的下场……”

    “我等待北域修士为友,换来的又是什么,杀光他们,北域修士只配为奴,不配为友!”

    “……”

    “……”

    一声一声,一浪一浪,不知有多少尊府血脉都愤怒的高喊了起来,形成了一道道浪潮,很快袭卷了整片魔域战场内外,外面的尊府血脉,都已愤怒到了极点,恨不得立刻便一起冲进了魔域战场中去与方贵等人拼命,便是魔域战场里面,之前那些已经被方贵等人杀破了胆的尊府血脉,也在这时候被烧红了眼睛,再次燃起了熊熊的斗志,似乎择人而噬……

    大势已起,倾天覆地,而北域修士,在这浪潮之下,已只剩了瑟瑟发抖,不发一言。

    “道生做事,太狠了些,倒是可以达到效果!”

    而在此时的山巅之上,尊主也正捋着胡须,冷眼看着魔域战场中的一切,至此为止,尊府血脉,少说也已在那片战场之上死伤了六七十人,但他似乎也并不怎么放在心上,从一开始,便将这件事交给了白天道生去做,似乎一直在等着看,白天道生会做成什么样子。

    因此,白天道生安排一批批人冲进了魔域战场中时,他不曾说过什么,白天道生将青云间唤了过去严厉斥责之时,他也没有说什么,直到白天道生最后入场,他还是没说什么。

    “是……是……”

    而说到了这个话题,便是赵通元再想附和,也附和不起来了,只能连连点头哈腰。

    额头上的冷汗都没有停过,心里只是一阵绝望。

    尊府,怕是要变天了。

    “白天家的公子,平素里最爱读的便是帝尊传,将当年帝尊入主北域时的大小传奇倒背如流,自然也就沾染了帝尊大人年青时的雷厉行径,便像如今,虽然看起来付出的代价大些,却已占了大势,积蓄了怒火,自此之后,北域修士之乱,想必可以平息一阵子了……”

    倒是旁边一个平时不像赵通元这般得宠的长老,在这时笑呵呵的回了尊主一句。

    尊主听了,也暗暗点头,一想到不久之后,还要带白天道生前去拜见帝尊,兴许白天道生的行径,会让帝尊大人看重他一眼也说不定,如此一来,那对安州尊府,便是好事一件了。

    “不过,也该让他快点结束了这闹剧才好,那魔山里的东西,毕竟还在他身上……”

    尊主皱着眉头想着,其实他一开始,并不想让白天道生出手,只是事情已经拖到了这等程度,似乎也只有白天道生才有可能结束这一场闹剧了,否则的话,无论是自己派谴神卫入场,还是由某一位长老出手,都无法将这件事圆满的完成,达到他们最佳的目的!

    好在,他还是对白天道生很有信心的,那个少年,实力比当初同龄的自己还强。

    ……

    ……

    “杀了他,杀了他……”

    “杀光北域修士……”

    声声呼喊还在继续,山呼海啸一般自魔域战场之外涌了进来,魔域战场里面,所有的北域修士,都已停手,并被那无形的压力逼得向后退了开去,只留了坐在地上的方贵。

    他们眼神担忧,甚至是惊恐,还有些不解。

    因为他们甚至不知青云间是何时死的,又怎么会引发了这么大的狂潮……

    毕竟,修为与身份与青云间高的多的人,也已死了不少啊……

    只有白天道生,在这时候是非常满意的,他在无尽的呐感声中,居高临下,看了一眼周围正群情激愤的尊府血脉,又看了一眼气势被压抑到了极点的北域修士,最后时,则将目光看向了坐在地上,失魂落魄一般的方贵,然后轻轻将青云间的尸首放在了旁边地上。

    “事已至此,你可还有什么话说?”

    他负手而立,第一次认真的看向了方贵,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势。

    “有……”

    直到此时,方贵才像是如梦初醒,他缓缓抬头,看向了白天道生,声音显得有些嘶哑,脸色上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只是显得前所未有的认真:“是你让青云间进来的?”

    白天道生淡淡道:“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应该进来,而你杀了他!”

    “那我就只有一个问题了……”

    方贵眼中闪过了一抹厉色,忽然揉了一把眼睛,从地上爬了起来,眼睛还是红的,但在这时候却已然多了些别的情绪,目光森然的扫过了白天道生身边的青云间,用力的搓了一把自己的脸,然后狠狠的看向了白天道生,咬着牙道:“那瓶清天白露你带进来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