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早安,我的小甜妻! > 【2622】装作不知道

【2622】装作不知道

作者:北方有狮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早安,我的小甜妻!最新章节!

    “哐”的一声,传来一声巨响。

    随后传来季父嗔恼的声音,“季非离,我给你一天的时间,你竟然把公司害成这般模样,你怎么对得起我?”

    季非离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浑身不由的颤了下。

    几秒后,瞬间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无所谓的说道,“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又有什么办法。”

    季父皱眉,语调不变的说着,“既然你们昨天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难道给她一个交代就这么难吗?”

    季非离毫不顾忌的将自己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因为张曦,安琪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消息,难道您要让我现在就给她一个交代?还是说您让我做一个背信弃义的人?”

    “区区一个女人,何必放在心上。”季父对季非离的态度显然有些不满,提醒着,“眼下,你应该把公司放在首位,其次才是你的个人感情。”

    季非离反问道,“那我问您,如果是您,您会为了公司而放弃自己曾用生命守护的人?”

    “我会!”

    季父脱口而出。

    “……”

    季非离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在原地。

    可在他的心里,他宁愿放弃公司也不愿意放弃自己的真心所爱。

    现在如此,将来亦是如此。

    季父一步一步逼在季非离的面前,努力压制着自己心里的怒火,接着再道,“男人凡事要以大局为重,万万不能因为一些私人感情而成为自己成功道路上的绊脚石。”

    “她不是绊脚石,她是陪伴我一生的女人!”

    季非离鹰眸死死的盯着季父,气息沉重。

    “胡闹!”

    季父说完,一巴掌直接挥在季非离的脸上,接着再道,“我警告你,眼前这个情况,我不管你用尽什么办法,你都要摆平现在这个局面。”看着他沉默寡言的站在原地,又道,“即便让你娶她,你也不能有任何意见。”

    “您为什么要逼我!”

    季非离不懂。

    所有的人为什么都要逼他?

    他想要的只不过是一个相濡以沫的爱情。

    而不是一个互相利用的婚姻。

    “既然你选择生在季家,那你就要以季家的利益为重,而不是任由你在这里肆意妄为。”季父戳着季非离的胸口,“你扪心自问,我们和张氏联姻有什么坏处?你为什么要偏偏执着于安琪一人?”

    “我们从相识到相知,然后到相爱,这中间经历了什么您自然不清楚。”季非离的心始终站在安琪的一边。

    “我不想了解你们之间的感情,我只知道眼下公司才是最重要的。”

    季父说出自己心中的底线,接着再道,“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真的还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那你就中午之间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言毕,他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

    季非离傻傻的站在原地。

    中午之前?

    眼下,安琪还不知所踪,他又怎么可能对其他事情上心?

    更别说中午之间给他答复。

    他简单的收拾了下自己,转身离开……

    ——

    季非离出门坐在车厢内,发动引擎。

    然而就在他刚出住宅楼,车前就涌来了很多记者。

    刺啦——

    顿时传来了刹车声。

    季非离由于惯性身体不由的往前倾了下。

    随后耳边传来了另一个声音。

    噔噔——

    男人伸手敲着玻璃,

    示意让他下来。

    季非离偏头看去,神色似乎有些不耐烦,摇下车窗,“你们想做什么?”

    “有些问题我们想亲自问你。”

    有个男人率先问道。

    “我现在没时间回答你们的任何问题。”

    季非离不想再和他们继续墨迹下去,索性摇起车窗,可谁知,窗户还没摇起,就直接被人拦下,“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男人咄咄逼问道,“我们就想知道你和张曦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季非离语调凝重的说着,“既然你们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很明确的告诉你,那本就是一件子虚乌有的事情,如果你们执意议论下去,那我也无话可说。”

    男人的脸色瞬间紧绷,语调不悦的说着,“事实都已经摆在眼前,你身为一个男人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你连最起码的担当都没有吗?”

    “这是我的事情,与你们无关。”

    季非离踩了下油门,车子刷的一下就消失在他们眼前。

    他十分烦恼,他们竟然敢堵在这里逼问这件事情的原委。

    如果背后没有人撑腰,他们怎么敢轻易来这里?

    心里越想越气恼,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开门见山的问道,“都已经过了这么久,你还没有查到安琪的下落吗?”

    “老大,她就好像人间蒸发一样,压根没有任何一点消息。”电话里传来小李不可思议的声音。

    “不可能。”季非离神色有些紧张,“我不管你动用多少人际关系,一小时之内必须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小李有些为难的说着,“如果她真的有心要躲你,就算我们将整个S市翻过来也未必能找到她。”

    季非离咬牙追问道,“你难道想放弃寻找她的下落吗?”

    小李摇头回答,“您误会了……”

    “那就一小时内给我答复。”季非离果断拦下小李的话。

    “我尽力。”

    小李勉强的说着。

    “要尽全力。”

    “我明白。”

    季非离没有说什么,直接掐断电话。

    她失踪了一晚,究竟去了哪里?

    如果她在继续躲下去,这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思前想后,他最终锁定一个目标,难道她在那?

    她立马掉头,直奔目的地驶去。

    一路上,他都保持沉默。

    他在想,如果没有张曦,他们或许不会变成现在这般模样。

    只可惜,接下来的每一步谁都无法预料。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他的车前。

    他本能意识的踩了下刹车,挺直腰探索着外面的情况,见没有任何动静后才缓缓下车,地上坐着一个女人,他上前问道,“姑娘,你还好吗?”

    “你撞了我,你说我好吗?”女人抬眸看着季非离。

    “可是我明明看到你从那边跑过来坐在地上,这分明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季非离将自己亲眼看见的事情真相说了出来。

    “你是说我在碰瓷吗?”女人的眼眸突然变得猩红起来,可怜兮兮的说着,“明明是你撞到我,现在却反过来说我碰瓷?天啊!你这个人还有没有良心?”

    季非离见女人满嘴谎话,便顺着她的话说着,“我的心都是黑的,又怎么会有良心?”

    女人暗自翻了个白眼,接着再道,“你直接说你没心就好了,何必这么拐弯抹角。”

    季非离听着身后的嘀鸣声,耐心的提醒着,“我

    现在还有急事,既然你没事,那就不要再阻碍交通。”

    女人爽快答应,“好。”

    她起身,直接坐在车厢内。

    季非离反应过来,冲着她命令道,“下来!”

    女人勾唇笑着说道,“我们相识也算一种缘分,接下来你去哪我就去哪。”

    季非离无语。

    他们才第一次见面,她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眼前这个局面他真的无话可说。

    如果可以话,他真的不想再徒增任何烦恼。

    “别墨迹了,赶紧开车!”

    女人督促道。

    “你究竟是谁?”季非离站在原地迟迟不肯动弹。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赖上你了。”女人依旧厚着脸皮说道。

    “拜托,我们素未谋面,你赖上我干嘛?再说我现在已经结婚了,所以请你马上下车。”季非离看着女人一动不动的样子,仿佛在给她最后一次机会。

    “我们这不是已经见面了?怎么能说是素未谋满呢?”

    女人很自然的脱掉鞋子盘坐在沙发上。

    显然,她没有一丁点见外,反而很自觉。

    “喂!”

    季非离恼羞成怒。

    女人笑了笑,“你不是很着急吗?怎么还有事时间在这里跟我唠嗑?”

    季非离神色有些不耐烦,透着警告的语调再道,“我再警告你一遍,在我没有报警之前,你最好赶紧给我离开。”

    “我不走!”

    女人并没有因为季非离的威胁而被妥协。

    季非离拿出手机很随意的在女人的身边晃动了下,“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女人脸上的笑容不由的加深,“难道你就不怕警察因为季家败落而撒手不管?”

    “你认识我?”

    季非离果断问道。

    “现在所有人都在议论你,想不知道都难。”

    “你接近我究竟有什么目的?”

    “你放心,我绝对没有任何恶意。”

    “你还不老实交代?”

    季非离显然有些不悦。

    女人勾了下手指头,声音压低了很多,“你过来。”

    季非离警惕性的说着,“有什么话就说,何必搞得这么神神秘秘?”

    “安琪。”

    女人用没有声音的口型说出了两个字。

    季非离看着她的口型,身体不由的向前倾了下,好奇的问道,“你认识安琪?”

    女人明知故问,“你好像很好奇?”

    “她是我的女人。”

    “既然她是你的女人,你为什么要背叛她?”

    季非离见女人向着安琪,毫不遮掩的问道,“你是不是知道她在哪里?”

    女人摇头,“我不知道。”

    季非离情绪既懂的抓着女人的肩膀,“你胡说!”

    “你弄疼我了。”

    女人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季非离的目光笼罩了一层阴霾,“说,安琪究竟在哪?”

    “我不知道。”

    女人只字不提。

    季非离的话语透着模棱两可,一双眼睛透着复杂的情绪,“你说还是不说。”

    女人滚烫的泪水直接滑落在脸上,“我真的不知道。”

    嘀嘀嘀……

    “你最好别给我耍什么花招。”

    季非离听着身后的嘀鸣声,丢下一句话便坐在驾驶座上,车子就和箭一样的射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