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头牌按摩师 > 第244章 杀人和杀鸡没区别

第244章 杀人和杀鸡没区别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头牌按摩师最新章节!

    如死狗一般躺在地上的范健,突然觉得脖颈处一阵冰凉,很是吃了一惊。

    范健清楚的记得,之前有个家伙用刀顶着他的后腰,生怕对方直接抹了他的脖子,那可就倒霉了。

    意识到这点后,范健竭力想要睁开眼睛,但这眼皮犹如有千斤重一般,怎么也睁不开,这让他郁闷的不行。

    沈一啸见状,毫不犹豫的噗的一声将含在口中的水向着范健的脸上喷去。

    范健猛的一激灵,睁开了眼睛,看着沈一啸和老黑后,忙不迭求饶:“兄弟,有话好说,千万别……别乱来,只要我有的,你们要什么给什么!”

    躲在一边的凌枫看着范健的表现,嘴角露出几分若有似无的笑意。

    凌枫心里很清楚,范健看到他,心里反倒有底了,让沈一啸和老黑对付他,事半功倍。

    老黑事先便将范健的双手双脚捆绑起来了,根本不用担心他逃跑。

    “你叫范健,中医院的,没错吧?”沈一啸冷声发问。

    范健之前还抱有几分幻想,觉得对方可能绑错人,听到这话后,彻底死心了。

    “我是范健,不知两位大佬找我有……有何贵干。”范健一脸苦逼道,“我只是个医生,没……没什么大钱的。”

    “姓范的,你他妈好大的胆子,连老子的兄弟都敢动,我看你是活腻了!”沈一啸抬脚狠踹过下去。

    沈一啸一脚正踹在范健的肩胛上,将其彻底踹翻在地。

    要想让范健吐口,必须彻底震慑住他,沈一啸表现的很是凶悍。

    范健挣扎着坐在地上,一脸苦逼道:“大佬,我怎么会得罪您兄弟呢?您不会搞错了吧?”

    “错你妈的叉!”沈一啸弯下腰狠抽了范健一记耳光。

    沈一啸出手太快,范健根本来不及躲避,左脸颊上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嘴角渗出了血。

    范健觉得嘴里甜丝丝的,心中慌乱到了极点:“大佬,别……别打,我真不知您说的是谁?”

    “你今天干了什么?”沈一啸怒声发问。

    范健有种头脑短路之感:“我没……没干什么,陪我们院长应酬完了之后,洗了一把澡,然后便回……回家了!”

    “你他妈和老子装十三,是吧?”沈一啸将手高高扬起,作势又要抽人。

    “别打!大佬,我真没干别……别的!”范健苦逼到了极点。

    “哥,你先别发火,我来和他说!”老黑上前一步,蹲在范健身前。

    沈一啸和老黑事先便分好工了,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现在轮到后者上场了。

    范健看着老黑,硬是从嘴角挤出一丝笑容,不过笑的比哭还要难看。

    “我只问你一遍,你如果不说实话的话,我可就不管了。”老黑一脸阴沉之色,“你该看的出来,我哥的脾气可不好,若是惹火了他,把你给——”

    老黑说到这儿,抬手抹了一下范健的脖子。

    范健吓坏了,连连点头:“大佬,您……您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老黑阴沉着脸,眉头紧蹙:“今天下午,你在医院里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范健听到这话后,回过神来了:“凌……凌枫是你们的兄……兄弟?”

    “他妈.的,什么时候轮到你问老子话了?”沈一啸猛出一脚踢在范健的肋部。

    范健顿觉右肋部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连连摆手:“大佬,我错了,您别踢了,唉哟,疼……疼死我了!”

    “活该!”老黑妆模作样道,“凌医生帮我老大治好了隐疾,你竟敢动他,我看你是活腻了!”

    范健没想到眼前这两个凶神恶煞的家伙竟然为凌枫出头,心中郁闷的不行:“两位老大,这事和我无关,我只是受命于人,才这么做的!”

    “放屁,上次凌医生帮我按摩时,便说过你和他之间不对付。”沈一啸怒目圆睁,“你竟敢睁着眼睛说瞎话,我看你是活腻了,老子这就弄死你!”

    沈一啸手持匕首,直奔范健而来。

    范健见状,吓坏了,急声道:“大佬,我说的都是真的,这事是我们医院的蔡院长让我做的,我只是个傀儡而已。”

    “蔡院长,叫蔡什么?”沈一啸明知故问。

    “蔡……蔡长治!”范健出声道,“他和凌枫有仇,这才想了这一阴招来陷害他。”

    “你少他妈扯犊子,不管怎么说,你是当事人,这总没错吧?”沈一啸狠踢了范健一脚。

    范健心中郁闷的不行,出声道:“他是院长,他让我办,我不敢不办呀!”

    “姓蔡的,我饶不了他,先说说你的事该怎么办?”沈一啸一脸冷漠,“我只问一遍,如果你的回答不能让我满意,老子便弄死你!”

    话音刚落,沈一啸抬手一抖,只听见扑的一声,他的手上匕首准确插在了木头柱子上。

    范健本就畏惧沈一啸,见此状况后,心中慌乱到了极点:“大佬,我可以带你们去找那小姐,然后和你们去派出所帮凌……凌哥销案,你们看怎……怎么样?”

    这正是凌枫和沈一啸想要的结果,没想到范健主动说出来了,再好不过了。

    “范主任,我们兄弟俩手上可都是沾过血的,你如果敢耍花样,别怪我我们不客气!”老黑出声警告。

    “不……不会,借我一个胆子也不敢!”范健结结巴巴说。

    “黑子,你和他一起去找那小姐,然后再去派出所。”沈一啸两眼狠瞪着范健,“你老婆长相一般,不过闺女倒是挺俊俏的。你如果敢耍花样,再见到她们时,便是两具尸体了。”

    范健额头上冷汗直冒,连声表示绝不敢耍花样。

    “黑子,给他解绑!”沈一啸冷声吩咐。

    老黑伸手帮范健松了绑,和沈一啸一起押着他出了烂尾楼上车而去。

    车到范健家楼下后,沈一啸下了车。

    “黑子,他如果敢乱动,给我打电话。”沈一啸用匕首的反光对准范健的眼睛。

    范健伸手遮挡住眼睛,点头哈腰道:“大佬放心,我绝不敢耍花样!”

    “你看着办,对我来说,杀人和杀鸡没区别!”沈一啸满脸淡定之色。